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藍色巴士
施 寧

  冰妮狄泰妹姊報告說:

  我們舉行兒童聖經班的時候,兒童們都擁擠在一個小的、空置的羊舍中。那些都是窮苦的孩子,整潔程度各有不同,有些簡直是蓬頭垢面。一種自卑的痛苦意識都刻劃在他們的臉龐上。他們從幼年便備嘗缺乏與困苦。他們憂鬱的眼神反映出他們每日所忍受的痛苦掙扎,從未享受過慰藉或歡愉。

  在那間羊舍中,我們頂多能容納十名兒童。其他的兒童則在外面不斷叫嚷,直到輪到他們進來學習個把小時。我們深深體會到,若沒有更大的場所,我們便不能在這一大群兒童中繼續做我們的工作。在那個地區的房屋比較少,我們從未料到在那埵陸揭h的兒童。

  我們在哪堹鈰鬻鋮鴗@個適當的場所?我們應當蓋一間簡陋而能容納多人的房舍嗎?

  一、一部巴士的啟示

  一天,我拿起一支藍色粉筆。在黑板上畫了一部老式的汽車。我告訴兒童們:「現在我們要為這一部巴士禱告天父。非到我們得到了這車子,我們就不要把它擦掉。」那時候對我們來說,有個活動的課室似乎是解決我們的難題的唯一方法。這樣,我們便能到各處去,探訪這些窮苦的兒童,並舉行聖經班。許多姊妹們都贊同,一同為這輛巴士來禱告。

  在兒童們中立即便有一種明顯的區分。他們大多數都簡直不知道什麼叫禱告。有許多就如同孺子那樣單純,把「為藍色汽車的禱告文」熟記在心。他們的母親們告訴我們,他們每天早晚怎樣禱告天父。其他的兒童,大多數年紀都比較大些,就把這件事當作笑柄。他們知道多些。「神是不會從天上拋下一輛巴士來的。」他們自信地說。

  因此,這件事對於我們也成了一件對信心的真正考驗。主會垂聽我們的禱告,並按照這種情勢而行嗎?我們的確曾詢問過幾個德商和美商的汽車場,看看是否可以得到一部已棄置的巴士,許久毫無動靜。但是,這時果然有奇蹟出現了,我們只能驚奇的說:「這事除了天父,誰能辦得到!」

  一天,有一個人來詢問我們是否需要一輛巴士。他有一輛要賣,並問我們要不要看一看。這件事情的本身並不足稀奇。當時確實有許多舊巴士待價而沽。但是,當我們去看時,發現那一輛竟是閃閃有光的藍色,而且是古老的型式(1937年的開閃牌子)——恰巧是我畫在黑板上的那個樣子!

  二、禱告的印證

  價錢相當便宜——連電池只索價1200馬克(275美元)——但對我們來說,仍是一個大數目。但院母柏茜利亞說:「即使我們可以很便宜的買得這輛巴士,而這件事情還有另外一面。你們姊妹們時常駕駛這一部大巴士,即使不計算費用,所要負的責任可就大了。因此我們必須禱告,求主給我們一個徵兆。倘若從現在至星期三之間有一筆特別大的奉獻款項來到,那就是從神而來的『是』,我們就可以買這輛巴士;否則,我們就不要買。」在那一種情形,神就會用另一種方法給我們預備。

  在其後的幾天啊,我們許多人的禱告簡直像一場風暴。在星期三以前奉獻突然湧現,是我們通常從不曾期望的。過了星期三,這種湧現的現象又突然停止了。這個徵兆是清晰可見的。因為我們的禱告像小孩子那樣的無所顧忌。神就應允了我們,並把我們所需要的賜給我們。

  我們高高興興地要了那一部閃閃有光的藍色巴士。我們便立即駛到舉行兒童聖經班的最近一個地點,使我們可以把這輛巴士給兒童們看。許多人都嚇了一跳,簡直不敢相信他們的眼睛。

  三、禱告上的學習

  有一位說:「姊妹,這個故事現在會記入聖經上嗎?」從此以後,祈禱小組便開始組織起來,甚至在最年幼的兒童中都是這樣。因為他們已經親自經驗到天父是誰——而且經驗到祂願意作他們的父。從那時起,每一件與這輛巴士有關的小事情都成了他們禱告的目標:求神使人奉獻金錢,使每一種嘎嘎聲都可以修理好;有人奉獻金錢,可以支付汽油費用;使巴士不會發生意外,等等。

  神就明確的照兒童能瞭解的字面意義應允他們的禱告,正如祂小心考慮他們的祈求,確定他們的巴士不是別的顏色,而是閃閃有光的藍色一樣!

  摘自:《真》【蒙西德馬利亞福音姊妹會應允刊登】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