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極需慎思明辨的洗禮
陶 恕

  每當我們看今日教會的光景﹐都很容易指出一兩個弱點便下結論說﹕“這就是今天教會 問題的癥結﹐只要解決了這些間題﹐我們便可以重得五旬節時代初期教會的榮耀”。

  這種過份簡單的看法本身就是弱點。在處理當今教會的複雜問題上﹐更應小心防範。年 紀輕的人把現今的一切難處﹐都簡單地歸咎於某一種毛病﹐他們認為只要用一個簡單的處方﹐ 就可以治好這病。年高識廣的人就會比較慎重﹐他們知道如果未經正確診斷﹐隨便使用成 藥是鮮有功效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屬靈疾病很少會個別產生﹐幾乎都有其他併發症﹐而 且會蔓延至整個基督的身體。若要找出一個處方﹐非有所羅門王的智慧不行。

  因此﹐我也無單獨指出今日教會存在的某一個錯誤﹐而將一切問題都歸咎于這個錯誤﹕ 篤信聖經的基督教今天正迅速衰落﹐是有目共睹的﹐但這種衰落的原因﹐卻不容易發現。我 只能說我留意到福音派人士中有一大缺陷﹐這缺陷可能就是引起屬靈問題的真正原因。如果 這種想法是正確的話﹐那填補這缺陷就是現今的急務了。

  我所指的大缺陷乃是教會(特別是教會領袖)缺乏屬靈的辨別能力。怎麼我們的聖經知 識那麼豐富﹐洞察力和道德判別力卻那麼脆弱?這真是今日基督敦的種種怪現象之一。在教 會歷史上﹐從來未有一個時期像今天那樣﹐有這麼多人研究聖經﹐假如有聖經知識即等於敬 虔的話﹐那今天無疑是歷史上最神聖的時代。可是﹐教會在這個時代最恰當的稱謂莫過於 “被擄巴比倫時代”。或“俗世時代”﹔因為自命為基督新婦的教會﹐竟與難以勝數的墮落 之子為友﹐接受他們的追求。在過去二十多年﹐福音派團體除了酗酒和擾亂這一類較顯著的 罪惡外﹐己在邪惡勢力的彭響下﹐完全向世界屈膝投降了。

  我們的聖經教師和傳道人﹐卻完全公開讚同這種可恥的背叛行徑﹐實在是教會歷史上最 駭人聽聞的事情之一。我不相信這樣的投降和蓄意破壞基督教信仰的行為﹐是心裡邪惡的人 所為。許多心地善良﹐生活聖潔的人都曾經與出賣我們的奸人合作。為什麼會這樣?很簡單﹐ 就是因為他們缺乏屬靈的眼光。有一層薄霧似的東西﹐如同“遮蓋萬民之物﹐和遮蔽萬國 蒙臉的帕子”(賽廿五7)﹐籠罩著教會。這樣的帕子﹐昔日也曾遮蔽以色列民﹔“但他們 的心地剛硬﹐直到今日誦讀舊約的時候﹐這帕子還沒有揭去﹐這帕子在基督裡已經廢去了。 然而直到今日﹐每逢誦讀摩西書的時候﹐帕子還在他們心上。”(林後三14、15)那是以色 列人可悲的時代。於是神興起教會﹐暫時剝奪了以色列入的選民特權﹐因為它不能把工作托 付給瞎眼的人。

  假如我們要逃避以色列入和歷史上曾經離棄神的教會團體所遭遇的命運﹐就需要受過慎 思明辨的洗禮。我們需要有先知眼光的教會領袖起來﹐即使這不是唯一的需要﹐也應是最大 的需要之一。我們極需要能透視雲霧、洞察萬事的領袖﹔這些人必須趕快出現﹐否則對這一 代的人來說就為時太晚了。要是他們果真出現的話﹐無疑我們會本著世俗正統主義的名義﹐ 把他們其中一些人釘在十字架上﹔不過﹐十字架總是復活的前奏。

  單單佈道不是我們今天的需要。佈道不外是擴展宗教﹐不論哪一種都是如此。佈道讓廣 大的群接受一種宗教﹐卻沒有讓他們深入思考宗教信仰的特質。可悲的是﹐我們今天流行的 佈道工作﹐是把已經被眨低了的基督教信仰當作昔日使徒所傳的至高宗教信仰﹐叫人不假思 索﹐不問情由地全盤接受。結果我們離開新約時代的模式愈來愈遠﹐

  我們必須再來一次改革﹐與這個不負責任、沉淫逸樂、異教化的假宗教斷絕關係。這樣 的一種宗教﹐今日已經被人看作基督教的信仰﹐不屬靈的人更以不合聖經原則的方法﹐將之 傳遍世界。

  當羅馬天主教背道時﹐神便掀起改教運動﹕當改教運動衰落時﹐神就興起摩拉維亞弟兄 會和衛斯理兄弟﹔當這些運動開始衰落時﹐神又興起基要主義和追求“屬靈深度”的團體。 運動或主義一個接著一個﹐從盛到衰﹐沒有一個例外﹐下一個又是什麼呢?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