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禱告和屬靈爭戰
邦 茲

  「大衛.布萊納被邪惡的敵人追捕,他們決定搶奪他的獎賞。他知道,他絕不能脫下盔甲,而在躺下休息時要束上腰帶。這些污漬破壞了他光彩奪目的盔甲的完美。閃閃發光的盾牌上的鏽斑對我們來說是看不到的;但對他而言,它們卻是巨大的悲傷和熱切渴望的根源。」--大衛.布萊納的生活

  保羅在以弗所書的第六章中對基督士兵的描述是緊湊而全面的。他被描繪成一個永遠處於衝突之中的人,有許多變動的環境——興盛與逆境、光明與黑暗、勝利與失敗的時候。他應該隨時祈禱,通過所有的祈禱,他就可以穿上盔甲奔赴戰場。在任何時候,他都要穿上全副禱告的盔甲。基督徒的戰士若要在戰鬥中得勝,就必須多禱告。只有這樣,他才能打敗那頑固的仇敵魔鬼,以及魔鬼邪惡的使者。「隨時多方禱告祈求」,(弗六18)是神給他的指示。這包括了所有時候,也包括了各種、各樣方式的禱告。

  基督徒的士兵,在打信心美好的仗中,進入一個靜修之地,他們不斷地在那堿餖哄C「隨時多方禱告祈求」,明確地說明需要更多迫切地祈禱。(弗六16)他需要許多祈禱和各種祈禱,他將為信心打美好的仗,最終必能戰勝他一切的仇敵。

  「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也為我祈求,使我得著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秘。(我為這福音的奧秘,作了帶鎖鍊的使者)並使我照著當盡的本分,放膽講論。」(弗六18-20)

  一、屬靈爭戰

  基督徒的生活是一場戰爭,一場激烈的衝突,一場終生的戰鬥,這句話怎麼說也不為過。此外,這是一場針對看不見的敵人的戰鬥,這些敵人總是很警覺,總是想誘騙、欺騙和毀滅人類的靈魂。《聖經》所說的人的生活不是野餐,也不是假日旅行。這不是消遣,不是享樂。它需要努力、摔跤、掙扎;它要求我們拿出全部的屬靈力量來挫敗敵人,並在最終超越征服者。這堥S有報春花盛開地小徑,沒有玫瑰花香的嬉戲。從開始到結束,這是一場戰爭。從他第一次拔出劍,到他脫下馬具的那一刻起,基督的戰士必須「像個好戰士一樣忍受苦難」。

  許多人對基督徒的生活有誤解!普通教會成員似乎很少知道這場衝突的性質及對他的要求。如果他忠誠地侍奉神,成功地進入天堂,接受生命的冠冕,那麼他對他必須面對的敵人是多麼無知啊!他似乎沒有意識到,如果他不時刻儆醒,不住地禱告,世界、肉體和魔鬼就會阻擋他的前進,並將徹底打敗他,除非他不斷地保持警惕和不斷祈禱。

  基督徒的戰士不是與血肉之軀摔跤,而是與天上屬靈的惡者摔跤。或者,正如聖經註釋所說的那樣,「邪惡的靈在天空高處」。有多麼可怕的軍隊在對抗他,他要穿過這個世界的曠野,來到天國的入口!因此,發現保羅完全瞭解基督徒生活的性質,他如此全面地瞭解敵人的狠毒和數量。因為,主的門徒必會遇到的,敦促他們「穿上神的全副軍裝」,並「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弗六18)如果我們信仰的所有的教師都能認識到這個至關重要的真理,這對於一個成功的基督徒的生活是絕對不可缺少的,那麼我們這一代將會是有大智慧的。

  現今許多基督徒的教師,就是在這一點上,人們可能會發現它最大的缺陷。這堶惚雂眯帤X乎沒有士兵元素。在軍事生活中如此突出和屬於軍事生活的紀律、自我克制、吃苦耐勞及決心,是根本需要的。而基督徒的生活,自始至終都是一場戰爭。

  二、基督徒戰士

  保羅對這個一心要挫敗魔鬼、拯救靈魂的基督徒士兵的所有指示是多麼全面、尖銳和驚人啊!首先,他必須清楚地知道他所進入的生活的特徵。然後,他必須瞭解自己的敵人——他不朽靈魂的敵人——牠們的力量、牠們的技巧、牠們的邪惡。

