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生命勝過死亡
亞察爾

  「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林前十五57)

  一、十字架與勝過死亡

  在信徒被提以前,最後要勝過的仇敵,就是死亡。在此我們可以看見神的兒女,在這時代中在身體堙A被攻擊的原因了。猶大書第9節,很顯然證明撒但在死亡的範圍堿O有權柄的。不然,天使長米迦勒為著摩西的身體,何必與牠爭辯,最後還對牠說:「主責備你罷」?撒但有這攻擊人身體的地位,是因著罪:「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又死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羅五12)

  「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祂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來二14)

  我們在此清楚的看見,十字架是勝過一切死亡的根據。死亡是撒但的作為。耶穌基督進入死的權下,藉著祂的贖罪,拔去了死的毒鉤,乃是「罪」─這樣剝去撒但的能力:「神的兒子顯現出來,為要除滅(取消、解除)魔鬼的作為。」(約壹三8擴大聖經)

  信徒並沒有把基督的十字架對死亡的關係看清楚。我們應當曉得基督是為人人嘗了死味,死在基督身上再沒有權柄了,因為祂死是向罪死,死就作了全人類的王;但因著基督的死,不僅廢除了罪的權勢,並且廢除了死亡。

  我們基督徒看見罪和死的分別麼?並看見他們如何因著十字架,全然被贖麼?保羅說:「因為基督必要作王,等神把一切仇敵,放在祂的腳下。盡末了所毀滅的仇敵,就是死。」(林前十五25-26)

  (一)被提前的爭戰

  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是有功效的。但神的旨意,是要將基督所成就的,成功在祂的教會堙C因為實在覺得我們是進到本時代最後的一刻了,再一點點的時候,那些活著還存留的人,就要被提,在空中與主相遇。神的靈正引導我們進入反抗死的爭戰中,就是在被提以前那最後的爭戰。

  保羅說:「我們也要改變,這必朽壞的,總要變成(穿上)不朽壞的;這必死的,總要變成(穿上)不死的;那時……死被得勝吞滅的話,就應驗了。死阿!你得勝的權勢在那堙H死阿!你的毒鉤在那堙H」(林前十五52-55)看保羅這堜珨〞滿A好像在基督耶穌顯現的時候,這些話才要應驗。但在第57節說:我們在被提以前可以預先嘗試這個得勝。因為他說:「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我們常有那斷章取義的毛病,但這堜珨〞滿A確實是指著勝過死亡說的。

  仇敵要竭其全力攔阻信徒達到被提的目的。許多神的兒女本有信心等候主來被提,並不盼望死,卻因著撒但近幾年來,在世界上、在教會中,所造之死的空氣,與身體上的攻擊,就把這信心放棄了。每一件的事現在都有阻力,神的子民卻不知道這是仇敵的攔阻。何時信徒有心被提,他們的靈幾時轉向天上,他們就要與死爭戰,他們就要在靈堿搢˙P牠來抵抗,好像牠就是一種攔阻他們被提的能力。

  (二)「死」對身體的攻擊

  撒但也是藉著死引進各種攻擊他們的事。身體既軟弱,天賦的本能,與身體的官能都為死所侵襲。許多人因為不知道這種光景的原因,多數人以為是年齡的關係。直等到得著亮光,他們才知道原因是因他現在與死發生了爭戰。最要緊的是看見罪與死的關係,並看見基督的死是拯救我們脫離此二者;並且我們是要勝過牠們的。

  在羅馬書第八章2節,保羅說:「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媊孺韙F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

  在第11節又說:「然而叫耶穌從死奡_活者的靈,若住在你們堶情A那叫耶穌從死奡_活的,也必藉著住在你們堶悸瘋F,賜生命(勝過死亡)給你們必死的身體。」(康尼別爾)這不是單單指著復活說的,因為保羅沒說你們「死了的」身體,乃是說「必死的」身體。自然,這堛熒N思是說,耶穌基督的死和復活是神賜生命的根基,這生命不僅是叫人的靈與魂活過來,也是叫人的身體活過來,並且這生命成了叫信徒勝過死亡,使他們末後被提的能力。

