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轉移時代的工人-亞伯拉罕(四)
李慕聖

  讀經:創十三5-10、13-18、十四21-23

  六、任人揀選、候神祝福

  這堨s我們看見,亞伯拉罕在信心道路上面,有一個美好的表現、美好的榜樣。他在人面前的選擇、他和人比較的時候、和人在一起共事的時候、和人發生衝突矛盾的時候,他是如何處理這問題的。這也是一個人蒙恩典不蒙恩典的關鍵問題。

  很多神的工人,特別是事奉神的人,事奉著事奉著,神不用他了,原因在哪堜O?就是在這選擇上面出了問題。在和人發生矛盾、衝突、爭執的時候,他的選擇、他的處理不合乎神的心意,結果被神丟棄,就不能承擔神更大的使命。這是很重要的問題。

  亞伯蘭和他侄兒羅得,叔侄兩人財產很多、牛羊牲畜極多,為了牧場的緣故,牧人起了爭執。亞伯蘭知道了,就向羅得說:「你我不可相爭,你的牧人和我的牧人也不可相爭,因為你我是骨肉。」我們是骨肉之親,是骨肉之親就不能為財物而爭,不應當為著牧場而爭、更不應當為著身外之物而爭。現在你可以揀選,你往東我就往西,你往左我就往右,你隨便揀選,你揀剩下的我接受。

  這個是不容易的啊!我們很多時候和同工之間,在工作上發生了問題,二人工作本來很好,因恩賜不同,之間就發生了矛盾。怎麼辦呢?多人處理的辦法是:把同工排斥出去,說什麼這是我的牧場,叫信徒們都來聽我的,在我的指揮之下,在我的帶領之下,這是我的成績。

  你可以這樣做,但你這樣做的時候,你把同工排斥出去。神說:我也把你排斥掉。這樣的例子太多太多了。這幾年我在各地方跑一跑,很多教會發生這樣的問題。有的工人確是很好,但是為了同工之間的爭執,沒有選擇恰當,他用肉體的辦法、用人的辦法,把同工們排斥掉。他認為他自己能獨佔那個教會、獨佔那個牧場,結果他的名譽也失去了,神也不再用他,實在可惜!我們在這方面不能不注意啊!

  一個真正事奉神的人,不要以工作為念,你若不以世上物質為念還可以、不以人情為念也可以,因為我們不屬世界。但是在屬靈成績方面,卻是放不下,想爭個上下。假若說這是你建立的教會,別人把另一同工帶進來,一聚會,信徒會說:他很有恩賜、很會講道,真是個好工人,你要多來牧養我們吧!這一來,你就不高興,因這是我牧養你們的、我建立你們的,你們怎麼把榮耀歸給他呢?並且還不好意思說:叫信徒們來榮耀我,聽我的話。於是就利用別的辦法,暗中給那個同工放個障礙,叫他沒有辦法和信徒們接近,不能和教會交通。這一種光景,這一種方法是很危險的。

  我們的選擇怎麼樣?我們是以主為產業呢?還是以教會的信徒的成績為產業呢?你要想被神使用,這一點就得注意,任憑讓人選擇。聖靈若與你同在,信徒自然會聽你的。若他有恩賜,信徒要聽他的,那也很好,目的都是為叫信徒生命長進。不要說是工人站起來講道作見證,就是信徒願意站起來,我也歡喜,要存著一個寬宏大量的心,只要能夠造就教會,能夠使信徒生命長進,都是好的。巴不得有更多有恩賜的人都來建造教會,使所有信徒的生命都長進起來,那才是好得無比的。

  我們要存有這樣的心志,神才祝福我們的工作,大大施恩於我們的工作。

  羅得揀選肥美的草原

  羅得選擇了約但河的全平原,就往東遷移。從當時看,他是佔了便宜,得了好處。連他叔叔也置之度外,不管他長輩的生活如何,他叔叔帶他的恩情他全部忘掉。為了一時的好處,我的牧人、我的牛羊需要牧場,不管怎麼樣,我要揀選一個好地方--大平原、大草原,這些地方牧放牛羊真是好得無比,可以發大財,可以大有前途。

  真有前途了嗎?後來叫我們看見,他失敗的何等可憐!

  當羅得把好的牧場揀去以後,亞伯蘭受損失了嗎?沒有。並且他也沒有說:「羅得啊!我這麼大年紀將你帶出來了,把你養大,你長了翅膀就不要我了嗎?你把好的牧場揀選去,把壞的留給我,你就沒有想一想,我年紀老了,把好的留給我是應當的嘛!你還年輕,還可以再開牧場。」亞伯蘭沒有這樣想。

  亞伯蘭知道說:「我是以耶和華為產業的;是耶和華帶我過這伯拉大河的,你把好的揀去,那好!是耶和華叫你揀去的。耶和華是我的產業,祂能負我的責任。」

  等羅得走了以後,神就對亞伯蘭說:「從你所在的地方,你舉目向東西南北觀看,凡你所看見的一切地,我都要賜給你和你的後裔,直到永遠。我也要使你的後裔如同地上的塵沙那樣多,人若能數算地上的塵沙,才能數算你的後裔。你起來,縱橫走遍這地,因為我必要把這地賜給你。」(創十三14-17)這個祝福更大更具體了。

