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神兒女的自由

葛盧

  現在我們要談一件事,表面看來似乎不可能,但實際上是完全真實的,而且是最為切實的真理。那是什麼呢?那便是任憑主的意旨引導自己的人是自由的,而且只有他們纔是自由的!保羅把他們稱為神的子女。他說:「因為凡被神的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羅八 14 )許多世俗人,生活放蕩,不受拘束,看來似乎是自由的,實際卻並不自由。他們做了私慾邪情的奴隸,只得任它虐待宰割。這件事實,從他們的本身就可得到證明;即使他們嘴上不肯承認,他們的行動是瞞不過人的;因為那些被私慾邪情牽累的人,往往不能控制自己,只得任其妄動,如身繫桎梏,不得脫身,真是作繭自縛,自討苦吃,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啊!

  有許多信徒,可以算是熱心的了,但對於自己的責任,往往疏忽懶怠,這也不是真正的自由人。小小的誘惑,使他們嚇退了;人類的虛榮心,把他們壓倒了;他們願意行善,許多的阻礙使他們失去了勇氣;他們痛恨罪惡,卻沒有力量避開它。他們不能做自己愛做的善事,卻懦弱地做自己不愛做的壞事,這不能稱作自由。

  有些信徒,只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事,那也不會有自由的。他們照著自己的主意規定了熱心的計劃,他們按照了某一種規律去實行,以為自己很自由。但實際上,他們只是按照他們的想像而行事,沒有桓心,常常憂鬱,充滿邪情,他們只求感覺性的熱心,一旦一失去了熱情——那是常有的事——他們便對自己,對主感到不滿了。而且他們常是心窄多疑,常常懷有一種自己不能平息的衝動。私愛把他們完全控制了,他們和那些受私慾邪情支配的人一般,也做著奴隸呢。

  我們應確信真正的自由,是把整個的心獻給主,服從他聖靈的指示。

  但是恐怕有人要問,一個人的思想完全服從了主的思想,那能還有自由可言呢?這豈不是矛盾嗎?不,一些也不矛盾。一個真有智慧的人,知道整個的自由是建築在這種服從上的,他服從的愈完全,自由也愈完全。

  我們為了明瞭這一個真理,第一,應當注意自由是使人完全的要素,如果我們按照主的意旨而運用我們的自由,我們的完全纔顯得更為美麗絕倫。因為沒有規律,沒有原則性的自由是一種惡習,是輕舉妄動。

  第二,我們應當注意的,真正的自由,並不是我們能夠作惡。這種作惡的能力是一種弱點,因罪性而產生的弱點,並不能稱作自由。

  不幸,人類不能善用自由,致走向墮落的道路。那麼我們要如何善用自由,使我們效法主的自由呢?我們該懇求主,在我們選擇行動時指示我們;我們又應傾聽內心的聲音,跟從它。這樣,我們便與主的旨意吻合,做他要我們做的事了;我們不再妄用自由了,不再自己行動,只隨從主的旨意,主的自由便成為我們的自由。我們這樣服從主,便獲得了完全的自由。

  但服從是有些困難的,這困難從何而來?是由於人犯罪的傾向,不良的習慣和我們驕傲自大的劣根性——天使和人類的始祖便是因此而墮落的。什麼事使我們感到服從的艱難而生怨恨的呢?是我們的理性麼?是我們的良心麼?不,是我們那敗壞了的本性,是我們的邪情。我們的理性是主理性的光輝,它知道我們服從主的旨意定必須的,它是不會抱怨的,良心是主給我們分辨善惡的標準,服從主是它的第一法律,它如何會怪怨呢?服從主,為我們的情慾,我們的驕傲,我們的私愛確是一種障礙。我們應當知道這障礙是對我們有益的,它是阻止慾海奔潰的堤岸。在信心光照之下,我們知道這是一個神聖而甘飴的擔子。

  到我們邪情止息,私愛馴服,轎傲剷除時,這種障礙也就沒有了。到我們改正了犯罪的傾向,因照我們努力而有向善的習慣時,主聖靈的聲音比我們本性的聲音更為清晰了,那時,這種障礙自然沒有了。只要我們慷慨大量,努力克服自己,依靠了聖靈的幫助,過不多時,我們便能夠控制我們的想像,感官和本能盲目的衝動,這時真正的幸福也就開始了。

  那時,我們深深感到已遠離了那不屬於主的一切,而體會到做主兒女的自由約甘甜。我們會可憐世上的那些奴隸,我們慶幸自己的釋放,我們平靜地站立在河岸之上,看見人們在狂風暴雨下掙扎,隨時被海浪淹沒。我們在無比的平靜中控制自己的行動和意願,我們所做的便是我們所要的。再沒有野心,吝嗇,和情慾的引誘;什麼也不能阻攔我們;他人的判斷,批評,譏笑,輕視,對我們毫無影響,也不能改變我們走著正直的道路。窘困,痛苦,受辱,以及其他種種的十字架也不再使我們恐懼了。總之。我們已超出世俗的錯誤,情趣和罪惡之上了。如果這不能稱作自由,那縻,還有什麼能稱作自由呢?

  此外,我們對於自己也是自由的:我們不再隨從自己的幻想,也不再猶豫不決。我們的意志非常堅決,我們的行動也非常有規律。我們忠心地實行主的聖意,主把他的永桓性傳給了我們;經過內心的許多鬥爭,我們的意志終於安如泰山了。這是一個經驗的問題,是沒有方法解澤清楚的。但是一個真正奉獻給主的人——即在他開始的時候——便會詫異地感覺到他以前的情況和現在的情況完全不同。這種差別真如一個是平靜如鏡的海面,另一個是風浪大作的海面。所以,能夠完全控制自己,駕御自己的靈魂,是多麼的自由自在啊!

  我們對於主也是自由的。那便是說不管主怎樣對待我們,或是試驗我們,或是安慰我們,或是臨近我們,或是似乎遠離我們,我們心靈的平靜總是一樣的。我們不再有變遷;我們表面上似乎是能激盪的,心靈深處卻常享受著最大的平安。我們對於主的自由是建立在「主的旨意」上,不思自己的利益。我們接受一切未來的遭遇,把自己的選擇與主的選擇合而為一,很自然地接受了來自主的一切;我們在任何環境下總是泰然處之,似乎所有一切的環境都是我們所希望的。當我們被十字架重壓,當我們深深地陷在痛苦的海洋中,當魔鬼,世人,甚至主都和我們對抗,當我們在心靈內外毫無支持依靠的時候,我們的快樂還是完整而豐滿的!我們對於現狀常是非常滿意,不存改換環境的思想。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