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背起自已的十字架(三)

與基督同死

  「我們信,如果我們和基督同死,也必和祂同活。」(羅六:8挪譯)

  「……這話是可信可靠的。」「我們若和祂同死,也必和祂同活。」(提後三:11另譯)

  與他同活不單指從他那裡得生命——得永生,實際上與他一同得勝,得勝像他得勝一樣,跟隨他的腳蹤而往。多數的人都以為這事在這個世上是決不可能的事。這兒我們就看到人們為什麼不相信他們會有一個得勝的生命;因人不信他們已經與祂同死,與祂同釘。必須等到他們開始相信我們已經與祂同死之後,才能叫他們也信我們是會有分於祂那得勝的生命的。

  為什麼呢?因為舊人是沒有辦法的,他不能服神的律法。但當我們藉著有分於基督的死脫掉這舊人後,我們就從那使我們不能遵守神的命令、行祂旨意的事上得解脫了。

  現在你看見了嗎?這難處和謎的分解?因此我們相信我們也能與祂同活了;但不是用另外的新辦法,一定要「因信算自己已經與祂同死」的這辦法。

  「我們斷定,一個人既替眾人死了,眾人就都是死了。」(林後五:14挪譯)現在我們也能藉著信被說服了,就是信在耶穌基督裡我們死了。我們必須用信把這個據為己有,在所有的事上都保持著這個態度。好像我已沒話可說的了。因為除非達到目的不可,能這樣的人才是得勝者。

  「但如今呢?我們既對那個曾捆綁我們的律法死,就得釋放脫離了那律法了。」(羅七:6另譯)基督的死乃是眾人所共知的事實,但如果提到我們已死,而且這個死能在我們裡面生效,許多人就都莫名其妙了。但願有更多的人知道有這樣的真理,也能把這奇妙的真理,據為己有才好。

  我們向捆綁我們的人死了,那人是誰?就是我們的肉體和肉體的邪情私慾了,也就是我們的舊人。這舊人是滿了罪的權勢;就如撒謊、發怒、妒忌、鬧意見、毀謗、發怨言、侮辱人、背後說人的壞話、容易疑心、掛慮、苦惱、貪心、猜疑、懷鬼胎等事情。

  把這些事暫時抑制是無用的,因為人也許有辦法能把以上的壞毛病停止一時,不讓他發作;但不久之後定會故態重萌的。有個能從這些事上永遠逃脫的奇妙救法,藉著與基督同死,你就得從這些囚禁你,叫你做奴僕的事上得到釋放的。在夏季裡你從樹上摘下一片葉子來,不久那樹又會生出新葉來的,因為那樹有生命。但冬季一到,有一種自然界的死在發動,你不需要動手去摘,葉子會自動的脫落。在這個死期內,自然界是沒有生長能力的。

  親愛讀者。但願有個深秋也臨到你那有罪的天性上,叫那些習性很快的脫落掉。哦!但願有個為你肉體設備的永久冬季,也有為你的靈命設備的一個長久夏季。願你的太陽上昇,像以賽亞所預言的那樣,永不再下落。阿們。

  效法祂的死

  「使我認識基督和祂復活的大能力,以及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腓三:10另譯) 「我們若藉著祂死的樣子得以接種在祂身上,也必藉著祂復活的樣子而得接種。」(羅六:5挪譯)

  那能叫我們效法祂死的苦難,就是記在羅馬書第八章的那第二種的苦難,就是因棄絕自己叫己意死的苦難。

  死人復活後的榮耀,是有極大不同等級的。哥林多前書十五章41~42節中所論及這些等級是與我們在恩典時代,效法祂的多少成比例的。保羅已得到豐盛的基督生命了。他所尚未得到的,只是整體的與基督同死而已。他不斷的向著這個標竿努力追求,我們是該向他看齊的。

  當我們已忠心的算自己與基督同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不斷的把自己留在十字架上;那逐漸的向罪死去,是會生效的。我們是因與祂同在十字架上,才被模成基督的模樣的。

