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先捆住那壯士

賓路易師母

  經文:「耶穌趕出一個叫人啞吧的鬼,鬼出去了,啞吧就說出話來。眾人都希奇。」(路十一:14)

  有一次主耶穌回答法利賽人的讒言說「人怎能進壯士的家堙A搶奪他的家具呢?除非先捆住那壯士,才可以搶奪他的家財。」主不只一次清楚地描述一個人如同一個「屋子」或惡者的住所。在同一章中祂說到污(鬼)靈被趕出去,卻尋不著住處,於是說:「我要回到我的屋子」,因為沒有別的地方,可以讓牠「進去並住在其中」,並且帶了七個比牠更惡的鬼來與他同住在那裡。

  「壯士」就是撒但,牠藉著邪惡的靈佔有並做工在人們身上。撒但是一個有位格的,正如主耶穌是有位格的!主耶穌基督藉著祂的聖靈住在祂所救贖的人堶情A這聖靈賜給他們神兒子的生命,於是便他們成為神的兒女。同樣的黑暗的掌權者,也藉著污靈佔有並控制著墮落的亞當族類。(約壹五:19)。使徒說,牠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弗二:2)使徒約翰更強調地說:「犯罪的是屬魔鬼」(約壹三︰8)——是有分於牠的性情,並且雅各寫道:「嫉妒和紛爭……是屬地的,屬情慾(天然)的,屬魔鬼的。」(雅三︰14∼15)

  撒但是一個掌權的——邪惡國度的頭——藉著牠的地位(但,十)統治了列國,並藉著無數的惡靈進入及控制著墮落的亞當族類。修訂本聖經,註譯中對這些惡靈,給了一個正確的字——就是諸魔鬼。

  我們必須清楚地分辨撒但——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的邪靈」及實際住在人們堶悸瑤挬c靈。前者,是天空黑暗權勢的掌權者藉著人們肉體的邪情私慾及心思二者來影響及作工;而後者是一個邪靈或許多邪靈(太十二:45)——進入人堶情A顯明出撒但直接控制人工作。

  主描述壯士佔有人的情形是「披掛整齊」看守牠的住宅,保守他所有的都平安無事(路十一:21)!這對所有在黑暗國度下人們的描述是何等真實!使徒保羅以另一方式描寫壯士如何著守住宅,他寫道:「此等不信的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思),不叫基督榮耀福音光照著他們。」(林後四:4)

  除非等到,我們認識壯士是如何以「裝備整齊」在所有黑暗心思的背後著看守,及使人弄瞎眼看不見福音的真光,我們對於把人從黑暗的權勢遷到神愛子的國堛漱u作不會有更多的作為。除非我們知道如何注意到主的禱告,對「先捆住那壯士」那麼我們試圖要「分他的贓」不過只是激怒牠,使牠加強牠的裝備,看守他的家宅平安。

  但有一個「比他更壯的!」主說:「當有一個「比他更壯的來,勝過他」,就「奪去他所倚靠的盔甲兵器,又分了他的贓」。」(路十一:22)

  要認識「比他更壯的」並不困難。先知以賽亞描寫祂是一位比任何人臉面更硬的人——一位憂患的人,熟悉了憂患。他描述祂如同「牽到宰殺之地的羔羊」,並說「如同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這一位——羔羊——要「與「強盛」的均分擄物……。」(賽五十三)。這位比壯士「更壯的」是神人又是加略的羔羊。主基督在未上加略前就「比牠更壯」!祂用祂的話趕逐污靈(鬼)。污靈(鬼)仆倒在祂腳前,喊著說「你上到這堥茈s我們受苦麼。」(太八:29),但是到了祂上到加略的十字架後,祂就能「奪去那能保守贓物平安的「盔甲」。這些「贓物」被「壯士」所佔有,就是人堶捧R罪的人(約三:19),與愛他們的神為敵(羅八:7),肉體和心思的情慾(弗三:3),眼目的情慾及今生虛浮的榮耀。(約壹二:16)

