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芬妮·克羅斯比-與主面對面的詩人(四)

  第三章 屬靈詩歌的事奉

  「當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口唱心和的讚美主。」(弗五19)

  前言

  保羅在以弗所第四章論到,基督徒生命是建造在聖靈充滿的根基上。在這根基上信徒能用「詩章(篇)、頌詞(詩歌)、靈歌」(擴大聖經另譯)歌頌神,這堜珨〞爾硅q就是能夠將信徒建立在與神及眾肢體屬靈上的相交,使他們能敬拜神,敬畏基督及彼此順服及彼此造就。(弗五19-21)芬妮就是一位歷代公認的屬靈詩歌作家。她所寫出的許多寶貴詩歌,不但造就信徒的屬靈生命,也帶進了十九世紀美國慕迪的福音復興,她所寫出來的詩歌,至今在全球教會仍成為極大的祝福。

  芬妮因為她是從尋求神,悔改得救及奉獻都有完整的經歷。她的屬靈生命已經從外院、聖所達到至聖所──與主同在及面對面相交的程度。所以,她能夠為教會寫出許多屬靈詩歌來造就教會聖徒的屬靈生命。

  教會禱告使徒邦茲,在他《基督徒論壇》中說到,今日教會的復興,先決條件是使用教會歷史上超越時間與空間所公認的「經典詩歌」。這些詩歌能夠超越時間及地域,造就普世教會聖徒的靈命。芬妮就是被美國教會公認的「聖詩皇后」,與英國聖徒海弗格爾有親密的屬靈相交及同樣出名。

  一、與貧苦人同住

  芬妮三十八歲結婚後,與她丈夫住在紐約市西部貧民區的瓦利街的一座廉租公寓三樓的半間房間。整座公寓擠滿了三十三個人,那堹疵包括了愛爾蘭人、德國人和黑人。芬妮和夫婿算是其中少數的白種人。該公寓既無室外的通風設備,又無室內的自來水供應,只有公用的設備。當時芬妮在社會上已享有聖詩作家的盛名,又有作詩的收入,理應有更好的居住環境。但是芬妮把她寫詩的收入大半用在奉獻上,只留下一小部分作糊口之用。她願意生活得像窮人一樣,因她相信她是獻身給主,她是為著貧苦的大眾,並非為著謀利。

  她願意用平民詩詞來造就眾多平民百姓。因此,她的詩歌更容易造就教會全體信徒。

  二、她與作曲同工陶恩及山奇

  1867年11月,芬妮認識了一位非常富有的工業家陶恩(William Howard Doane)。陶恩生於1832年,十六歲就經營家族的紡織品貿易,並很快地在事業上獲得成功。

  這位年青的富家子弟卻從小愛好聖詩,又有作曲的天賦,在教會中指揮唱詩班。起初他將歌唱聖詩作為嗜好,直到他三十歲時,少年得志的陶恩幾乎因心臟病去世。到了這個時候,陶恩認定這是神的管教和懲罰,要他以更多的時間來撰寫聖詩。陶恩於是把神給他的音樂恩賜用來事奉神。

  陶恩最苦惱的是,他寫的曲,沒有適當的、貼切的詞。陶恩是音樂家,不是詩人,他所需要的,正是一位有屬靈份量和有恩賜的寫歌詞的詩人。

  1867年11月,陶恩到紐約時,拜訪了一個福音機構的負責人米特牧師(Rev.W.C.Van Meter),米特牧師請求陶恩為該福音機構的周年紀念作一首歌。陶恩說,作曲沒有問題,但是歌詞卻一時寫不出來。米特自告奮勇地寫了歌詞。陶恩覺得不順口和不達意。陶恩絞盡了腦汁也找不出貼題的歌詞,他於是跪在地板上,祈求神賜下歌詞好為該福音機構的周年紀念之用。

  陶恩重申他以前曾向神所祈求的,就是要神差遣一位詩人來幫助他,為他所作的歌曲配上歌詞,使配成的聖詩能在靈性上幫助各地的弟兄姊妹。

  當陶恩正跪在地上禱告的時候,有敲門的聲音,陶恩一打開門,有一個小童,遞上字條,字條上寫著:

  「陶恩先生:

  我從未遇過你,但我堶捷坅P我送這首詩給你,願神祝福這首詩。

  芬妮.克羅斯比」

  芬妮所寫的詩歌,正合該福音機構周年慶典之用,從此,陶恩就成了芬妮屬靈詩歌終年的同工。

  因著,陶恩的作曲恩賜,使得芬妮的屬靈詩歌,傳遍美國大陸,且傳達到許多國家,為成千上萬基督徒所歡唱。他們雖然沒有肉眼看見這位盲眼作家,卻從她得到許多寶貴的信息及造就。

  後來,芬妮因著作福音詩歌認識當時美國大佈道家慕迪(Dwight L. Moody)的音樂同工山奇(Ira D. Sankey)。後來芬妮為了福音傳揚,她也用山奇所譜的歌曲,寫了許多拯救靈魂的詩歌。

  三、芬妮詩歌服事的異象

  芬妮開始出版詩歌服事時,她得到一個異象。她如此描述:

  「有一次,我好像覺得,有一個嚮導站在我的旁邊。我不知道他是誰,但是他在指示我。

  我好像看到一顆明亮的星星在向我招手,我就朝著那顆星星走去,沿途經過了許多其他的星星,所見到的都是在地上從來沒有看見過的!這些沒有辦法拿文字來描寫,因為太美了!

  最後到了一條河邊,我們就停下來。

  『我們可以再向前走嗎?』我問那個嚮導。

  『不是現在,芬妮。』他說。『你一定要返回到地上去完成工作,然後才可以再來這堙C』

  我心媟P到非常失望。

  『不要難過,芬妮,我可以把門打開一點,讓你聽聽堶悸滬絳痋C』

  我站在那邊發呆,好像是被提,離開了自己的身體。那樣美妙的音樂,是我作夢也未曾聽到過的。

  『我有一點受不了!』我發現自己躺臥在床上,那奇妙的景像都沒有了,取代的是心中無比的平安,我睜開眼睛,前面仍然是黑漆漆的一片。這是我私人的一個秘密,不能和別人分享。」

  另外一次是,1864年2月2日美國紐約靈性大復興時,紐約著名鋼琴家威廉.伯萊貝利成為她作曲調的同工。芬妮·克羅斯比會晤了威廉·伯萊貝利。芬妮·克羅斯比為威廉.伯萊貝利配上的第一首聖詩的歌詞是《我們正要去》(We Are Going ):

  我們正要去,我們正要去,
  到那遠在天際的家鄉,
  那堛滬麭布O何等美麗,
  那堛熄坏永不消失。
  那堻葝眭漪u源奔流不息,
  在山谷中清翠可滴,
  我們和睦同居在愛堙A
  相處一起永不分離。

  於是,她加入了威廉·伯萊貝利的公司,開始為該公司寫詩歌。1868年1月,威廉·伯萊貝利病逝,享壽五十一歲。芬妮·克羅斯比的哀痛是可以想像的。在葬事聚會上,詩班遵從威廉·伯萊貝利臨終的遺願,合唱威廉·伯萊貝利生前和芬妮·克羅斯比合作的聖詩:

  「我們正要去,我們正要去
  到那遠在天際的家鄉……」

  當芬妮·克羅斯比在葬事聚會上放聲痛哭的時候,她聽到一個奧秘的聲音,對她說:「芬妮!繼承伯萊貝利未完成的工作,從柳樹上取下豎琴,(詩篇一百三十七篇2節)擦乾妳的眼淚!」

  在場的有其它人聽見這聲音,卻無法追查聲音的來源。

  芬妮有關服事的詩歌,有《去作工》、《再警醒》及《救我恩典》、《第一羨慕是救主》。

  四、芬妮所作的生命詩歌

  芬妮是歷代最屬靈的詩歌作家。她一生年日九十五歲,寫出九千多首詩歌,祝福了全世界基督徒的屬靈生命。

  在《聖徒詩歌》中,其中最著名的有二十多首。現在介紹其中幾首詩歌。

  1.榮耀歸於真神(To God be the glory)