  若基督的救贖不能恢復那因罪為死亡所侵害的身體,像恢復靈魂一樣,基督救贖的工作便是不完全的。基督因祂自己已經勝過了死亡,就把信徒放在一個地位上,使他們不再覺得他們是必須死的。雖然他們也有死的可能。信徒勝過罪也是一樣。雖然他們有犯罪的可能,但他在那地位上,罪是不能轄管他的。因此,信徒當以不應當死為他的目的,如同他以不應當犯罪為目的一樣。

  (三)被呼召勝過死亡

  信徒必須以基督的死和復活為根據,使他對死和對罪的關係處在相同的地位;就是:他已經在基督婺悃M了死,所以,主呼召他來勝過死。所以,他對於死的態度,必須與他對罪的態度是一樣的。神的兒女勝過死亡有分等級的,正如勝過罪惡有分等級的一般;都是照著他們的信心。

  二、相信不是被動而是主動的爭戰

  勝過死的爭戰若是與勝過罪的爭戰一樣,就信徒當完全改變他對死的態度。死亡是所有墮落人類的公產,且人類生來就是降服於死的治下的。信徒若要勝過它,就要完全改變對它的態度。所有人類的趨向是面對墳墓的,雖然他口堸蛬﹛G「天——非墓是我所趨」,但按著實在的經歷說,地乃是預備著死。因此按實際說,他原來的態度是降服於死的。這樣的態度必須改變,被提的信心必須繼之而生。信徒得著這樣的信心的,都必先從聖靈得著一個深切的覺悟,知道他是蒙召來勝過死亡的。這信心要使他被提。

  (一)活的信心 

  神的教會現在停滯不前之一根本的原因,就是沒有抓住靈命之基本原則。這原則就是一個活的信心、是一個活潑的能力,能勝過前途一切的攔阻,以達到它的目的。與這個原則相反的,就是普通的思想,以為信心乃是被動的等候神作工。其實這種被動乃是死亡的象徵。

  現在阻攔信徒,使他們不能得勝被提的能力,正向著他們攻擊;凡向著這些能力顯出被動或中立的態度者,是最危險的。保羅在羅馬書堶情A向羅馬人證明這被動的危險說:「就是該趁早睡醒的時候,因為我們得救,現今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羅十三11)

  (二)除去「背動的惡原則」 

  若我們不將這被動的惡原則──就是許多人當作信心的──全然毀滅,我們必不能勝過這最後的仇敵──死。被動的人說:「每一件事神都為我做好了的,我所要做的就是相信。我們被提也是因著神的洪恩,我也不能做什麼事去催促祂實現。」多少神的兒女對於主的再來是火熱的、懇切的,卻受這被動的惡原則的害,變成了癱瘓;不能發出屬靈的能力,使那「男孩子」早日到寶座上去!(啟十二5)

  邁爾說:「稱義是因著信心,也是從信心接受的;成聖是因著信心,也是從信心接受的;照樣我們的被提,也是因著信心,才能得著。」我們對神若有一個活的信心,這信心自己,就要改變我們對死的態度,並生出一個抵抗死的能力。這信心要叫信徒開始過一個實際的信心生活,吸取主復活的生命,使他的靈魂,和身子強壯。

  凡能產生死的事都要免除。這樣他要曉得潔淨他自己,如同基督潔淨一樣。因為他知道他若體貼肉體的事,就要使他再被死的權勢制服。保羅所說:「體貼肉體的就是死」(羅八6)的話,對於他要發出何等新的意義來呢?以諾與神同行,就被接去,不至於見死;因為他已經得著了神喜悅他的明證。這件事告訴我們常常與神同行,與被提有何密切的關係。

  三、信徒對於死的態度並它在實際的經歷上如何發生

  效力

  得勝者的目的,是不要經過死亡和墳墓,直接被提到神的寶座那堙C這就是我們這必死的身體得救贖和改變的意義──升到基督的寶座那堨h。基督已經在那媯平埽菕C這件事怎樣成功呢?凡取那被動的態度,以為到了時候,一切信徒無論是預備妥的,或未預備妥的都要被提的人,必無成功的希望。

  基督徒,必須明白我們身體改變和被提的事,是像我們的靈性的復興一樣,若沒有費一段屬靈的工夫,斷無成功的可能。基督再來已近的信息已經發出了,但我們預備好了沒有?我們所要勝過的是什麼?是罪。罪必須在基督徒的腳下。要成功這件事,他必須在實際上與基督的死和復活有分。

  撒但也必須在祂的腳下。我們的爭戰已經得勝了麼?或是我們屬靈的眼光和悟性仍是遲鈍,好似那般遲鈍慣了的人一樣,還沒有看見凡要稱得勝的人,必須在戰場上實際得勝麼?

