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豪威爾的代禱職事

  本文摘自禱告王子豪威爾的傳記,其內容記聖靈載為猶太人禱告。豪威爾是神在十九世紀所興起禱告的器皿,因著他及他所帶領聖經學院的禱告,帶下非洲的復興,猶太復國以及二次大戰的轉機,做成了美好的見證。

第四塊地及猶太人

  豪威爾的第二個負擔就是為猶太人禱告。

  當我們與豪威爾先生並聖經學院的全體同仁,藉著經年累月地為以色列人禱告。我們很希奇地看見主已經初步應允了他們的禱告,這個事實就是猶太人重返聖地,並在巴勒斯坦建立了以色列國。

  然而,當豪威爾從神那堭o到為以色列代禱時負擔時,從整個環境看來這件事似乎是不太可能!由於這個禱告的應驗提醒了我們,既使神曾藉著先知在聖經中預言要成就的事,除非祂在祂的子民中找到了信心和順服的管道,這些歷史上的大事是無法應驗的。預言必須藉著相信才能應驗,正如說預言的人需要信心一樣。

  一九三八年九月三日,豪威爾從報上得知義大利宣稱要在半年內將境內的猶太人完全逐出,於是他就有了這個負擔。加上當時德國境內正掀起猛烈的反閃人運動(Anti–Semitism),這兩件事使他想到「神的選民」必重返他們自己故土的事。

  他在聚會的記錄中說道:

  九月三日:「我因著這些選民有了一個極重的負擔,並且我向神說,願祂將他們的負擔放在我身上。魔鬼藉著希特勒與墨索里尼一再地將他們遣返他們自己的土地,這正應驗了預言中所說的。而目前已接近時代的末了,也是預言要完成的另一面印證。我多麼渴望能幫助神的選民再回到他們的故土。」

  九月五日:「以賽亞預言神的選民二次歸回,他在以賽亞書十一章中曾說,神要把祂的選民,從世界各地招回來。這兩處的預言今天正在應驗中。聖靈盼望藉著一些人來幫助他們,我盼望神能更深地摸著我,使我感受到神選民的苦難。」

  九月七日:「但以理從先知耶利米書上得知猶太人被擄七十年後將要返國,因著他的禱告及神奇妙的帶領,使神的選民得以返回。我們必須有信心來相信古時神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神定規他們必住在應許之地的話必能成就。這不僅僅是由於我們對猶太人的同情,而是因著神的話。古時神感動古列王幫助被擄的猶太人,並以錢財支助他們返國!我確信外那人的日期已經滿了,當主耶穌再來時,猶太人必先要重返自己的故土。」

  九月十一日:「我想起在接待印度寡婦,以及一些傳道人兒女的小村莊中,我們也有一些代禱的處所。此刻神已呼召我們為猶太人擔負起代禱之責。」他又說到神已明確地指示他,要為猶太人籌得十萬英鎊的款項:神要我們有信心。於是,我們的日子全都用在為這筆款項信心的禱告上。

  幾週以後,有消息傳來,希特勒要把在波爾邊境上數千猶太兒童「逐出」,這件事更加增了豪威爾的負擔。他告訴聖經學院的學生說:「當我看到報上的新聞時,我被一種極大的憤慨所淹沒了,沒有人知道這件事對這些孩子的父母將有如何的感受。聖靈是如同這些孩子的父親一樣,假如我是這些失去家庭孩子中的一位父親,我豈不是儘快地為他們再尋得一個處所麼?這是聖靈的感受,祂所感受的正像那些孩子的父母一樣,雖然他們現今正被困在歐洲大陸,除非聖靈在你堶惆洇A感到這樣的痛苦,你是無法為這些兒童禱告。除非你經歷如此真實的哀慟,你禱告的話語是不能算數的。」

