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白受白施
施 寧

  從經濟方面來說,我們的擴充在信心上是多麼冒險呀!你若考慮到神使我們所處的經濟情況,你就會清楚看見這一點。

  1949年,就是德國幣制改革後的一年,印刷工場第一批產品和我們手藝工場的成品正準備投入市場。這時問題就發生了,我們真的應當銷售我們的產品嗎?馬利亞姊妹會的創辦人之一,循道會的一位監督利保羅(Paul Riedinger)在這一年底去世。他有相當豐富的營業經驗,他在他自己教會的幾間母院服務了數十年。在這件事情上他與我們一同尋求主的心意,那就是在他離世以前的最後幾個月之中。馬利亞姊妹會要怎樣處理這些問題呢?我們應當像別的團體一樣,辦理醫藥和傷殘保險嗎?我們應當為我們的服務而定價收費,像通常的情形一樣嗎?

  為了我們的姊妹們的父母的緣故,在他們每日物質方面的照顧,以及她們的保障與安全的問題上,我們要預備某一種答覆。然而最要緊的是,我們要有一個從我們自己內心而來的答案。我們作「母親」的,要負起我們屬靈女兒們的全部責任。在我心中有一個觀念形成了,輪廓非常清楚明顯——是登山寶訓所描繪的一幅意念中的圖畫,就是那些先求神的國的人,「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六33)有一個字——「父」——開始清楚地在我心中響起。祂會預備。祂會在愛中和能力中向祂的兒女們證明自己是父親。但這意思是說,我們作祂的兒女,必須預備機會給祂這樣做;我們必須使道路通暢,使祂可以把祂的能力和恩慈賜給我們。這樣會帶給祂榮耀。神放在我心中的就是這種確信,它像燃燒著的火一樣,祂必定會得著榮耀。

  放棄我們的安全和保障

  這一切怎樣會發生呢?——我漸漸看得更清楚了。我們必須放棄我們的安全和保障。我們必須完全放棄自己,完全依賴我們的天父。這樣就可以讓祂有機會照顧我們,並把祂的神蹟彰顯出來。意思就是:要放棄一切保障和穩固的收入。我們願意在凡事上依賴祂。靠著信心和禱告,我們願意倚靠祂所說的話:「你們要給人,就必有給你們的;並且用十足的升斗,連搖帶按,上尖下流的……。」(路六38)

  然而利保羅監督根據他的實際經驗,卻有一些不同的想法。我們要聚在一起禱告,在這決定性的問題上尋求清楚的指導和目的上一致。神的靈大有能力地運行。終於使我們得到完全一致的確信。我們禱告,求祂指示我們正確的方向之後,一連兩次我們得到聖經上同樣的一句話:「得著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著生命。」(太十39)我們所想抓住的一切屬世的安全保障,就如收入或積蓄,都應當喪失;神已經這樣說了。我們不買醫藥、傷殘,或養老保險。我們不為我們的服務標明費用。我們的書刊、我們的藝術品,和工藝品也沒有價目籤條。這意思就是說,我們現在要完全依賴天父了。我們要更加走信心和禱告的道路,一切幫助都從祂而來。

  我們從那時起就開始在這一條路上走。它使我們的姊妹會真正地成了一個禱告的團契。每天我們以一無所有開始。從人的觀點看,我們真的如同站在掛慮的高山之前,要藉著禱告把掛慮一一消除。因此,我們有無窮的機會把聖經上的許多應許擺在神面前——像一張「借據」一樣,帶到祂面前,讓祂一一償還。但是也一樣使我們多有機會,感謝父神。

  走禱告和信心的道路

  我們在稍後就要回顧一下過去二十年來的這種生活方式:沒有固定的收入和保障,只靠禱告和信心,但最重要的,即是常見奇事和神的幫助的一種方式,使我們無法不時常讚美祂。主是多麼奇妙地支持著我們。祂慷慨地,日復日地,在大事上和小事上照顧我們。在「失喪自己的生命」的這一條路上,祂沒有使我們失望,總是為我們的姊妹會預備了一切需要。例如,若有人生病時,祂並不直接介入,藉著禱告按手使人得醫治,但卻引導許多有心人奉獻藥物;醫生的診治、住院,和手術,都不收我們的費用。所以,經過多年的經驗,如下這種情形在我們來說已經成為一種必然的事情:人依賴神總是依賴得不夠;祂的愛和能力遠遠超過我們最鍾愛的祈求和期望。

  從這個經驗我們也學會到「失喪你的生命」和依照聖經上所說「你們白白的得來,也要白白的捨去」(太十8)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這意思就是說,每日我們都要把人的一切計算方法放在一邊。我們要單單依靠神,祂會充實我們的錢囊,維持祂的工作。

  我們最近在書刊方面的工作上就經驗到這一點;我們特地建築了一個小亭子,在那堮i覽我們出版的一些書刊。我們約好一個印刷商,給我們印刷一些我的講章的小冊子。要做這一件事,就把我們所有的錢都用完了。我們不把定價印在這些小冊子上,姊妹們細心所做的手工,就如聖經金句、圖畫,和小硬紙夾,也不標上價格。

  院母馬蒂利敘述如下所發生的事。

  「有個青年近前來;他以賣福音單張為生的。有人告訴他,放在這堛漯F西,他可以隨意取,不費分文。我永不會忘記他那個大的黑色的手提箱,箱角都鑲著黃色的皮革。我們的書刊都給裝入箱堨h了。二者——那個人和那個手提箱——就這樣走了,使我感到一陣沮喪。用這種方法去辦事,豈不會使我們破產嗎?我緊緊抓住『失喪自己的生命』這一句話,這樣好使我不說別的話。我懇求主照著祂的應許而行,那就是失喪自己的生命的,必要得著生命。是的,倘若我們願意照祂所指示的這個方向行,祂不會使我們淪亡。」

  一點不錯,神已經履行了祂的應許。因為這條路引向哪堨h呢?今天,當我們引導訪客參觀我們的「迦南地」時,他們看見什麼呢?他們看見有母院和禮拜堂;耶穌工廠、宣揚耶穌大教堂、嘉賓退修院、耶穌喜樂樓;粗具規模的佛蘭西斯療養院;二十二畝田地,加上我們的房舍四圍的土地。他們也發現,我們在以色列亦有一個姊妹會。這一切怎會發生呢?不是靠著我們的功勞,也不是藉著大筆的奉獻或資本或抵押。不,它單單是藉著信心和禱告,在極其貧困中建立起來的。神證明祂遵守祂的話:「你們要給人,就必有給你們的……你們禱告,無論求什麼。只要信,就必得著。」(路六38,太二十一22)

  在這些年間,每逢我們的建築工程要付款,我們都能盡我們的責任,所以完全沒有欠債。為什麼?因為祂自己感動許多人奉獻金錢,為了祂的工作自願犧牲,不需要我們去求人和募捐。

  任何人在這條信心的道路上看見神所行的這些奇事,對祂的話全然真實可靠,必須肅然敬畏,俯伏敬拜祂。祂已證明祂能、而且願意把祂的恩典傾賜給祂的兒女。不過,祂首先必須把我們用人的演算法護衛自己和我們人的意願擺在一邊。而且,最重要的,祂要使我們信服,要我們憑著信心,向祂支取一切,再毫無保留地獻身於祂的國度。

  摘自:《真》【蒙西德馬利亞福音姊妹會應允刊登】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