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山東大復興(一)
柯理培

  作者簡介

  柯理培牧師(Charles L. Culpepper)1895 年生於美國德州一個小鎮的大家庭,在二十一個孩子中排行十九。柯牧師領受了神的呼召,在艱辛的成長中完成大學及神學教育,於1923年奉美南浸信會海外傳道部差派為宣教士,帶著妻子藕蓮與兒子一同前往中國。在華期間,經歷國共內戰、軍閥割據,更親自見證了山東大復興;擔任華北神學院院長期間,親眼目睹因著大復興,神學院學生人數激增,並神在學生中施行的大能作為。

  柯牧師於 1942 年被迫撤離中國返美,於返美期間完成了博士學位;後於1945年重返中國事奉;1952至1965年擔任台灣浸信會神學院首任院長,亦擔任台灣浸信會聯會主席,並積極推動當地教會佈道及奮興工作,是一位活躍的牧師、佈道家及奮興家。他也留下了一些聖經講義和神學著作,以建立基督的信仰群體,穩固教會的信仰根基。

  退休返美後,柯牧師仍經常受邀至各教會、差會、福音機構擔任特別講員;甚至在醫院最後的日子堙A仍然坐著輪椅往教會講道,忠心地履行向神的承諾--只要一息尚存,便繼續傳講福音。

  1986 年,柯牧師以九十一歲高齡離世,師母也於 1989 年,九十三歲時安息主懷。兩人加起來,在中國、香港及台灣共度過了八十四個年頭,足見其對華人宣教的負擔。他和家人均全然為主擺上,其兒子、媳婦在台灣和中國服事了四十一年;女兒和女婿也於日本擔任宣教士長達三十九年。如今,外孫和外孫媳亦是日本的宣教士。

  初序

  1937年前在華北山東省發生一次大復興,可列為近代教會歷史中若干大復興之一,一般稱之為「山東大復興」。

  在1933年,美南浸信會宣教士高教士(Miss Mary Crawford)曾將華北區宣教士之書面報導彙編成冊,惟該書在國內外並未普遍發行。

  在大復興的地區以外,基督徒們似乎並不認識這事的經過,也不實際注意。我雖在中國與美國的教會中,常提及這件大覺醒的事,卻仍不能引起他們矚目重視。然而在近十年來,各地基督徒認清今日復興的需要,他們常要我來講說,尤其是教會牧師及負責的肢體們,要我向教會詳述,以致美國德州浸信會聯會之佈道部建議我筆述成書。我曾得著高教士的許可,採用她書中若干資料,至以為感。

  自英文出版以後,許多中國信徒也要求將此書譯成中文,茲由俞敬群牧師翻譯,唐佑之牧師編輯,並承台灣浸信會神學院出版,基督教浸信會文字中心發行,特此致謝。本書的寫作曾蒙美南浸信會海外傳道部執行幹事高賜恩博士(Dr. B. J. Cauthen)及教會中多人的鼓勵,也在此謹表謝忱。

  我深信神能賜福讀者,因為在遠東和世界各地的教會均極需要復興,所以閱讀此書必會產生一種渴慕切望神賜下復興的心。我們總要肯付代價認罪悔改,求神在台灣及遠東復興祂的作為。這中譯本的發行,背後有著這樣的禱告。

  柯理培(C. L. Culpepper)謹序

  壹、復興的序曲

  自1921年至1927年,整個中國都在震動之中,人民顛沛流離,宣教士與中國教會的領袖們,都意識到極大屬靈方面的需要。當時的教會冷淡而麻木,許多根本是死氣沉沉。屬靈光景極其惡劣,很多宣教士離職。一些大事必定要發生。

  我和妻藕蓮,在這樣的環境中,得著了特別的磨練。早在十年前,她的一隻眼,神經漸漸萎縮,德州安吐納歐(San Antonio,Texas)一位醫生,曾為她治療數月,成功的把萎縮與疼痛的病治好了。但是有一隻眼對遠景不能十分清楚,尚需眼鏡來幫助。到南京的前幾個月,在那緊要關頭,她的視力變弱而疼痛復起,一位宣教士醫生勸她去到北京,在洛克菲爾基金會所辦的協和醫院,有一位眼科專家是澳大利亞人。那醫生查驗她的眼睛,但發現除了換原來的眼鏡以外,沒有一點別的辦法。

