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怎樣對付兒童反抗的行動?
鮑思高

  鮑思高自己敘述以下這件往事。

  「一個秋天的晚上,我在火車站等車,預備回杜林,這時已是晚上七點鐘。天上滿佈著黑雲。煙霧變成了密密的細雨,使人看不見一步以外的東西。

  有一群孩子在追逐遊戲;他們的喧嘩聲,震動了車站媯巨悅客的耳膜。可以聽到這樣的叫聲:『等一下!』『快跑!』『逮住他!』『拿住這個!』『捉住那個!』在這些叫聲中,有一個聲音最響亮,好像是一個元帥在發號施令,統率著所有其他的聲音。

  當這些孩子圍在他們的那個首領四周的時候,我就馬上跑到他們的中間。一時他們都嚇得四散,只留下一個孩子;他向我走來,顯著挑戰的樣子問我:『你是誰?你怎麼來干涉我們的遊戲?』

  『我是你的朋友。』」

  兩人果真很快做了朋友。

  那個態度倨傲,野性難馴的孩子,叫作馬高鼐(Magone)。父親已經去世,他整天在馬路上玩樂。鮑思高把他收容在杜林慈幼會學校堙C他生性急躁,常取對立反抗的態度。鮑思高特地指派一名學生,作他的同伴,有如他的護守天使。這個同伴,以最機警而有愛心的方法,常留神看管他,卻不使他發覺自己受著別人的看管。無論在什麼地方,或是上課,或是自習,或是遊戲,這個同伴常陪著他,同他談笑,也同他一起玩耍,不時對他說:『不要說這話;這話不好聽。不要亂叫神的聖名。』馬高鼐屢次顯得不耐煩;可是,後來因見那個同伴那麼和善,也就認錯說:『你做得對,這樣提醒我,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不到幾個月,那個本來野性難馴的孩子,竟然完全改變了,前後如出二人,可與道明.沙維亮【註】媲美。這樣,他經過了青少年發育的叛逆時期。」

  • 對每一個孩子來說,開始這種青少年的發育時期,不管事先怎樣妥善準備,都可能是一個很困難的時期。一個孩子,本來很開朗而富有熱情的,有時也很聽教的,到了十三四歲,開始青春發育時期,就會變得暴躁易怒。以前他所喜愛的東西,都變得可憎、可厭的東西了。他不愛聽人的勸告;就是迫不得已而聽從時,也總是憤憤抗議。任何一件小事,都可能成為他反抗的原因。心理學家曾發現了,這種反抗,一般地來說,對同性的生身者,或其代理人(老師或從事教育的人),尤為激烈。
  • 對於青少年的這種反抗行動,有時更好置之不理,不要加以壓制。我們只要留神觀察一下,就可以發現,這些都是一個青少年正在摸索,想在社會上,找出一個適宜的地位時,所必然有的徵象。他想嘗試一下自己剛開始發動的青春力量,以對付自己父母或老師。他看老師是一個代表父母行使職權的人。

  這種對抗是很費力而難受的事。作父母的,往往悲痛地說:「為了一件小小的事,也會引起我們彼此之間的衝突。」「只要我說是黑的,我的孩子就會說是白的。」「如果我對他說,先讀書、後做功課,我的孩子就會偏要先做功課,故意表示反對我。」「我替女兒買的衣服,沒有一件能使他滿意的。她說要一件這樣衣料的裙子,我替她買了,她就會馬上顯得不高興、不滿意。她究竟要什麼呢?」

  • 對於這樣反抗的孩子,應該採取什麼態度呢?應該讓他們發洩、表露自己。讓妳的女兒自己選擇她的衣服。即使她的愛好與妳的不合,有時也要順從她、讚許她。靜聽她所特別喜歡唱的歌曲,不要只是加以批評。你們應該設法找出來,孩子所崇拜的偶像是什麼。總之,要聽任他們,暫且隨從他們的意見;不過,常要小心戒備,明智行事,如鮑思高對付那個性情暴躁的孩子馬高鼐一樣。
  • 有時也必須採取干涉的行動,應用比較強硬的手段;舉例為了維持生活上的某種紀律,或禁止一次可能發生危險的外遊,或使孩子真誠坦白等。父母在行使自己的職權時,越是嚴正而講理,孩子所感到的約束,也越輕微而易於忍受。如果不答應他的一項要求,或者批評他的一個行動,而不向他說明理由,孩子自然就會想,父母是在剝奪他成長的自由。這樣,他的反抗就會非常猛烈而可怕。

  為此,鮑思高說:「必須忍耐,多行祈禱。」青春發育時期,不管是為兒童,或是為父母,都是初次的嘗試。

  鮑思高語錄:

  「交友時,應該接受經驗的指導,不可聽從一時衝動的意見。」

  摘自:《愛的教育法》

  【註】:

  道明.沙維亮是義大利聖人聖若望·鮑思高神父的學生。沙維亮於修道學習作神父期間患上了肺炎(也或許是胸膜炎),之後宣告不治,於年僅14歲時逝世。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