  你被模成祂的模樣有多少,那是要看你與祂同死的成分有多少。同時我們內在的靈命,也被模成像祂榮耀的生命一樣。

  在上面的經節裡清楚的告訴我們,耶穌為什麼說這樣的話,就是在他聽見有幾個希利尼人求見時說的。他們求見的動機是耶穌清楚知道的,那動機和用意是完全的錯誤。他們想見一位特別大而發亮的人,與他們以前所見過的大人物一樣,或者更大些。
但耶穌是誰?他是往下降卑的主人,在往下降卑的路上前進時;祂的心是柔和的、謙卑的,祂沒有佳容美貌叫人羨慕。(賽五十三:2),現在他已快抵達路的終點,快要被釘在城外觸鏤地的十字架上了;兩旁各釘一個盜賊,是人們所丟棄並輕看的,甚至神也離棄他。 親愛讀者,你如要在各方面都捨棄你自己,不顧任何代價的,在你還活著時就像一粒麥子被埋在地裡死了,這樣你的生命在這世上就不至於被浪費掉的。你會結出許多果實來,正像耶穌所結出的子粒一樣。

  祂的生命(祂的死)所結出的子粒何其多啊!

  使兩下合一,靠十字架叫他們在一個身體堥蚇邞騏哄]弗二:16)

  要叫人和好是極端的困難,要把人帶到最起碼最主要的意見上的和諧地步也是難的;如果能成功的話,那他們會以為是件了一件最了不起的事了。但在基督耶穌裡,我們已被作到完全的並十分的合一了。正像人身上的許多肢體間的合一那樣和諧。不但我們彼此間能合一,也與神合一了。

  人們的習慣,照常話來說,這是不可能的。他們活著的時候,彼此間相吵相爭,不論大事或小事都是合不來。不管人活到多久,不合一是整個事體的起點。因此基督才把我們舊人通過他的身體都帶了去,他把這個合不來的人生,都放在他的身體裡掛在十字架上。

  我們能用屬靈的意會,知道那釘祂在十字架上的釘子,也穿過了我們這些素來都是隨從肉體的人們,把我們全部掛住那裡了。如果能藉信看對到了這個事實,並堅持著這個看見,結果是會真的繼續不斷的在增進合一了。

  正因我們是與基督同釘的,是個人與神的合一,所以在真理上我們彼此間也是合一的了。 奇妙的十字架話語,奇妙有能力的果效!

  若治死——只有此法

  「因為你們若順著肉體而活就必死,若順著靈治死你們身體上行為就必活。」(羅八:13挪譯)

  去順從肉體活著,就是去滿足肉體的情慾(加五:16)。或說是去行那些肉體的行為,也就是去犯罪或犯法,去破壞那些人們所已知的神聖的律法。

  如果我們繼續的去隨從肉體活在罪中。那我們是必死無疑的。如果我們不隨從肉體活,那我們就是也釘死肉體和它的情慾的。也就是說我們釘死那些到現在為止所已知的罪了。

  還有,如果我們靠聖靈治死了身體的行為,我們就活了。身體的行為與肉體的行為是有些不同的。所謂肉體的行為是指那些我們早知道是不對的了。那身體的行為呢?乃是要等有了更大的光在我們行了那事之後來照亮,我們才因得了光照知道那也是錯的。因那些罪本來不在我們的思想裡,也不在我們那蒙光照的己裡;所以稱謂身體的行為。

  我們要跟隨基督,有兩件事是頂需要的:1.我們不再隨從肉體而活,所有的肉體行為都得終止。2.當光來照亮時身體的行為也該漸漸的被治死(治死也叫棄絕)。1.我不行那些我已知是錯的事。2.我繼續的去終止那因被新的光所照我才發現的錯事。

  我們不能恨惡和釘死那個我們不知是錯誤的事的,釘十字架是照著所得到的光來執行的。因這事只能也只應該作到這個程度。
註:肉體的行為——是指外表顯而易見之罪,如加五:19~20所題及的。

  身體的行為——是指出己意,而外表看不出來是罪的事。

你要不要向你自己死呢?

  這些事怎能都實現呢?靠信!我們讀過:「要打那信心美好的仗,緊握那永遠的生命(得勝的生命。)你是為此被召」。(提前六:12挪譯)和你們該做什麼樣的人,該怎樣以聖別的品行來期待主來?(彼後三:11)

  每人都知道,沒人能為那些他所愛惜想要保存的東西,去爭取釘死的信心。因此在人緊握信心去與基督同釘之前,先得對自己和屬於自己的感厭倦。人如已對罪和己的活動感疲倦了。那他必定是會感激萬分的去與基督同釘。並接受基督作主,作他生命的主人。