  (一)勝過一切病痛

  信徒必須看見他也是蒙召來勝過死亡的,並學習應用各各他十字架的得勝去對付死,和一切死的攻擊。他身體上的一切病痛,必須以這樣的眼光去對付。他必須勝過罪惡和勝過黑暗權勢的方法,去勝過死;承認他是蒙召來得著改變被提的,凡阻礙這個的,無論是什麼都必須反對。

  他必須承認基督是拯救他脫離撒但──殺人的──權勢的。是的!主是比魔鬼更強壯的!凡認識基督不僅能救人脫離掌管死亡權勢的魔鬼,且能救人脫離對死亡的懼怕,一個安靜的信心就要進入他的靈堙A一切死亡的懼怕就都要消弭了。從此以後,魔鬼的權勢再不能威嚇他。

  我們不要再以為死是罪的刑罰,因為耶穌基督藉著祂的死已經還了這個刑罰的債,這樣就拯救了那些信(信入)祂的人,脫離了死的權勢。但是這個怎樣成功在我們每日的經歷上呢?死的作為不是只在身體的死亡上顯明出來。它的作為實在多得很。身體的死,不過是它的作為最高的一步。死在我個人身上活動的程度的多少,是照著它侵入我們堶悸滲鄐O的多少而定。

  (二)死在靈、魂、體三方面的工作

  有一種的死是在靈中的,就在缺乏屬靈的生命和能力上顯出來;有一種的死是在魂中的、在心思、意志、感覺的遲鈍上顯出來;還有一種身體的死,在身體種種的軟弱上顯出來。

  我們對這個死,當存何種態度呢?若我們不再看它為一種的刑罰,我們要怎樣看它呢?若我們只相信主日後能救我們脫離死亡的理論,還是有危險的;這樣的信心仍然是取著被動的態度,不免為死的能力所困。

  聖經常以死為仇敵──「最後所毀滅的仇敵,就是死。」真的,若耶穌基督已經為我們爭戰,而且勝過了這仇敵;那麼我們個人在今生的生活上,就要有勝過它的經歷。死亡是一種失敗了的能力。惟有藉著信心才能實在曉得這真理。就如對於別的真理一樣。我們只在理論上持守著的,未必在經歷上,能勝過它的權勢。

  我們已經看見基督藉著祂的十字架和復活,拯救我們脫離死的權勢。聖靈正要在我們未被提之前,使我們完全享受這榮耀的權利。所以我們必須學習在得勝死亡這件事上,與祂合作。

  (三)改變對死的態度

  我們必須改變我們對死的態度,並置身反對它。看它是一個必要攻打,必要勝過的仇敵一般。我們千萬不可讓它一步,我們只有反抗它;拆毀一切容忍它的習慣;祈求神的恩典──不屈服於它,要勝過它。

  我們必須看基督的死是破毀死亡權勢的兵器,並承認各各他的一切,是拯救我們整個的人完全脫離死亡的作為。「基督為人人嘗了死味」(來二9)的話,要對我們有更新的意義。我們的信心應當說:「因為基督已經嘗了死味,我就得拯救,不必再嘗那味了。」

  我們必須知道我們被召去征服的死,是勝過於身體這一方面的。死能影響到我們整個的人──人格、個性、心思、理性,特別是心靈和情感。  

  我們也必須知道我們是蒙召去勝過一切死的環境的。要成功實現這個,必須熟練於應用基督贖罪的死,倚賴聖靈,使這個成為我們實在的經歷。這樣,聖靈住在我們堶情A因著我們活潑的合作,就要積極的與死亡爭戰。無論在屬靈的、屬魂的、或屬身體範圍之內,都使我們得勝。耶穌基督的救贖對於死亡有一密切的關係。

