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鹿的呼喊
聖派翠克

  「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胸甲遮胸……。」(弗六14)

  作者:聖派翠克(St. Patrick),作者簡介見本刊2020年7月p.47。

  這是一篇傳統的愛爾蘭「鎧甲禱文」:聖派翠克的護心鎧甲(The Lorica of St. Patrick又稱為The Cry of the Deer)

  《鎧甲禱文》在教會歷史中佔著重要的地位,在愛爾蘭尤其著名。它是英格蘭五世紀信徒派翠克(原名Magonus Sucatus Patrick後改為St. Patrick) 於433年的作品,他是愛爾蘭守護聖徒(patron saint)。

  《聖派翠克鎧甲歌》(St. Patrick's Breastplate),又稱為《鎧甲禱文》(St. Patrick’s Lorica)。(Lorica)一字在拉丁文中即「鎧甲」或「護心鏡」之意。

  在基督教修會傳統中,這類禱文被視為一種有保謢力量的祈禱。名稱可能是出自以弗所書:「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弗六14)

  當時派翠克正冒死向愛爾蘭國王傳福音,就像士兵向戰地進發,生死未卜,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胸前的盔甲。

  原來基督教被立為羅馬帝國國教時,愛爾蘭並不屬於羅馬帝國,仍屬「蠻荒時代」。派翠克幾經波折,將福音帶到愛爾蘭。

  相傳這篇優美的禱詞,是聖人在主後432年剛到達愛爾蘭,為要教化當地人民所寫。當時的國王勞爾迦(Lóegaire)正與其境內諸侯舉行三年一次的會議。派翠克在會議舉行不遠處點燃大火慶祝復活節前夕(復活節前一週的星期六)。勞爾迦國王正為異教節日舉行慶典,眼見聖人在「打對台」,一怒之下揮軍前往,誓要剿滅聖人及其同伴。當國王的軍隊來到聖人所立的火焰處時,他們卻停滯不前,怕派翠克要在他們身上施咒語。

  這禱文有時被稱為《鹿的呼喊》(The Deer's Cry),因為聖人逃亡時向神呼求,求神將他和同伴變成鹿。他隨即誦念詩篇第二十篇,並以其鎧甲禱文緊隨之。傳說勞爾迦國王看到的不是派翠克和他的同伴,而是一隻溫柔的母鹿,後面跟?二十隻幼鹿,故沒有殺害他們。

  這首詩是讚美神的創造和救贖中顯出的智慧與大能,這是一種典型的《護心鏡》——能背誦的信心禱告或宣告,意在尋求保護,為屬靈或肉身之戰裝備自己。

  本篇作品融會了多種更早期的凱爾特文化傳統主題。作品語言特徵確實符合七世紀末八世紀初的作品特點,作品中許多主題與派翠克思想相符。有些愛爾蘭作家認為本作品是歐洲民間詩歌的最早體現,這種看法值得懷疑和商榷。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凱德蒙(Caedmon)【註】的讚美詩更適合獲此殊榮。當然,作品無可置疑地展現了複雜的民間詩歌藝術,對研究愛爾蘭語言、文化及歷史極具價值,對研究凱爾特神學及教義也意義非凡。

  傳聞亞歷山大(Cecil Frances Alexander)夫人翻譯的此篇詩歌廣為人知,收錄於許多基督教派的讚美詩集中。

  十九世紀末,都柏林皇家城堡的皇室教堂主任牧師,邀請塞西斯.亞歷山大(Cecil Frances Alexander)將聖派翠克的《鎧甲禱文》譯成韻文,以供1889年的聖派翠克日使用。後來譯文收錄在《愛爾蘭教會詩集》的增訂版。

  本詩篇一開始就盛讚作為拯救者的神的智慧,回顧救贖歷史中的核心事件。呼求天國的主人之名後,詩人轉而描述神之豐富多采的創造。詩的後幾節為前面提到的《護心鏡》——呼求神保守信徒在生活和信仰上免遭仇敵毀滅性的攻擊。詩的最終以祈求基督凡事保守收筆。

鹿的呼喊

我今日興起,
憑藉神的幫助,依靠神的大能,
憑藉我的信心,確認三位一體,
憑藉我相信
創造者唯一真神。

我今日興起,
憑藉受洗基督的力量,
憑藉祂死在十字架及埋葬的力量,
憑藉祂復活升天的力量,
憑藉祂再來末日審判世界的力量。

我今日興起,
憑藉天使基路伯(Cherubim)愛的力量,
從天使的順服,天使長的服事,
盼望復活,得到獎賞。
重複祖先的求告,記著先知的預言,
想著使徒的教導,帶著懺悔者的信念,
披上聖女的純全,行為參照義人的標竿。

