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辛生鐸夫小傳(一)

  引 言

  莫爾維亞教會的復興是近代教會復興的主流,神使用辛生鐸夫,使各處因信仰遭受逼迫的熱心信徒,由爭議、分黨的光景,藉他與同工們的禱告、忍耐、等候及生命的見證,帶進合一,聖靈澆灌的光景中。他們在小組交通、敬拜讚美,二十四小時守望禱告(持續一百年),及海外宣教上都作了眾教會的榜樣。尤其是海外宣教見證,帶動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教會宣教運動,引發教會近二千年來最大的宣教運動。他的小傳可做教會復興的藍本。有關莫爾維亞教會復興史,可參「當聖靈降臨」一書。求主興起更多禱告帶進教會復興。

  在教會復興史中,我們常聽人提起辛生鐸夫(Zinnendorf , Nicolaus Ludwig)這個名字,但我們對他的認識,恐怕只是一鱗半爪。最近我們收到芝加哥教會出版的「初熟的果子」(The Firstfruit)季刊,其中連載復興的簡史,有五次是說到辛生鐸夫的生平。

  童 年

  辛生鐸夫在1700年5月26日出生,他父親這樣記述:

  「……星期三晚,大約六時左右,全能的神在祝福我,賜給我第一個兒子。但願滿有憐憫的神掌管這孩子的心,使他行善的路,無可指摘,不容惡佔有他,使他所行的路,因神的話而得堅固。」

  辛生鐸夫是奧地利的貴族,父親是高級官員,但當他只有四週大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起初他由外祖母照顧,後來交由姨媽撫養。

  他早期由外祖母養育,並深受她的影響。外祖母能讀希伯來及希臘文聖經,又大力支持敬虔派信徒,常在家中接待他們;其中有敬虔派運動的領袖施本爾(Spener)和富朗開(Francke)。

  六歲那年,辛生鐸夫被主感動,把自己完全奉獻給主,他曾有這樣的記述:

  「我敬愛外祖母,當我與她同住期間,有兩件事決定了我的一生。一件事是:六歲那年,我的家庭教師愛德林先生在我家教了三年後要離開了,他臨走時對我說了些關於救主和祂的美德的話,說到我該怎樣才能屬於祂,並且只屬於祂。這些話給我留下深切、生動的印象,使我哭了很久。在哭的時候,我確實地決定一生只為祂而活,因祂已為我捨己。另一件事是:我親愛的韓莉達姨媽對我非常慈祥,常向我講說有關福音的事。我一心一意聽她說話,又和她一同把我的情形帶到主面前禱告。……我把自己所有的事,不管好壞,都毫不隱瞞的告訴她。我向她敞開、坦率的交通,使我獲得極大的幫助,令我永誌難忘。我們在思想與感受方面,都有隱密的交通,這促使我以後熱衷於建立一些團體,為著聖徒彼此切磋和啟發。」

  在瞭解辛生鐸夫的人中,沒有人比得上施旁恩伯(Spangenberg) 。他認為辛生鐸夫一生有三大準則,支配他過基督徒的生活,而那些準則是在他童年時就已植根在他堶情A並且不斷增強,直到他離世那天。

  「……他對耶穌的受苦和美德感受至深;主既為他捨命,他堅決定意要完全屬於祂;因此他與密友交通時,總是持坦率與毫不保留的態度。」

  辛氏九歲那年便盼望與基督有活的聯結。他後來這樣說:「……就我記憶所及,我的心從沒有愛慕過主以外的東西。」他喜歡談到救主,也喜歡聽見關於主的事。施旁恩伯引述辛氏童年的親筆記錄:

  「我幼年就能經歷到救主銘刻的感受,對我來說,這實在是一件樂事。自此以後,我所有的希望和意願都向祂而去,祂是我魂的愛人,祂為我贖罪,我要向祂而活。雖然我年紀還小,但已開始愛主,祂也滿足了我的意願。我聽見祂在我心中多次說話,又用信心的眼睛看見祂。」在日內瓦(Geneva)的一次講話中,他說:「孩子們,我要告訴你們我小時的情景,如果你們願意,也可以學我那樣作。當年我聽見創造我的主竟來成為人,就深受感動。我想:『即或有一天無人再愛主、敬主,我仍要緊靠著祂,與祂同活同死。』多年來,我和祂就是這樣彼此傾心吐意,交通無間。我與祂交談多時,如同密友。我多次在房間踱步,浸沉在默想中,我與主單獨交談,感到非常快樂。感謝主,當祂成為人的時候,就已永遠顧念我了。但我並不完全明白祂所經歷的苦難是何等深重全備,配得頌揚;而我的卑鄙和無能雖然是至為明顯,但我卻不完全明瞭。我也曾試過竭盡所能去得著救恩。但那大日子終於來到。那天,創造的主竟為我受苦的這件事叫我深受感動,我因而流淚成河,加倍親近祂,與祂聯結。一人獨處時,我便不斷與祂交通。這樣,五十多年來,我跟祂談話,就如親眼見祂一樣,天天如此,快樂日增。」

