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心靈的黑夜(三)

十字架約翰

第十章信徒在黑夜中自處之道

  一、當信徒進到感官黑夜的枯乾時,(也就是前面提到過的,神把信徒從感覺的生活中提拔出來進入屬靈的生活中--也就是說使他從「默想」進到「瞻仰」--在那時,他不能再用自己的感官的能力或推理進行屬神的事情)。他們承受極大的試煉,並不是因他們所受的枯乾,乃是他們深怕自己迷了路,而且又認為一切神的祝福都離他們而去,並因他們無法在屬靈的事上得到幫助及喜樂,所以以為神已經放棄他們了。然後他們逐漸感到疲倦,他們竭力用往常習慣的方法--竭力地集中心思和意志去默想某些主題,他們認為若不是如此行,或不感覺積極努力,便是一事無成。

  這種的努力使他們的內心感到極大的厭惡及無奈,其實靈魂不願和心思感官工作配合,只想在寧靜及安逸中尋得滿足。所以他們放棄了這個自我努力的追求,卻沒有從別的追求方式得到益處;因他們想靠自己的靈尋求先前靈堨╞h的安寧和平安。因此,他們就像人放棄掉他做過好的事,從頭在開始做,或像一人離開一城市,又重新回去,或像打獵的人,放掉所抓到的獵物,為了再抓回來。這樣做是徒勞無功的,信徒這樣行就會像先前所說的一樣是毫無進展。

  二、如果沒有人能了解這些信徒及幫助他們,他們終究會退步,會放棄這道路或失去勇氣;至少他們會因在這默想和推理的道路上所遇到極大的困難而停滯不前。他們會疲勞及努力過度用力,以為他們是因為疏忽或犯罪而在這道路上失敗。但他們的操勞是徒勞無益的,因為神現在帶領要他們走上另一條路就是瞻仰之路,這與前者是迴然不同;前者是默想與推理,而後者與默想及推理都無關。

  三、在這種情形中的信徒,最好是寧靜自持,持久忍耐,切勿庸人自擾。讓他們相信神,祂從不會遺棄那些以單純、正直的心尋求的祂人,也會把路途上的一切所需的供給他們,直到祂把他們帶入那清澈、純愛的光中。最後神會藉著另一種心靈的黑夜將這愛賞賜給他們,如果他們配被祂帶領進入這境界的話。

  四、他們在這感官的黑夜堛漲蛦B之道,就是完全不靠思維和默想與神交通,因現在不是如此行的時刻,乃是使心靈保持平安及安靜。雖然他們會感覺沒有在做任何事即在浪費時間,或以為是因為他們的軟弱而什麼都不想做。其實他們只要有耐心,堅持禱告,並且不自己努力,他們所做的就足夠了。他們唯一應當做的就是讓心靈自由,除去一切負擔並知識和思想的羈絆,不要思慮應該思想或默想什麼,只要以對神有安詳及愛的關注為滿足,並且毫無焦慮,自己有沒有能力及渴望要經歷或察覺到神,不安及分心的渴望都會攪擾心靈,使他從瞻仰中所應該得到那種安詳的恬靜及甜蜜的安逸堣壑腄C

  五、雖然會有疑慮環繞他們--說他們在浪費時間,最好去做別的事,因為他們在禱告堣ㄚ銩Q或做任何事--他們必忍受這些疑慮而保持安靜,因為他們保持在安逸及擁有靈的自由中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因為,如果信徒想要用自己的感官來努力時,他就會阻礙及失去神要藉著寧靜及安逸銘刻及灌輸信徒堶悸滲牯痋C就好像畫家要畫像,而坐著的模特兒只因他想做一些事而舉止不寧。那他就會阻礙畫家完成畫像並擾亂畫家的工作。因此,當信徒渴望停留在內在的安逸和平靜中,任何想要尋求滿足的行動及感動或專注都會使之分心,及不安並且使感受到感官虛空的枯乾。因為信徒愈是想在感情及知識上找印證,他愈會感到對於感情及知識的缺失,因為在這條路上他是不會得到他所尋求的那些。