  四、「勝過死亡」在聖經上的根據

  因為死是從罪來的,所以脫離死的方法,是在於贖罪的方法;這都是基督為我成功的。我們讀哥林多前書第十五章20-22節:「但基督已經從死奡_活,成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死既是因一人而來,死人復活也是因一人而來。在亞當堬酗H都死了;照樣,在基督堬酗H也都要復活,成為活的。」(另譯)

  在哥林多後書第五章1-5節,明告訴我們,聖靈就是我們勝過死亡的憑據。以下的這段聖經,是引自馬弗得譯本:「我知道我這地上的帳棚若拆毀了,我就從神那堭o著一個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家。我深深歎息,渴慕那天上的居所。我確信我既一次穿上,當我死的時候,就不至『赤身』了。我在我這帳棚埵雪平囿熒T煩大大的歎息──我不是願意脫去這個,乃是願意穿上那個,使我這必死的原質,被生命吸盡了。預備我有這改變的就是神,神將聖靈給我作憑據作質物。」

  在這段聖經堙A我們很清楚的看見保羅指望神,賜他一個不死的生命,代替他這必死的身體。保羅所歎息仰慕之天上的居所,就是不死的身體,聖靈就是這個身體的憑據或質物。

  「質」,意即「預先所付之一份定錢,或抵押品,作為將來完全付清之應許及憑據。」藉著這段聖經,我們看見聖靈住在信徒堶悸甄黎嚏A就是在他身體堶惘w置一永遠不死之生命的根基,並且使我們預嘗幾分這生命的滋味。

  在保羅的方面,他盼望這生命,是準備殉道;但在我們方面,聖靈使我們預嘗這不朽的生命,預備勝過死亡,等候被提。在提摩太後書第一章10節,保羅說的很清楚:「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把死廢去,藉著福音,將不能壞的生命彰顯出來。」若全然靈解這類的經節,未免不智;因這堜珨〞漲滿A是按字面說的。

  不能壞的生命,是一切接受福音的人所共有的產業。現今的問題只在於聖靈使每個信徒所經歷的到了什麼程度。死已經很有功效的廢去了,而且每個信徒至少也有幾分從死亡權下得著拯救。但在我們的時代將要結束的時候,因著改變被提的事快要發生的緣故,聖靈極想將信徒在基督耶穌堨部的產業,向信徒顯為實在。

  五、先鋒為著全教會

  為著全個身體的緣故,我們不要想我個人勝過死亡就夠了。我們也要多數信徒來勝過死亡,這也是一件極緊要的事。不過我們自己要行在前面,向他們作見證。這樣的得勝者,可稱之為先鋒──先鋒是為著別人開路的。因此,勝過死亡這件事,不應當只看作是個人的事,乃是為著全教會的。

  神有一種最緊要的原則,就是神無論要做什麼屬乎一個時代的事,祂必須先成就在幾個人的身上。因此那在千年國度奡飪M要成就的事,必要在基督的身體上(按著個人的格式)先表顯出來。

  在千年國度堙A是沒有死亡的,但神必須在個人的經歷上,預先給人一些的嘗試。在過去的一切時代中,每時代都有人預先嘗試過第二個時代的滋味。照樣,現今也有人勝過死亡,作基督勝過死亡的見證,等到主再來的時候,普通的人終都有這經歷。撒但最後的傾覆,是否要以信徒勝過那末後的仇敵死亡為轉移呢?

  當在啟示錄第十二章之「男孩子」免死升上寶座的時候,就有以下的話──「救恩、能力、神的國度,並祂基督的權柄,現在都來到了!──因為那晝夜在神面前控告我們弟兄的,被摔下來了。」(馬弗得譯本)這堥C一件事都是倚靠這得勝的小?而實現。撒但和牠的軍兵的傾覆,也是因著他們勝過死亡,到寶座那堨h。一個沒有勝過死亡的人,他的仗尚未確實打完。得勝死亡,是爭戰最後的成功「儘末後所毀滅(征服、廢除、使之無力)的仇敵,就是死。」(林前十五26擴大聖經另譯)

  摘自:作王的生命(The Reigning Life)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