  入學受教育

  敬虔派對辛生鐸夫的影響很大。敬虔派想破除傳統基督教的死沉,他們因愛神而彼此相愛,照著信仰而生活,並且堅持個人必須對基督有主觀經歷,而非僅有知識而已。為了過單純聖潔、彼此相愛的生活,他們不上歌劇院、不跳舞、不玩紙牌、素衣淡食。他們相信所有信徒都能盡祭司的職分,他們在家埵酗p聚會,一起禱告、讀經、彼此交通。這對辛生鐸夫影響深遠,他終其一生就是維護並發揚這些信仰和實行。

  辛生鐸夫早年(1710-1716)在哈勒(Halle)的藩達干受教育。 哈勒位於來比錫西北三十哩,是敬虔派的中心地,而富朗開是哈勒大學的神學教授,又是藩達干的校長。

  辛氏的母親送他上學時和富朗開談到他的兒子,使他對辛生鐸夫有了偏見:

  「她形容她的兒子才華出眾,但必須嚴加管教,否則便會驕傲、自恃。於是年輕的辛生鐸夫開始受富朗開的管教,以後每逢他惹到甚麼麻煩,校長總是針對他。過了三年多,富朗開才消除了對他的壞印象。」

  以下是一個例子:

  「富朗開與一位同事通信,說到他曾慎重考慮要把辛氏送回家去,因為發覺他很難辦。他們信中提到辛氏不順從、說謊、虛偽、愛虛榮、製造麻煩。」

  有一位導師也給辛氏不少煩惱:

  「這位導師很難相處,甚至不惜巧施奸計為難他。」不過學校對辛生鐸夫也有好的影響,他說:

  「在富朗開教授家中每天都有聚會,說到基督的國度,叫我很得啟發,……我認識了幾位傳教士、各種遭放逐的囚犯,……那位神的僕人為主作工,滿有喜樂;再加上各樣重大試煉,凡此種種大大加強了我走主道路的熱心……。」

求學成為十字架

  為了使他謙卑下來,學校一開始就把他安排在低於他以往已能讀到的班級,要他做卑下工作,又因微小的過失懲罰他,不但施加體罰,更羞辱他,例如在他頭上掛上假驢耳,叫他站在全班面前。有一次他又被嘲弄,他用拉丁話回答說:「這些羞辱不會將我壓倒,反而叫我振作起來。」

  雖受到種種無理對待,辛生鐸夫卻在學業上大有進步:

  「事實證明他的學習能力遠超過一般學生,但他不大曉得去應用。施旁恩伯說他讀書並不很熱切,只為了盡責任。他腦海堨R滿了宗教的事,以致並不把學業放在最重要的地位。不過,他的進步也令人滿意,甚至多門學科的成績優異。他的希臘文讀得很好,讀新約聖經及希臘古典作品是輕而易舉的事。十六歲時,已可以用希臘文演講。他學習拉丁文的進步更快。給他任何練習題目,他都能即時用拉丁文流暢演說。他說法文就像說母語(德文)那樣自然。他讀了三年希伯來文,成績卻不好,但在詩學上卻甚為突出。他有作詩的天才,靈感如泉湧,往往來不及寫在紙上,這個恩賜一生也沒有離開過他。」

  他童年時對主的渴慕,在早年求學期間還持續不斷。他關心同學的情況,也想組織青年團體,為要廣傳福音。他喜歡向同學說到救主,但有時沒有講說對象,便對椅子或其他物件講說他如何愛主。他年紀雖小,但他說:「我所愛的只有祂,只有祂。」

  「辛氏自小只有一個願望,就是與救主親密交往,順服祂的話,如奴僕一樣,並且往普天下去傳揚祂,但不是呆板的傳揚,而是藉著聖靈的光照和大能,除去一切阻礙,叫救主能進入人心。」

一生見證他不斷否認己,他在這一面有豐富的經歷。施旁恩伯說,他心中有一個堅定不移的原則,就是愛主、愛弟兄,這愛使他每次的奉獻都是喜樂、輕省的。在哈勒完成學業時,他講了一篇告別辭,題目是:「有學識者好爭辯之性格」,這篇講詞的主題--基督徒的合一--成了他終生的負擔。