  在加略羔羊捨了他的生命付上的贖價,擄掠了「壯士」及藉著死敗壞那魔鬼的作為(來二:14)。他擔當了罪人(眾贓物)的諸罪,並親自成為罪人,在十字架上奪去了壯士所倚靠的「盔甲」。在十字架上,那些愛罪的心及與背叛神與神為仇的情形能夠藉著救贖者的代死得以除去。當人時刻取用基督的死,治死他的舊人(罹六:6)使肉體和心思的情慾經歷了與主同釘並且使愛世界的人與屬地虛浮的榮耀被掃除。是的,在祂自己的身位中,救主把罪人帶到與祂同釘的地位(羅六:6),救贖被擄的脫離「壯士」,搶奪「贓物」離開壯士的權勢。

  所有認識藉著十字架得勝之路的人,就能被得勝的主差遣出去釋放那些被捆綁的人,即「捆住那壯士」,並且「分他的贓」!主要把羔羊的靈吹入他們心堙A這羔羊的靈就是領他們到加略的聖靈,然後祂向他們說「看哪,我差你們出去如同羔羊……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可以踐踏蛇和蠍子,又勝過仇敵一切的能力,斷沒有什麼能害你們」(路十:3、19)。

  主的僕人們,你們是被救主差遣去作祂的工作!(約十四:12)祂要吩咐你們去作祂所曾作過的!在你們向被擄的人指出加略的救恩前,要「先捆住那壯士」奪去他所依靠的盔甲兵器。

  但是,如何奪去他的盔甲兵器呢?我們必需先知道那個「壯士」,那個「壯士」在我們身上所能倚靠的「兵器」,為這個看見我們必需抓住主在加略所為我們做成的完全拯救,即脫離罪和撒但的作為。藉與基督同釘十字架我們已經向罪死了——罪是那壯士所倚靠最利害的兵器,因為一切的罪都是屬惡者的。主說:「撒但怎能趕出撒但呢?」(可三:23)假若撒但在你身上有任何把柄,你這位神的僕人就無法釋放別人脫離他的權勢。與基督同釘,我們就已經向罪死了,並要向這世界死,因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約壹五:19)但是這有福信心的事實是需要以持續的意志拒絕「讓罪作王」在我們「必死的身體上」才能確定的應用出來。(請看羅馬書六章一至十三,以得到完全約亮光)。受任何形式的罪的干擾必定消滅聖靈在我們身上的能力,而我們只有靠聖靈的能力才能「綑住」那「壯士」在我們四周的作為。所以信徒必須站在加略的地位完全與罪隔絕(羅六:6~11),並且願意付上任何代價來事奉神。

  當我們算自己是已經與基督同行並且一直地拒絕不讓罪作主,那麼,那壯士所倚靠的全付兵器將全然撤走。升天之主的得勝一切的生命就能使我們勝過對頭。在靈堶掩P祂聯合,我們將被帶進與那比他更壯的真實的聯合中。

  「比牠更壯的」

  主基督是——那「比牠更壯的」——藉著祂的聖靈,那位在我們堶悸滷o勝者,祂是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壹四:4)。在這裡必須強調的,那位比壯士更壯的只能藉著我們才能彰顯祂的能力,正如我們靠確實的信心得以持守我們與基督同釘的地位,並且藉著死使我們在牠裡面的罪死。每一次屬靈生命的歷程,無不需要十字架能力更深的分開。假若我們要完全得勝黑暗的權勢,那麼我們必需個人學習在每一點上行走在得勝罪和撒但的路中。任何未經同釘或軟弱之點都是仇敵攻擊之目標。並且撒但一切詭計的工作都是要遮敝我們屬靈的光景。

  因此,我們必須向一切有關我們自己以及黑暗的權勢,神的一切真理敞開,然後神的聖靈必須使我們明白,因而能誠實地面對真理。

  我們自己從壯士的權勢得救,就得釋放進入復興後的生命中——「向神活」(羅六:11)。

  第一、此種爭戰是一種屬靈的爭戰。必須在黑暗權勢所站在的場所中來面對付牠。我們可能算自己「向罪是死的」,但因為隨天然的生命行事,故此仍然給壯士佔了上風。例如:我們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判斷、自己的計劃及自己的能力行事。天然能力是無法與超然能力對抗(林後十:10)。仇敵可能讓我們做了很多,也有外表的「果子」,但是藉此,牠使我們困在一種只有外面的果效及失去屬靈生命的水平下努力。

