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復興的路

陶恕(A.W.Tozer)

  一、前言

  教會的復興,源自有人開始「主動」地尋求神所要成就的旨意,並且願意堅守與順服這樣的旨意。從教會的復興史看來,當馬丁路德與那批改教晨星們,堅信教會必須回到聖經時,神給他們一個復興。當衛斯理與他的同工堅信人必須藉著悔改才能得蒙赦免,於是他們又給教會帶下一個復興。在這些復興的預備期,乃是有一群人在那堨D動地尋求神的旨意;而不是被動的接受環境而已。

  我認為「復興」可以稱為「一種屬靈的成熟」—就是能用「最簡單的方式,準確地表示出神的旨意」,「這個旨意可以顯示出我們眾人共同的需要來。」所以復興不是藉著一堆我們自以為純正的教訓,更不是藉著大眾傳播的新方法。

  復興的兩個根基;第一:人積極地,主動地尋求神的旨意。第二:神的這個旨意,可以在我們生命中得到滿足。(就是十字架的道路)

  二、主動地尋求與順服神的旨意

  1.我們與神的旨意有雙重的關係;一個是「主動的」 一個是「被動的」。在我們這個世代,當我們題到神的旨意時,幾乎是一種「聽天由命」或「認命」的方式,所強調的皆是「順服神的旨意」與「接受神的旨意」的模式。於是我們歡唱「憑你意行!主」的詩歌,喜歡唸「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這樣的經節;喜歡以馬利亞,那種「情願照神的話,成就在我身上」作為我們屬靈的模範。這種「被動式」的接受,順服及跟隨是我們今日對神旨意的態度與教導。

  2.似乎很少人看到神的旨意也有採取「主動」的方式。不是被動的接受環境,人,事,物的帶領;而是因著神的話那樣說,「我願意來遵守」;願意主動的調整生活來順服,願意奉獻一生來與神立約。被動的順服有它的屬靈價值與意義,可以使人得到安慰與平安;但是主動的順服,最大的特徵是「帶下能力」來,這是教會復興的種子。許多人無法瞭解為什麼以利亞的服事有那麼大的能力,這個非常的簡單,「神聽以利亞的話,因為以利亞先聽神的話。」神必須遵守以利亞的話,因為以利亞先遵守了神的話,你無法將這兩件事分開。主動的順服,乃是神的話已經說了!我就說「我願意」,而且一生都願照此而行。

  三、復興的路就是十字架的路

  當我們願意主動的順服,接受神的話時,神就在我們生命中做一個最大的工作就是十字架。因為一個人對神的話及神旨意認識的程度,最重要的關鍵是他對十字架的認識如何?若有人願意主動順服神的話,乃是因為他認識十字架,如此也等於他作了一個決志「他願意背起十字架」(註:一般人談到十字架的見證,似乎說他一直被十字架所壓,這是被動的情形,但聖經指示對十字架的態度是要我們去背,這是人主動的動作。)這種人一定有個看見,神的旨意裡是充滿著祝福的地方,也是充滿痛苦與困擾的地方。

  使徒保羅的順服,就不祇是「接受」而已,而是「和基督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腓三:11);因此他的順服是主動的,是一直往前去的。(註:保羅看到這條通往標竿的路,必須受許多苦來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因此他存心順服,這種順服與現今所談論,因著受苦再順服,這種被動式的順服完全不同,請讀者仔細查考默想分辨。)為什麼我們如此地缺乏屬靈的能力,有一關鍵就是我們不願意接受與經歷和基督受苦。接受十字架,是經歷耶穌復活大能的關鍵,逃避十字架是失去能力的主因。我們若拒絕神旨意的中心—十字架,我們如何與神同在呢?我們若不願意與耶穌同行窄路,我們如何親近主呢?

所以偉大的聖徒都認識十字架,即使是那些在新約以前的眾聖徒也是一樣。因為他們認識十字架的精義,因此他們願意背起它來。屬靈的能力來自順服與經歷十字架,離了十字架的能力都是天然的敗壞能力。如果一個人愈認識他自己的心及自己天然的光景,他必須隨時準備專心地背起他的十字架向前走。情慾是雅各的十字架,世界是但以理的十字架,仇敵是約伯的十字架;情慾折磨雅各,世界折磨但以理,仇敵折磨約伯,但是神真實的祝福,就是從這裡磨出來的。再提到使徒行傳,門徒們的十字架來自當時最具宗教熱忱的猶太人。再看教會歷史,馬丁路德和那些改教晨星,他們的十字架來自羅馬教會。雖然羅馬天主教本身給自己製造了數不盡的十字架,但是它也成了神僕人的十字架。而當神興起衛斯理與懷特腓時,這些新教改革家的後代又成了衛斯理等人的十字架。是的,那些一生遵行神旨意的男女,他們一生對神不變的順服,給自己帶來了痛苦與困難,也帶來了神真正的祝福。