  進大學

  1716年,辛生鐸夫進威丁堡大學讀書,直到1719年為止。威丁堡是宗教革命的發源地,辛氏到那堛漁伬唌A人們正準備慶祝路德在威丁堡教堂大門釘上九十五條罪狀二百周年紀念。註冊入學後,他一心想讀神學,但他的監護人不同意,一定要他選一門將來可以為國家服務的學科,他因而主修法律。在大學讀書期間,他仍一直讀希臘文新約。

  十八歲那年,他曾為哈勒大學和威丁堡大學的信徒合一而奔走,但失敗了。當時哈勒大學代表敬虔派,而威丁堡大學則屬於路德宗。

期間,他的靈命不斷增長。他每天讀主的話,寶貝路德和敬虔派的著作。他用很多時間研究詩歌,定時間禱告,又用主日鑽研聖經。施旁恩伯說:

  「他每天都為不同階層、不同職業的人禱告,也為公開或暗中與他為敵的人禱告。」

  施旁恩伯又說他定期整晚祈禱,整天禁食:

認為應該偶爾整晚祈禱或默想神的話。所以他不顧自己的軟弱,定意每週五禁食,並嚴格堅守了三個月。但常因訪客或其他事物而受攪擾,他就改在主日禁食,謝絕一切不必要的訪客,全心禱告和默想聖經,因而得著造就。」

  他又找機會召集同學在一起,鼓勵他們愛主、追求主。為此他發起成立一個小組,名叫「芥菜種」:

員許願忠於並遵照主的教訓,彼此相愛,遠避跳舞、賭博等世俗的事,常為他人求福,更特別努力作工,帶領猶太人和異教徒歸主。組員都戴指環,其上刻有希臘文:不為自己活。」

  遊歷歐洲

當時貴族子弟受教育,必須遊歷歐洲大陸。辛生鐸夫在1719-1720年間週遊歐洲。當他經過杜塞多夫城的時候,他向主祈求更多交通於祂得苦難。他在荷蘭接觸到更正教的神學家和其他不屬更正教的基督徒,因而清楚看到所有基督徒在基督堿O聯合為一的。

  在法國,他遇見樞機主教諾愛立(Noailes)辛氏後來用拉丁文寫了一篇論文給他,論到基督作我們的義的功勞,他寫道:
「神若來審判罪人,人惟有藉著信,在主的寶血之上,得著耶穌為義,才能站住。我們得救不是由於教皇或任何人,卻完全在於基督的功勞。」

  因他們都愛主,所以他感到與這位紅衣主教的關係很密切。

  遊覽巴黎時,他對一般旅遊勝地不感興趣:

  「附近的凡爾賽有不少宏偉的建築物和花園,但他到那堨u看了幾小時就覺得夠了。反而在Dieu酒店內有千百個病人得到照顧,叫他深受感動。」

  辛氏在巴黎住了不久,但卻很不尋常。他說:

  「我週遊四方,但我多踏足世界,基督卻更堅定的保守我。我尋找這世界的大人物,對他們述說救主的恩慈和美善。我遇見他們往往是在意料之外的。對那些不可信託的人,我很有禮貌;對那些熱衷於引誘我的,我保守自己,並且一有機會就糾正他們,像我在大學時一樣。當日所結的果子,我現在仍然得享。我與主商量每一件重要的事,世界對我沒有影響,因為雖然外表上我和別人沒有分別,但我在巴黎不跳舞、不玩紙牌。許多認識我的人,認為我已誠心奉獻,其他不太明白我的,就說我是敬虔派;但真正稱為敬虔派的人,卻認為我並不合格。」
施旁恩伯說:

  「他的言行表明他反對一種想法,就是居高位的信徒能比別的基督徒更自由。他堅守習慣,繼續在主日實行禁食;從三時至七時半,遠避群眾,與主交通,雖確有不少攪擾引他改變習慣,但他為要與主交通,仍堅持不懈。」

  辛氏有驕傲的難處。施旁恩伯說:

  「……有時他深受驕傲所困,……他說到多次在事後深深自責,……好叫他更謙卑。他提到有一天在宮廷堥S有受到該有的優待,因而向管家投訴,……他要求得著滿意的看待,就立即得著了。但過了不久,他反覆思想這件事,發現自己的驕傲仍未除掉。他為此跪在主腳前流淚祈求,要得主的寬恕和恩典,並欣然放下了他的特權。辛氏說:『我答應主只清心跟隨祂,完全棄絕世界,不要尊貴,不受高舉。從那時起,我那個決定一直沒有改變,而基督的責備也常帶給我喜樂。』」

