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良心與新生命(一)

哈列斯比原著司提反編寫

  前言

  信徒新生命的成長,是聖靈藉神的道,在人良心中做工的結果。首先聖靈啟示人堶悸爾o,又藉著律法治死我們的「舊人」,然後才把救恩的奧秘,特赦向人顯現,接著聖靈用基督的寶血潔淨我們的良心,使人有了真實的信心。

  反觀傳福音者,若不藉聖靈將神的光啟示出來,只叫聽眾接受字句上的真理,按實際的經歷來說,他們尚未經歷神的啟示,覺悟罪及被定罪。以致聖靈重生的工作未能完成。孟遜教士所傳「重生」的信息,帶進中國教會復興正是這個緣故。以下摘錄哈列斯比「良心論」的講論,加以說明。

  「並我們心中天良(良心)的虧欠已經灑去,……就當存著誠心和充足的信心,來到上帝面前。」(來十22)

  「我感謝上帝,就是我接續祖先,用清潔的良心所事奉的上帝。」(提後一3)

  一、真光的啟示

  「他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為罪,是因他們不信我,為義,是因我往父那堨h,你們就不再見我,為審判,是因這世界的王受了審判。」(約十六8-11)

  不完全的啟示

  希伯來書的作者指出舊約律法啟示的不完全。它在敬拜神與道德上的要求均不完全。希伯來書第九章九至十節:「那頭一個帳幕作現今的一個表樣,所獻的禮物和祭物,就著良心說,都不能叫禮拜的人得以完全,這些事,(連那飲食和諸般洗濯的規矩),都不過是屬肉體的條例,命定到振興的時候為止。」這段聖經告訴我們,舊約中的律法,所以不完全,因為他們只是要求人遵行「屬肉體的條例」,就是些外表的戒律而已,更進一步,希伯來書的作者指出,他們所最注意的,多半是那些關於飲食的條例,例如什麼東西可吃,什麼東西是不可吃的。就連道德上的要求,也止於外面的禁止。這些戒律的缺欠,就是他們不問人心堛犖A度和動機如何,只注重外部的錯誤,從舊約歷史,及保羅個人的經歷,看出人無法守律法,外面儀文不能使人成聖。

  照樣,今天在基督教國家中及教會中,人們傳講、學習聖經真理,與舊約以色列人的情形一樣。人們不過在新約時代過著舊約時代的宗教生活。那些進入教會的人,不過接受基督教的教義、儀式,與以色列人遵行「屬肉體的條例」一樣。因為他們的良心未經更新,所以他們的良心不能使他們的日常生活與神的律法相合。

  這樣,在舊約中對於認識上帝旨意這件事上所有重要的缺點,我們已經知道了。現在我們要再注意上文所引的希伯來書第九章九至十節以結束舊約時代的那些幼稚思想,就是說,舊約時代的律法,就著良心說,都不能使禮拜的人得以完全,換言之,不能使良心在與上帝的關係中得以完全。所以,神差祂獨生子來結束舊約,另立新約完成祂對人類完全的啟示,即完成舊約上帝之啟示和神聖的律法。

  完全的啟示--耶穌所帶來的啟示

  關於上帝旨意的啟示,耶穌帶來些什麼新的事情呢?

  第一,他講了一種空前未有的真理,按著這真理,首先不是在乎行為或言語,乃是在乎那產生行為和言語之心中的態度。例如他說:「因為從堶情A就是從人心堙A發出惡念,苟合,偷盜,兇殺,姦淫,詭詐,淫蕩,嫉妒,謗讟,驕傲,狂妄。」(可七21-22)耶穌在這婸〝,要斷定一種行動或善或惡,有罪無罪,並不在乎人所作的,也不在乎行動的結果,乃是在乎行動的原因,和那個激動他去行的目的。所以從根本上說,罪乃是我們心中的一種態度和意志的表現。耶穌在「登山寶訓」中曾用幾樣比喻來闡明此理,可參看馬太福音第五章二十三節至二十四節、第六章一至六節,連我們最好的行為,如獻祭、祈禱、賙濟窮人等,若不出於心中正常的態度,就道德的立場看是毫無價值的。若我賙濟窮人為沽名釣譽,使人景仰,受賙濟的人固然得了益處:但我這種行為就道德看來不但沒有價值,反倒是惡的,因為是由於錯誤的動機發出來的。

