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聖潔行為的第一種工具
-要愛惜光陰-
泰 勒

  泰勒.杰里米(Jeremy Taylor,1613-1667)是聖公會的經典作家之一。他有神學界的莎士比亞的美譽。他的二本影響深遠的名著是:《聖潔的生活》The Rule and Exercises of Holy Living(1650)及《聖潔的死亡》The Rule and Exercises of Holy Dying(1651),後來編彙集為一本書,稱為《聖潔的生與死》。他是處在國家動亂並遭監禁及軟禁之下,致力於寫作,總共完成十五部著作,包括講道集、專文、單行冊子和靈修書籍。《聖潔的生與死》就是這個時候完成的。1660年查爾斯二世復位登基後,泰勒也得以復職並受委任為愛爾蘭聖公會的主教(Bishop of Down and Connor in Ireland)。

  十八世紀的約翰.衛斯理,在被按立為聖公會的牧師之前,於1725年拜讀這位聖公會的主教泰勒的《聖潔的生與死》後,大受激勵並且激發他一生追求過聖潔生活。

  他在1765年寫給約翰.牛頓(John Newton)的信和1777年最後修訂《基督徒的完全》的序言中,都重申他對聖潔的探索始於1725年及歸功給泰勒所寫的《聖潔的生與死》。

  他在1777年的序言中這麼說:「1725年,我23歲時曾拜讀泰勒主教的《聖潔的生與死》。其中有好幾個段落令我大受感動。尤其是用意純正的部分對我影響深遠。我當下立志將我的思想、言語和行動,甚至我的一生全奉獻於神。我全然確信沒有中間地帶。我生命中的每一個環節(不是某些環節而已),都必須化為獻給神的活祭,否則會成為自己的祭品,也就與淪為魔鬼的祭品沒有不同。有哪一個認真的人會質疑這一點抑或會在服事神和服事魔鬼之間尋找一個中間地帶呢?」

  他自從讀了泰勒的書之後便開始過一個有規律和紀律的屬靈生活:他堅持寫日誌、每日自我省察、守晨更、有規律地祈禱等等。換句話說,約翰.衛斯理自從1725年起便將聖潔生活定為他的目標。不論是他早期為自己擬定的生活準則或是後來為衛理會社所擬定的一般生活準則,都處處反映出泰勒的影子。

  猶士.特禮爾(H. Trevor Hughes)根據約翰.衛斯理的日記和泰勒的《聖潔的生與死》,特別針對其中的善用時間和用意純正的生活準則,作出平行的比較,從而顯示約翰.衛斯理如何深受泰勒的影響。

  第一篇 聖潔行為的第一種工具-要愛惜光陰

  神給我們短暫的生命,但是我們要得著永生,卻全靠著這個短暫的生命,因此,我們要愛惜我們一分一刻的光陰。

  我們要常常記得:我們有一番大事要做,有許多危險要經過、有許多子女要養育、有許多朋友要幫助、有許多窮人要救濟、有許多疾病要醫治,此外,還有諸般公私的事,以及諸般該盡的本分。我們要做的事如此之多,而我們的生命卻如此之短暫,那麼,我們對於我們的時間,如何可以不加愛惜呢?

  我們又要知道,神安排了我們各人的人生,叫我們時時刻刻服事祂,所以即使我們所做的是世界的事務,只要是必要的、利他的,或是有益的,那麼,就是在為神工作。神供給世人生活所必須的東西,但是祂不是直接拿東西來給我們的,而是叫農夫耕田、工人做工、商人買賣交易,而供給著人們所需要的。所以,那些農、工、商人就是神的使者,受神的差遣,來服事人、來供給我們的衣、食、住三者,以及其他的物品。

  在另一面,君王、教士、預言家、法官和律師,如果都循規蹈矩的從事他們各人的職務,也是在為神工作。由此看來,沒有一個人可以說,他的職務使他不能在信仰上扎根。要知他的職務本身就是服事神,而且,我們如果遵行基督的真理,謹慎小心地從事我們的職務,那麼,儘有空餘的時間可以禱告和靈修。

  神分派工作給我們各人去做,使我們沒有怠惰的餘地,同時卻有時間作靈修的工夫。事務最少的人,神叫他多用時間作靈修的工夫;而百事蝟集的人,神就把他們所做的那些事,看為神所做的事奉,並且有時也給他們禱告和行別的信仰工夫的機會。

