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活 水 湧 流

賓路易師母

  「見殿的門檻下有眾水流出。」(結四七1)

  新埠活水泉源

  五旬節那天,神的聖靈降在樓上聚集禱告的人身上。當眾人來聚集時,彼得被神揀選向百姓解說所發生的事。除非彼得得到一百十九位同樣被聖靈充滿同伴的同工,他不可能一次帶領三千人信主。

  有人說威爾斯大復興是「現代的使徒行傳」。我們不得不指出威爾斯的大復興,不止有外表的復興,而且有五旬節再降臨的跡象。正如過去的五旬節--這個運動是屬神及從天而生的。但是在耶路撒冷,神的聖靈並非先降臨在群眾身上,而是先臨到樓上禱告的一班人。藉著他們神的道得以進入這個世界。如此正應驗了主的話「我若去,就差祂到你們這堥荂C祂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知罪。」(約十六8)

  聖靈工作的律是沒有改變。無疑地,我們能夠找出在威爾斯神所認識、所預備的「一百二十人」,這些人是祂預備好在大復興中成為聖靈的管道。所以,在其他國家神的兒女應該認識,只要他們順服神,祂就能藉著他們在祂大能的日子中,賜生命的河給「萬國」。這個認識是非常重要的。

  讓我們再從神的山來看生命的水流在各處湧現的情形。我們要先看卡底根海灣旁的小鎮新埠,這個小鎮離火車站有十五哩。在這偏僻交通不便的地方,主正靜靜地預備著將要來臨五旬節的器皿。

  與聖靈同工的服事,往往有奇特的安排,而這個奇特是超過地上的任何人事物。知道萬事的主命定了大能河流要從本地發起。並且在一個初創的教會中,有一位牧師曾在開西聚會中祈求神祝福他的家鄉!

  在1902年最重要的時刻,有一位在新埠的牧師,他因著一位在印度的朋友的話引起了屬靈的需要,加上當他察覺到自己在講道時缺乏憂傷的靈,及別人也勸告他,恐怕他有「退後」的光景。他因著在服事上有極大的需要,開始查遍聖經和所有禱告的書。最後他讀一本慕安得烈所著「與基督同在禱告的學校」一書,而進入豐滿的屬靈生命中。

  他漸漸地確信神的聖靈要獨自拯救教會和世人。1903年10月他與其他牧師們聚集,交通他們心中對教會的負擔及他們對豐盛生命的需要。這些弟兄們並未參加蘭德諾特會,但是經過禱告後,他們決定要為長老會舉辦追求更深屬靈生命的特會。他們邀請了三位講員,主題是「蘭德諾的新啟示」。這些神的使者被邀,再度顯出祂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南卡底根正是威爾斯郡的主要地區,但其周圍二、三十哩只有一間小教堂,而被邀請的講員是只在這一間教堂講道的牧師。第二位講員是從未到威爾斯講道,第三位講員是前兩位中一位的妻子,她從未在會眾前說話,只有一次在「前進運動」聚會中說過話,那是在蘭德諾特會之後!

  這次特會是為代表舉行,只有一次是對外公開。在這次公開聚會中,因著主使女的話,有一位年青的女孩被摸著,這是別人所未曾想到的事。

  同時,這位牧師的教會在1903年10月也有神的運行,在青年聚會中,對付青年們中日益增長的世界的靈。在1904年1月的一個主日晚上,牧師講到「勝過世界」這個題目,他因著屬靈的異象出奇地把世界描繪出來。當天晚上有一位青年女孩走向他的住處,她害羞及躊躇不知如何向他述說自己靈魂的重擔。她在他屋子外面來回走了半個鐘頭,最後得著勇氣進到堶情A說:「啊!我不知怎樣向你說!我無法再過這樣的生活。我看見今晚你所說的『世界』了,而我正在世界的腳下。求你幫助我。」經過一段談話牧師發現,她自認為是得救的人,但她害怕把自己完全交托在救主手中。她說:「祂可能要我做難辦的事。」所以那晚她不願把自己交托在主耶穌基督的手中。

  1904年2月的一個主日晚上,神的聖靈命令牧師在青年聚會中傳講新的信息,然後他要求他們起來作見證,就是主在他們個人身上明確的見證。

  有一兩個起來講話但不是見證。然後,那位--害羞、神經緊張、聰明的--女孩帶著眼淚站起來,雙手緊握,用悲傷的口吻說:「哦,耶穌基督我全心愛你。」立時,神的聖靈降在聚會中,所有的人都大大哭泣。這是聖靈生命的泉源初次顯現,接著便臨到了成千上萬的靈魂。

  正如耶路撒冷的五旬節一樣,神的祝福很快地傳到外地。許多門為他們打開,這班青年在他們的牧師帶領下,在南部鄉間帶領聚會。主以明顯大能與他們同工。雖然這時全世界對這兒所發生的事還很少知道。

  第二次蘭德諾特會

  1904年8月,第二屆蘭德諾特會,在見證會中顯示出在1903年有很深的工作。一位傳道人寫給威爾斯一份名叫哥立德的報紙,他說1904年的特會「許多人看見在最近的未來在威爾斯有一復興的門戶打開。」他在見證聚會中說:

  「聽到許多傳道人及信徒說,自從1903年特會以後,他們個人服事及生活都有改變,真是非常高興。許多人有更多的奉獻,革除惡習,更多的倚靠聖靈的大能,及有很多人重生。有些人見證,聖經現在是一本新的書,其他人說現在禱告比以往更容易及有力……這些事顯明更美好的日子將要來臨,那些樂意現在將自己奉獻給聖靈,成為將要來臨復興之器皿的人有福了。」

  1904年特會是重要的一週,神的聖靈再度在榮耀的權能中顯現。早晨的結束聚會是永遠難忘的。當主耶穌基督完全的救贖向會眾豐滿地啟示出來時,眾人高舉雙手,低頭,再而三地唱著「擁戴我主為王」的詩歌。當天晚上「在耶穌基督娷袉悸漸糽R」也令人難忘。自從神道成肉身向世人顯現後,祂正引領祂的百姓進入認識祂自己的異象,及預備他們得著滿溢的生命。

  雖然,1903、1904年間,隱藏在地下的水靜靜地加深,且偶而流出地面,直到洪水的閘門打開的時刻,神的聖靈爆發湧流在地上,如同「海潮」般橫掃過它面前的東西,且如另一個比喻祂有如「森林大火」吞滅所觸及的一切。

  通宵禱告會

  我們看過,1904年2月,新埠生命泉源的初次湧現。我們知道在1903年8月,這些教會的牧師都已進入了聖靈充滿的生活中。他們說在1904年的一個通宵禱告中,他們全體都重新奉獻給神為祂所用,並且明確地祈求主興起人來帶進復興!一個月以後,他們中間有二個教會大大的覺醒,有許多人悔改!

  當神轉向祂的百姓時,祂便催促信徒追求聖靈的豐滿。這件事很快地引起了眾人的注意,許多礦工也談論這件事。有些人反對,但有些人順從,也有許多青年願意被聖靈佔有。九月底的禱告聚會,開始在每週六晚上舉行,學校教室容納不下,他們便移到小教堂。他們每夜在小教堂禱告,如此有三個禮拜之久。禱告聚會中也有人作見證,在往後的特別聚會,是由一位已經進入聖靈充滿生活的牧師帶領。在這些聚會中,有五十人找到救主,有很多青年經歷了他們「五旬節」的經歷。當年年底有一百二十位歸主。

  秋天河水湧現

  另一位牧師於1903年進入聖靈充滿的生活。當他回到自己的教會,他便熱心地禱告祈求有聖靈的澆灌,漸漸地有跡象顯出祝福的臨近。教會中的信徒常有彼此認罪和好的事。合一預備了主的路,1904年10月20日,神的聖靈湧流出來。早上牧師到佈道所講道,在他回家的路上,他經過自己的教會,他進去了,因為看到聚會仍在進行。有一些事情發生了!會中每個人都哭濕了眼睛!同時每人也帶著微笑。有一位長老大聲的說:這是他們所經歷最奇妙的聚會。聖靈大有能力的降臨。他們決定分擔主日學及講道的工作,並且花一天來禱告和讚美。牧師寫道:「在一般情形這種決定必須再重新安排,並且經過教會聚會通過才行。但現在,聖靈不管我們的安排而主動掌權,也沒有人有膽量起來反對。」從這時起每天晚上都有聚會,並且有些青年被聖靈得著,他們有了「使徒行傳中所說的更有智慧」明顯的表現。許多人被帶到完全尊基督為王,並被激動起來為主作見證。戶外佈道也組織起來,甚至有青年姊妹公開作見證。有一些很難參加公開聚會的人,也向從酒店出來的酒徒作見證,並且當街跪在地上為他們禱告。

  另一位牧師回到自己的教會見證聖靈充滿的生活。1903年9月祝福的徵候顯明出來,會眾漸漸有更深的渴慕。1904年7月,牧師在一般晚間聚會外,為那些願意過聖靈充滿生活的人,安排一個特別聚會。聖靈以大能明顯地降在那聚會中,使得所有參加的人都被浸透,其後他們都作了特別的見證。在後來的一個主日晚上,神的聖靈再度傾倒在一般聚會中。剛硬的人都被打倒,他們說他們不得不大聲呼喊,以便除去身上壓抑的感覺。有好幾位青年在聚會中奉獻給基督。一連好幾個主日聖靈充滿了聚會的地方,有不少人悔改信主。十月的一次主日聚會,會後所有願意奉獻服事主,及要出去尋求失喪靈魂的人,都被召聚在一個教室,於是這兒的「復興」開始了。每晚都有靈魂蒙拯救。

  牧師又寫道:「雖然我們持續有十個禮拜的禱告會,也有許多靈魂得救,但我仍覺得教會中大多數尚未領受『五旬節』的能力。1904年10月初,在一個可記念的禱告會中,有好幾位越過了約但河進入應許之地。有些弟兄被聖靈充滿了,以致有人說:『他們是被新酒灌滿了。』從這次起,許多人的心被當時的熱情所感動,每禮拜有許多人得救進入教會。許多人公開認罪並奉獻自己給基督。一個禮拜六晚上十一點,有十個人歸向救主,在1904年結束以前有一百五十個人承認基督。整個運動無疑地是由我自己的復興開始。當我交出所有已知的罪並完全順從基督後,在我的服事上立刻有新的能力出現。現在我有一個新的教會,有許多弟兄姊妹是被聖靈充滿,並且他們能得人如魚。」

摘自:Th eAwakening In Walses Christain Literature Crusad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