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靈力由求(九)
霍普金

  第九章 早起禱告

  善於牧養教會的,多是早起禱告的人,那些不起早不禱告,忙忙碌碌為利,把神的事置之度外的,是為什麼緣故呢?多因他的心志不早立定,心不求上進,將事情的緩急輕重?倒了。那些早起祈求的,他的心是在神堶情F那日已高出還在睡鄉的,是忘記了天上的交通。但大?王卻不然,他早晨起來殷勤禱告,好像鹿求溪水一般。若時間到了,?未起身,就心堣ㄔ郎w,惟有懶惰的人,日高三丈還在酣睡,他並不知禱告是何等重大的事。

  查考教會的歷史凡得大名聲,成大事工的人,都是有從禱告出來的能力,都是從早起懇切祈求而來的。若是不早起,不祈求,習慣了懶惰,名不成,功不就,魔鬼誘惑來了,都無法勝牠,世界上這等的人很不少。

  這樣說來,熱心正是從早晨的禱告來的麼?也不是,人應當不圖安逸,懇切祈求,預備進步,神已為他開了路,熱心自然是從此而生。若一味的貪眠遲起,他的生命已喪了,善行的動機也止住了,無論何事都一無所得。惟有那不戀戀於枕席的,心靈喚他早起、心志催他禱告,德行日長,能力日增,心媞﹞F啟示和亮光;治死私慾,凡事都能得勝,這一切的事都是局外人所不能懂的。

  世上沒有不讀書的人,可惜不知書味,但就不能實行出來;比如那些造墓的人,能將古人的善言善行,一一的都刻在墓誌上,自己的行為都放任與此相反。

  教會所需要的是什麼呢?就是傳道人早晨的禱告,因為早晨的禱告,如朝露一般,朝露有一天的用處,早禱也有一天的效果,就如同恩賜,善工、喜樂、才能,都可以得著滋潤的功效而供給神的收成。若不然,無禱告無露水,人所作的工夫,都是徒勞。懈惰禱告的罪,要算為第一,應當懇切哀哭的悔改,要緊要緊啊!

  世人的聰明極大,在事情上籌謀都望能成;?然如此,我們在天國的事上,豈不更當盡力,盼望得成就麼?若不盡心不竭力,就得不著什麼,貪睡臥不祈求的,心力已枯,到這地步還想得天上的賞賜,豈不是夢想麼!

  現今的牧人,大?缺少了感動力,各人的境遇,雖有不同,缺少都是一樣。牧人辦事的志向太低了,常將人的謀算去冒天功,常用自己的能力去要人悔改。若是旁門左道,卻都是憑自己的能力,自己的方法去感動人;然而當知這尊貴的職分,是神所設立的,神定規這職分要聖潔,方能監理這職分。所以牧人的言論必要用靈力,不可混雜人意,若牧人的私意太多,就當增加虔誠服事神。

  摘自:《靈力由求》(Power Trough Prayer, F. J. Hopkins)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