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尋找神的同在

陶恕

  一、 為什麼有的人用一種方法「尋找神」,而其他的人又不如此呢?為什麼神向有些人顯現,而讓其他多數的人停留在不完全的基督徒生活經驗中糊塗摸索呢?無疑的,神向所有的人所定的旨意是一樣的。在神的家中,祂沒有特別寵愛的人。過去祂曾經為祂的兒女們做的,祂現在也要為一切的兒女做。所不同的,不在於神,乃在於我們。

  我們隨便舉出一些偉大聖人,他們的生活和見證,為眾人所共知的。我們隨便提一提聖經中人物,或在聖經成典以後的著名聖徒。你會立刻想到那些聖徒彼此很不相同。有時他們之間的不同,會形成尖銳的對比。例如說摩西和以賽亞是多麼不同;以利沙和大衛是多麼的不相同;以如約翰和保羅;聖法蘭西斯(St.Francis)和路德(Luther);芬尼(Finney)和多瑪斯金碧士(Thomas Kempis),他們之間各自又是多麼的不同。那些不同之點就如他們的種族、國籍、教育、性情、習慣以及個性,那麼繁多。然而他們一生都走在一條屬靈生活的大道,遠勝於有共同生活的方式。

  他們之間的不同,只是偶然的,且在神的眼中被看為不關重要的事。但他們必須在某種最重要的關係上彼此是相同的,這到底是什麼呢?

  二、 我大膽地說,他們所共有的一種特性,就是屬靈的感受性。在他們堶惘陪茼a方向著天是敞開著,有個東西催迫他們趨向神。不用作任何深奧的說明,我只要簡單地說他們有屬靈的儆醒,而且他們一直在培養這種性質,直到它在他們生活中成為最重要的東西。他們和普通人所不同的,就是當他們覺得堶惘陷鷐}的時候,他們就進行追求神。他們養成畢生在心靈中對於神有反應的習慣。他們沒有違背那天上的異象。如同大衛很簡單地說:「當你說你要尋求我的面;我的心就對你說,神阿!我要尋找你的面。」

  各人的生命中,一切長處都是出於神。這種屬靈感受性的背後,乃是神。神的預定就在這堙A即使是那些對神學理論沒有特別留意的人,也覺得這是神的權柄。那位敬虔的米芝安其祿在他所寫的短詩中,也承認這個事實:

  我心孤單無援,我靈貧乏可憐!
  就是這樣,有何餵養滋潤?
  唯有你是一切美善敬虔的根源,
  隨著你的吩咐在何處生長顯出活氣,
  無人能尋見你真實的道路,
  父阿!求你指示,
  你要引領我們同行一路。

  這些話可以反映出一個偉大聖徒生活的深刻,與生命中重要的見證。

  三、 屬靈的感受並不是簡單的,而是相當的複雜,是由於靈魂深處有幾種性質結合而成的。它是有親切作用,有傾向、有交感,而且有渴慕的慾望在堶情C因此我們可以培植它,它也能有不同程度的表現,我們可以有或多或少,全看個人的情況而定。如多有操練就會使它增加,若是疏忽了就會把它摧毀。這自然是出於神的一種恩賜,但是人若要實際得到這種恩賜的益處,就必須如同其他的恩賜那樣憑信心接受,並且注意培養。

  四、 現代福音派一種極可怕的墮落,就是由於忽視這方面工作的緣故。古時聖徒那樣珍視培養靈性操練敬虔,在我們今天整個基督教生活中,都沒有地位。一切都顯得太遲慢、太平淡。我們現在都盼望有奇特動人快速而有戲劇性的動作。這世代用急促和機械方法產生出來的基督徒,總是太性急,對於當較遲慢和不太直接的方法去達到追求目標會覺得不耐煩。我們一直是用機械的方法促進神的關係。我們讀讀聖經,作簡短的禱告之後,就匆忙的走了,我們想藉著到別處的聚會,或再去聽一個由遠方冒險傳道歸來的人,講富有刺激性的故事來補救內心深處屬靈生活的破產。

  這種屬靈生活的悲慘結果,到處可以看見。膚淺的生活,空洞的宗教哲學,在傳福音聚會中作無謂的計較,注重人的榮耀,信賴外表的活動,組織所謂宗教的團契,應用商人的手法,把人的作為誤當作聖靈的能力,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患著屬靈惡症的象徵,終至形成靈性生活中一種嚴重痼疾。

  五、 論到我們這一種嚴重的屬靈病症,可以說不是那一個人能夠單獨的負其責,但也沒有那一個人可以完全推卸責任。我們一切的人,直接和間接地對這種可悲結果都有一份責任。我們的眼太瞎,以致看不清楚,我們太膽怯,因為我們自滿自足,以致一般人所認為已經滿意的我們便領受,也不希望再求更多更好的供應。說得更清楚一點就是我們彼此接受別人的概念,摹仿別人的生活,把別人的經驗當作自己的模範,於是整個時代的屬靈空氣趨下流。現在我們是到了一個又荒又枯乾的低沉地步,而更可怕的就是我們把聖經硬和我們空洞的生活經驗連成一起,於是把這種可憐的境地就當作神所賜福的青草地。

  六、 我們要脫離這一時代的捆綁,走入聖經的途徑,必須有堅強的決心,與更大的勇氣。然而這不是不可能的事。在以往的時代,聖徒時常被迫出此一舉。歷史已經記載好多次,偉大的復原運動,由聖法蘭西斯、路德馬丁,或喬治福克斯,這些人領導起來的。不幸在今天的世界上,好像還沒有路德或福克斯一流的人被興起來。是否在基督再來之前還有另外一種復原運動被興起,這問題,所有的基督徒的見解不會完全一樣,不過對於今天的我們,似乎還不是最重要的事。

  我不想知道,神憑著祂那統管萬有的權柄,要在這世界上興起什麼事,但是神對於普通尋求祂面的兒女如何,這是我所知道,也能夠告訴人的事。任何一個人只要以誠實的心靈歸向神,只要開始操練敬虔的生活,只要藉信靠順服和謙卑的態度發展屬靈的感受性,結果他所得到的,必定超過他在貧乏軟弱中所盼望的任何福份與喜樂。

  七、 任何一個人只要悔改並且誠實地歸向神,就會衝破他被拘束的生活模型,並且照著他屬靈的地步進入聖經的真理,他就會因他所得著的而感到莫大的喜樂。

  我們再說:神的存在乃是一個事實。整個宇宙因祂的生命而活著。這一位神不是生疏的或外來的神,乃是我們救主耶穌基督的親愛父親,而主耶穌基督的愛在這幾千年來遮蓋著人類的罪。我們的主常叫我們注意祂,祂自己向我們顯現,祂常願意與我們有交通。如果我們肯對祂的感動有反應的話,在我們堶探N有一種能使我們認識祂(這在我們就叫做尋求神)!我們屬靈的感受可以藉著信心、愛心的行為,使我們對於祂的認識漸漸增多。

  禱告:

  父神阿!我的心,被看得見的世界佔據太多了,我要向你悔改這樣的罪,這世界與我的關係實在太深。使我竟不知道你就在我面前。我看不見你存在。求你明亮我的眼目,使我能看見你就在我的堶情A在我的身旁。奉主的名祈求。阿們!

  摘自:渴慕神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