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山東大復興(二)
柯理培

  第二篇 唯一的根基

  孟教士帶領的奮興會

  1930年11月,我開著車,與孟教士和另外幾位宣教士,一同到各處傳道。在車上討論在中國的宣教工作。孟教士告訴我說:「一個大的復興將要來到,同時將要在華北教區開始。」

  我問她:「為什麼妳那樣說?」

  她回答說:「因為神曾與祂的百姓立約,神過去所立的這約,今日照樣會成就。」她又說:「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代下七14)

  她繼續說:「我相信神將要降下復興的火給你和你的同工,因為你們已履行了上面的四個條件。」

  復興正如孟教士所預言的來臨了。美南浸信會,已經花費數年的時間,為了履行歷代志下第七章14節中所提的那四個條件,孟教士這樣提到。

  這新的奮興是在1927年,藉著孟教士帶領的一些聚會開始了。神重用她在我們的教會好幾年。她所傳的信息,更使人發覺心堛爾o,覺得重生的重要,同時,深深認識罪的可怕後果。研究更深的靈性生活,為著全中國的復興禱告,對神的話有一種新的尊敬,恢復了信仰的實際、和睦、合一,並且毫無不滿。

  她到各地區的各個教會,向大眾作見證。會後她對每一個人,無論是中國基督徒或宣教士,都以同樣的問題問他們說:「你重生了沒有?」她不放過一個,無論你是傳道人、執事、宣教士,或是別的人,都是用這個問題問他們。有人聽了像是受了凌辱,於是向她發怒,當他們怒氣消退以後,聖靈就在他們心中作工。他們發覺,明白自己沒有重生。

  對這枯燥的問題,有許多可笑的回答,有的說:「我傳道已多年了。」有的說:「一直到死也不會有誰知道。」在一個教會堙A她發覺沒有一個執事清楚知道重生的道理。所以在教會會友之間,常常各不相合,重生好像是天外的事,試想怎能復興呢?

  奮興會要避免煽情主義(Sensationalism)。高教士寫著:「我所聽過的講道,以孟教士為最安靜。會中詩歌並不突出,也沒有公開的勸誘人決志,只有一個輕輕發問的問題,『你重生了沒有?』」高教士引用一位宣教士的信說:「每一件事,在各方面都十分的安靜,若不是因有奇妙的禱告氣氛和偶而的見證,外來的訪客不會相信,我們正在開奮興會。」

  有一位當護士的宣教士報告,她在生活中發覺,為什麼以前從不知道救恩。她曾經拘泥在嚴格的宗教責任之下;她的家庭對於宗教訓練一向是很注意的。她瞭解關於神的事,以及不道德的罪;她在教會背誦聖經章節,甚至禱告上得著神的應允;但是,從來不知道憑著信心接受救恩,而寧可靠著良心工作。

  她在童年的時候,有一次聽到所傳的福音,她已覺醒認識到自己有罪,但她一直到今仍未經歷到救恩。她在基督堭筐了新生命,她告訴大家一個實際的經歷,當她在童年時,有一次心堳傶屭,因她從她鄰居那堸膜F2角5分錢,她說,許多次神要她認罪,但是她懼怕懲罰,不敢順服神。稍後,驕傲、懼怕,像小偷那樣怕被人揭露,阻止她的悔改。她在13歲時加入教會,在浸禮時,她曾默默的向神禱告說:「讓這水洗去我那個罪。」但是事實上仍然沒有。

  在1922年,她完成了大學與護士訓練以後,她成為美南浸信會宣教士,差派來華,確實沒有任何保留。以人來看,她的信仰是很有深度的了。

  在一次聚會中,她也參加了。領會者向每一個人都要求實在的得著神交,並鼓勵花時間單獨與主交談,直到主的儀容可以感覺到了。這位年輕的宣教士護士,她也那樣做;然而在她感覺到神的儀容,她竟恐懼的跳起來逃走了。她後來說:「我不能負荷那個儀容。我知道下一步我應該做什麼,當我休假回家時,我要把2角5分錢送還給鄰居,我告訴神我將來要向母親認罪。因此,平安來到內心。」誰知當休假回美,她仍然沒有那種勇氣。

  回到中國一年後,在孟教士主領的那幾次聚會中,她說她根本不願參加,然而跟隨她的一位宣教士告訴她一個禱告:「主啊!降下復興來吧!先開始在我堶情C」聚會開始時,她希望孟教士不要問她問題:「你重生沒有?」