  六、因此當信徒的感官及行動能力失去時,根本不需要去注意它,反而應希望它們早點失去功能。免得阻礙神所賜與灌輸祝福的瞻仰,使他可以得著更平靜的豐滿,並使他的靈燃起,燃燒起從黑暗並奧秘之瞻仰所帶來的愛,且牢牢地生根在他的內心。

  不論如何,我不能定下一個共同通的規則說明默想及沈思什麼時候結束,因為默想不應終止除非到了不能再繼續默想時,並且當主藉著淨化及痛苦來攔阻默想及沈思或比以前者更好的瞻仰時才可停止。在其他時候及其他情形時,信徒必須使用這法則為印證,並且信徒必須默想基督的一生和十字架,這就是達到潔淨及忍耐並能完全地行路的最好的方法,並且這也是在奇妙、高超的瞻仰中得到最奇妙的幫助。因瞻仰不是別的,乃是神灌注給信徒的一種奧秘、平靜及摯愛,如果神允許的話,那將會使愛的靈在信徒的堶接I燒,正如詩句中明白的指出:

焦腸焚灼著愛火

  第十一章略述其餘詩句

  一、信徒起初不是一定會經歷這種愛的燃燒,因為人天然本性的不潔,或因信徒像我們前面所說還不了解自己的狀況,所以在他媕Y愛的火沒有一個安穩的處所,因此無法經歷愛的火。但,有時他對神逐漸有某種程度的思慕;當這思慕越增加時,他對神的情感也越強,愛火也越就更旺盛。雖然,也不知道,也不了解這愛及情感是從那而來的怎樣發生的,但他會時常見到這愛火日益在內心發旺使他帶著對神思慕之愛的渴慕;大衛在黑夜中時曾對自己說:「因為我的心被燃燒(那是說在瞻仰的愛中),我的肺腑被改變。」(詩七三21另譯),這句話是說,他對感官情感的渴望被改變?

  即從感官上轉到靈堙A就是他經過了前面所提到的枯乾和棄絕。他又說:「我已被化為虛無並被熔化,而成為一無所知了。」因為就如我們前面所說過的,當信徒不知如何行路時,他發現以往一切能使他喜悅的事物無論是天上或地上的,對他來說都等於消滅了。並且在他不知不覺之中加深了對主的愛,有時因為靈堛熒R火愈來愈熾,在他靈媢黚囿煽鷐}大到一種地步,甚至每塊骨頭都因這種飢渴而焦乾。天然的能力逐漸消逝,並且天然的熱情及能力也在那對愛強烈的飢渴中衰殘逝去。這乃是一種對愛有活力的飢渴。大衛也經歷過這種飢渴,他曾說:「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幾時得朝見神呢?」(詩四十二2)也就是說我內心有一活的飢渴。關於這飢渴,因為它是活的,我們也可以說他會有殺死的能力。但在這堶n注意這激烈的飢渴並不是持續的,只是偶然的,雖然如此,但信徒種會感覺到某種程度的飢渴。

  二、此外還要注意,就我在開始所說的,這種燃燒的愛在最初階段並不被體驗到,只會感到枯燥和空虛。信徒在初期並不能體會到逐漸燃熾的愛,他們在感官的枯乾和空虛中只覺得一種對神不斷的關切和焦慮,恐怕自己沒有好好的事奉祂,這種對神的關懷,確是深得神悅納的祭物,這也是一種對祂的愛。這種對神的關懷和專心,引領他進入神秘的瞻仰,直到感官中天然的情感和能力在枯乾中經過某種程度的潔淨之後,神聖的愛才能在靈娷I燃起來。在這段黑夜期間,信徒好像一個接受治療的病人,只感到苦楚。在煉淨情慾過程中,許多不完全被治癒,德行也經歷了操練,使他們的感官能預備好接受神聖的愛。正如我們用這詩句所說的:

  「哦,這是何等的幸運!」

  三、當神引領心靈進入感官的黑夜,為要使感官的下層部份經過潔淨,使它適合於靈的運行。故此,神把他們擺在黑夜中,使他無法再默想,以便他與神聯合(正如神以後還要煉淨靈,把他引入靈的黑夜一樣,這點以後再談。)在這歷程中,他獲得許多益處,得到美好的機會進入幸運的黑夜,得以超脫下層感官的捆綁和限制,所以情不自禁地唱出這詩句:「哦,這是何等幸運!」在此我們應當注意,心靈在黑夜旅程中,看出他在黑夜所獲得的益處,他才吟出下一詩句:

  「我悄悄出走」

  四、這句「我悄悄出走」意味著,心靈現在已經明白,運用如此軟弱,有限及缺欠的感官方法,去尋求神,心靈是多麼地不自由,而且每一步中充滿無數的錯誤和無知。這些是我們已在前面「初信者七種主要過失」中已說過的。直到神把它投入感官之夜,使他進入默想的黑夜,除盡屬靈和屬世的享受之後,心靈才從其中獲得無數的祝福,得著許多德行,這是我們現在要說明的。當一個在感官黑夜旅程上前進的心靈,在聽到信徒在經歷全然沒有屬靈喜樂的逆境當中,竟然能從其中產生許多的祝福,一定是一件極大喜樂及安慰的事。但這一切祝福,都是在信徒勇往直前,通過了黑夜的痛苦和煉淨,擺脫了一切受造之物的羈絆後,奔向永生旅程時,才能獲得的。而這些祝福真是最大的幸福和福氣。第一事,因他除盡了心靈對一切事物的慾望和喜好。第二,是因為很少人能恆久,堅忍進入我們救主所引說到永生的窄門和窄路上(太七14)。那窄門就是感官的黑夜,心靈憑著信心,不依靠感官,棄絕自我,進入那窄門,才能夠在窄路上穩步前進。這條窄路--是一種靈的黑夜--從靈的窄路憑著純淨的信心,心靈在它引導下,才能踏上邁向神的里程,從此,心靈才得與神聯合。因為這條心靈的路程如此狹窄,黑暗及恐怖。(比起這種黑夜,感官的黑暗及考驗,實在是算不了什麼。)走在第二種黑夜的人為數更少,但所得的祝福是遠超過現在所說的感官的黑夜。現在我們略略地述說這條官感黑夜的益處,然後再述說靈的黑夜。

  第十二章黑夜對心靈的益處

  一、這條煉淨慾望的黑夜,對心靈是幸福的,因為它給心靈帶來許多的祝福和益處。(雖然,如我們前面說過的,心靈感到他一切祝福都被收回去了。)好像亞伯拉罕為他兒子以撒斷奶設宴席款待客人的那一天,天庭也因神替這個心靈脫去嬰孩的服裝而歡欣。神把他從懷堜韙U,使他在地上學步,斷奶以後不再給他柔軟甘甜的孩童食物,而給他成人吃的乾糧。這種在感官中感到枯乾及黑暗的食物,正在餵養他的靈,對於官感甜美的感覺是枯乾及空虛的。而這食物就是我們上面所說過的,灌注式的瞻仰。

  二、這種瞻仰的黑夜和枯乾,帶來最主要的益處,使他認識自己的貧乏及可憐。因為,神賜人的一切恩惠通常和這種認識是不可分的。心靈經歷枯乾和空虛,以及行善的艱難,都會使人認識自己的卑微和貧乏可憐,這是在順利的時候覺察不到的。關於這一點,出埃及記有很好的描述,神要使以色列人謙卑,使他們認識自己的本相,命令他們脫去節慶的衣服和飾物--這通常是他們在曠野時期過節慶時所穿戴的。