  因此,他瞭解了敵人的某些特質,並意識到需要為戰勝敵人做好準備,他準備聆聽使徒的決定性結論:「我還有末了的話,你們要靠著主,倚賴祂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弗六10-13)

  所有這些方向都在一個頂峰結束,這個頂峰就是祈禱。怎樣才能使勇敢的基督戰士更勇敢呢?怎樣才能使強壯的士兵更加強壯呢?怎樣才能使獲勝的戰士更加勝利?以下是保羅對此的明確指示:「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弗六18)

  禱告,更多的禱告,就能使神的好戰士更能打仗,更能得勝。祈禱的力量在戰場上是最強大的,在喧囂和衝突中,是最有力的。保羅是一個傑出的十字架戰士。對他來說,生活並不是花團錦簇的安樂窩。他不是參加閱兵的假日士兵,他唯一的任務就是在特定場合穿上制服。他的生活充滿了激烈的衝突,不斷地面對著許多對手,晝夜保持警戒,不斷努力。在結束時--即將結束時--我們聽到他高唱他的最後一首勝利之歌:「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提後四7)從字埵瘨﹛A我們可以看出他比征服者更強!

  保羅在《羅馬書》中指出了他的軍人生活的性質,給了我們一些關於福音祭司的工作所需的祈禱。他寫道:「弟兄們,我藉著我們主耶穌基督,又藉著聖靈的愛,勸你們與我一同竭力,為我祈求神,叫我脫離在猶太不順從的人。」(羅十五30-31)

  保羅在猶太有仇敵——這些仇敵以「不信者」的形式圍攻和反對他,這再加上其他重要的理由,促使他敦促羅馬的基督徒「與我一同竭力」。「竭力」這個詞指的是摔跤,即付出巨大的努力。這就是基督徒士兵所必須具備的努力和精神。

  這是一位偉大的士兵,一位將軍,正在艱苦戰鬥中,面對著企圖毀滅他的邪惡勢力。他的力量幾乎消耗殆盡。他能指望什麼援軍呢?在這樣緊急的情況下,有什麼能給戰士帶來幫助並取得成功呢?這是衝突的關鍵時刻。他的禱告能增添什麼力量呢?答案是——在別人的禱告中,就是在羅馬弟兄們的禱告中。他相信,這些將會給他帶來更多的援助,使他能夠贏得戰鬥,戰勝對手,並最終取得勝利。

  三、隨時隨地禱告

  基督徒的士兵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要禱告。他的禱告必須安排好,既能滿足他平靜的時候,也能滿足他積極衝突的時候。它必須在他的行軍和戰鬥中可用。禱告必須擴散到所有的努力,孕育在所有行動的決定中。基督徒的士兵在禱告時必須和在戰鬥時一樣激烈,因為他的勝利將更多地取決於禱告而不是戰鬥。

  堅定的決心必須加上強烈的懇求,藉著禱告和懇求來增補神的盔甲。聖靈透過祂自己強烈的懇求來幫助他禱告。也因此,士兵必須在聖靈中祈禱。在這方面,就像在其他形式的戰爭中一樣,勝利的代價是永遠保持警惕;由此,警醒和堅持不懈的毅力,必須成為基督徒戰士每一個行動的標誌。

  戰士的禱告必須反映出他對整個軍隊的成功和福祉的深切關注。這場戰鬥並不完全是個人的事情;單靠自己無法取得勝利。在某種意義上,基督的整個軍隊都參與其中。神的工作,祂的聖徒,他們的苦難和試煉,他們的責任和眾多的十字架,都應該在基督士兵的禱告中找到聲音和懇求。他不敢只為自己禱告。沒有什麼比自私的禱告更致命的了,它毒害屬靈生命的泉源,使屬靈生命的供應乾涸。

  請注意,除非增加禱告,否則基督徒的盔甲將無濟於事。這是樞軸,是神盔甲的連接環節。這樣就能把它結合在一起,並使其有效。神真正的戰士會藉著禱告,計劃他的戰役,安排他的戰鬥部隊,並通過祈禱進行戰鬥。要想取得勝利,禱告必須充滿我們的生命,使每一次呼吸都是祈求,每一次歎息都是祈求。基督的士兵必須經常戰鬥,他也必須經常禱告。