  那次聚會中,孟教士請宣教士們,幫助她作個人佈道,並問一些人:「你重生了沒有?」那青年護士在那天早晨,正要以這問題問別人時,她覺察到自己並沒有重生。神在她心塈@工,向她說:「你自己沒有重生,如何能問人那個問題呢?」

  在那個星期三,她心堿O悲慘的;但她表面上學習好像很快樂並一直唱歌。她安慰自己,思想那歌詞的意義,假想她是得救的。她與孟教士步行去參加下午的聚會,她已經決定要告訴孟教士心堛疑躞D,她要與孟教士談話時,突然她回答說:「不!另外有人要與我談話。」

  這青年護士沮喪的回到家堙A認為在那聚會中沒有得著幫助。她吃完了晚飯然後去醫院,與另外一位護士禱告。回到家後,她單獨在一大房間堙A在床前跪下禱告說:「主啊!我不知道我是得救或是沒有,但是你知道。我願與你與人都和好,求你指示我有什麼錯誤。」

  她黑暗的罪就顯露出來了,於是她哭著說:「我能做什麼?」不久心頭的重擔挪去了,救恩的平安臨到她、圍繞著她。有了救恩實際的經歷,一切問題都解決了。

  立刻,她去樓下找一份中文的《寶貝的應許》(Precious Promises),又再參閱英文寫的應許,抄下來並放在她的聖經堙A體會那是真正寶貝的話。於是,她寫家信認罪,這對她的家人和朋友,是何等不體面的事。她同時寄1元錢為要賠還那曾經偷的2角5分錢。在那幾分鐘以後,聖經對她是一本新的書了。她在基督堿O一個新人了。

  孟教士到每一個地方領會,每次都要求為教會中重要的人代禱。在濟南的聚會中,一位牧師的太太是重要人物。她年輕、活潑、性格很強,畢業於教會中學,同時在神學院受訓練數年。她熟悉聖經;但她被列入宣教士的團體禱告表中,誰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否得救。

  這青年婦人曾說:「孟教士問我『你重生了沒有?』我試著保證自己像她說的重生了。大約兩星期以前,我為生病的丈夫禱告時有一經歷,我以為這是重生的經歷。但過了一個星期,我知道我沒有重生。」

  一天一天過去,她聽到罪的信息,她的罪明白清楚的在她面前。忽然,她覺得必須到基督面前認罪,求主赦免。她知道她的罪是厭惡她第一個孩子,因為她要得文憑遠勝過她的孩子。

  最後一天的聚會中,她降服了,當頑固的驕傲降服,快樂和平安跟著來了,罪得著了赦免。稍後,她在教會作見證,並承認一切罪。她是敗壞的榜樣。許多屬靈覺醒的例子,可以從孟教士「重生奮興會」的果子中選述一二。

  有一個學校有兩個很漂亮的教員。對美國人來說,劉小姐特別漂亮,因她眉清目秀滿頭捲髮。在那二位教員中,她是第一個有明確的屬靈經歷。起初聚會對她沒有什麼影響。同時,她想到自己是否重生,想到孟教士不該問她這問題。然而她深深為罪自責,在神面前看見自己的不義、驕傲、奸詐、貪愛世界、憎恨,都重重壓在她身上。

  雖然,在人眼中她已是正常的基督徒,童年時就在教會學校,但她生命堳o沒有實在的改變。她說:「好幾次,我曾為有力的講道所感召,決定不再犯罪,要做好,事實上一次又一次犯罪。」

  高中最後一年,她受了排外宣傳所誘,認為教會是「帝國主義的工具」(Imperial Machine);禱告是空洞的;聖經不過是人寫的,沒有神性。她根本不知道重生,也甚少認識神。

  當她認識她的罪,便願生活在基督堙A所以她跪下向主一件一件的認罪,讓聖靈在她的心塈@工,並且接受了新的生命。

  她又說:「二十三年中,我從未這樣的快樂過,兩腳無法切實踏在地上,同時,我的心是非常輕飄飄的。我知道耶穌是活的主,能釋放人得自由。」

  另一位教員比較沉靜守舊,出身良好。前幾次聚會沒有感動她,然而在第二個禮拜,罪的信息拿掉了她盲目的固執。一次聚會中,她說:「我心堛器D,罪好像雲彩遮蔽我,我無法負荷,差不多必須跑到一個傳道的姊妹那堙A請她為我禱告。」