  祂說:「從今以後,你們要脫去節慶的裝飾,穿上每日的工作服,使你們知道應該受的待遇。」(參出三十三5)這好比神說,看你們所穿參加盛宴作樂的服飾,自然不會謙卑下來。當你們脫下外面的打扮,看清楚自身所穿粗陋的衣服,你們就會知道自身卑賤,而認清自己本來的面目。從此,心靈認清了最初所不曾知道自己可憐的真相。以往,他穿著節慶華麗的服飾,在神堥禸到許多樂趣,安慰與支持,於是心靈沾沾自喜,自以為在事奉神的事上已達到了某種程度。在事實上,心靈可能沒有這種的想法,但至少因為嚐到喜樂,很容易有這種自滿。現在心靈換上了做工的衣服,這也是屬靈的枯乾和棄絕--他們起初的亮光轉為黑暗,藉此黑暗使他們得到認識自己的亮光,這種亮光是如此卓越及重要的。使他們看見自己的無有,不在自我滿足,知道過去的喜樂並非自己的功勞。當他們不再自我滿足及因怕自己不再事奉神而感到痛苦,比起從前在屬靈的藉慰中不是真正地事奉神,這在神眼前是蒙悅納及更有價值的。因為從前在屬靈喜樂中的服事,確實摻雜了許多不完全和無知。在枯乾的過程中,他們得著認識自我的泉源,其益處我們已在前面略述過,還有許多以前所省略的,現在我們即將討論它。

  三、第一益處,心靈學習到與神交通時,應更敬重及有禮,是人接近最崇高的神所該有的態度。這正是人們在飽享屬靈安慰時所疏忽的。人因渴望得到神屬靈的安慰,有時太大膽而失禮。甚至摩西也有此種錯誤發生,當他發現神從荊棘的火焰中對他說話,他心情高興和衝動,毫不加思考,便想放膽走到神面前。如果神不攔阻他,命他停在原位,脫下鞋子,難免發生失禮的事(參出三5)。從這事上,我們看出,人們在與神相交時該當如何尊敬及謹慎內心的慾望。所以摩西在這事上順服時,他變得謹慎小心。聖經記載,他不但不敢靠近神,甚至也不敢抬頭仰望神(出三6)。因為脫去了慾望和喜好的鞋之後,使他在神前自視可憐,合宜聆聽神對他說話。這也像神要與約伯講話之前的安排,祂不在約伯慣享順利和榮華之時向他啟示,而是在他赤身躺在糞堆中,被親友唾棄,憂苦交加,蟲蛆滿身時(伯二7、8)。那時從糞堆中提拔窮乏人至高的神,才樂意降臨,與他面對面說話,向他啟示祂智慧的深奧及高深。這是當約伯榮華富貴時所沒有的經歷。

  四、在此,我們必須提到另一個寶貴的益處,就是在這感官的黑夜,應驗了先知所說的話:「你的光就必在黑暗中發現」(賽五十八3)。神照亮了心靈,不但使他認識自己的卑微和可憐,也使他認識神的偉大與崇高。不僅除去了感覺上的慾望、興趣和依賴。他的悟性得以潔淨和自由,使它能明白真理;因為感覺上的愉悅和慾望,用在追求屬靈得事物時,使靈昏暗及受到阻礙。再者,感覺上的貧乏及枯乾,反而使悟性活躍,苦難使人明白心靈的空虛。正如前面所說的,藉著瞻仰生活的黑夜和枯乾,神使心靈脫離捆綁,使他領受屬天智慧的超然指導,這是初嚐感官甘甜和喜悅者所得不到的指導。