  在我們生活中間,若沒有了空閒的時間,那麼,一切放蕩、淫逸等等的罪惡就可避免,而且不會常受誘惑的試探了。反之,對於一個遊手好閒的人,諸般的罪和誘惑卻如潮而來,必使他顛仆而後已。

  「怠惰」被人稱為「所多瑪和其女兒們的罪惡」;(結十六49另譯)又被稱為「活人的墳墓」。一個懶惰的人,對於神和人類都是無用的,與死人無異,對於世間的變遷和需要毫不關心,終年虛度光陰,分利而不生利,生時無益於人,死後與草木同腐。【註一】

  「怠惰」是一種浪費的行為。因怠惰而失去的東西,都是對於現在有用,而事後所無法恢復的。下面幾條「愛惜光陰的箴言」:

  一、早晨醒來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要想到神,或是想做一些事來服事神。晚間就睡的時候,也要讓神來闔起你的眼睛,使你得著足夠的睡眠,同時不致貪睡晏起。

  衛斯理:每天都和神開始及結束那一天;不要貪睡。

  二、各人對於他的職務要勤勉從事,不可無故廢時失業。

  衛斯理:神對你的召喚,你要勤於面對。

  三、遇見有空餘的時間,要禱告、讀經、默想、行善、與朋友鄰居往來,以及從事靈性和肉身的操練。總而言之,我們在從事職務之時,不可忘記我們「更高的職分」,要常常與神同在,遇見有時間,要敬虔事主。

  衛斯理:盡可能將所有的空餘時間都用在宗教信仰上。

  四、教會假日或節期,不可認為閒遊之日,而操練敬虔和行善。那遊手好閒,無所事事,是對於身心有害的。

  衛斯理:盡都是神聖的假日(holy-days)。

  五、不可與酒徒與好事之輩交往,因為這班人群處終日,言不及義;我們和這些人交往,就是浪費光陰。

  衛斯理:避免醉酒和好管閒事。

  六、不可為消遣之故,而與人閒談,或做一件無謂的事。當知道我們所浪費的光陰,正是神所給與我們叫我們在那些時間堶掙咩i、認罪、為主工作、多行善,以備審判之日拿出來為自己辯護的根據了。

  七、普通一般人雖然把大部分的時間用在信仰工夫上,但是我們可以在從事我們職務時抽空有短時間的禱告。這樣,世界的事務與屬靈上的操練得以互相調和。神對於事務繁忙的人所有短時間的禱告,和對於一般清閒的人所有長時間的禱告都是一樣的;而且,一個人因為在工作時間內有短時間的禱告,那麼,他的全部工作時間,就等於完全為主作工。【註二】

  八、我們所做的事要與我們的年齡和知識相稱,而不可做那幼稚無謂的事。有許多人看似忙碌,實則都是無事而忙,毫無益處。

  九、我們所做的事,非但要與我們的年齡和知識相稱,而且要與我們的身份地位相稱。有一些人身居要職,而做些卑微的事,例如尼祿(Nero)終日往來於希臘街衢上,與彈琴者競爭高下;馬其頓王伊羅伯斯(Aeropus)自製燈籠,派西亞王哈加底斯(Harcatius)捕捉鼬鼠;皮安底斯(Biantes)穿針為戲,這些都是辱沒自己的身份和地位的行為。從事信仰工作的人不要多做世界的事,譬如牧師開酒館,那是一件不倫不類的事,絕對不要做。

  十、我們所做的事,要合乎基督教道德的標準,而不可有絲毫罪惡的心思攙雜在其中。一個人雖然終日忙碌,而其目的在滿足一己的私慾,或者便利他人放縱淫慾,例如開設舞廳酒肆,那非但不能算是勤勞,正是怠惰至極的表現!他所費去的時間和精力,非但不能使他有絲毫的進步,反而使他日趨退化。

  十一、有才能而無職業的人,對於使用時間一方面就要謹慎,因為有才能而無職業的人,往往容易結交罪友,為非作歹,以致身敗名裂,不可收拾。交友最須審慎,不可結交損友,而要結交一些益友。閒居無事,對於信仰和靈性上的事,要多用工夫,這樣,可免去許多不正當的事。

  十二、生於富貴之家的婦女,要和普通婦女一般,撫育子女、管理家、救濟貧苦、和睦鄰舍、順服丈夫、常常禱告、多作善行。按使徒保羅所說,處理家務和救災恤鄰,都是基督教婦女的天職。