  四、儆醒(watch)和禱告

  這位基督徒士兵被迫經常在崗哨站崗。他必須時刻保持警惕。他面對的敵人從不睡覺,總是警覺,隨時準備利用戰爭帶來的好處。儆醒是基督戰士的一個基本原則,「儆醒禱告」,這句話常在他耳邊迴響。(太二十六41)他不敢在崗位上睡著。這樣的失誤不僅讓他的救恩元帥失望,而且讓他面臨更大的危險。因此,守望是基督士兵的命定職責。

  在新約中,有三個不同的詞,被翻譯成「watch」。第一個意思是「沒有睡眠」--意味一種清醒的心態,而不是無精打采。這是一個命令,保持清醒、謹慎、專注、警惕。第二個詞的意思是「完全清醒」--這是一種由一些令人興奮的努力引起的狀態,這種努力能夠引起注意力和興趣,積極、謹慎,以免由於粗心大意或懶惰而突然發生某種破壞性的災難。第三個詞的意思是「冷靜,集中精神」--冷靜,不受睏倦或黑暗的影響,對陷阱和謊言的警惕。

  這三個定義都被使徒保羅使用。其中兩種與祈禱有關。加強警惕是禱告的必要條件。警惕必須保護並遮蓋整個屬靈人,使他適合禱告。任何類似不準備或不保持警惕的事,都會使禱告死亡。

  在以弗所書中,保羅強調了時刻儆醒的責任,「凡事忍耐,祈求,儆醒」。「看」,他說,「看,看!」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也是對眾人說,「看」。

  不眠的清醒是一個人必須付出的代價,以戰勝他的屬靈的敵人。請放心,魔鬼是不會睡著的。牠常「走來走去,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正如牧羊人決不能粗心大意,以免狼吃掉他的羊一樣,基督徒士兵也必須睜大眼睛,這意味著他的靈魂既不會沉睡,也不會變得粗心大意。禱告不可分割的同伴和保障是警戒、警惕和一名守衛。在《歌羅西書》,保羅把這些不可分割的品質括在一起:「你們要恆切禱告,在此儆醒感恩。」(西四2)

  基督徒什麼時候才能更徹底地學習這雙重的教訓,使他們能被召去爭戰呢?若要獲得勝利,他們必須把自己放在不眠不休的儆醒和不住地禱告之中。「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

  五、十字架的戰士

  神的教會是一支國家的軍隊。它與看不見的邪惡力量作戰。神的子民組成一支軍隊,為要在地上建立祂的國而戰鬥。他們的目的是要摧毀撒但的主權,並在其廢墟上建立神的國,就是「公義、平安、聖靈中的喜樂。」(羅十四17)這支戰鬥部隊是由十字架上的士兵組成的,他們需要神的盔甲來保護他們。必須增加禱告,為整體加上冠冕。

  禱告是一種太簡單、太明顯的責任,不需要定義。它的重要性是如此的絕對,但願基督戰士的一生,無論在廣度和強度上,都是禱告的一生。基督徒士兵的整個生命——它的存在、意圖、意蘊和作用——都依賴於禱告的生命。如果沒有禱告——不管他還有什麼別的東西——基督徒士兵的生命將變得軟弱的、無效的,並且很容易成為他屬靈敵人的獵物。

  除非禱告在生命中佔據重要的地位,否則他的經歷是沒有生氣的,他的影響必定是無力的。沒有禱告,基督徒的恩典就會枯萎和死亡。我們可以補充說,如果沒有禱告,傳道是徒勞和沒有結果的,福音也會失去翅膀和力量。基督是禱告的立法者,保羅是禱告的使徒。既宣告了它的首要地位和重要性,又證明了它不可缺少的事實。他們的禱告方向涵蓋了所有的地方,包括所有的時間,並理解了所有事物。那麼,基督徒士兵怎能希望或夢想勝利?除非他被勝利的力量所強化。如果他除了穿上神的鎧甲之外,還時時刻刻「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弗六18)他怎麼會失敗呢?

  譯自:《禱告的必要性》(The Necessity of Prayer, Edward McKendree Bounds)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