  一位宣教士報告,那次奮興會中,他很快樂,因為找到了許多渴慕的聽眾。對他們傳道比較容易,神已經在會前禱告會中預備了他們。那時除教會基督徒以外,還有五十個傳道人也參加了聚會。聖靈在開始時就作工,那些人知罪後,得著有重生經歷的基督徒幫助,個別的在安靜中得救。

  有一位青年同工,堅持自己已得救,如此自欺欺人。但無論如何,他不能欺騙聖靈。有一天晚上,這強壯的青年人,忽然倒在院子堙A必須抬他進來,他身體已僵硬,臉色蒼白,手腳發冷。有些關切的朋友跪在他旁邊禱告。一位宣教士催促他快快認罪。不一會他張開嘴認罪以後,就站起來,得著了赦免,身體就好了。

  有一位老人,是硬心的罪人。一天晚上,他不能留在座位上,去到講臺前,承認生活中的罪。那時還不大有公開認罪的事,他好像被迫這樣。忽然之間全場的氣氛改變了。教會彷彿充滿了邪靈,他認罪時,非常心硬,硬得好像完全不受感動。那時在聚會的人都為他禱告。那天晚上,他改變了。第二天,成了另一個人,他熱淚滿頰,作見證說,他得著了自由,耶穌釋放了他。

  有一位宣教士在聚會中說:「現在,差不多我們全部同工都得救了。」然而,另一位回答說:「沒有十分把握,要看他們的行為,才能真正知道。」聖靈在他們許多人心塈@工,藉著屬靈的察驗,他們互相幫助。

  另有宣教士寫信說,她的教會禱告好幾年,希望有特別的傳道人能來平度。當孟教士來了,她們為著復興禱告,有大群人來聽道,其中有牧師、傳道人和學生,坐滿了大教堂。查經論到罪的時候,聖靈深深的在每一個心媬U燒了起來。神聖的靜穆充滿了教堂,那些以前聚會中信主的人在別的地方作過見證,在這堣]起了作用。一個很出名的教育家,畢業於美國大學,特別去各地作見證。他說以往十年,他是「頭腦」的基督徒,現在才真的得救。

  在同一次聚會中,孟教士問坐在前面的男子,重生了沒有?

  「有!」那男子很快地回答。她小心的打量他,後來她說:「一雙死人般的眼睛」,這男子也在聚會中聽道,聖靈開始在他身上作工。他開始思想他有否得救,不知道自己重生了沒有。他決定要確實的知道。所以請朋友與他一同禱告。他們一同禱告時,男子說:「主啊!你告訴我做什麼,只要我能得著平安。」聖靈定他的罪。他開始向神認罪,主告訴他要向他的朋友認罪。撒但的權勢攔阻他,說向人認罪是丟臉的,但這男子知道「面子」比不上永生的重要,他向他的朋友認罪。於是平安、喜樂就來到他的心堙C

  另一個很有意思的人,是在女子中學年老的國文教員,他曾經參加教會,是有名無實的基督徒。他是一個秀才,曾學習中國與西方的歷史,知識很淵博,也曾經讀過聖經,覺得很有意思。當孟教士開始她的聚會之時,各個聖工人員邀請人來參加,但他認為她有一些催眠術的能力。那些領人歸主的基督徒,問別人曾否得救,無非想討好孟教士。到第三天,他判定她知道心理學;到第五天,他才認識神的真理,並且知道他自己實在是一個罪人。

  本來,他認為自己沒有任何罪,但在第二天凌晨2時,他就醒來開始禱告,在禱告的時候,罪一件一件出現在他面前,他拿了一張紙,把每一樣都寫下來。他注視寫下來的那紙,懷疑起來,以為這只是自己想出來的,不是聖靈所作的。他想確實的知道,所以他禱告:「神!假如你是神,假如孟教士不是靠她自己的力量工作,假如耶穌在十字架上流出的血能洗淨我的一切罪,假如在我前面的罪是聖靈定的;那麼,我要認罪,求你賜給我平安。那麼,我就知道你是神。」他降服在神面前,平安來到他心堙C神是永活的神,他繼續禱告。