  當人有了這樣的態度時,神才讓他有機會能有信心來與基督同釘的。

  與基督同釘有兩個條件是不可少的:1.有個志願,2.也相信它。

與基督同釘後的大能效果

  (1)一個得勝的生命

  很不幸沒有幾個人相信他能有一個得勝的生命。多人曾尋求過,他們因失望早就把它放棄了,他們連想都不想了。這個我們不必驚奇,因他們不知道與基督同釘是可能的,並且也不知道我們是能在還活著時就死。

  如果人不與基督同釘是決不能勝過罪的。不管你多努力,多誠懇,罪人是不能勝過罪的,但可以藉釘死它而脫掉它。

  如果你不相信舊人已被釘了,那麼要想有個勝罪的生命就不可能了。反過來說,如果我們相信這事,結果就不能再犯罪了。二者只能有其一,因這兩件事是連不起來的,也不能同時並存。是舊人被釘叫罪失勢呢?還是不被釘讓罪繼續存在呢?

  (2)安息於神

  在這世上我們所能得的最大好處,就是能安息於神。即人能在一切的環境裡安靜而有把握,在各種的人生風波裡,不管是試煉或逆境或在各種的痛苦境。

  在復活裡我們會有一個榮耀的身體,這榮耀也是會與我們的靈命,就是當我們在肉身裡時因效法祂的死而有分於他那榮耀的生命分量相等。

  模成祂死的模樣同樣也模成祂生命的模樣。

  與祂的死一致會成為與祂的生命一致。假如這樣的死沒有存在在你裡面,乃是因為你不信有這麼一種死法。

  算你自己真的向罪死了

  「你們也是這樣,你們在基督耶穌裡,應當算自己向罪為死的,向神為活的。」(羅六:11另譯)

  真的死就是這裡所說真的向罪死,這是基督教義的中心,且是要有實際的表顯的。當一個人有了或多或少的不信時,就像大多數的基督徙那樣,很容易的把算字當作不是真的,以為那只是一種假想而已。

  這是千萬的人失落的點。他們也曾試試要死,但又發現此路不通。這是因為他們把握不到那信心的奧秘。我們是得藉著這信心的奧秘,才能相信自己已真的與基督同死了的。這些人因不信就只好放棄去尋求那能勝過諸罪之完全得勝。

  一個人怎樣才能真的與基督同死呢?唯一的方法是相信。憑信接受那已完成了的工作,也憑信知道我們的真死是這已完成了的工作裡的成分。信經上所寫有關這事的話,並且要把這個信心的奧秘,保藏在清潔的良心裡。(提前三:9)

  所以不要去算那個不存在的死。乃是要真的去死!

受洗歸於祂的死

  「豈不知我們凡受過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乃受洗歸於他的死麼?」(羅六︰3另譯)

  不幸得很,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個。許多人只知他已受洗就算了,不知更多的了。他們是只要能受洗就知足了,那也因他們必須受洗,所以才受洗的。

  但受洗是與神在無虧的良心裡立的約。這是彼得在彼得前書三章廿一節裡所陳述的。因此那些受了洗的人是與神立了約的,或說他們簽了與神合作的合同。就是要向自己死,把自己的肉體和肉體裡的情慾都釘在十字架上,把所有的己意都加以否決,並要忠心的去執行這個死刑。這約的效能是會把人從舊人裡解脫出來,把舊人擺脫掉而加以棄絕,好叫他今後在新我裡生活。沒有這約,該怎樣以聖別的品行來期待,人對舊人是毫無辦法的。

  「所以我們藉著洗禮和他一同埋葬歸入了死,好叫我們也可以依著生命的新樣子行。」(羅六:4挪譯)
我們受洗歸於那位為我們死的主,我們是受洗好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向自己和罪死。

你們已死,因此要治死……(歌三:3∼9)

  事實上我們都在,也經過基督的身體死了,我們是死了的,因此每人該留心叫這死因信成為真實;這是保羅為什麼說「因此要治死」的。現在要注意叫這件事在你身上能為真實。

  要治死的是些什麼?全部!凡不是從神那兒來的,一切屬乎肉體的。因此在八、九兩節裡寫道:「但如今呢,你們也要把一切都脫去。脫去念怒,暴怒、惡毒、從你們口中脫去毀謗和可恥的話。別撒謊相騙了,因為你們已經脫掉了舊人和舊人的行為。」

  這些是給神所有兒女一個真實的君尊的命令!因此要治死。願每人都能棄絕自己,速來履行這個命令。

  死在我們堶接o動

  「身體上時常帶著耶穌的死,好叫耶穌的活也在我們這身體上顯明出來。因為我們這些人雖然活著,卻永遠為了耶穌的原故,被送交於死,好叫耶穌的活也在我們這能死的肉身上顯明出來。這樣看來,死是運用動力在我們身上,而活卻運用動力在你們身上啊!」(林後四:10∼12挪譯)