  現代人有一種錯誤的幻想,以為跟隨耶穌就等於走上了最簡單又最檢便宜的道路了。像耶穌在地上的時候,任何人都可以放下他的工作,而對人說:「再見!我要跟隨耶穌了。」有食物可吃,病得醫治,這種群眾式的跟隨,彷彿是跟隨了耶穌的腳蹤,卻沒有認識祂屬天的生命本質。但是,弟兄們!祇有背起十字架才是真正的跟隨耶穌。當我們願意順服神的旨意時,十字架將帶來痛苦與困難,但是真實的信徒都作這樣的見證。祇要人全心願意背起十字架,他就要發現十字架是世上最輕省的東西。

  什麼是與主同行呢?就是和耶穌一起背十字架,但也因此與祂一同復活。十字架的信息不是一直地強調死!死!死,乃是由死而得生命與得勝。我記得當我年輕時,有很好靈裡的跟隨及很奇妙的聖靈充滿。以後不久,我讀了一本有關十字架的書,從那本書的第一章開始,作著就把我掛在十字架上,我就一直披掛下去,直到末一章。這本書從頭至尾都是講些沮喪的事,信息的每一部份都充滿著死,死,死,以致我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都無法擺脫那種信息的陰影。直到我遇見了宣信牧師(Dr.A.B Simpson)詢問他有關十字架與治死自己的意義,他告訴我,十字架的一邊是治死天然的肉體,另一方面卻是復活的生命與能力。我們周圍有許多基督徒說:「我相信,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其實他們祇是在談說一個術語,並沒有說到十字架的實際。十字架的實際,是來自當我們真實地背起十字架時。有一位十五世紀的古聖徒說,「神最大的智慧,就是要我們背個十字架。」他又說:「論到十字架,有人喜歡背鋼鐵作的,以為如此才夠份量。他們看不起平凡的,木頭的十字架,以為太容易,太平凡的東西,無法讓他們徹底的釘死,要那種殉道式,大苦難式的才能釘死。有人喜歡背黃金和寶石做成的十字架,以使觀看者嘆為觀止,使人羨慕,令人激動。他們十字架的見證必須多彩多姿,高潮疊起,看不起木頭的十字架。」其實這些人是不足以高舉十字架,而是藉著十字架把他們高舉了。他們以為十字架可以獲得美名,稱讚,羨慕及令人可歌可泣,結果他們不是釘在十字架上面,而是釘在財富與名聲的上面。真正懂得背十字架的人,祇知道十字架是「釘死」而已,再無其他。

  神的作為似乎有個法則,祂常使我們最喜歡的人或事成為我們真正的十字架,好叫我們在死般的痛苦堙A能夠重估這些事情或人的永遠價值,並對屬世的讚美與獎賞有個真實的透視。這位古聖徒又說:「釘十字架是從頭釘到腳。」這句話最震撼我的心靈,使我重新瞭解耶穌是從頭到腳的被釘在十字架上;當他被釘時,他身體的每一部份都承受十字架激烈的苦痛。

  神的兒女們必須預備背起十字架,不然他一定會在試煉堨2恁C神如果將來要讓我們像祂獨生子一樣的高升,祂現在一定會毫無同情地對付你!因此保羅對神的旨意有個轉捩的認識。他說到耶穌,「本有神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5~8)請注意下一句「所以」「神將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於父神。」(腓二:9~11)神今日若毫無同情的釘死我們,乃是因日後祂要把我們升至無法測度的高處去。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每一件天然才能所能支配的事必須交在祂面前的原因。我們天然的聰明,才能,熱心原都是神所賜的,應是好的,但實際上也祇是人肉體軟弱虛飾的東西罷了。神定會把我們的能力弄得又可笑又無用,乃是要把我們從頭釘到腳,使祂無法測度的榮耀成為我們的福份。你相信嗎?神在我們周圍所安排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使我們進入榮耀堙C

  現在的教會常唱:「在我安息前,握緊你十架,那奇妙光輝,引我上天去」看看十字架這樣地被人誤解;實在是一件悲哀的事。他們以為抓住十字架可作安慰,盼望某些能力會從那雕刻的金屬或木頭上發出來,引導他們安渡死亡河。錯了!這些可憐的靈魂沒有發現十字架是個福音,它帶來了贖罪,稱義和成聖。

  一個人若不順服神的旨意,那豎立在教堂上,懸掛在門上,圍繞在頸項上的十字架都沒有用處。我們的教會已失去某些重要的實質。我們盼望復活,卻不願接受苦難;我們忘了我們的主升上高天前是在世上受苦,也忘了屬靈黎明前必須經過黑暗的幽谷。這是每一個人所面臨嚴肅,卻是有福的抉擇。你是否願說:「不論任何代價我願意跟隨祂,不管我將面臨什麼,我願背起十字架。」

  哦,主!讓我死得其所,也不要使我活在錯誤中,我寧願達到屬靈的高原也不願過一個可憐的生活,除非你命令我此刻必須活在低處。

  這是復興的路,就是有人頗意經歷屬靈的生產之苦,有人願說:「我的神!把我從頭到腳釘死!願榮耀的死臨到我這卑賤的生命。」

摘自:我吩咐撒但退後(I talk back to the devil)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