  男子中學堣@位著名的教員也同樣得救了。主使用她帶領其他女教員,清楚的在那聚會中歸向基督。

  有宣教士在給她朋友的信中說:「復興一直繼續著,我們感到這僅僅是一個開始,每天都有許多靈魂得救。」

  萊陽的一位宣教士寫信來說:「你們曾為萊陽的聚會禱告的,必會很高興知道,聖靈的能力現在與我們同在,使人知罪而得救。那時,李先生到萊州,看到一些朋友很快樂,因他們重生了,知道他們自由、快樂,但這些他卻從沒有經歷過。第二天他回到萊陽,心媟T苦。第一次開會,不但沒有快樂,反倒增加了他的愁苦。但是聖靈在他身上完成了祂的工作,在第二天晚上,他把他的罪誠實的放在主面前,求主赦免,李先生尋到了平安。」

  萊州的聚會中,宣教士家堛漱@位廚工也得著拯救。他曾去萊陽為我們的團體作飯,第一次聚會結束以前他才到。他從前在萊陽是一個又忠心又有好名聲的基督徒,他帶領閉會禱告,從他的話每一個人都知道他有了特別的改變。有人極想知道所發生的事,跟到他家,坐在廚房。廚工預備晚飯時,人們去請教他關於「新生命」的事。每一次聚會以後,都有人問他,有一次甚至有八個傳道人聚集在他旁邊,想要知道他們怎樣才能得著喜樂。一天他在禱告中說:「主啊!我感謝你!現在我不再是那個老我了。」他是真的在基督埵角F一個新的人。

  另一位傳道人,身材高大,相貌也好,姓李,第一天以後,很不安,隨著聚會日子的增加,愈來愈不安;但在一次敬拜中他真的改變了。以後他作見證說,以前他根本不知道他有任何罪,也不怕迎見神,因為沒有體會到需要。他要接納基督作救主時,謙卑的認罪。那時,他才知道神來到他心堣F。

  1930年,煙臺差會聯會中,充分表露著失望。那些憂鬱的報告,反映出宣教士們中間不滿的情緒。翌年的聚會中有點小小的改變,似乎在期望聖靈能力的來臨。

  但到了1932年就有很大的分別了。美國經濟不景氣,預示國外傳道已難能維持。宣教士休假也只好暫緩。這困難對華北並無太大影響。因1932年宣教的報告表明,孟教士預言的大復興已經來臨。

  大復興來臨

  黃縣來的報告說,華北的浸信會神學院和聖經學校每一位教員,都曾充滿了聖靈。學校有新的氣象,同樣的懷麟醫院的職員在春季復興會之中,也有奇妙的祝福。許多人得著拯救,被聖靈充滿。

  濟南更多的人得救,1932年得救的人數比過去任何一年要多。許多教會達到新的屬靈境界,幾乎每一位傳道人、教員、女傳道、和宣教士們,靈性方面都有更深的生活體驗。各人的生命中,開始有真正得勝的能力。

  哈爾濱那時雖曾有激烈的政府戰爭,但仍創立了新的教會。很早以前建造的小房子,現在已容納不下會友,必須遷入一較大的會堂去聚會。

  萊州和萊陽的報告說:「在中國這真是最好,最好的年份,充滿純淨的喜樂,和使人忘我新的喜樂、神蹟、親密的團契;榮耀的救贖主帶領我們,與我們同在。神的能力是超乎人類筆墨所能表達的。」

  第三篇 復興的蔓延

  我追求聖靈充滿的真理

  我們接到來自平度一個極鼓勵人的報告。一位宣教士寫著:「神把得救的人,每天加給教會。我們估計今年有3000人得救,已經約有900人受浸,另外那些正在等著。」

  「使徒行傳中聖靈的作為,可能在我們中間也是如此奇妙地重複著。」

  另一個報告說明,在1932年山東省到處有這樣的事出現。有一件事是與我個人有關的。

  以前,當孟教士問我:「你被聖靈充滿了沒有?」我不能回答她。當我從煙臺回到工場,我決定詳細研究聖經所說有關聖靈的記載,細心的研讀,聖經彷彿成了一本新的書。我不願去吃飯和睡覺,甚至不去注意吃飯與睡覺。我只想讀聖經,我帶著聖經從餐桌到床上。我的廚師以為我生病了,因為我到了餐桌,卻沒有吃飯。我只是坐在那媗疙t經,只嚐一點飯,又繼續的唸聖經。

