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狄克叔叔得醫治

豪威爾

  一九一 O 年,在為哥塞特上尉代禱六個月之後的復活節,豪威爾終於獲准回復正常的生活,但是主建議他再繼續過這種隱藏式的生活四個月,好進入代禱的另一更高境界,就是為在印度的孤兒寡婦代禱,因為他們在現行制度下受著極大的痛苦。他選擇繼續過這種生活,原因是:「我與主相契的美好,超過我從前與人所有的交往,而且我也還沒有靠聖靈完全譠懂聖經的話語,現在這件苦差事己變成生命中最甜蜜的事。」

  幕後英雄

  主向他指出這些寡婦每日只靠一把米度日,又提醒他代禱的定律是在他開始為他們代禱之前,他自己必須和他們過一樣的生活。所以他的飲食必須限制為每兩天吃一餐燕麥粥-那是魔鬼稱為豬食的東西!他得放棄麵包、茶和糖,每兩天才有一杯值一分錢的牛奶,所有食物的花費每週不超過六角錢。主又吩咐他離開家,住在很多人擠一間的房子,那是他母親一點也不能忍受的生活。由他過去的代禱呼召堙A他很清楚地知道:在一件事工完成前,即使他安於現狀,主還是要帶他進入屬靈更高的層次。聖靈現在似乎刻意要改變他的口味,使他對這種食物滿意的程度與他自己家中最美味的食物相同。

  事後他說:「我經歷了筆墨難以形容的饑餓,主並沒有讓我輕易地通過這一關,祂不是將你放在老鷹的翅膀上,助你飛越,乃是要你自行戰勝這場挑戰。猶記得第一天我一點麵包都沒得吃的感覺,幾乎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去換取一塊麵包皮。然而,當你願意為別人設身處地經歷他的痛苦,他所遭遇的過程你必須全部走過,不可遺漏任何一點。每當用餐時間,我什麼都沒得吃。奇怪的是,我並沒有因此而放棄這樣的熬煉。在那個時候,我想起以西結,只有他算足我的朋友。我常禁不住要問:『他是怎麼做到的?』」(參結四)不要以為毫威爾的代禱工作只是一連串代價極重的順服;在他自己的痛苦下,他仍然不停地向上帝呼求,求主襗放那些真正受苦的人,他不過是代替背負他們的重擔而已。

  他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十週,而在開始十天後,他就獲得了勝利。他領悟到禁食的真諦在於使肉體完全地順服聖靈。「每一次禁食若都是在聖靈引導下實行,就表示我們的肉體已有了更好的裝備,來承擔各樣的重擔。」他每天五點起床,一天完全不進食,晚上睡在地板上,第二天五點又起床禁食,直到下午五點。他說:「為了那些印度的寡婦,我甚至願意今後的年日都過這樣的日子。我知道我已為主打了一次勝仗,從此祂就可以解救那些寡婦了。」

  在他得勝之後,兩天一餐的日子就和一日三餐的日予沒什麼兩樣。事實上後來在一九四九年,因為印度的獨立和新憲法的制定,在繼承法中有關寡婦的繼承權部分做了一些修正,使她們的利益獲得較多的保障,為婦女的人權寫下了歷史的新頁。當時有誰知道他的代禱工作為這件事提供了多大的貢獻,而且為今日福音在印度廣傳開了大門?

  在這段代禱時期堙A上帝召他禁食的最後一個階段是先從每三天吃一餐開始,然後整整禁食十五天。在第七天時,他說:「我可以快樂地經歷這次熬煉,絲毫不為所苦。到了第七天,仍和第一天一樣。我的精力並沒有損耗,而且一點也不覺得需要食物。」後來主告訴他,他已完全獲得代禱的職分,可以終止禁食的時候,他自己反而還想繼續。

  預知痊癒的日子

  在這最後一段代禱生活的幾個月中,發生了一件意外,豪威爾認為這件意外是他生平最值得記述的一次經驗。在布萊克山上,他那殘障的叔叔狄克仍住在潘特溫祖父母的老家堙C新年元旦那一天,在出發去拜訪狄克叔叔前,豪威爾獨自來到樓上自己的房間。這是他的習慣,每當他要求主以寶血遮蓋他並帶領他去見需要他幫助的人時,他就會上樓去安靜禱告,可是那天早上,聖靈出乎意料地對他說:「天父的旨意要使你的叔叔痊癒。」這句話聽起來實在是棒得教人沒法相信它是真的,在癱瘓三十年後,他的叔叔竟能和常人一樣再度行走了!

  在他抵達潘特溫時,他的叔叔已像往常一樣熱切期待他的來臨,一見面就問他那個老問題:「有沒有什麼從主來的新消息?」豪威爾回答說:「有,而且是關於你的。」叔叔訝異地問:「關於我?我做錯了什麼事嗎?」「沒有,但主告訴我祂的心意是要醫冶你。」我們可以想像到叔叔聽了這話是多麼地快樂!他滿口讚美,急於出去看看主要如何為他成就這件事。在他到後院小花園一刻鐘之後,他帶著發光的臉回到屋堙C他說:「不錯,我會在四個半月後痊癒,即五月十五號那天康復。」