  這首詩是芬妮六十七歲所寫的,自從她三十歲在紐約佈道會悔改及奉獻之後,她的屬靈生命因著聖靈啟示,認識了神獨生子的十字架,所賜給世人的救恩。不但如此,她也藉著主耶穌基督來到父神施恩座前親近父神。

  2.靠近主(Close to Thee)

  芬妮所寫的詩歌主要有兩類,第一類說到她與主的交通與依靠。第二類,是說到救主十字架大愛的救贖。在與主交通上,《靠近主》這首詩歌,是她一生盲人生活中最主要的經歷。

  3.主,我是屬?(I Am Thine, O Lord)

  這首詩歌是芬妮五十五歲時所寫的,自從她三十歲蒙恩信主及奉獻之後,她已經與主同行了二十五年。但是她還是更渴慕自己能夠更深的與主交通及進入主耶穌的愛中。由這首詩歌,我們更清楚她與主同在、相交及與主同行的經歷。她的經歷,如今成為我們效法的榜樣。

  4.一路我蒙救主引領(All The Way My Saviour Lead Me)

  這首詩歌是芬妮五十五歲時所寫的,也是她所寫最好的詩歌之一,最能代表她一生的經歷和她詩歌的特性。從得救的初階,分別專一事奉,再進到寶座主腳前與主交通。這首詩歌與大衛在詩篇十六篇中的經歷相似。

  5.有福的確據(Blessed Assurance)

  這首詩歌是芬妮五十三歲時所寫的,說明二十三年中她信主完全順服及服事主,使她每天能夠行在神的榮耀中的經歷。她在聖靈中所得到的喜樂是靠主耶穌的寶血救贖及自己完全的順服。這也是教會歷代屬靈人一生屬靈經歷的根基。正如大衛在詩篇十六篇中所描述,完全順服及滿足喜樂的經歷。(詩十六1-2、11)

  6.莫把我棄掉(Pass Me Not)

  這首詩歌是和杜恩(William H. Doane)早期的作品;也是芬妮·克羅斯比的詩歌中,第一首引起全球注目的詩歌。在慕迪帶領的所有英國佈道會,首屈一指的詩歌,卻是《莫把我棄掉》。另一首《救主耶穌,我來》(Blessed Lord, I Come)是由她作詞,山奇作曲。慕迪在1896年在紐約福音聚會時,每次都唱這首詩歌。

  有一天她到曼哈頓地區一座監獄傳福音,她聽到一個犯人哀哭的聲音,哀求主說 :「哦,主啊,不要棄掉我!」當晚,當她退回寢室時,所有的歌詞湧入她的腦際。

  四、公開傳道及因神而滿足的喜樂

  因為慕迪和山奇曾在佈道會中採用芬妮的詩歌,1876年芬妮五十六歲時,也開始寫福音短歌供他們使用。當時,美國各地教會開始邀請她去講道。她的講道語氣親切,簡樸直接及感人,像她寫的詩歌一樣。很快的,她成了美國最活耀的傳道人。

  1910年,芬妮被邀請到紐約循道會教堂的福音聚會講道,那一天有五千人聚在卡尼基大廳聽道。1911年春天,當九十高齡的芬妮走上講臺時,會眾中有人大聲呼喚,趕快找輪椅來。芬妮用響亮的聲音制止他們,說,我不需要輪椅,我能站在我的雙腿上,耶和華是我的力量。(詩二十八7)她作見證說,我希望每一天都被主使用,成為祂的器皿。

  年老的芬妮,雖然盲眼是眾所周知的。但是她沒有自憐的感覺,她反而覺得,她的盲眼是出乎神的美意,她也因著神而滿足。她常常說,對我來說,這是一件最美好的事,因為我可以脫掉世上許多誘惑。否則我怎能發揮我生命的潛在特質。

  芬妮的見證,見證了詩篇九十二篇12-13節所說的:

  「義人要發旺如棕樹,生長如利巴嫩的香柏樹。他們栽於耶和華的殿中,發旺在我們神的院堙C」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