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從勝利而來的和平
麥亞瑟

  一、屬靈爭戰帶來的勝利

  在聖經舊約記載了一些在工作中禱告的例子,非常戲劇性地為我們描繪出信徒勝過神敵人之勢力的權柄。有一個定局是不能駁斥的,就是:當神的僕人禱告時,外來軍隊的優勢在半路就被削弱了。

  這個定局不是以今日政治交易的性質來看--就好像國家與國家之間才互相妥協,簽訂了和平條約,調停者馬上又轉而討論其他的危險情況,而戰爭仍然在繼續一樣。我們是否對這些調停者失望,也對屬靈的戰爭失望呢?我是否真正確信我們的呼召是針對屬靈的戰爭而來,並且,和平乃是經過勝利得來的呢?

  撒但在任何景況中支配人、脅迫人。神則在尋找人,要藉著他向撒但宣戰,祂計劃藉著這個人警告撒但撤回、停工、離開。假如我們繼續不斷地在有衝突的事上使用屬靈的武器,就能抵擋仇敵,為神的子民帶來勝利,完成祂的目的。

  撒母耳記上第七章13節,是我對這些話的解釋:「從此,非利士人就被制伏(此即勝利),不敢再入以色列人的境內(此即保持勝利),撒母耳作士師的時候,耶和華的手攻擊非利士人(唯一能解釋這事的原因,是因為有一位代求者在為這件事禱告)。」作結論的依據是:撒母耳一生的禱告乃是「我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以免得罪耶和華。」(撒上十二23)

  一個禱告的人能夠控制所有的情勢,甚至連國際情勢也能控制。我們應該了解,和平不是從政客而來,乃是由學習從事屬靈爭戰,且藉著勝過天空中主治者和有能者的調停而來。

  二、撒母耳禱告的事奉

  聖經從「禱告能產生功效」的角度介紹撒母耳的一生。他的存在首先是由於超自然的因素,然後才是生物學上的定律。神已經封閉哈拿生小孩的潛能,但是哈拿禱告的能力移動神的手除去祂自設的限制。她生了一個兒子,並且以得勝的見證告訴世人:她的禱告帶來神超自然的回應。「她就給他起名叫撒母耳,說,這是我從耶和華那堥D來的。」(撒上一20)

  神與撒母耳的接觸是在一種自在、親密的情況下。摩西是登上西乃山,進入伴有神顯現的恐怖雷聲中,而撒母耳卻在無邪的小孩熟睡中,被神用微小、安靜的聲音叫醒;在另一個場合,神悄悄地走近他,在他耳邊清楚地傳達祂的信息。(撒上九15)撒母耳以神先知的身份,膏抹以色列的前兩位國王掃羅和大衛;他以士師的身份,終其一生在拉瑪、伯特利、吉甲和米斯巴之間,佈滿灰塵的路上各處巡行。他也找出時間組織王國,對百姓說明王國之事,然後以作者身份,把這些事寫在書內,擺在神面前。

  無論如何,這個人的重要性,不是憑他在這些事上所顯示的能力來評量。最主要的,他是一位禱告勇士,在這個特質下,他像一等星般放出耀眼光芒。詩人說:「在祂的祭司中有摩西和亞倫,在求告祂名的人中有撒母耳,他們求告耶和華,祂就應允他們。」(詩九十九6)

  在神的戰爭中,撒母耳記上第七章介紹了撒母耳的禱告角色。這個故事可以很簡單地分為三部份:

  (一)清除外邦的偶像

  首先,清除(Clean Up)。撒母耳激起一個信仰復興大會,催迫百姓以真實的悔改,及除掉諸巴力和亞斯他錄女神像來尋求神,以色列人以破碎及完全悔悟的心作了回應。

  (二)危機處理

  緊接著清除之後,危機(Crisis)來到。非利士軍隊群集在前,一心一意要擄獲戰利品、殺人流血,而在這個危機背後,站著撒但。只要以色列人向外邦神叩頭,百姓就成了撒但的奴隸,清除的行動暗示著反抗牠的權威,這是魔鬼所憤恨的,牠藉著煽動非利士戰狗的攻擊,計劃奪回牠的控制權。

  你站在撒母耳的立場想想看,清除已經是個挑戰,再加上又有一個非常直接的敵人在威脅著他們,以色列人正處於羞愧和悔悟之強烈情感的驅策下,實在沒有對抗這個危機的條件。一邊是前進的非利士游牧民族的威脅,一邊是驚恐的百姓--兩個國家的未來此時都在撒母耳手中,而神的名譽也包括在內,這時要求的是立刻、激烈地展開行動,沒有時間也沒有地方可以先試驗成敗。這就是要看撒母耳的第三階段如何做了。

  (三)藉羔羊的血得勝

  高潮(Climax)。撒母耳做了什麼?他對這個危險有什麼反應?「撒母耳就把一隻吃奶的羊羔獻與耶和華……。」(撒上七9)你坐下來從頭到尾想一想,為什麼撒母耳會這樣做?他的心神可能回到伊甸園中那隻被殺的動物,或是那隻逾越節的羔羊身上;然而,在本質上,他的行動指出了那條通往加略山羔羊的歷史性道路,同時,也宣佈了偉大的高潮:「控告我們弟兄的,已經被摔下去了,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啟十二10-11)

  以色列人呼求神,神從天上大發雷聲,驚亂非利士人,是撒母耳帶著羊羔被完全接納的證明。根據記載:「非利士人不敢再入以色列人的境內。」(撒上七13)【註】

  要獲致和平,這個勝利是必須的,和平也維持了勝利。唯一能使敵人陷入絕境的,是那位調停者;而知道如何在屬靈的爭戰中使用寶血大能的調停者,是有福的。

  我們能夠在最激烈的戰爭中
  勝過罪惡和撒但,
  全賴主基督寶血的大能。    
  --海弗格爾(F. R. Havergel)

  摘自:為爭戰而生(Born for Battle)【蒙證主出版社應允刊登】

  【註】:

  「耶路撒冷啊,我在你城上設立守望的,他們晝夜必不靜默。呼籲耶和華的,你們不要歇息,也不要使祂歇息,直等祂建立耶路撒冷,使耶路撒冷在地上成為可讚美的。」(賽六十二6-7)

  附錄:

  「祭司職是神所派定連繫天與地的扣環,是罪人與神溝通的管道。就贖罪祭而言,這種祭司職為神子所專有;從創造主與受造物溝通的媒介而言,蒙救贖的人--神的教會--也有一份。

  神正在尋找君王。祂不是從天使中找;乃是從墮落的人中尋找祂所造宇宙的統治者。權杖必須交於人手,冠冕必須戴於人首。」--波納《裂開幔子》Dr. H. Bonar, The Rent Veil

  「神正在世人中尋找祭司。以人為祭司是祂永恆計劃中極重要的一部份。祂的計劃是以人來治理受造萬物,由人帶領受造物來敬拜。」

  摘自:慕安得烈《禱告的學校-按人的天命(Destiny)禱告》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