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五十二年的禱告

喬治慕勒(George Muller)

  在一八四四年十一月,我開始為五個人的生命得蒙拯救而禱告。我每日為他們禱告,無論我是在病中或在健康中,在海上或在陸地上,無論有多少沉重的事務臨到我,我的禱告從無一日中斷。十八個月後五個人中的一個得救了,我為這一個感謝神,並繼續為其他四人禱告。過了五年,又有一個得救了,我為這第二個人感謝神,並繼續為其他三人禱告。每日我為他們的禱告從無中斷,過了六年,又得救了一個,我為這第三個人感謝神,並繼續為其餘的二個人禱告,直到如今這二個尚未悔改。在這段期間,神豐盛的恩典,仍然應允了我一萬件的禱告。直到一八八零年,我每日仍為這二位未得救的人禱告,已經36年了,他們仍未得救。但是我的盼望仍在神身上,我將繼續禱告,並且查看是否得蒙應允,雖然他們現在沒有蒙恩,但是,祇要我繼續禱告,他們將來一定能得救。

  譯自:George Muller-Man of Faith & Miracles by basil Miller ,Dimension Books, Bethany Fallowship, Inc, Minneapolis, Minnesta.

  米勒註:直到一八九七年慕勒逝世,這二位慕勒朋友的小孩仍未得救,此時慕勒已為他們禱告五十二年,但是在慕勒安葬後不久,神就引領這二位蒙恩。在得勝的信心裡,永遠沒有難成的事,假如神立刻回答慕勒的禱告,他就即時感謝祂。假如神沒有回答,慕勒就繼續禱告,直到有了答案,在慕勒的身上,禱告的聲音卻永遠沒有靜止。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