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孩子的中保
慕安得烈

  「猶大又對他父親以色列說:『你打發童子與我同去……我為他作保,你可以從我手中追討……』」(創四十三8-9)

  當雅各的兒子猶大,想要說服他父親打發便雅憫和他一同下埃及時,他講了這些話。猶大為這個孩子作保,意思是他保證便雅憫會安全歸來。猶大已有準備,願意付任何的代價來完成他的使命。他後來在約瑟面前請求,更可明顯看出這點。那時猶大說:「因為僕人曾向我父親為這童子作保」。(創四十四32)並且他自願代替弟弟成為奴隸。因此,猶大成為他後裔的典範,就是為我捨己的耶穌基督,這位祂百姓偉大的中保。猶大也象徵每個自我犧牲的父母的靈,是神可以將孩子託負的對象,助其安度一生必經的危險旅途。猶大所說的話及行為可以教導我們一些重要的功課,就是如何照顧所交託給我們的小孩子。

  作保的責任

  想想看為人作保的責任,如同猶大的例子一樣,他很認真看待自己該負的責任。當埃及的宰相下令將便雅憫帶來當奴隸時,猶大立即進前來自願當作替代者。他沒有一刻想到自己的家和孩子,或是埃及的奴隸及其艱辛。他唯一的想法是:我父親將這童子交託給我,我要為他作保。他用最動人的誠意請求替代這個孩子:「因為僕人曾向我父親為這童子作保……現在求你容僕人住下,替這童子作我主的奴僕,叫童子和他哥哥們一同上去。若童子不和我同去,我怎能上去見我的父親呢?」(創四十四32-34)

  但願基督徒父母能明白自己就像猶大一樣,要為自己的孩子作保。如果孩子落在這世界的王的手中,我們該怎麼辦?當肉體的試探臨到,威脅著要俘擄他們,並禁止他們靠近父神的家時,我們該怎麼辦?有多少的時候,我們不注意或不願意犧牲我們的安逸和舒適,以便拯救他們脫離險境?有多少時候,孩子們屬靈的益處,跟我們屬世的地位和利益比起來,被視為微不足道呢?有多少時候,我們忘記這個嚴肅的約,就是確保孩子不會失落遠離天父呢?

  我們很難明白單純、全心全意地奉獻、棄絕自私心及貪戀世界,是何等的重要。只有當我們全心為神而活時,才能訓練孩子愛慕天家。當危險的威脅臨到時,我們的孩子似乎一直不肯回頭。這時,我們必須學習在神寶座前俯伏。我們必須一直俯伏,直到看見我們的懇求,「我為這孩子作保」,已觸摸到王的心,並且得著祂的話,可以使孩子得釋放。這種父母親生活和愛的最高原則必須是——「若童子不和我同去,我必不上去見我父親。」

  父母的賞賜

  想想看猶大的例子給我們何等大的鼓勵!它告訴我們,忠心的父母所要收割的是何等豐富的獎賞。猶大在向埃及宰相懇求時,以為他面對的是一位陌生、殘酷的暴君、一個仇敵。他不知道他的懇求進入了親生兄弟的耳中。他從不敢奢望自己的懇求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力。他不知道這位宰相會伏在便雅憫的頸項上哭,說:「我是約瑟。」一個願意犧牲自己,為別人得拯救而懇求的人,他的能力和獎賞是何等的奇妙啊!

  一個為孩子禱告的父母可以期待更大的獎賞。如果我們明白孩子天性的軟弱,以及圍繞在他們身邊的危險,就會迫切地為他們得拯救,來向這位偉大的君王和救主懇求。這時,祝福就會臨到我們。最先我們不明白耶穌和我們及孩子間,如兄弟般溫柔的關係。當我們明白耶穌跟我們及孩子之間的關係這個有福的啟示時,祝福就臨到。

  許多父母的經驗都可讓我們證明,當他們單單祈求孩子所需要的東西時,他們的禱告會帶領他們經歷,救主的能力和慈愛。他們與祂的關係會更近、更親。比起他們單單只為自己禱告時,現在他們個人經歷了更多的祝福。他們看見這位與他們一同懇求的主,由寶座下來,說:「我是耶穌。」他們看見祂擁抱並親吻自己的孩子。當他們以父母的身份為著孩子向耶穌懇求時,祂的榮耀就向他們彰顯出來。

  耶穌我們的中保

  猶大接著明白過來,約瑟才是以色列眾子真正的中保。經歷了苦難之後,約瑟得到了高位,得以拯救他們脫離饑荒和死亡。作父母的也需要知道,他們愈盡中保的職責,就愈會知道耶穌才是他們真正的中保,並因而歡欣。祂不僅親自拯救他們,更是賜給他們所需的恩典,來完成他們的使命。耶穌也是他們得到保障的中保,因為他們的保障是生根立基在祂的堶情C

  救贖的原則就在於,耶穌為我們「一次」死了。人性整體的形像可以從整本聖經看得到,尤其是有關家庭方面的教導。在那堙A父親是家庭的頭、祭司、君王,就如同基督是君王一般。從狹義方面來看,父親是孩子的中保。當身為地上中保的父親,將信息帶給天上的君王時,就會發現祂才是偉大的中保。這個啟示會帶給他新的信心、力量和喜樂,來執行他的工作。在耶穌的救贖、愛和友誼的光中,「我為孩子作保」,這個念頭會得到更新。

  到那時,父母會更熱切地獻身於孩子的訓練。他們會願意付任何的代價,將孩子從世界中拯救出來。他們出於信的懇求就會更有信心、更加得勝。他們可以從「我為孩子作保」這些話堙A為自己及家人找到最豐富的祝福。

  父母的禱告

  父神,我們求你開你教會中為人父母者的眼睛,使他們明白這蒙福的呼召。願我們能明白,每一個孩子出生,你將他交給我們照顧時所說的話:「我可以從你手中追討。」

  神啊,求你使我們明白,圍繞在孩子身邊的危險。賜給我們真正作中保的靈,情願犧牲一切,也不願對自己的孩子不忠心。當我們看見罪及世界的力量正在威脅他們時,讓我們求如同為自己的生命一樣,使孩子得蒙拯救脫離罪和撒但。願我們唯一的渴望是,他們能完全屬你。讓這個成為我們禱告、教導、談話時的唯一目標。

  主耶穌,教導我們認識,你如何當我們的中保,我們也同樣地當家人的中保。你這位忠心的中保,也能使我們忠心。阿們。

  摘自:《詩篇月刊:第三期》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