  再者,為要脫離罪,我們必須承認每時每刻使魂與靈分開(來四:12),使我們生活及行走不再活在魂的範圍中而在靈的範圍中。與聖靈合作——有「隨從聖靈」的生活。為要達到此種光景,我們必須在神的光中處理我們的靈,使我們(1)認識自己的靈(2)明白靈的律——祂的性質與活動(3)辨明祂微細的感覺(4)知道如何管理,運用靈與神的聖靈合作。

  第二、靠聖靈的能力在靈堭q事長久的爭戰,我們必須盡全力來認識仇敵及辨認牠的工作。辨認能力來自(1)認識撒但所有的攔阻(2)觀察攔阻之事物(3)詳細觀察牠的手段(詭計,請看弗六:11)。惡者是實際的,所以我們必須是實際的。必要時我們必須願意從那些本身利害關係的限制及不適用理論中忘掉及退出。以建立我們的生活,並且願意藉著火煉、學習認識撒但的計謀及工作並如何與這些作為對抗。這是一種靈的教育,必須像其他項目一樣忍心地去學習。我們必須滿足於一時一步的進度,使我們的心思向一切的真理啟發,向一切錯誤關閉;並且運用我們自己已有的亮光在禱告,真證及其他向黑暗權勢在動的進攻上,否則那些個無知而有捆綁必不得解開。(約八:32)

  信徒必須如此禱告說:「我願靠祂的恩典,向一切的真理敞開,誠實地面對它,並且我立志願意及向一切的錯誤關閉。求神揭開撒但的詭計及計謀,並願付上一切的代價使我學習如何與黑暗的權勢從事有效的爭戰。」我們把自己的揀選和意志去放在神這一邊來及對撒但時,聖靈必定使它在經歷中成為實際。

  當主所差遣七十個人出去到他所要去的地方後,那七十個人回來時對祂說︰「主啊!因你的名就是鬼也服了我們。」(路十:17)不只聖靈也教導工人要認識那捆綁之仇敵的權勢。(提後二:26)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東西包圍著人們,像一種看不出來的箱子把人裝在其中,除非這個包圍被突破,你就無法與這個人的良心或感情及揀選或意志有真實的接觸。只有我們想認識這個嚴肅的事實,才能對付那「壯士」,使人們得著釋放,或有了得救的方法。

  壯士的使者是藉人的天然、軟弱的性格來捆綁人,我們要藉此認識它。一個「啞吧鬼(靈)」能藉天然的沉默捆綁一個人,一個「絕望的鬼(靈)」(路十三:11~16)是在軟弱意志性格上捆綁人。一個「受壓的鬼(靈)」壓制一個天性厭世的人,一個「捆梆的鬼(靈)」做工在天性多疑及良心過散的人身上,一個「謀殺的鬼(靈)」能控制一個天性暴燥的人,並且一個「急燥或頑固的鬼(靈)」在一個急切及剛硬的人身上做工。

  我們需要知道,在群眾聚集聽福音時,空氣中充滿了「天空掌權者的勢力」,及神兒女聚集禱告時,知道如何「捆綁壯士」。正如主對門徒說:「凡你們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麼事……」(太十八:18、19)當兩個禱告者融合成一個願望及意志時,就能「捆綁壯士」「一人能追趕一千」惡者的軍兵,但二人就能打敗一萬(申三十二:30)!為此「壯士」就試圖分裂神的兒女成捆阻他們同心合一的禱告。分裂靈並不需要有公開的分裂,但分爭攻破了禱告及攔阻了得勝。除非信徒先有合一及相信的禱告來捆梆壯士,福音就無法向未得救的人傳講——即攻破「壯士」的「家」。何處有生命之道種子之播散,何處就有惡者出現,將神的道「叨走」!(太十三:19)所以我們必須以祈禱與牠爭戰來保守幅音的信息。

  在禱告中「捆綁」的工作是藉著禱告者支取羔羊寶血的保護,因為經上寫著說「弟兄勝過他——趕逐龍——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自己性命。」(啟示十二:9∼11)不愛惜自己的性命是所有要靠寶血勝過仇敵一切能力,施行「捆綁壯士」及釋放被擄者脫離牠的權勢者的主要條件。

摘目:禱告和傳福音(Prayer and Evanglism)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