  像往常一樣,當他有了類似此種負擔時,他便能實際地發覺到神所要他做的事。當他求問主當如何行時,主的答覆便臨到他:「為他們安排一個家」。他已經憑信心買了三塊土地,但如今主又呼召他進入一個新而且大的財務試驗。他原想租下一位去逝不久朋友慕尼流的房子。他估計該屋可收容二十五個孩子,但是屋主不願出租。於是他又去找另一棟更大可收容二百五十個孩子的屋子,但他再次遭到拒絕。然而有一次夜堹咩C聲向他說潘樂吉爾(Penllergear),這個地方是他曾經聽過卻從未去過。據他所知,該地是天鵝海(鎮名)最大的一塊地產,主人是查禮利林,經過詢問,他發現該地約有二百七十英畝,而且羅馬天主教方面,為了該地的大廈及兩塊空地就出價一萬四千英鎊,所以他清楚知道若要整個買下至少得二萬英鎊才行。

  從學院聚會紀錄知道,他們為此事禱告了兩個禱拜,直到十一月二十六日,他才做了決定說:「我將買下這塊新地,可能就在下個禱拜。我願意為了幫助猶太人擺上我所有的。」

  當他找到經紀人時,他發現已經不能再耽延了,因為已有其他買主出了好價錢,他必須在二十四小時內作決定。那天他對聚會說:「一些買主正組織公司要購買潘樂吉爾,而我祇有仰望那三位一體的神來做我的股東。」在緊接的一次聚會中,他說:「今天我收到通知,現在我是該地的二名買主之一,因此我出了一個價錢比該公司還高。經紀人告訴我這塊地應該是我們的了,今晚他就要寫信給該地的所有人。」

  於是這件事便成了定局,若這件事有所變化那也是必然發生的,因為價錢高到二萬英鎊,而他手頭上卻分文不名。此種情形原有礙於他原先購買的信心,不過藉著多年來神的帶領,使他得以通過此項考驗,縱然在我們看來這種考驗是太艱難了,而事實也是如此。然而,正如學院堣@位學生說,豪威爾先生在買那塊地的心情,並不會比一位買衣服的人來的急躁!幾天以後他接到學院的一位朋友從電話中的鼓勵,他說如果豪威爾願意投注其所有來購買潘樂吉爾這塊地,他也要如此行,並且提到他有棟父親所交給他的房子可出售來作為此事的贊助。

  當地報章以「威爾斯猶太少年避難所」為標題刊載著此事,連倫敦報紙也以頭條新聞登出,與國務院有關允准數百名猶太少年入境的交涉於是展開,所有這些行動都意味著需要一筆極龐大的開支,還得加上為每位少年付上五十英鎊的保證金。

  於是神呼召他們進入更大代價的第一步。學院開始為所需要的十萬英鎊保證金禱告。正如豪威爾所說:「在信心生活中有一條必然的律,那就是除非主親自感動別人為神的工作,奉獻超過他以往所曾付出的,一個基督徒永遠無法憑自己得到工作上龐大的供應;而且,即或在當事人能力所及,也未必使他願意拿出來。」基於此事,神好些日子來一直向他說話,並把感動放在學院的信徒心中。在一次主日聚會中,他告訴他們主的要求及他的決心,就是說他們將要出售原有的三塊地,這三塊地的總價接近十萬英鎊,正可以付猶太少年們的保證金。

  同時,主也在一連串聚會中向許多人說話,要要他們把學院的職事擺在祭壇上,讓聖靈做工在他們身上使他們代替那些逃難的猶太少年父母。於是,他們中就有許多人有了真正的降伏,雖然前面的服事尚未具體化,然而這卻是神奇妙智慧的道路。因為這件事的發展是意味著他們中間有一百二十位同仁,要在所未料想到大戰的數年中被聖靈分別出來從事代禱的生活,神再次以明顯的呼召,預備祂的僕人去做其他的服事及更高的事奉。祂要藉這些屬靈的精兵,以膝蓋來從事爭戰,為要使全世界的受造者再度得到聽見福音的自由。

