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雅歌(三十一之三)
(法)聖.伯納德 原著
(美)伯納德.班雷 翻譯

  第五十一講

  四、在平安中居住

  現在你們可以和我一同看一看,一個有這樣心情,已經來到如此溫柔境地的靈魂,是否有權利把先知以下的話貼合在自己身上,而且同先知大衛一樣說:「在平安中我一躺下即刻入睡」,主要是當他有先知所指出的原因:「我必安然躺下睡覺,因為獨有你耶和華使我住在安全及信靠中。」(詩四8擴大聖經另譯)事實的確如此。

  當人的靈魂被奴隸思想統治時,缺乏希望,時時擔心害怕,既沒有力氣,又不得休息,不停地動盪於希望與恐懼之間,尤其是恐懼佔了上風,如受到刑法的折磨。為此當靈魂沒有權利堅定相信,自己有確切的希望時,不能說:「我將在平安中入睡,將享受休息的權利。」只有當神的恩典在人靈魂中逐步增加,恐懼隨之減少,希望愈來愈強時,方可達到蒙愛的境地,能竭盡全力希望,驅除所有恐懼。到那時靈魂豈不是深深堅定於信賴之情,因而可以平安入睡,盡情享受完全的休息?

  「你們安臥在羊圈的時候,好像鴿子的翅膀鍍白銀,翎毛鍍黃金一般。」(詩六十八13)我想這句話的意義是說,在恐懼與安全之間,猶如在左、右手之間,有一個中間地帶,就是希望。在希望中,靈魂和他的良心,可以舒適地休息在神愛中綿軟溫柔的床舖上。這可能就是這篇詩下面所描寫所羅門的床榻的意義。在那段描寫中,可以讀到以下這樣的話:「其中所鋪的乃耶路撒冷眾女子的愛情。」(歌三10)自覺已牢牢堅定於希望的人,不再是恐懼的奴隸,他正休息在愛情中。新娘正在休息,終於入睡,為了照顧她,緊接下去說:「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啊,我指著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她自己情願?。」(歌二7)新郎的俯就何其深厚,何其驚人!他讓瞻仰中的靈魂安睡在自己懷中,不讓任何雜務干擾她,保護她免除一切不安、一切驚慌、一切世間的顧慮;禁止勉強把她驚醒。

  不過,我們這次講話即將結束,沒有空餘時間再討論這個題目,只好等到另一次講話中,方可開始討論。一項如此令人喜愛的題材要求特別用心研究。即便到那時,我們仍沒有力量靠我們自己,得到與這個高深的題目相應的思想。只有神可以賜給我們足夠的能力,祂就是耶穌基督,教會的新郎,至高無上的神,祂是永遠應受讚美的。阿們。

  第五十二講

  (一)

  「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啊,我指著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她自己情願?。」(歌二7)

  這項禁令是向少女們發出的。新郎稱她們耶路撒冷的女子,因為她們雖然嬌嫩、綿軟,感情與行動尚弱不禁風,頗帶女子氣,然而希望前進,立志緊隨新郎直到耶路撒冷。所以新郎禁止她們擾亂新娘的睡眠,不准她們放肆,在她還未自然醒來時喚醒她。正是為此,新郎滿懷慈愛,把左手放在她頭下,一如上面說過的,以便幫助她在自己懷堨薿妝M睡眠。現在聖經繼續以新郎為敘事的對象,說他作為新娘忠實的監護人,一直不惜屈尊以慈祥的態度照顧她,惟恐少女們心情急躁,往往以微不足道的原因,將她從睡夢中驚醒。這就是原文字面的連繫。

  不過這種「指著羚羊與母鹿」所作的懇求,字面上並無任何合理的原因,絕對應以靈性的意義來理解。然而不論如何解釋,都宜於在這媯y為停頓一下,想想神性的慈愛、甘飴和俯就。啊!人吶!你在人的感情中,從未體驗到過,從至高者的心中流露出的更溫馨的情懷嗎?而散發這樣香味的,正是洞察神深奧事理的那一位,祂知道神堶惟痁倦礙熄灝窗C祂既是真理之神,不會不說出祂在神堶惟狳ㄗ鴘滿C【註】

  我們當中有些人得以享受這樣的恩典,親身獲得了經歷這項奧秘的經驗。為此我們應當完全相信我們眼前的這一節聖經。這塈畯戽M楚地看到,天上的新郎熱切希望自己親愛的新娘休息,因而把即將入睡的新娘用雙臂抱在懷堙A惟恐有什麼疲倦、痛苦或響聲擾亂她甜蜜的睡眠。我看到如此尊威的神,竟肯屈尊與我們軟弱的靈魂親切交談,極高的神性竟願意與一個被贖的靈魂締結婚約,而且不以向她表示極熱烈的愛為恥辱,不禁興高彩烈,歡喜欲狂。啊!我在地上看到這一幕劇,只有天上能演出。當事的靈魂一定感受到聖經這一項所敘述的情況。只不過聖經不能表示出,靈魂有朝一日將能感覺的情況,甚至也不可能說明靈魂今日的感受。可見一個於今生今世就蒙准享受這樣的親密關係,被緊抱在神雙臂之間,躺在神懷堙A親親熱熱的靈魂,甚至在睡夢中還被神防護,惟恐於尚未自動睡醒時受到驚擾,是多大的福氣啊!(續)

  【註】:

  「第7節『羚羊』按達秘譯本是指『小羚羊』,因主認識童女的天性,知道童女的易遷,如田野的羚羊或母鹿,容易受驚動。要等到她自己受吸引再來追求主。」摘自:丁素心《雅歌的默想》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