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伯沙撒王
施 寧

  神用祂的手指觸及痛處。祂開始依照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來查問我們的愛心。自從我們開始我們的建築工程以來,祂在許多場合就要對我們懇切地談到這個問題。然而,現在父似乎要用新的力量去進行,彷彿祂要創造什麼新的事情似的。

  這時我就清楚:我們在興建「宣揚耶穌大教堂」之際,應該同時蓋一個小的安老院。在「法蘭西斯之家」堶情A我們可以照顧年老和窮困的人——把我們在「宣揚耶穌大教堂」中所宣揚的,在每日的生活中實行出來。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獨腳站穩的。所宣揚的道,必須用愛的實際表現來平衡——這是主放在我心中的。

  關於這種愛,因而發生了一場長時間而又熱烈的禱告之戰。對基督徒來說,一間房子的建造,必須是由內而外!這意思就是說,一座磚屋,如果要建築得妥當,就必須預先在那建築物外面造好一個屬靈的「包裹」。所以,在我們開始建築「法蘭西斯之家」之前,在靈堳K出現了是否出於真正同情心的這一場爭戰。倘若沒有我們可以幫助的人與我們在一起,我們就不能這樣繼續活下去——這是我內心的感受。當這種願望昇華到頂點時,那時便確信主會在一夜之間把一幢房子建造起來。這種事情的先決條件一旦具備了,神很快就能完成的。

  大多數姊妹對「一夜之間」這說法,大都不以為真。但她們都知道,如果對安老院的事毫不感興趣,那意思就是說還沒有悔改,所以在我們中間還沒有真正的同情心。

  之後,有一個時期我們便開始在許多方面意識到神的審判和忿怒。審判的打擊和刑罰都臨到了我們。我們的差傳會似乎像一艘沉船一樣往下沉。我們園中的菜蔬,供給我們午餐的主要食物,都被害蟲吃光,幾乎一無所存。神的應許似乎會被埋葬了。祂對付我們的一切,似乎可以總結在雅各書第二13節的話堶情A「因為那不憐憫人的,也要受無憐憫的審判。」

  現在,有深切的悔改發生在我們中間。我們意識到沒有愛心這一種罪的重擔。我們向主呼籲,求祂把愛賜給我們——祂就是愛,而且祂在十字架上為我們取得了這種愛作為一樣寶貴的禮物。我們信心的目標是要得著西拉書【註】上所說的那一種愛:「弟兄幫助貧困中的弟兄,但同情心做得更多!」主就把這句話賜給我們作為全年的座右銘。

  之後,1959年的聖誕節到了。在我心中有一種渴望,就是主在聖誕夜把一個「伯利恆」賜給我們。這節期是我們要像從前的牧羊人和君王們(博士們)一樣來到祂面前,跪在祂的馬槽邊敬拜祂。是的,像那些牧羊人和君王們(博士們)從前帶來的那種敬虔,現在我們也要帶來獻給祂。只有一樣東西我們無法獻上,就是從前那一個君王(博士)帶來的黃金。我們現在只帶來乳香和沒藥獻給祂。會帶黃金來的君王(博士)的那個角色,就要由別人去做了。

  我告訴我的「女兒們」說,聖嬰基督必定會感動一個君王(博士),把黃金帶到祂的馬槽邊,為的是使「法蘭西斯之家」能興建起來。我覺得天父在祂彰顯愛的這個節日中,願意像祂在頭一個聖誕節所顯示的一樣,把那種愛彰顯出來。沒有什麼東西比得到「法蘭西斯之家」的答覆會使我們更加高興了,因為為了這件事我們預備了這一份特別的喜樂。

  我們開始以堅定的信心認定這禱告必會蒙應允了。我們的愛還不完全時,我們能這樣做嗎?我們知道,在這地上我們絕不能作成完全的愛,或達到一種完全無罪的狀態。神期待一樣東西——一個傷痛的心,為自己的罪惡而哭的心;而且已經使我們傷痛了。但現在聖誕節已經來到,聖誕節是述說神的憐憫的。永恆的愛已經降臨在地上,為的是我們可以再一次學習愛。耶穌就是這件事的保證,因為祂是「愛的泉源」。因此我們敢在這個聖誕節日為「法蘭西斯之家」祈求主。不錯,我們確實覺得「有個王者要出現」——神在祂的憐憫中會讓我們在這個聖誕節經驗到一個奇蹟的禮物。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呢?當聖誕節到來時,我們圍繞著馬槽跪下來。我們唱一首關於那些君王(博士)和他們給聖嬰基督帶禮物來的詩歌。然後有一位姊妹就把一個香罐搖一搖。香罐並沒有發出芳香的氣味,但在香罐堶惘酗@個精緻的信封。信封堶惟騊菬漱@種獻給聖基督的禮物呢!先一天,有個「王者」真的來了。我們稱他為「伯沙撒王」,他送給我們一張支票,款額差不多有一萬美元,為建築「法蘭西斯之家」之用。

  天父這樣恰切的應允我們這聖誕節的禱告,使我們感動到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這件事使人簡直不敢相信。在這些聖誕節日堙A「伯沙撒王」確實曾跪在我們會堂中的馬槽旁邊,成了如下經言的一個活的例證:「他們尚未求告,我就應允。」(賽六十五24)他的「御前大臣」,是我們姊妹會的一位友人,曾帶他來到我們這堙C在此以前我們並不認識他。這個朋友把我們的工作和「法蘭西斯之家」的計劃講述給他聽。在圍繞聖嬰基督舉行慶祝時,他的心被一種確信抓住,覺得「法蘭西斯之家」必須立即興建。因此他願意補足興建一座瑞典工廠中預先造好的房屋所缺少的任何東西。貧病者應該有一個快樂的家,而且這座房子必須立刻興建起來!

  這座小巧的預先製造的房子,兩週內就建好了。到了次年秋天它的一切都預備妥當,一個由貧者、病者組成的快樂的小「家庭」便搬了進去。因此神讓我們有了這樣的一個聖誕節,是我們以前很少經驗到的——真的是一個愛的節日。我們這些失敗者和罪人,蒙祂讓我們真正的嚐到了祂的同情。在我們這一方面毫無功勞,祂垂聽了我們的禱告,並且把「法蘭西斯之家」賜給了我們。而且藉著這一樣禮物,祂給我們看見祂的憐憫臨到服在祂審判之下的悔改的罪人,並且看到祂接納了憂傷痛悔的心的禱告。

  摘自:《真-今日的神蹟奇事》【蒙西德馬利亞福音姊妹會應允刊登】

  【註】:《便西拉智訓》,或稱《西拉書》,天主教譯作《德訓篇》,是基督新教次經的一部份,成書期大約在公元前180年到前175年間。

  *《真-今日的神蹟奇事》——可向本社函索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