  什麼是死的發動?唯有一個解釋,就是帶我們到死地,把我們交給死域。常是一個一個的交給死地。在靈的悟性裡也是指一個一個的交給死,交給各各他的十字架。但這裡的死在我們裡面發動,不是指把自己帶到死地一次而已;也是指我們要把我們的己更多的交給死。

  這樣我們也就更成聖了,這是我們該努力去追求的。上面的經文十分清楚,就是常在我們身上帶著耶穌的死。我們要常把這個死隨身帶著。叫我們能把我們的己意快快的交給死;這樣耶穌的生能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彰顯出來。因那失去自己性命的,他才能得到基督的生命。

  就這樣叫死發動在我們身上吧!那使自己生命荒蕪的己,該趕快廢去,好換得基督的靈、思想和生命。讓我們被祂充滿愈久愈多吧!

  如果死了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裡死了,它仍舊是單單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惜愛自己性命的,必失掉性命。在這世界上不惜愛自己性命的必保守性命到永生。」(約十二︰24∼25挪譯)
若死了,是的,這是最大的問題了。哦!人們多麼惜命啊!把自己寶藏、為自己辯護、愛自己的生命把它修飾起來,也叫這生命就永遠滅亡了。幾乎所有的人都想作些保護自己看顧自己的事,儘可能的為自己的享受和與趣作打算。也為了這個緣故,他們就用自己的才幹力量和知識叫自己能在這世上爬得高高的;但他們一點都不曾想到這一切都是不足取的,是與那些有價值該去爭取的恰怡相反。

  遇裡都安然無虞。

  這個安息,如果你不與基督同釘是絕對不可能實現的。「唯獨惡人,好像翻騰的海,因不能平靜其水就翻騰湧出髒的泡沫來。我的神說,惡人並沒有平安福利。」(賽五十七:20~21挪譯)

  舊人是多麼難纏啊!不安寧,不能安睜下來的。他們多憂多慮,因有太多的事會臨到的,並且他們十分懼怕有些東西會失喪的。他們有那麼多的不信和猜疑,因舊人是已定了死罪的。因此才滿了懼怕和長久的不安了。

  我們應當高聲讚美神,為了這個無比的解決和救贖,神使我們得與基督同釘。這麼一來,我們有了安息和保險,我們能安息於神、就像耶穌一樣,能躺在船尾熟睡在一個波浪如濤的加利利海中。

  (3)長成

  肉體如沒被釘,人是決不會有屬靈的長成的。因為人不與基督同釘,他仍是屬肉體的在律法下。人也就作了律法的奴役及罪的僕人陷在滅亡中。

  人能得不少的聖經知識和各種別的知識。我們也能學會如何在話語和事奉上來騙取別人的信賴。但是我們屬靈的成長停頓了;犯罪得赦免,又犯罪又再得赦免,循環不息永無止境。

  在人的天性裡只要舊人仍活著。老舊的麻煩問題會一再的出現。這與我們所明白的長大成了十分強烈的對比。

  只有等到我們至終相信肉體已與基督同釘了;我們才能真正的講到屬靈的長大。

  (4)教會生活

  有一首詩歌很明顯的寫道:「我們在十字架上,我們有合一和愛的靈。」在另一首裡我們唱說:「多有福啊!當我們肉體已在十字架上,我們能來聚會。」是的,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彼此勸誡,並有許多其他的實益。聖徒們之間的關係本來是極其困難的,現在變成十分的有福了。

  只因我們除了十字架之外已無處可走。所以得把自己和我們所有的都棄絕於十字架上,這樣教會才能同被建立。要基督的身體長大,每個肢體都得被釘的。

  換一句話說。神水活的教會——基督的身體,是一些已經與基督同釘了的靈魂所組成的;否則他們就不能像身體那樣的長大,因那沒被釘的舊人攔阻了這個成長。

  結論

  那些輕看這微小的,但卻很重要的開始的信息,就是——相信基督,是為我們被釘;和那些大聲讚美這個開始,但又輕看或棄絕——這奇妙的延續,就是相信已與基督同釘,兩者都是一樣的愚蠢。

  願神在這些日子裡,啟示這個有福的信心奧秘,給多數饑餓和渴慕的靈魂。啊們!(挪威—以利亞、阿斯拉克森.全書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