  1719年尾,他患重病,幾乎要死,但他一心尋求主,只切慕快被主接去,絕沒有想要求主延長的他的壽命。不過,主保留了他的性命,在教會的恢復中使用了他。辛氏寫道:

沒有想到會看到第二年的來臨,……創造我的主又給了我無盡的恩賜,我都衷誠感領了。祂救我脫離敗壞的轄制,不然我會成為敗壞的奴僕。我恨惡從前的懶散,以致過了許多虛妄的日子。我懇求主耶穌叫我有分於祂的形像和樣式。」

  後來在離開巴黎的時候,他感到信徒的派別雖然不同,但大家都有共同的信仰。

  受 聘

  週遊歐洲回來後,他受聘在德斯頓(Dresden)市作律師。每逢主日下午三時到七時,他把在德斯頓的家開放,用來聚會。施旁恩伯曾提到當時的情形:

  「他堅持藉著神的恩,並倚靠基督,作為他盼望的根基,並且在言行上,勇敢地表明祂,以致世人再不希冀引誘他改變立場。他誠心繼續他最大的職志,就是傳揚福音,並因與貧苦、樸實的神的眾兒女來往,而感到滿足。」

  「他住在德斯頓的時候,他的家在主日一直有聚會,……內容沒有別的,就是教導和親切的談論新約中的話語,然後一同禱告、唱詩。公爵回想那段日子說:『我們在主堻葝痋A老幼都像小孩子般坐在一起。凡在我們中間顯露學識的,我們都忍耐包容,等候以活的例證加以開導。』」

  在德斯頭,他以佚名出版一份刊物,名叫德斯頓蘇格拉底(Dresden Socrate)。 第一次在1725年出版,目的在接觸有組織的教會以外的基督徒。這份週刊第三次出版時就給政府充公了,直到公爵承認自己是刊物的作者時,才獲准繼續出版。辛氏在這份刊物上暢所欲言,施旁恩伯說他:「……立論驚人,辭鋒厲害」。他想引導信徒真正經歷基督,而脫離虛有其表。他責令信徒要作真基督徒,否則就不要再稱為基督徒。

  購買大莊園和結婚

  1722年4月,他繼承了祖業,就買下一個大莊園,包括伯佛爾斯杜夫(Berthelsdorf)的舊村莊, 目的在「培植主的美好園子」。他希望那園子成為一個避難所,收容各處不同身分、不同宗派受迫害的基督徒。

  在買下莊園的同年,辛氏與雷斯女伯爵(Erdmuth Dorothea Von Reuss)結婚,為此他寫了一首詩歌,描寫基督對教會的愛。談到他的婚姻,辛氏說:

  「我絕不會以世俗的方式結婚;也不會選擇與世同流的人作配偶。」

  1722年9月7日,在他與女伯爵結婚前不久,他寫信給祖母說:

  「將來難免有困難,因為她嫁給我這個窮人,我想她只好過一個捨己的生活。她要像我一樣拋棄對地位和富裕的想望,因為那些並非屬天的東西,只是人類虛榮的產品。她若想幫我,就必須投身於我人生的惟一目標,就是為基督賺得靈魂,並為此被人輕視和辱罵。」

  他又寫信給未來的岳母:

  「我預料婚後會有許多困難,因為不管誰嫁了我,都只有貧窮。我親愛的雷斯女伯爵不僅要與我同過捨己的生活,還得與我配搭,為著我人生最大的目標去幫助人,為基督得著靈魂,並蒙羞受辱。……」

  伯爵夫人是一個好幫手,也給辛氏適當的平衡:

  「她在家中沒有舒適或私人的生活。她常從早上六時到晚上十一時,忙著服事到她家來的弟兄姊妹。她私人的角落只有一張桌子和簾子,她很少到那媟皎均A而且每次去都說抱歉。她不斷工作、辦事、寫詩、聚會,在姊妹中間盡屬靈的職事,……她和丈夫一樣,從不花錢在小事或虛有其表的裝飾上;但『為了幫助貧困者,或當神的旨意有需要時,她就大量捐輸,往往超過她能力所及』;這一面她又和丈夫一樣。」

  約翰霍姆茲(John Holmes) 說,伯爵和夫人「同心同意,……決意奉獻自己、兒女、時間和財寶給基督,並要服事祂。」(待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