  第二,耶穌所宣佈的真理就是說,真正的罪是在我們堶情A就是說,當我們內心容讓罪惡的時候,已經是犯了罪,「你們聽見有吩咐古人的話說,『不可殺人』,又說『凡殺人的難免受審判』,只是我告訴你們,凡向弟兄動怒的,難免受審判。」(太五21-22)「你們聽見有話說,『不可姦淫』,只是我告訴你們,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堣w經與她犯了姦淫。」(太五27-28)這樣,耶穌已經把上帝的啟示推論到了上帝原來在舊約起始時心中的計劃。因人的心硬,上帝就不能早把這事告訴他們。因此,他暫且賜下誡命來約束他們外面的行為,並惡劣的言語和思想。

  耶穌是頭一位來把律法的光射在他本來所要達到的地方,就是人的心思,意志和動機之內。於是上帝律法的光不但是照在人生活中特別的事上,乃是照亮那整個的人。關於人,耶穌說,他不但作惡事,說惡話,起惡念,他本身就是惡的(路十一13)。我們言行思想都以自己為中心,這就是惡的。然而我們常是只關心自己,耶穌自己卻正與我們人類相反,祂是無罪的,良善的,祂一生所作的都不是成就自己的意思,乃是成就父的意思,祂無論什麼時候都愛人如己,在旁人需要祂的時候,總是不顧自己而幫助別人。

  在我們對上帝的關係上,耶穌也給了我們一種新觀念。基督教以外的人常說拜神,事奉神,祭祀神,但耶穌卻說:愛神。「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上帝。」(太二十二37)照樣,我們對上帝的關係也是在乎我們心堛犖A度。按耶穌所說,我們的祈禱,獻祭等動作無論如何虔誠,若不由於真心,就完全沒有價值。(太五23-24;六5-6)耶穌對於尋求祂的人是看他們的內心如何。

  保羅證明這件事說:「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秘,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林前十三2-3)

  現在我們已經研究了上帝律法之啟示的綱領,我們都知道上帝的律法是祂救贖之啟示的一部份,並且也是救贖之基本的部分。因為救贖是從罪惡中被救贖。人罪惡之最不幸的光景並不是在他犯了罪,乃是因為他不覺悟並不承認他的罪。

  藉著律法的啟示,上帝將律法放在罪人的良心塈@為不可少的工具,使良心能全然知罪,現在唯一的問題是良心肯不肯去應用這工具。若是良心未受損害,它一得到律法的知識,自然就立時去應用,但正在此處可以十分看明,罪人的良心受了何等重的損害。他們大多數的生活還是如同未曾得到這種知識一樣,他們的良心不能使他們的日常生活與上帝的律法相合。

  這種情形在表面上似乎可以說是他已經聽見了良心的聲音,並覺悟出來他們的生活按聖經的真理是該定罪的;但他們仍然故意拒絕,不肯順從良心的管轄。但這種意見並不足以解釋這個情形,若然,這等人必要在良心方面自覺有虧而當受審判。他們這樣拒絕不聽從,自然要受良心的控告和絕對的審判而痛苦不安;但這種覺悟大多數的人卻完全沒有。最可令人戰兢的就是在有基督教的國家中,大多數人在生活中與自己的良心相對抗,而毫不擔憂,他們似乎不覺得良心的審判在他們身上。

  在下文我們要查考上帝的救恩對這種情形有什麼辦法。

  二、醒悟與悔改--良心的醒悟

  「何況基督藉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上帝,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上帝嗎?」(來九14)

  以上我們已經看明,上帝藉著基督向人顯明的啟示,尚不足以拯救罪人的良心。在人的良心要從神旨意的啟示中得到任何益處之前,非先由上帝在我的良心中行一件奇事不可,這件奇事我們稱為醒悟。

  (一)靈性的醒悟--神「奧秘」的工作

  所謂靈性的醒悟,也就是良心的醒悟。上帝用各種方法觸動我們的良心,使它仍能照著本來的常態運行。在醒悟之前它是在一種昏睡的狀態中,有時簡直不能表示對於行為的判斷;又有些時候,它說的話非常低弱糢糊,以致使人不能聽見,也就置之不理。

  但忽然之間人遇到了一件特別的經驗,這經驗是什麼,並是怎樣來的,都不容易說明,因為靈性上的覺悟乃是人生中一件最奧秘的事。但上帝在我們堶惟狶@這奧秘工作的效果,卻是能看得出來的。這個醒悟的運行,有時很遲緩,有時很急速;但上帝在我們堶惟珙I行使我們醒悟過來的奇事,其效果總是一樣的:就是我們有特殊的覺悟,覺得自己是站在上帝面前。