  五、在這事上,以賽亞有很好的解釋,他說:「神要將他的智慧教導誰?祂要使誰聽懂?是剛斷了奶,離開母親懷抱的人。」(賽二十八9另譯)這堛磼,起初那種屬靈甘甜的靈奶,依附在默想甘甜的胸懷中,僅僅使心靈得到喜悅,卻不能使他預備好接受神的啟示。為了能聆聽神的聲音,心靈需站立,擺脫感官與情緒的依附。正如先知哈巴谷的自述:「我要站守望所(這是指脫去慾求),我要站穩(即不用感官默想),為要明白神對我說甚麼」(哈二1另譯)。所以我們現在已經明白,從這枯乾的黑夜,首先產生的益處便是認識自己,從這個基礎才得到對神的認識。正如,奧古斯丁向神說:「主啊讓我認識我自己,為要能夠認識你。」也如哲學家所說的,從一個極端,去了解另一個極端。

  六、為了更完整地證明神如何藉這感官之夜的效果,是這樣通過屬靈枯乾,荒涼把心靈帶入光明。我們將引用大衛的話語,他在這兒清楚地描述這黑夜的偉大能力,藉此神將崇高的智慧灌輸給心靈。他說:「在乾旱無水及無路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我在聖所曾如此瞻仰你,為要見你的美德和榮耀。」(詩六十三1、2另譯)奇妙的是,大衛沒有說他過去嚐到屬靈的喜悅和快樂,成為認識神榮耀的預備,相反地,是在他感官枯燥及失去天然喜悅。他用人們所能了解的乾旱沙漠來描述內心的光景。無疑地,這是他們所描述認識及看見神美德的道路。不是經由他以往慣用的默想和觀念;而是在自己無法意識到神,運用默想思考神的形像--這就是沒有通道的荒野所隱喻的。所以,這黑夜就是一條途徑,以它的枯乾、虛空,使心靈體認出神及我們自己。至於更豐滿的認識,那要到另一種靈的黑夜才能得到,這兒只是另一種黑夜的序幕。

  七、在這枯乾和虛空的黑夜,心靈逐漸引到屬靈的謙卑,就是與初學者第一項罪屬靈驕傲相對的德行上,藉著從自我的認識而獲得的謙卑,潔淨了心靈在順境的驕傲中所造成的毛病。因為,他自覺如此枯乾、淒涼,不會像以往一般,自以為比別人更長進及超越別人。相反地,這時他才承認別人比自己長進。

  八、於是,培育了愛鄰舍的德行,知道尊敬,不再像從前一樣批評他們,以為自己有熱心,別人冷淡。他只覺得自己的貧困,晝夜難忘、自顧不暇,無暇再去注意別人的短處。大衛這種黑夜中,有很動人的描述,他說:「我默想無聲、連好話也不出口。我的愁苦就發動了。」(詩三十九2)他這樣說,因為他覺得所有的一切美好,似乎都喪失了,使他啞口無言,至於別人的長處,他也一樣說不出來,因為他認識自己的貧乏可憐,而感憂傷。

  九、在這情形,心靈變為馴服且服從屬靈的道路的指引。因為他們看清了自己的貧乏,不但願意順從別人的教導,甚至盼望有人能改正他們,告訴他們應該怎樣行。以前興高采烈時的驕傲消失了,第一件屬靈驕傲的罪,終於除去了。

  第十三章黑夜的其他益處

  一、當心靈還被屬靈的貪婪所羈絆時,它有時貪求各種屬靈的事,總得不著滿足,因為他操練的目的是尋求其中的享受。如今屬靈的貪婪在充滿乾枯的深夜中,現已大大地被改造過來。為他們從這些所期望的操練中並沒有找到喜樂和甘甜,反而是痛苦和枯燥。故此,他們不在尋求這種感覺上的依靠,這堙A他或許會在以前過份的事上顯得不夠殷勤。不過,那帶領他進入這黑夜的神,會賞賜他謙虛與樂意,使他們雖然在缺乏甘甜之中,仍然能為神的緣故去完成所吩咐他們的事。這樣他們就超脫了以前為尋找滿足而做許多事。