  一個星期以後,經過深切思考並研讀聖經中有關「聖靈充滿」的教訓,我既認為已經明白其中的道理,於是求聖靈同樣的來充滿我。

  我對付罪

  有一次,禱告以後,神忽然啟示,十年前的罪,清楚的在我面前。那時,我在德州韋可的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 in Waco,Texas)唸書,在那堣u讀,負責收自助餐的錢。許多韋可的地方人士常來校園午餐。有一星期天,當我查算托盤的時候,最後來的那些人中,有一個我所不認識的家庭。他們排在前面,有一位給我1張10元的鈔票,他們所取食的總數只有4塊多錢,我沒有足夠現金找給他。他說:「我們先去吃,你有零錢找給我的時候,我再來拿。」他一定是忘記了,吃完飯就走,因為離去後,也沒有再來取錢。

  我把錢留了好幾個星期,一直等著他來拿。以後有一天,我接到家堛犒q報,姊姊死了。我沒有錢買火車票回家去。所以我挪用6塊錢,想稍後可以再補上。誰知道這人沒有再來,我也忘記了這件事。這好像是很小的事,但是那天在中國,聖靈啟示我,這事就是偷竊。

  我告訴主,我願照10倍的數目給孤兒院或者是為教會工作,但是我心堣斯M難過。主指引我寫信給貝勒的校長白羅克博士(Dr. Samuel Palmer Brooks),告訴他全部的事情。我怕自己做不到這件事。白羅克博士相信我是很好的孩子,假如我告訴他,他一定認為我是卑鄙的人。但是主好像說:「好的!我指示你了,若你遮蓋起來,沒有人會知道。你可以那樣做,當一個有名無實的宣教士;但我不會贊同你,也不會讓我的靈充滿你。」我非常渴望神所應許的能力,知道若不認罪,我不能快樂。

  撒但試著阻止我。在這安靜的時刻,牠恐嚇我,假如我寫信,白羅克博士會報告給國外傳道部,那麼我的薪水就會斷絕,撒但說我與妻子兒女會被撇下在中國,沒有生活的來源。爭戰,劇烈的屬靈爭戰,我試著禱告與主辯論。但是我只得著一個回答,「寫信和認罪」。主使我變得有力量,我寫好了信。

  我告訴白羅克博士,我曾經做過什麼,我告訴他,我不配作貝勒的畢業生。假如他認為好可以把我的文憑拿回去。我把我曾經拿的錢附在信封媮棫馴L。把信寄出以後,忽然,我心堬M潔而平安,也能禱告了。

  二個月以後,水路的信帶給我從白羅克博士的回音,我的心碎了似的,跳著來拆開讀那信。他保證貝勒大學不會取回我的文憑。他認為我比以前更配作他的學生。他希望所有學生都願意照我所做的去做,經歷與神正常的關係。我快樂極了,忽然想起聖經上說魔鬼是說謊者之父,當時撒但想阻止我,但主催促我,所以那時就得不到神同在的平安。

  這經歷在我的生命中是非常大的轉機。我相信,假如那個時候,我對聖靈的教訓有更完全的順服,那麼,我就會被聖靈充滿。但是神有許多功課要我學習。我必須寫另一些信,處理清楚我的罪。

  聖靈不止對付我一個人。祂也對付大部分在華北的宣教士。那個時候,大約有五十位宣教士,我們大家開始一段屬靈的追求,仰望神潔淨的能力。

  尋求與禱告的靈繼續著。1931年6月,我們在青島開宣教士退修會,大多數人都急切地追求屬靈的祝福。我們不願費時間按程式報告各工場的事務和討論國外傳道部的要求事項,有人提議交由執行委辦去安排,為翌年計劃,保留四天來禱告,為我們的工作尋求主的旨意。

  傷心懇切的禱告

  我從來沒有聽過人這樣傷心懇切的禱告。我們中間許多人相信神會聽我們,在我們中間作成神要作的事。

  離開那次聚會以前,我們感到主的帶領,要有一個研討會研討華北的神學訓練計劃,重新改組。我們的神學院只有四位學生,下一學期就要畢業,幾年來神沒有呼召新的學生進神學院。

  上神學的人增加

  神學院於1931年10月開學,我們十分驚奇。因為當時有二十五位青年進神學院受訓練。那些青年都見證他們的教會堙A神藉著奮興會而行的神蹟。那一學期神學院的情形非常好,樣樣事像是活活潑潑的、是屬靈的。

  舊曆新年,神學院及男中、女中,都有一較長的寒假。秋季那學期的學生成績已經結算。接著準備好春季的事,離開學還有兩個星期。我下平度去,因我想親自去看看所傳聞的事。(續)

  摘自:《山東大復興》
  《蒙「中國聖徒見證事工部」應允刊登》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