  如果他們不太肯定這件事,也不立下確定的期限,那麼要把這件事公諸於眾就簡單得多,但是聖靈把這個感動強烈地放在他們心中,使他們對這件事確信的程度,和別人對已經成為事實的事那種確信一樣。「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十一 1 )豪威爾說:「這並不是一場信心爭戰的事件,而是穩穩地站立著看見主的救恩。」他那為病人代禱的職份在為那位肺病婦女禱告了六個月之後才得到,而「一旦獲得這樣的職份,就可以在任何一個聖靈願意醫治的病例上收到同樣的功效。」

  於是這個好消息在那個星期奡N傳開了,成為街談巷議。很多同情他叔叔的人,都認為他是自己弄錯了方向。有些人來問,為什縻主要說四個半月,而不是一個月、一個星期,甚至一天。豪威爾說:「有些事我們確實不明白,所以也沒有去解釋,人總喜歡問『為什麼』,但我們只能回答說-『先知的靈原是順服先知的』(林前十四 32 ),日期只有上帝能能訂。」

  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情的兩星期後,他的叔叔病情突然惡化,在床上躺了一個禮拜;親友們皆議論紛紛,有人甚至說當原訂日期到來的時候,他恐怕不但沒有痊癒,反而進了墳墓。雖然狄克叔叔病得很重,聖靈卻警告他們不要為此事禱告,因為如果他們禱告,表示他們懷疑先前上帝的應許。事實上,主已指示狄克叔叔,不要再一天禱告十小時,乃要開始為將來他痊癒後所要做的工作做準備。

  距離預定狄克叔叔得醫治的挪天還差兩星期,主讓豪威爾知道自己將要離家數月,並且在宣告狄克叔叔這個消息之後,到狄克叔叔獲得痊癒之前,他不會再去探望他,因為上帝不願意任何人因為這件事得到他人的讚美,榮耀必須單單歸與上帝,於是他來到潘特溫,見到他的叔叔帶著一臉主的榮光便問他:「主有沒有告訴你,為什縻要四個個半月,為什縻要選在五月十五日?原來那天是聖靈降臨節。祂要以醫治我來紀念五旬節。祂告訴我說,我會在早晨五點鐘痊癒,然後步行到教堂去,再走回來(大約三里的路程),這是三十年來的笫一次。」

  豪威爾本來每星期都會去探訪他叔叔的,現在面臨預言實現的階段,他反而不再去了,很多人心中自然都去興起一個念頭,認為他臨陣脫逃,置他的叔叔於不顧。他稅:「然而我們為了上帝這樣偉大的計畫而終日開心不已,那兩星期中我們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就是要堅定地相信主,等著看主在我們身上成就的救恩。」

  一分鐘就夠了

  在聖靈降臨節的前一天晚上,狄克叔叔的病情仍像往常一樣糟,平常每天深夜一點到兩點之間,他都必須起身,不能躺下,那天也還是這樣。敵人最後一次攻擊來了,牠在他耳旁輕聲說道:「時間就要到了,還剩三個小時,可是你現在還是和以往每天晚上一樣。」但對上帝來說,一分鐘就足夠了。他相信主的話不會落空,於是他回到床上,睡得比平常更香甜。再醒來時他聽到鐘敲了五下,然後他發現他已完全復原了。他把全家人都喚醒,大家都極其震驚,在一種敬畏的氣氛中,幾乎沒有人敢有任何動作,因為他們知道在那一刻上帝親手完成了奇妙的大事。當去教堂的時刻來臨,魔鬼又企圖建議他攜帶一根拐杖,以防萬一。但他大聲說:「撒但,退到後面去罷!」

  他到達教堂之後,眾人都為此讚美感謝上帝,那天本來就是感恩的日子,如今又多了一項值得感謝的事。第二天,附近地區的人都紛紛來看他,「信心生活會」在威爾斯地區的代表人伊凡斯牧師( Rev.Wynne Evan ),也為此奇妙的醫治寫了一篇見證的文章。

  在那個聖靈降臨節當天,豪威爾邀了兩位遠在十哩路外的朋友來喝茶。他們兩人路過狄克叔叔住的地區,碰巧經過狄克叔叔早晨做禮拜的那間教堂,但並沒有聽到有關他獲得醫治的奇事。而豪威爾本人也還不知道這件事。這天對他來說,是個很大的考驗。他們在茶几旁主要的話題就是:「狄克叔叔說不是已經痊癒了?」雖然豪威爾這兩位好友沒能證實他的確信,但上帝保守祂的僕人信心堅固不動搖。直到星期一晚上十一點鐘,才有一些朋友在他的窗外喊著說:「我們看到你叔叔去教堂了,那真是奇蹟啊!」他們以為他早已知道此事,因為在星期天他們就託人將這訊息帶給他了,誰知道那人又轉託了另外一個人,以致他一直沒接到這個消息。

  豪威爾對這件事的意見是:「如果我曾有絲毫懷疑,如今我還會這樣喜樂嗎?主不會成就祂的應許,除非我們完全相信祂;而且只要我們堅信不移,我們就願意等待,即使成就的時間稍有遲延。對我來說,有一件事比醫治更重要,那就是我所具備的代禱身分又獲得了進一步的確認,而且可以在任何上帝許可的事上使用這樣的身分。」

  他的叔叔後來被任命為那個地區的一位榮譽本地傳教士,在五年之中,一再徒步拜訪方圓三哩內的每一個家庭,並帶起了許多個禱告會。他和他的姪兒每天要走十八哩路,而在他痊癒後再也沒有生過一天的痛,直到主告訴他,他在世的工作已完畢,被主接去為止。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