  二、此外,有關屬靈的享受,也同樣被潔淨,乃是藉著屬靈事上的枯乾及乏味,把心靈從這些不純潔中釋放出來了。因為,一如我們說過的,在屬靈上有一個法則,這些不潔的慾望是從人的靈進入人的感官的。

  三、有關第四項之不完全--屬靈上的貪婪,心靈在黑夜中怎樣從這毛病中被救拔出來,上面已談過。但我們並未一一列舉出來,因為它們不勝枚舉。這塈琱ㄕh說,我願結束第一種黑夜,開始論到有嚴肅教訓和深奧道理的第二種黑夜。上面的說明是要使讀者明白這種黑夜帶來了上述數不清及無可比擬的益處,使心靈從屬靈的貪婪,其他不完全,以及許多上邊未提到,許多重大惡行和低賤可憎之行為中釋放出來。經驗告訴我們許多慾望未被改正的靈魂,因貪想不正常的愛中的甘甜,而落入許多可怕的惡行中。在這神所安排枯乾及黑夜中,神約束了他的貪婪,馴服了他的慾望:這樣心靈不能從任何來自天上或地上感覺上的甘甜得著餵養。神不斷地以這種方式工作,使心靈馴服,改變並使他成為能控制貪慾及慾望的人。這樣情慾和貪慾就因得不到那些快樂的滋養,而失去他的活力。就像孩子長大不再從母懷吸奶,而奶自乾,心靈的慾望也同樣地,因缺少刺激而逐漸枯乾了。從這種屬靈上的節制,還得到許多美好得益處,因慾望和貪婪練淨後,心靈便生活於屬靈的寧靜和平安中,因為在沒有慾望和貪慾的轄制及攪擾,只有神的平安和慰藉。

  四、從此產生另一個益處,那就是心靈習慣於想念神的自己,害怕自己在屬靈的道上冷淡退後,這是屬靈枯乾和感官的煉淨所產生最大的益處。因為心靈已蒙煉淨,並清除所依附在心靈上的慾望及貪慾,這些毛病使心靈在屬靈上呆滯昏暗。

  五、還有一個極大的益處,就是這黑夜,使心靈鍛鍊出許多德行,例如忍耐及堅忍,這是心靈在空虛乾枯時,在毫無屬靈安慰與快樂中,仍須堅持各種屬靈的操練所得到的。他們斷練對神的愛慕,不是因為喜悅和甘甜的吸引,而純粹為了神。同樣地,也鍛鍊剛毅,這是他們在艱難及索然無味的工作中,使能力從軟弱產生,於是就變得強壯。總之,所有的德行──對神的認知,靈性及德行,都在這枯乾期間得著了鍛鍊。

  六、總之,心靈在這黑夜中獲得了四大益處,就是我們所提過的;平安的喜悅,經常緬懷神,潔淨心中的純潔及切實地操練上面所列舉的德行。大衛曾告訴我們,他在黑夜中的經歷,他說:「我的心不肯受安慰。我想念神,就燥燥不安。我沉吟悲傷心便發昏。」(詩七十七3、7另譯)他立刻加上一句:「我心在夜間默默自問,我靈殷勤搜尋並且自潔。」(那是說,清除了所有的邪情。)

  七、上面我們講過別的三種毛病--惱怒、妒忌、怠惰,在屬靈枯乾時被煉淨,同時也因著枯乾和艱難而獲得溫柔、謙卑等相對的德行。並且,在這黑夜中,因神所安排的試探和試煉,使他對神、對自己及對鄰舍都變得溫柔及恭敬。所以,不再為自己和別人的過失受攪擾和生氣,以致得罪神。也不再抱怨神沒有使他迅速達到成聖。

