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救生站的啟示

慎思

  「因為那已經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穌基督,此外沒有人能立別的根基。若有人用金、銀、寶石、草木、禾在這根基上建造,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他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賞賜。人的工程若被燒了,他就要受虧損,自己卻要得救,雖然得救乃像從火婺g過一樣。」(林前三11-15)

  在某處有一海岸,礁石甚多,而且常有颶風暴雨,因此屢屢發生船隻遇險的事情。初時,岸邊有一小型的救生站。那救生站只是一間簡陋的小屋,和一條小船,但是參加救生工作的會員,雖然人數很少,卻都確實有救助他人的熱誠,經常輪流看守,每遇有船隻遇難,他們必定奮勇搶救,在怒濤中尋找不幸的遭難者,甚至不顧本人生命的安危。

  不知多少浮沉在死亡漩渦中的生命因此得救了。這救生站也因此遠近馳名,被人稱讚。有因蒙拯救而感恩的,亦有樂於救助的,要獻出他們的金錢和時間,協助救生站的工作。他們更要把救生站改善和擴充。

  改善救生站的第一步當然是購置新的救生船了。第二就是訓練救生員。會員中有不滿意那小房子,嫌它太簡陋。他們認為被救的傷者需要較為舒適的地方休息,於是,小房子擴建了,救傷床置備了,其他的傢俱也購備齊全了。

  擴建了的救生站情形完全不同了。從前只在緊急搶救時使用,可是現在很多會員對這地方發生興趣。他們把這房子佈置煥然一新,座椅、燈飾、地毯、窗幔都齊備,華麗而且舒適,因為他們喜歡在這婸E會,救生站已經成為他們的俱樂部。

  會員們漸漸覺得,在狂風暴雨中,划船出海,冒險搶救的工作,既辛苦又危險。他們的熱誠冷淡了。他們的興趣減低了。他們寧可出錢,僱用救生員,專負擔拯救的責任。當然「救生」的標語仍然高掛在俱樂部的牆上,而且,還有一隻救生船的模型放在木架上,作為點綴。

  就在這時期的一天,有一艘大輪船,在這海岸外衝毀了,受僱的救生員急忙趕往搶救。他們救回很多水淋淋、濕凍、半死去了的遇難者。他們痛苦、呻吟,自然是很骯髒的了。這些遇難者的種族不同,棕黃白黑的膚色都有。

  那佈置華麗的俱樂部一時變成一團糟了。會員們覺得十分可惜。房屋管理委員們,經過這一次的經驗,立刻在「俱樂部」隔壁加建一座浴室。此後,每扛回來的遇難者,必先在這浴室為他們清潔洗淨,然後讓他們進救生站的「俱樂部」去。

  可是不久,會員之間發生了爭論。在一次會議中,有人建議不再負責救生,因為他們覺得這種工作實在麻煩、危險,而且常常阻礙他們的娛樂活動。

  其中一部份的會員堅持繼續救生工作,因為這是他們設立這站的宗旨。他們的名稱豈不仍是「救生站」麼?惟獨他們人數不足,表決之後,對方告訴他們,如果他們喜歡救各種膚色的海上遇難者,他們可以退出,另行設立救生站。

  他們只好這樣做了。

  年月這樣過去。重新組織的救生站,初時和過往一樣,會員同心合力,親自作拯救工作。但是歷史重演,會員人數漸多,會址擴充。因為會址舒適,人心趨向娛樂活動,對原本的宗旨又疏忽了,會員彼此又鬧意見了,新的站又再組織了。

  假如有人今天到那海岸去,他會見到沿岸有無數「救生站」。惟獨海外仍經常有遇難的船隻,而遇難的人多遭溺斃,被救生還的寥寥無幾。

  屬靈啟示和檢討

  這個事實,可作為今天教會的啟示。

  一般教會初建之始,大多由信徒熱心傳福音,竭力帶人信主,幫助他們明白真理。起初大多是在信徒家中聚會,由少數熱心信徒自己付上代價,照顧慕道友,引導和教導他們。當時,由於人數少,同工和慕道友彼此因主的愛團聚,有密切的來往和友誼。同工也彼此同心合意,全力帶人信主,照顧初信者。雖然,服事和恩賜的經驗不多,但因迫切禱告,全力擺上,自然而然,得救人數增多,同工們也因專心仰望和禱告,生命大有長進。

  然而,當人數逐漸到了一個數目,聚會移到更大的場所,同工們因自己工作忙碌,無法照顧周延,感覺需要一位全職工人來幫助。他們不知道,聖經原則是培植另一批同工,重新由家庭聚會開始,像使徒行傳的教會一樣,人人追求,人人事奉,在服事及相交中成長。若他們中間有蒙召全職長老,也只是與他們一同配搭,或去照顧其他家庭聚會,正如今天中國大陸家庭教會一樣。

  但大多數這樣的家庭聚會,如上面所說的,請一位傳道人或牧師把傳福音的責任交在傳道人的肩上。他們忘了這是每一個信徒的工作,甚至以為不需作的事工。

  大多數的傳道人,憑著個人恩賜主導講台信息及追求內容,在某種程度上讓信徒參與服事。完全主導教會每一種聚會和活動,使信徒成為半被動或完全被動的光景。如果信徒中生命較成熟、恩賜較顯明的,很少能與他們一同配搭,這些信徒只有離開原來教會,另外尋找可以自由服事的地方。

  就聖經的原則看來,信徒生命的成長,是基於他們能夠獨立自由地與同伴一同禱告、服事,和追求。如保羅在歌羅西書所說:「彼此教導,互相勸戒。」(西三16)教會主要的聚會是「在家中彼此交接,擘餅祈禱」(徒二42-27)。今天中國大陸教會的復興是建立在信徒自由獨立的事奉,幾乎凡能服事的都進入工場,自己傳福音、禱告、每週要講道及查經。他們很少全年坐在教堂中聽道。他們聖經知識和道理聽的不多,但他們因著獨立尋求,個人與主關係密切,生命直接建立在與主的關係上,而不是傳道人的恩賜上。今天海外的教會,幾乎又回到天主教的聖品階級主導教會的路上了。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