  當亞伯蘭過了伯拉大河時,神應許他的後裔如天上的星,海邊的沙那麼多,可是不具體,只不過是一個遠大的應許。但等這一步,羅得將好的揀選去以後,亞伯蘭情願以神為產業,神就更具體的祝福給他,誰也不能奪去,因為是我賜給你的,太寶貝了。

  不抓神的工作

  我們要事奉神,這個功課必須要學。寧願讓神賜給我們,不要我們自己去抓。

  我見到今日不少地方的工人,儘量發展他們的工作範圍,用屬靈書籍、用物質、用金錢……,拉攏人歸在自己權下。說什麼「只要你們聽我的話,我就給你們金錢:只要聽我的支配,我就給我們屬靈書籍,否則就不給你。」這是神的心意嗎?不但不是神的心意,也不是弟兄姊妹的心意。這樣能蒙神祝福嗎?我相信這樣的人是不能蒙神祝福的。他所得的只不過是眼前的群眾能夠擁護他說:「你真屬靈、你真愛我們、你真是神的好僕人、神的好工人,你這樣的顧念我們。」其實神說:「你完全做錯了。」

  這樣的工人很可能在這種情況下跌腳、失去恩賜、失去能力,神不再使用他,那是危險的很!

  所以今天我們不能用任何的方法去發展工作範圍,說什麼:「這個聚會點是我的,是我發展起來的,你們都要聽我的話。」你若作了王,神就不能作王了,按法制定:「你已經背叛了神,不能以神為王,是纂權,是要建立獨立王國。」那是神所不喜歡的,是不能蒙神祝福的。

  我們應當說:「主啊!你叫我做的工作,我已經做了。」做了以後,像保羅說的一樣:「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因為亞波羅有恩賜,能夠講解聖經,他來澆灌,我保羅只不過把福音傳給你們,把根基扎下去,神就差遣祂的工人栽培你們、澆灌你們,真是好極了。只要能叫你們生長起來都是好的。且不可說:你們是屬保羅的、屬亞波羅的、屬磯法的……,這都是不應該的,都是屬於神的。

  我們是事奉神的工人、是教會的僕人,不是教會的主人,教會不是我們的勢力範圍,而是我們服事的對象。弟兄們服事一個教會也好,兩個也好,若恩賜大的話,服事三十個,五十個更加好,只要神給你力量,越多越好,神是叫我們服事的,不是叫我們統領。

  彼得說:「……也不是轄制所託付你們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樣。」(彼前五2-3)這樣才能蒙神大的祝福,才能使神將更大的疆域賜給我們,縱橫走遍這地,遍地充滿了十字架的榮耀、充滿十字架的工作,有縱有橫。

  真的產業是從十字架堶控o來的,若不能縱橫走遍這地的話,想得真產業是不能的。像羅得一樣,看見前面是好地方,他就得了。他真的得著產業了嗎?到最後什麼也沒有得著,連妻子也沒有得著,兩個女兒差一點被天火燒下去,後來犯了罪,作了羞恥的事,多麼可憐!他剩下一個人,孤苦伶仃。

  羅得真得著了嗎?羊群在哪堙H牛群在哪堙H孩子在哪堙H弟兄在哪堙H都沒有。

  所以弟兄們!不應當看眼前的錢財。我們在遇見這樣問題的時候,和同工之間發生工作問題的時候,應當記住:「主啊!這是你的工作,你所給我的,我忠心去做,不給我的,我不去強佔。某個弟兄、某個同工,他有恩賜,他去牧養,我應當多給他開路,讓他多牧養。我不會澆灌,他會澆灌、多去澆灌。我不會栽培,他會栽培,多去栽培。」這樣才對,我們越這樣做,神越祝福你,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今天教會堶接o生的問題就在這一點上,都是要選擇。由我來選擇,這是我的工作範圍、我的聚會點,這個縣屬於我,這個地區屬於我,這個省屬於我,結果失去了神的祝福。

  目前中國教會正面臨著這個危險,雖然沒有像國外那樣的有宗宗派派,但是各種勢力範圍太多、各種論點、各種看法層出不窮。各種論點、各種看法雖不算大問題,但從中產生了各種勢力範圍。這是屬我的地界、是屬我的信仰,你與我的信仰不同就不接待你,把你排斥在外面,並定你為異端,宣佈是傳「滅亡道」的,使之臭不可聞。

  這樣的認識是以人為中心,以自己的看法為中心。但是我們當在這緊急關頭,在選擇的事上不當以人為中心,也不以自己的看法為中心。如果這個亮光,弟兄姊妹能接受,感謝主!不能接受,也不勉強。「如果你不聽我的話,我就將你排斥在外邊,你聽我的話,你就是我這一派的人。他不聽,他是那一派的人。」這個認識危險的很,這種選擇要不得。真是如此的話,你的信心就降落到地上來了,落在工作堶情A沒有落到神的身上。你要注意工作,神說:「你工作去吧!」你要牧場,神就給你牧場,到後來慢慢遷移到所多瑪去了。