  八、此後,他不再妒忌,對別人也有仁慈。不像從前,一見到別人在德行上大有進步,超過自己時,而感到懊喪。現在,因看見自己極度的貧困而感到憂傷,並且有一種德行上的羨慕,就是很想效法別人的美德。

  九、也不像以前,因在屬靈事物感到厭倦,而有怠惰及厭煩。因為過去只是追求屬靈上的享受,當他追求不到時,就怠惰起來。如今枯燥的屬靈操練,不是因為他從這些屬靈操練得不著喜樂,而是神為潔淨其貪慾,把一切事物的樂趣都收回了。

  十、除此以外,心靈也在此種枯乾的瞻仰中,獲得了其他數不盡的益處。因為在枯乾與艱苦中,神在他們最無期待的時刻,把最純淨屬靈的甘甜和愛及非常細緻的屬靈知識灌輸給他們。並且,每一次的顯現,就帶給他們比以往屬靈享受時有更高、更貴重的祝福。雖然,在開始時心靈並不認為如此,因為,所傳輸給他們屬靈恩惠是如此細緻,並非感覺所能體會?

  十一、最後,當心靈從情慾和慾望中得到煉淨,他也獲得靈堛漲菪恁A心靈也更富裕地得著聖靈十二種果子。經過感官黑夜,他便奇妙地從三種仇敵--魔鬼、仇敵和自己--中被釋放出來。一旦對一切受造之物的慾望消失後,無論是魔鬼或世界或情慾便被解除了武裝,對心靈已無任何能力可施。

  十二、這些枯乾的時期,促使心靈在純淨愛慕神的旅程上前進,因為它不再以享受喜悅和甘甜為追求的動力,而是只為討神喜悅而行動。他不像以往在順境時,那樣一意孤行或尋求自我的滿足。而是在敬畏堣p心謹慎,不再自滿自足,於是他便生活在神聖的敬畏中,使德行得蒙保守及成長。這種屬靈的枯乾也消除了天然的衝動及貪慾。因為除了神在某些時刻,給予某些愉悅外,單憑自己努力即屬靈操練和行動,是找不著享受和安慰。

  十三、在這枯乾的黑夜中,心靈對神的渴慕及事奉茁長起來。因為當他們在興旺時,藉著追求培養及扶植的感官慾望逐漸地枯竭。在這枯乾及隔離的環境中不再存留,只留下事奉的渴望。正如大衛所說:「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痛悔的靈。」(詩五十一17)

  十四、心靈經歷了這種枯乾的洗煉,衍生並獲得上面所說許多寶貴的益處,不禁歡呼地喊出我們所闡述的詩句:

  「我悄悄地出走,哦,這是何等有福!」

  那是說,從感官的慾望的捆綁和奴役中,「我出走了」,且擺脫了情緒的縴絆。「無所察覺地」出走--這是說,前面所提的三種仇敵無法阻擋。因本性的慾望和喜好都是三種仇敵用以捆綁靈魂的繩索,使得靈魂不得前進,達到自由地愛慕神。一但脫離了慾望和喜好,這三種仇敵就不能在與靈魂爭戰。

  十五、所以,心靈的四大情緒--喜樂、憂傷、盼望及懼怕都經由克制而平靜下來,本性的慾望因不斷地枯寂而沉睡。心靈本性的感覺,因長期枯乾,內在官能停在努力及默想。(上面所提的四大情緒是居住在心靈住宅,靈魂低層部份),這些仇敵無法攔阻這種屬靈的釋放,於是家中安息平靜,正如下面所說:

  「心宅內一片安靜」

  第十四章解析第一詩最後詩句

  一、「心宅內一片安靜」,情緒所寄居的家宅,現在已得憩息--那是說,因著感官黑夜的克制──情緒已經消除,慾望藉著有福黑夜的煉淨而進入沉寂。心靈於是起步,走上長進及老練之靈堛犒D路──也稱為照明之路或灌輸的瞻仰。在此道上,神親自餵養,更新那心靈,不需藉默想或心靈自身的活動得幫助。那就是所謂感官黑夜的洗淨。