我今日興起,
憑藉天堂的力量,
太陽的光芒,月亮的閃光,火光的絢爛,
閃電的速度,風的迅捷,海的深度,
大地的穩定,岩石的堅固。

我今日興起,
憑藉神的力量在我心中引導,
神的大能托住我,神的智慧引導我,
神的目光指引我,神的耳聽到我,
神的話語臨到我,神的手保護我,
神的道路在我面前展開,神的盾牌護衛我,
神的眾軍搭救我
脫離魔鬼的詭計,
罪行的引誘,
肉體的失敗,
任何想要害我的人,
無論一人獨處時,或群居時。

我今日對抗所有力量,對抗一切惡謀:
對抗傷我身體和靈魂的殘酷勢力。
對抗假先知的咒語,
對抗異教徒世界的黑暗法律,
對抗異端者的虛假條例,
對抗崇拜偶像的巫術法技,
對抗巫師、匠人、術士的詛咒,
對抗敗壞人身體、靈魂的所有知識。

基督今日保護我,
遠離毒藥,遠離灼傷,
遠離水淹,遠離受傷,
使我能得著豐厚的獎賞,
基督與我同在,基督在我前方,
基督在我後方,基督在我心中,
基督在我下方,基督在我上方,
基督在我右邊,基督在我左邊,
基督在一切長、闊、高、深中,
基督在每個思念我的人的心中,
基督在每個談論我的人的口中,
基督在每個看見我的人的眼中,
基督在每個聽到我的人的耳中。
我今日興起,
憑藉神的差遣,依靠神的大能,
憑藉我的信心,確認三位一體,
憑藉我承認
創造之主乃是唯一。
救恩屬於主,
救恩屬於主,
救恩屬於主,
願主你的救恩,常與我們同在。

  【註】:

  凱德蒙(Caedmon)運用傳統的盎格魯-撒克遜的詩歌藝術,傳播基督教信仰。凱德蒙成功的為後幾世紀的盎格魯-撒克遜宗教詩歌的發展鋪平了道路,詩歌傳統的結構、主題成為一種傳播、推廣基督教思想和價值觀的媒介,凱德蒙據傳是位非常多產的作家,他創作的詩歌涉及《創世記》、《出埃及記》、《福音書》等,但在其傳世的作品中只有一篇被認定出自凱德蒙本人之手。

  根據聖比德【是盎格魯-撒克遜時期最著名的歷史學家、教育家、解經家】的記載,凱德蒙是位牧人,並不識字。一次宴會上因無法編詩、吟唱,悄然離席,睡在牛棚堙C夢中,天使向他顯現,說道?「凱德蒙,為我歌唱吧。」凱德蒙拒絕了。「我什麼都不會唱。就為這,我才退出宴會,跑到這堥茠滿A因為我不懂怎麼唱。」「但你可以為我唱,」天使說,「為我唱創世之初的事吧。」凱德蒙隨即創作了九行詩句,讚美造物主。

  其後,惠特比修道院院長希爾達聽說此事,確信他受聖靈啟示。在她的幫助下,凱德蒙成為修道院的修士,用其餘生,創作以聖經故事為題材的讚美詩和各種詩歌。不少學者認為盎格魯-撒克遜或古英語中許多宗教詩歌均為凱德蒙所作。但確認是他創作的唯一作品是這首著名的讚美詩。

  凱德蒙的《讚美詩》是基於《聖經》對創世的記載。因他本人不識字,凱德蒙不得不復述他聽來的聖經經文。不是有人讀經文給他聽,就是當地表演時,他耳聽而來的。因此,他的詩歌非常口語化,缺少書面語的特點,將《聖經》中的人物、事件通過講道、公眾朗讀以及講故事的形式呈現於世。

凱德蒙的《讚美詩》

我們當讚美天的護衛者,
讚美耶和華的權能和計劃,
並祂一切的作為,
因祂,永恆的主,榮耀的父,
創造了每一個奇蹟,
祂先造了天做頂。
神聖的創造主,為了人類。
爾後,人類永遠的守護者,
為人們裝點大地。
祂是全能的神,永在的主。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