  在煙台她的眼睛又苦惱著她。她身上的痛苦,使我們家堨╞h了安寧,她的病增一分則憂,減一分則喜。

  我們不去考慮困難,繼續在煙台傳道向基督徒作見證、敬拜主。那時,賴教士(Miss Jane Lide)和另外美南浸信會宣教士,應邀傳講一個系統的聖經信息,主題為「基督是我們的生命」。此外,尚有挪威路德宗孟教士(Miss Marie Monsen),也在煙台,我們分享了她的見證,孟教士證實有些聖經教訓與佈道方面有不平凡的經歷。

  她曾看見神的醫治。所以宣教士們邀請她報告那奇妙的經歷。孟教士敘述她的見證,藕蓮開始在心靈堙A因這見證發生一種強烈的影響。她要去告訴孟教士關於眼睛的苦惱。我們決定時間要到她家堨h。

  那天在門口遇見她,孟教士第一個問題:「柯理培弟兄!你被聖靈充滿了沒有?」我就支吾其詞的回答。以後,她看我不清楚,便詳細的敘述早在十五前她親身的經歷,當時她禱告,接受神所應許的聖靈:「這便叫亞伯拉罕的福,因基督耶穌可以臨到外邦人,使我們因信得著所應許的聖靈。」(加三14)有兩個小時她說聖靈充滿的經歷,要藕蓮定規一個時間,為她的眼睛禱告。

  那天晚上,我們深為顧慮,浸信會本來並沒有那樣的習慣為病人禱告;但當獨自讀到雅各書第五章14-16節:「你們中間有病了的呢,他就該請教會的長老來;他們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為他禱告。出於信心的祈禱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來;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所以你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治。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這經文使我得著極大的鼓勵,「彼此認罪」這幾個字,特別在我心媯o生了作用。聖靈的火焰焚燒在我心堙A我的心、我的意識、我的悟性必須打開,完全讓神佔有,我開始感到主將要為我們承擔大事。

  第二天早晨,大約有二十人來我家一同禱告,我們感到好像電波流通全身,我預感神準備我們要認識從未知道的事。再禱告了數小時,我們全體靈埵n像與主在晚餐桌上一般親密。忽然藕蓮取下她的眼鏡,放在火爐架上,隨之照雅各書的教導,我用油抹她。我們又跪著繼續禱告,這其間好像神親自進入房內,每一個人出聲禱告,我們感到天堂降臨人間。神的榮耀充滿了我們的靈魂。

  當我們禱告之際,在煙台兩個宣教士家的男廚工走進房內,原來他們彼此有嫌隙,但因神的聖靈的工作,他們就彼此認罪,承認他們的嫌隙,請求赦免,並接納基督作他們個人的救主。

  在這段時間中,因著廚工們得著了救恩,我們非常快樂,竟然完全忘了藕蓮的眼睛。以後,有人問她說:「你的眼睛怎樣?」她回答:「感到都好了,痛也消失了。」

  此病再沒有復發。這是我們生命中很奇妙的一個經歷。我們從未有這樣屬靈的喜樂!在煙台的那些日子,喜樂一直環繞著我們。

  這是山東大復興的一個序曲。

  貳、磐石的影子

  當時中國教會的背景及情況

  在藕蓮眼睛快要痊癒的那些日子,平靜代替了原來的緊張。於是,我們就準備回到自己宣教的地區。回家以後,孟教士曾經問我的一個問題:「你被聖靈充滿了沒有?」繼續煩擾著我。那天,在她家堙A我不知道這一個問題的答案。現在,我單獨在家堙A我決定研究聖經,看聖靈充滿的教訓和聖經婸〞漪O什麼?所以我開始了極大的屬靈方面新的功課,花去了四年的歲月一直追求。

  在中國的宣教士們中間,如飢如渴的想更多知道深一層的屬靈生命,這一股力量時時刻刻帶領我們,經過混亂而又有危機的靈性曠野。那時內戰頻仍,政府又多事暴亂,一般人生活極不能安寧,盜賊四起;於是另有一事件顯明在我們面前,在中國佈道事工的進展中,復興的確是會發生的。【註】