  十三、無論何人,對於服飾、飲食,不要過分考究,以免費時失業和失去禱告和其他靈性工夫的機會。

  十四、我們要除去無謂的「好奇心」,而對於我們不相干的事不必過問,否則就是浪費時間,不過,所謂與我們不相干的事,並不包括救災恤鄰等事,因為人類是休戚相關,要彼此幫助。反之,好管閒事,搬弄是非,乃是聖經上所嚴厲禁止的。

  衛斯理:愛打聽的癖好和各種無益的消遣及學問都要迴避。

  十五、一切無謂的應酬、送迎、社交等事,除了萬不得已以外,可以辭卻的,要極力辭卻,以免浪費了那寶貴的光陰。

  十六、娛樂消遣,當然也是人們所需要的,但是要揀選正當的娛樂消遣。而且不可沉醉其中,以致廢時失業。消遣娛樂的目的,無非是使人們在工作疲乏以後得著一種調劑,若是終日遊戲娛樂,那是與原來的目的相去太遠了。

  衛斯理:避免各類的激情。

  十七、每天要留出一部份時間來,作靈修的工夫。無論事情怎樣忙,對於每日的晨禱和晚禱都不可廢棄。如果實在因為有急迫的事,不得不把按定的禱告時間縮短一些,那麼,要在日間工作的時候,抽空有短的禱告或靜默的工夫,以補不足。

  十八、為神行事的,不可懶惰。(耶四十八10)我們不可舉手禱告而心卻在想世界的事。我們要把信仰的事放在世界行樂的事以前。從前有一個大主教,一次在聖餐上服事,忽然聞報他的愛馬生產了一匹小馬,就匆匆跑到馬廄堶悼h看!我們切不可學這位大主教的樣子。摩爾(Sir Thomas More,1478-1535)一次在和一些人禱告,忽然國王有命來召他前去,當時他回答說,他要先侍奉過了萬王之王,然後來侍奉國王。又有羅馬哲學家羅斯底格斯(Rusticus),一天在作演講,忽然凱撒大帝派人送信來,但是那個哲學家等到演講完畢後,方才拆信來看。前面二人的態度,乃是值得我們欽佩和學習的。我們為主作工,必須辦盡全力,為主作工而用去的時候,乃是絕不會徒然的。

  十九、我們每一次聽見自鳴鐘敲一下(用其他方法計算時間也可以,聽之以備一小時為限),要有一次簡短的禱告,在夜間驚醒的時候,也要禱告,以免俗念紛起。

  二十、一個人以前有某種弱點或不良的習慣,那麼現在對於這種弱點或不良的習慣,要特別注意,竭力除去,譬如以前曾有荒唐的行為,現在要特別節制。我們不但對於過去的罪要極力除去,而且對於現在和將來也要時刻留意,以免重蹈覆轍。

  二十一、一個人無論事情如何忙碌,每年要留出若干時間,作靈修的工夫,如同禱告、認罪、默想、等候神等等,如此可以免去許多罪。

  二十二、我們在每晚就寢以前,要省察日間種種的事和行為,而要注意有無特別的事故發生,因為那些特別的事故,也許對於我們一生極有關係。

  衛斯理:每晚都要自我檢視。

  二十三、我們做事,不在於終日埋頭工作,以致筋疲力盡。只要在工作時間內,勤勤懇懇地做。公餘以後,可以隨時利用我們的時間,譬如作靈修工夫,和從事正當的娛樂、消遣等。

  衛斯理:在一天之內如果沒有分別最少一小時靈修,就不輕易結束那一天。

  愛惜光陰的益處

  愛惜光陰有下面幾種好處:

  一、可以除去說誑、諂媚、竊盜和虛偽等等的罪,因為這些罪都是由懶惰而起的。
  二、可以除去淫慾,因為「飽暖思淫」,這是自然之理。
  三、此外還有許多罪和不良行為都因遊手好閒而起,如果終日勤勤懇懇,就不會有邪念惡行了。
  四、愛惜光陰,不但能使我們不作惡事,而且使我們積極為善。
  五、愛惜光陰的人,乃是隨時有著充分的準備,所以無論什麼事故發生,不會使他慌忙失措;他是準備著主的再來,所以一旦主果真來了,他是不會臨時慌張、手足無措的。

  【註一】:參看箴言第六章6-11節

  【註二】:參看《勞倫斯屬靈格言》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