  就在他們準備接待這些少年們時,德國宣佈二次大戰,以致他們的計劃必須有所更改,但是這時已有十二位孩子抵達並且成了學院家庭中的一份子。這也是豪威爾的另一次試練。他說:「當你想為神作工時,所有的事情都會起來反對你,還有任何攻擊比這事更甚嗎?在我為孩子們買下潘樂吉爾時,大戰就爆發了,我能接到他們嗎?但當神對你說話時,你就永無須懷疑。倘若神要領你進入一個更大的試練,你就要坦然無懼的回到祂面前把重擔卸給祂。試想我有一大筆的債務,在人看來是再沒有比這件事更大的錯誤了,但是我從來未懷疑過,我深知這不是一件錯誤,雖然魔鬼說它是。雖然我們不能把孩子們接過來,然而我們還是順服神把地買下來,祂告訴我們因此事將有上萬英鎊的錢為祂的國度而用。」

  神是何等的奇妙!首先,因為得到這塊大的土地,使得一批青年得到神的呼召留在那兒作代禱的工作。他們在那些年間在學院堻ㄛO從事伐木的工作,結果使他們也免除了其他服役。然而在大戰進行期間,豪威爾被主帶領從事房舍擴建計劃,這是神保守的引導,因為在一些日子以後,政府便制定了一項有關土地開發限制條例的法案,但有一項條例就是在計劃尚未擬定前,任何土地均可以獲得免稅,這個條例被引用的機會實在很少,但是潘樂吉爾就是其中的一個,而且當這些房舍被建起後,他們就替神省了千萬英鎊的錢。然後,潘樂吉爾大廈被提議要捐給巴那德博士作為戰時的孤兒院,經過一段長時間商議後,議會因該大廈的裝修維護費過鉅而改變了原來計劃。現今,哥摩更郡議會已將大廈設置成一所低能兒童的學校。不過該大廈的四境仍歸學院所有,但因大廈所得回款項也是神向祂僕人所應許的數目,這筆款項正可用來發展神的國度。

  經過多年的戰爭歲月,他們並沒有忘記猶太人,雖然他們在神面前的禱告主要是為列國祈求,正如豪威爾所說:「大戰爆發後,主把我們祈禱目標從猶太子民轉向獸。(他通常用這名詞指納粹組織中的那惡魔)」,「並告訴我們要勝過牠。」然而此事剛過,於一九四七年十月至十一月問,他們全天迫切為猶太人重返巴勒斯坦禱告。豪威爾如此說道:「我們為他們祈求,是因神在四千年前就與亞伯拉罕立了約,所以神必能將祂的選民帶回來,巴勒斯坦也必再成為猶太人的國土。」

  於是,挑戰使臨到學院的眾人,因為猶太人在一九一四年至一九一八年的戰爭後未能重返故土,那麼他們在這次大戰後如何回去呢?這時,這時,這群禱告的戰士已看見神的手已進入聯合國會議中,促使他們考慮到巴勒斯坦問題。感謝主!消息傳出英國預備從巴勒斯坦撤軍。在兩個月中的十一次聚會,代禱全部集中於即將來臨的表決。時間轉眼就過,表決那天,就是主後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當天禱告更為迫切。不過消息傳來說巴勒斯坦劃分尚未進行,於是他們再回去迫切禱告,直到在信心中看見「神的使者在紐約的聯合國會議中感動那些與會的人把好處歸於神的選民」他們滿了得勝的把握。次日,有消息傳來聯合國以三十三比十三票通過了巴勒斯坦國界問題,並證實成立以色列國的事。。整個學院都因此歡呼,稱頌這日為「聖靈在人類二千年歷史中所成就最偉大事情的日子」。在過去年日中,神不只一次指明猶太人要重新歸回,就在神與亞伯拉罕立約整整四千年後,祂從列國中聚集了他們並且把大部的巴勒斯坦土地還給他們。

  摘自理斯.豪威爾自傳(The Autobiography of Rees Howells)
(Ress Howells Intercessor)by Norman Grubb Christain Literature Crusade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