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悔改開路
施 寧

  我們對於神蹟,不可有錯誤的觀念。一個祈求蒙應允,絕不是機械式的,像在電話亭中一樣,你投下足夠的錢,就可以給你接通電話。要經驗神蹟,是要與聖潔的活神接觸——與滅命的烈火接觸,祂與我們的罪是勢不兩立的。自從我們藉著作門徒的實習進入了這一位奇妙的神的領域之中,我們就發現祂榮耀的介入,幾乎總是在我們經過痛苦的審判和管教之後才發生的。

  這一次,在我們能實際開始建築禮拜堂和母院以前,也是如此。

  「主近了」這個呼聲,是要我們在建築開始以前那一段過渡時間中作內心的修整。我們用來準備的時間很少,延期開工這一件事每一天都成了非常沉重的擔子。從前要數月或數年才能完成的工作,在我們這個滿了「末日」預兆的時代中,豈不必須在數日內做成才好麼?

  我們接到建築許可證之後,隨即把建築的圖樣呈上去。我們的申請,自然和許多其他人士的申請一樣,要經過一步一步的公文旅行,如田土廳,測量局,和有關的部門。時常總是為了缺少某一樣東西或與某一點有抵觸而使我們不能開工。不斷往返的向有關當局請求准許開工而仍無結果時,我們中間有些姊妹已開始感到氣餒了。我們的心情從原來的熱切變為觀望,說什麼「只有像別人一樣耐著性子等候;我們不能老是催迫別人啊。」

  那時負責主持有關建築事務的愛拉利亞姊妹,對當時的情形記得特別清楚。她說:

  「在與院母們作了一番慎重的商討以後,我瞭解到這並不是人心不安的問題,而是人的內心對神急迫要作出順服的反應。不過,如果我們姊妹們用自己的理由來抵擋神,說等待才是上策的話,那麼神又怎能介入呢?

  這樣便驅使我為自己的抵擋深深痛悔,我再次痛哭求告神,確信只有祂的大能和幫助才能救贖我們脫離絕望的情況。幾小時以後(1950年7月25日),我又站在那個使我們頻頻失望的辦公室中,不過現在的心情已經完全不同,我在那堮洹鵀茪S堅定不移地默默懇求神來干預這件事。然而我經驗到的,還是和以前一樣的搖頭拒絕。

  接待我的人說:「不會那麼快的,辦理建築申請手續,至少要半年,事實上,往往要一整年呢。」

  這時,建築長辦公室的門開了一條縫,建築長遞了一些文件出來。在那扇門就要關上時,他說了一句話:「那個姊妹想要什麼?」

  建築長秘書說:「這位姊妹想不計代價也要開工建築呢。」

  建築長說:「叫那位姊妹進來一會兒,……如果你們執意要蓋,我也不想攔阻你們。」

  接著他打了幾個電話,我立即便拿到了許可證。那是絕對無法理解的。在姊妹會堣S引起一陣歡呼和感謝。我們的心是多麼歡欣啊!我們都讚美施行奇事的神。祂一直都在等候,待我們把錯誤的人為判斷與基督一同釘死,心中有了堅定不移、能夠成就祂事工的愛之後,就為我們施行神蹟。

  後來,我們聽見這個部門的官員們說,達姆城工務局,自從有建築科以來,不經詳細審查建築計劃,這樣快就發建築許可證,簡直從所未有過!

  我們當然沒有付款辦法呈上去,這是所有新的建築工程都要提出的保證,我們只能見證我們心中的確信:經濟方面主會負責。在這種情形下,意思就是說,我們這座造價六萬二千美元的禮拜堂,天父要預備六萬一千九百九十元不足之數。我們使有關當局納悶的是多麼一大堆未解決的難題啊!不幸的是,這個部門的法規上沒有一處說那「證實的經濟來源」可以是在天上的父。

  不過,從這時起,這一點必定已經成為一條不成文的律則了,我們蓋好了母院和禮拜堂,不欠一文錢的債,並將它們奉獻給主。後來我們又進行申請建築我們的「耶穌工廠」這一座房子,詢及經濟來源時,他們微微地做著鬼臉說:「我們敢說,你們經濟上的後台老闆,又是和上回一樣的吧!」他們毫不遲疑的便批准了這個申請。從此,這樣的話就傳開了:「有這樣的靠山,她們怎會做錯?那是最保險不過的了!」

  我們若一直聽人的話,照他們的判斷行事,就絕不會使神在工務局和建築商方面得榮耀。倘若我們半途而廢,不再追求我們所信的那個目標,倘若我們不用我們的禱告像暴雨那樣向著天堂猛攻,那麼神就不會向我們施行奇事。

  這個經驗深深的銘刻在我們心中。當情況似乎陷於絕望時,我們的責任是憑信心堅持下去,因為那時就會使主的名在許多人面前得榮耀了。

  摘自:《真》【蒙西德馬利亞福音姊妹會應允刊登】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