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最短路程(前言)

小特瑞莎

  愛的神聖之呼召

  小特瑞莎說:「我的聖召就是愛。……我願愛耶穌,到他人所未到的地步。……耶穌賞我無邊無涯的愛,那多好呢?……我要設法得殉道的榮冠,若不能以流血得,就要以愛情得。……愛耶穌實在是一種真學問,此外我不求別的學問;我只願愛耶穌,愛到如痴如醉的地步。」

  她不拿德行作為達到愛的引路,反拿愛作為成全德行的根源。她把要理問答上「神造了我,為認識、愛慕、事奉祂。」那句話常放在眼前。因為她既然先熱愛了神,才事奉神這般完全。她曾給人寫信說:「你願意找一個操練達成完全的方法嗎?我只知道一個,那就是愛。」

  她在1893年上,又寫信說:「我知道有些屬靈人勸人記錄每日所行德行的次數,作為追求完全的一個方法;但我的訓誨師,吾主耶穌,不叫我這樣做,而教我用愛來作一切的事。」

  為此她在臨終前,真能這樣說:「除愛外,我沒有給神獻什麼。」

  她又寫說:「若沒有愛,一切的行為,即使是驚人耳目,也等於虛無。耶穌不向我們要求做大事,只要求我們把自己完全交給祂,依靠祂,對祂有知恩心。」換句話說:祂只要我們的愛。

  詩篇上說:「我若是饑餓,我不用告訴你。因為世界,和其中所充滿的,都是我的。我豈吃公牛的肉呢,我豈喝山羊的血呢?你們要以感謝為祭獻與神,又要向至高者還你的願。」(詩五十12、14)

  她註解這段詩篇說:「神不需要我們的行為,但需要我們的愛。因為神曾說:我若饑餓,決不用向你告訴;但主耶穌卻又向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祂那時口渴至極,是渴望愛。耶穌對她說:『給我水喝!』(約四7)這是祂向我們卑賤的受造物要求愛。」

  她不論在書信中,或在囑咐他人時,常提到神如何可愛,如何愛我們,如何希望我們愛祂,如何溫和良善,並如何容易滿足。又說愛情是達到完全的捷徑。

  她寫說:「神親自要求我們的愛,甚至哀懇我們的愛。……就彷彿祂全屬於我們權下一般。因為除非我們甘心獻給祂,祂不願取什麼。我們自願的奉獻,不拘多麼微小,在祂眼中,也是寶貴的。」

  她又將雅歌「你用眼一看,用你項上的一條金鍊,奪了我的心。」(歌四9)解釋為:連我們最小的行為,只要出自愛,就能格外悅樂耶穌的心。

  她主張「誰因愛做一切的事,做的最忠信,也就是最熱心。」

  有一次她利用萬花筒玩具,給初學信徒講解愛的重要說:「萬花筒內三塊花玻璃的作用,猶如三而一的神在我們一切行為上的作用,我們的行為即使是微小平常的,若出自愛的中心點,三而一的神就加給它奇光異彩;在耶穌眼中也是非常美麗。我們的行為若離了這個不可名言的中心點就一無可取;叫耶穌看見的,只是一片荒草而已。」

  她引用保羅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說:「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不算個什麼。愛是引人往神台前去,最高超最穩妥的道路。」以後她表示自己選擇了這條道路說:我已經看透唯有愛能中悅神的心;所以我以愛,作我獨一的寶藏,「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財寶要換愛情,就全被藐視。」(歌八7)

  她又說:「我不貪榮華富貴,連天上的榮耀也不例外;我所貪的只是愛。」真如「效法基督」書上所說的:「愛是偉大的,是偉大而且完全的善。愛情真是大事,真是無價的珍寶,能輕省人生的重任;忍受各樣艱難。因為人有愛情,重任也不覺其重,苦難反而覺著甘飴有趣。愛慕耶穌的愛是珍貴的,它能驅策人作出偉大的事業。能激發人追求那更完全的德行。」

  她這樣選揀了又簡捷,又穩妥的道路,她為叫他人也分受這寶藏,切願把她愛神的熱情,連她那操練最有效驗的方法,傳給他人。

  她不但在世時,要引人一同愛慕神,就是死後一直到世界末日,要實行這本分。她在死前曾說:「但願我在天上,也幫助人愛神。」這句格言,表示她要幫助我們,專用愛情,走向永福的天鄉。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