  亞伯蘭憑著信心讓羅得選擇,你要往東,我就往西,你要往左,我就往右;你先揀好,剩下的留給我,我不以這為念,我夠吃夠用就可以。我的羊群、牛群有吃的就行,我不要那麼多。羅得!你已經長大了,能夠自理,但是你的選擇是出於神的呢?是出於自己呢?眼前看不出來,過一過就看出來了。

  羅得到所多瑪城所遇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遭到五王的圍攻,將他擄去。擄去以後,亞伯蘭並不因他的揀選而不救他,照樣率領他家堨芴i的精練壯丁三百一十八人,直追到但和大馬色,將羅得和他的財物及婦女、人民都奪了回來。

  救回來以後,隨即發生了一個問題,當時有所多瑪王對亞伯蘭說:你幫了我的忙,將我的人口從仇敵手中救出來,我很感謝你!因此你只將人口給我,財物你自己可以全都拿去。

  亞伯蘭說:「你不要這樣做,我已經向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耶和華起誓,凡是你的東西就是一根線,一根鞋帶我都不拿,免得你說:『所多瑪王使亞伯蘭富足。』我是靠耶和華富足的。(創十四21-23)不是靠世上君王富足的,君王不能保護我,是耶和華顧念了我,是神顧念了我。」

  亞伯蘭的信心何等堅定,雖然所說的話很簡單,卻有很重的屬靈份量。從他的不愛財物,說明他堶惚H靠神的心,不是以自己的生活為念。

  而我們呢?不論工作也好、物質的分配也好、在金錢上的使用也好,從中可以看出我們的心在哪堙A事情雖小,把心卻暴露出來了。你是依靠錢財呢?依靠物質呢?是依靠工作成績呢?還是依靠神呢?

  服事主的工場

  有一次一位國外弟兄問我說:「你的牧場在哪?」
  我說:「我的牧場在全中國。」
  他說:「這是什麼意思呢?」
  我說:「主感動我,叫我上哪堨h,我就往哪堨h,我沒有固定的牧場。」
  他說:「那麼是哪個教會供給你呢?」
  我說:「是主供給我的,不是教會供給我,不是弟兄姊妹供給我。」
  他說:「你講道誰聽呢?」
  我說:「主感動我到哪媮縑A我就到哪媮縑A主既然感動我講,主也會感動人來聽。主不叫我講,我就是講了,人也不會聽。」
  他說:「我們國外並不是這樣的,我們有牧區,『這是我的牧區,那是他的牧區。』各人要負責任,別人不得侵犯的。」
  我說:「我沒有辦法,我也沒有能力保持我的牧場不受別人侵犯,我沒有這個本事。主也不許可,因為這是神的牧場,不是人的牧場。神要保守的話,神要給我的話,誰也侵犯不了。神不給我的話,我用盡全力也保守不住。不但別人侵犯,連我自己也可能把牧場踐踏掉的。」

  弟兄姊妹!要記住:我們是事奉神,我們是服事神,應該以神為中心,為了服事神而服事教會,為了服事神而服事弟兄姊妹。但是弟兄姊妹不是我們的產業,不是我們的誇耀,不是我們的仗勢,而是我們的親人。他軟弱了,要為他傷心難過、禱告。他靈性健康了,我們要為他歡喜快樂。他們真正能夠剛強站了起來,我的恩賜供應不了他們,他們的靈性、知識都豐富了,我就甘願退下來。主若憐憫我,再給我恩賜,我再牧養他們。若我沒有那麼大的恩賜,我就牧養那些生命淺的群羊,他們需要我牧養。只要他們的生命長大,我就放心了。只要有恩賜能夠事奉神那更好,我為此歡喜快樂。

  這一種心胸何等大,真是左右觀看,東西南北觀看,擴大心胸了。主啊!你是我的產業!錢財算得什麼,願意拿就拿去吧!所多瑪算得什麼!我更不羡慕那一個。人看所多瑪很好,卻不知道天火的危險。

  一個傳道人要爭奪牧場,要霸佔工作,是不知道會要遇見危險。什麼危險呢?就是所多瑪的危險。到最後落一個孤苦伶仃,無依無靠,神也不用他的地步,這是很危險的。

  所以我們要真正走信心道路,事奉神要記住選擇的問題,常常被人困惑,各種各樣的選擇,不一定是工作,或者是某一種物質、某一種人情……任你選擇,看你是選擇神呢?還是選擇人呢?是要成績呢?還是要主的榮耀呢?要清楚這一點,不能夠有我們自己的選擇。我們只要主,祂是我們的產業,祂是我們的主,祂叫我們作什麼,我們就作什麼,作完以後,說:「我們是無用的僕人,所作的本是我們應分作的。」(路十七10)我們什麼都沒有,我們帶著一個愛主的心去見主就夠了。

  求主恩待我們、幫助我們,使我們能夠在這些方面有學習、有認識、有謹慎,免得落在神旨意的外面;免得失去神的祝福,免得不能夠把神的旨意往前推動,反而被神丟棄了。(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