  經歷感官黑夜的心靈,有些人往後會進入更可怕的黑夜,為要使他們能在神的愛中進入屬神的聯合。(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進入靈的黑夜,只有極少數人進入)。這段歷程中,需經歷許多可怕的試煉及感官的誘惑。這些考驗的長短不一,對某些人長些,某些人則短些,各不相同。因為,對有些人魔鬼親自出現──用惡淫的靈──充塞他們的感官,用低陋的想像及猛烈的誘惑去攪亂他們的心靈,使他們感到比死亡更難受的痛苦。

  二、有時,在這黑夜的時刻,褻瀆之邪靈,在心靈的意念和思想中,用無法容忍的褻瀆叫喊包圍心靈。惡靈有時用強有力的想像困擾心靈,使心靈感到比死亡的痛苦更難受。

  三、有時,另一種可憎的靈,以賽亞稱為使人眩暈的惡靈,被允許折磨心靈,不是為傷害他們或使他們跌倒,乃是為要考驗他們。這種惡靈,使人的感官如此黑暗,使他們陷於無法算記的不安和困窘,用任何方法都不能清理他們的思路,他們永遠無法安頓自己的判斷和思路。這是黑夜中最嚴酷的芒刺和恐怖,類似心靈黑夜的苦楚。

  四、通常,神讓這些風暴和試煉在這黑夜中洗淨他們的感官,為要帶領他們進入另一種黑夜(雖然不是所有的人都到達此境地)。等到他們接受了管教和餵養之後,他們還得繼續地練習,準備自己的感官及功能,能在另一種黑夜中與神的智慧聯合。因為,如果心靈未經試煉的操練和考驗他們就無法達到真智慧(或使智慧的感官甦醒)。他未經試驗,就不會認識些什麼?為此,在箴言篇上說:「未經試探的人,能知道什麼呢?未經試驗的人,能明白什麼呢?」(箴三十四9、10)關於這個真理耶利米先知曾清楚印證說:「耶和華阿,你責備我,我便受教。」

  為要進入「智慧」,這種管教是合宜的,因為我們上面所陳述的內在試煉,對煉淨感官,使它們從感官所依附的享受與安慰及天然軟弱中解脫的最有效辦法。因著試煉使心靈真正地謙卑下來,預備能被提昇進入更高的經歷中。

  五、至於這些靈魂被放置在感官的禁棝和苦煉中,需要多久,那是無法確定的,是按人而異的,因為個人所經歷的誘惑和考驗是不相同的。神按其旨意為每一人衡量。根據那靈魂需要煉淨的毛病大小,也要看心靈被提拔到與神聖之愛合一的程度如何,而決定用多強方式,多久時間,來謙抑鍛鍊心靈。那些天性堅毅、能忍受更大艱苦的,祂便滌煉更強烈、更迅速。那些天性嬴弱的,就滌煉更溫柔和試煉的更輕微。因此,祂經常讓他們嚐到安慰,免得他們跌倒,通常他們需要長久的時間才能達到完全的煉淨。有些人則永遠不能達到純潔的地步,他們既不在整個的黑夜中,也不在黑夜之外,所以,用他們不會長足進展。為使他們維持謙卑和自知,神在一些時候和幾天中間試煉和枯乾來試驗他們,而其他時間用安慰幫助他們,免得他們灰心,回頭去尋找世俗的快樂。還有更軟弱的心靈,神採用時而向他們顯現,時而向他們隱藏的方式,使他們學習在祂的愛中,因為沒有這種退隱,他們必不會學習去追求神。

  六、但是,受神提拔要迅速進到和神在有福和崇高的契合之境的心靈。經驗告訴我們,他們通常需漫長地停滯在枯乾和考驗堙C

(感官的黑夜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