  我們體會1927年時局的危機,教會根基需要再一次受考驗,第一,我們的難題深深的進入了我們各人的靈性生活。其次,我們發覺中國教會的一些錯誤。如今帶著覺醒的態度來看教會,需要詳細的討論有關華北的宣教事工。美南浸信會華北差會於1930年在煙台開會時,傳道人很沮喪的報告「死氣沉沉」的教會。一個值得注意的特點,他們的信息中滲入了失望和屬靈的飢餓。

  在華北,宣教士團體曾留在那堥顜U,最少也有70個教會冷淡了。另一些宣教士敘述她為中國基督徒懼怕,因為她認為很多人,只外表接受神的恩典,但是罪依然在他們身上,他們沒有得著主赦免的恩典。

  我們當中一位知名的中國傳道人,極端失望時,覺得工作沒有希望,同時感到懼怕。他告訴大家,他感到教會中1000多位會友不過信靠基督教,沒有真正歸向基督。

  一、神對孟教士的帶領

  假如國外宣道工作僅僅是人為的設計,華北差會就要結束了;但是我們體會到神曾經差遣孟教士指出了一條正確的道路。

  孟教士曾用她早年宣教的時間,教導基督徒聖經,但十四年後,她確實認為許多教會的基督徒從來沒有重生的經歷。她也認識自己的膚淺,同時恆切需要屬靈方面去作有果效的見證。

  她的希望集中在加拉太書第三章14節:「這便叫亞伯拉罕的福,因基督耶穌可以臨到外邦人,使我們因信得著所應許的聖靈。」她整天禱告,進入靜夜,她曾求神所應許的聖靈。每次她禱告,都感到撒但的權勢譏笑她,說她不配得著神的祝福。最後到了半夜,她的眼睛注視在加拉太書第三章13節:「基督既為我們受了咒詛,就贖出我們脫離律法的咒詛。」

  她見證說,當向神敞開了心,聖靈就傾倒在她心靈堙A整個人被喜樂所征服,她開始唱詩和讚美神,一直繼續到用盡了她的聲音。那晚,她用餘下的時間,走到一架小風琴那塈中U,在沉靜的夜堣@直彈奏聖詩到天亮。

  孟教士有了這一得力的經歷,將她的生命栽種在神堶情A以神的旨意為中心,勝過靈堛瑤妓L。孟教士的榜樣,鼓舞許多弟兄姊妹開始尋找聖靈的力量,在華北的基督徒中間,大家都明白這一件事:神興起她來指責別人靈性的冷淡和軟弱。

  二、古約翰主領的退修會

  聖靈的能力繼續深進,許多美南浸信會的宣教士參加在北戴河的退修會,聽古約翰博士(Dr. Jonathan Goforth)講道。他是受人尊敬的宣教士,在退修會中以禱告為主題,講解靈性生活進深的一些事情。這以後,他又周遊全國主領退修會,並艱苦忍耐地挑旺人心中聖靈的火,勸導各人向基督作更深的奉獻,向教會的危機挑戰:「基督是我的生命」。

  他根據歌羅西書第三章3-4節:「因為你們已經死了,你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藏在神堶情C基督是我們的生命,祂顯現的時候,你們也要與祂一同顯現在榮耀堙C」作有系統的講道,這一挑戰愈來愈清楚,使許多人感到靈性方面的冷淡,以及教會與差會的冷淡;無論到哪堙A他鼓勵他們的同工,作迫切的禱告。

  三、同工開始接受聖靈的充滿

  1931年的秋天,一位宣教士在學校的高中班上教使徒行傳,她注重領人歸主,感到只有聖靈的位格與能力才能領人得救,她意識到所缺乏的能力。她艱苦忍耐尋求神的力量,那時別的宣教士們聽到了這消息也很感動,他們的同工其中有的接受了聖靈的充滿。他們都得著新的屬靈經歷,以前隨波逐流的生活停止了。完全的倒空、破碎,神的聖靈就照所應許的傾倒下來。1932年6月,24位宣教士和許多中國教會的領袖,曾經經歷聖靈親自與他們同在,他們得著了新生的喜樂。這種屬靈的喜樂,使他們看見教會從以往在屬靈方面衰落的情況中,又重新成長起來了。(續)

  摘自:《山東大復興》

  《蒙「中國聖徒見證事工部」應允刊登》

  【註】:教會屬靈工作的根基在於恆切禱告(徒一12-14、四23-30)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