  這種經驗和我們的良心之間的關係是非常可注意的。我們的良心對我們說話,不問我們是否願意。不但如此,連在我們要它不作聲的時候,它還是對我們說話;並且在這時所說的更有權威。我們的靈性的醒悟也正是這樣。它之來臨,不問我們是否願意。不但如此,當它來的時候,我們卻感覺很不平安,因為我們覺得它來的很不合式。

  在這塈畯怑n注意這靈性之醒悟是一種恩典,就是說它是我們所不配得的。我們醒悟過來並不是因為我們願意如此,並預備了自己。我們反而故意攔阻它來。直接的說,我們盡力設法叫上帝不能使我們醒悟過來,但上帝仍然在我們心中作出醒悟的奇事來,祂不問可否而下手在我們身上。但這顯然不是說上帝勉強人作信徒。我們這堜珨〞漪O醒悟,不是悔改。上帝並不勉強人悔改,但祂保留了使人醒悟的權柄,不問我們是否同意,祂不准任何人走寬路進到沉淪堨h,而不蒙祂在路上的警告召呼。上帝藉著靈性醒悟的奇事賜給我們悔改的機會。

  聖經中有些很可注意的地方顯明上帝如何賜給人悔改的心,如使徒行傳第五章三十一節;第十一章十八節;提摩太後書第二章二十五節,都有這樣的話。這些經節告訴我們,上帝將悔改的心賜給人,正如祂將赦罪的恩賜給人一樣。

  我們還要注意,上帝是藉著靈性醒悟而把悔改的心賜給人,祂藉著醒悟的奇事,在我們的意志上動工,一直到我們自願悔改。聖經上說:「因為你們立志行事都是上帝在你們心媢B行,為要成就他的美意。」(腓二13)「有一個賣紫色布疋的婦人,名叫呂底亞……她聽見了,主就開導她的心,叫她留心聽保羅所講的話。」(徒十六14)我們曾說過,無論舊約或新約中所使用的「心」字都有良心的意思。在以上所引的聖經中,所提的心大約也就是良心,這樣我們可以讀作:「上帝開了呂底亞的良心,她就留心聽保羅所講的話。」

  在這塈畯怚i以看見上帝如何在我們的意志中運行,祂藉著良心作工,祂「開了」我們的良心。至於祂如何開通我們的良心,這乃是靈性醒悟中的奇事,也是一個神聖的奧秘,但祂開通了我們的良心,這件事實我們卻能藉著祂的恩惠經驗得到。

  醒悟的結果

  上帝開通我們良心之後,產生什麼效果呢?第一個效果就是良心重新說話。在醒悟之前,良心是昏睡的,連說話的時候,聲音也是微弱的。所以人就不理它甚至於不准它作聲了。現在良心卻可以作聲,並且可以按自己原來的本性說那最後決定的話。我們的良心能夠說帶權威的話,乃是出於上帝的奇蹟,我們就覺著是被提到全知上帝的台前了。

  我們豈不是一直在祂的台前麼?不是的,我們並不是常在上帝面前。我們在此正是討論神聖且難以瞭解的事。以賽亞說:「趁耶和華可尋找的時候尋找祂,相近的時候求告祂。」(賽五十五6)關於靈性醒悟特別的奧秘及其中顯明之上帝的恩惠正是在此。惟有在這個醒悟的時候,和在這神聖的地方--上帝的面前,我們的良心才能恢復有權柄的地位,再作應當作的工作。現在良心才能說那有權威的話,也實在是上帝的聲音。這個聲音能刺入我們的骨節與骨髓。聖經上曾提到有因上帝的話而戰兢的人(賽六十六7),這正是那剛醒悟之人的經驗。現在他才懂得詩篇上這句話的意思:「惟獨你是可畏的,你的怒氣一發,誰能在你面前站得住呢?」(詩七十六7)

  覺悟了的人不只能聽到上帝的聲音,他也感覺上帝的眼目注視在他身上。甚至有時他覺得上帝坐在那堙A晝夜查看他的生活。

  真假醒悟--醒悟與奮興不同

  在這事上我們要加以幾句解釋的話。今日一些醒悟了的人,對上面所說的這些事並不熟悉,其原因就是今日所謂靈性醒悟的樣式太多了。多次的奮興不過是情感的激動,或心中受別人意志的影響而已。這樣的情形我們不能從其中找到任何合乎聖經使良心醒悟的效果。換言之,有些醒悟或奮興,雖然沒有什麼錯誤,卻是缺少能力。

  我要再加幾句說明,免得人對以上的話發生誤會:

  在每一次的醒悟運動中,有些人容易得到平安和快樂。這等人的醒悟不但用的時間比較少些,而且心內的戰爭也不很多,若這些人讀到我們在這堜珧Q論醒悟時的戰爭及痛苦,他們恐怕要視為希奇或加以否認。

  在這事上可注意的是,當運動起始的時候,其各種現象並沒有重大的意義。有的人立時可以進入痛苦中,另有人則只是在開始的時候稍微有點不平安,隨即就經驗到另一個時期,滿有光明,愉快,和內心的平安,不過通常而論,這些人過不多時也必要經過風濤險惡痛苦掙扎的時期,並有的人所受的鬥爭比那些立時進入痛苦之人更為激烈。

  關於這事還有一句話:在下面我所要講的關於靈性上的醒悟和信仰,讀者切不要誤會,我並不是說,一個醒悟了的人自己能看透他醒悟時的這一切事而一一的瞭解。並不是的,我們要再三注意,醒悟了的人所經驗的,是超過他所能看透瞭解的,他雖然不能瞭解,卻能有圓滿的經驗,然後他就可以藉著自己的觀察,把全部的歷程在他自己的思想中加以澄清,我的目的就是願意幫助讀者如此去行。

  醒悟後良心的工作

  良心醒悟後,聖靈透過神的道,使人知罪。如果醒悟的人與聖靈合作,順從良心所得的光照,他的良心就得寶血洗淨,漸漸更新。於是他所得對於罪的光照就逐漸增加。直到神的律法完成在他身上顯明罪的工作,使他良心得到完全潔淨,有了一個無虧的良心。但一般信徒因為在教會中沒有得到聖靈光照,只有初期的醒悟。

  在我們一般生活中有一種人所共知的現象,就是我們的經驗中有一些是目下我們所不瞭解的。然則良心對於醒悟了的人所說的到底是些什麼呢?它只說到兩件事:一是上帝的旨意,一是人所犯的罪,至於它要說到什麼特別的罪,則在乎那醒悟了的人對上帝的旨意瞭解的有多少。

  大概說來,初醒悟的人所知道上帝的旨意是有限的。因此良心在人初醒悟的時候,是審判他一些表面的罪,如說謊,欺騙,咒詛,醉酒,發脾氣,頑梗等。但不久這醒悟了的人多得了一些關些上帝旨意的知識,於是他自然要開始祈禱,讀經,聽上帝的道,並求別的信徒勸勉幫助。這時他的良心開始要審判他內心的罪,如思想,欲望和想像中的罪。這樣他良心的統治力就有很大的進展,終日不息的審判他。

  過一些時,他對於上帝之旨意的知識更有進步,於是良心又從他生活的另一方面去審判他,就是他的虧欠:他每天能夠,並應當向旁人去作的事,他卻沒有去作。最後,醒悟了的人藉著上帝的道得蒙照亮,甚至他的良心不但審判他某種特別的罪,如心思言語行為缺欠等;也要審判他整個的人,就是他眾罪之源的心。良心的審判一達到人心中,它就要開始用全力認真的去審判人部分的和整個的生活,他現在知道上帝不單注意他的言語行為是否正當,更要首先注意他說話行事的動機如何。

  到這時候,人的良心才用直接而不移的權威告訴他說:你不愛上帝;你也不愛弟兄,你只愛你自己和那與你有利益的人。良心清楚指明他的真像說:不錯,你也在上帝面前祈禱;但你不過是強制住你自己和上帝應付幾句話而已,那幾分鐘一過,你立時站起來如釋重負,這能算禱告嗎?你愛上帝嗎?實際上連在你與上帝說話那幾分鐘的光景中,你連想到上帝也沒有,你的思想猶如心猿意馬,向外奔騰,以致念主禱文的時候還得用力強制著,不然連主禱文都背不到頭了。

  不錯,你也讀聖經,你每天僅僅讀一章聖經還得竭力勉強自己,更是得強制自己的思想集中在所讀的上面,你愛上帝嗎?你對別的書報讀起來是何等有興趣呢?事實上,你並不覺得讀聖經是件不可或缺的事,若是不讀,你並不覺得有什麼損失。

  你也與罪奮鬥,但你實在恨惡你的罪惡嗎?不是的,你反倒愛罪,你不過單懼怕罪惡的結果,怕良心的使你受痛苦,並特別怕那個永遠的刑罰而已。

  你也為你的罪憂傷,但你是真正的懊悔嗎?不是的,你為罪憂傷不過是像聖經上所說屬世俗的憂傷而已。這種自我憂傷,只是因為怕由罪而來之危險毀滅的結局。(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