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使徒(四)

法蘭克荷姆斯

  第四章 轉變

  雖然戚伯門是嚴格浸信會的牧師,但他從來都不是一位嚴格的浸信會員。這一事實是「以便以謝」的會眾邀請他來擔任牧師時已很瞭解的。他堅定地認為信徒受浸是惟一真確的形式,但他也認為不應該因在這點看法上不同而攔阻真正蒙恩得救者彼此的交通,所以當他來到「以便以謝」,他訂下一個條例。多年後,他解釋這條例是什麼:

  「當我被邀請離開倫敦來到屬於嚴格浸信會團體的以便以謝教堂,在神的話語上服事時,我答應接受但只提出一個條件--就是我應該自由地教導一切寫在聖經中的話。」

  這一條件為著日後廣泛的轉變開啟了門,他發現寫在聖經中的命令是:「你們要彼此接納,如同基督接納你們一樣,使榮耀歸與神。」這段經文,不用再加上別的,就完全否定了嚴格浸信會的立場,因為他們只接納那些因信而受浸者,而拒絕任何不遵行這條件的來參與的主的桌子和所有的交通,即使他們已有足夠的證明基督已經接納他們為祂的子民了。

  他所面對著最微妙的問題是浸禮,在其他的事上他的同道與他一同查考聖經,在極大的部分的見解上是與他一致的。他們研讀關於事奉的事,發現在新約聖經堥S有一人的職事,不是神聖的恩賜,因此他們就在主前等候在他們中間興起牧師、教師和傳福音者。他們在簡單的形式中擘餅,這種聚會合時的興起正如現在弟兄們聚集中所行的那樣,在分餅杯之前有一段親近主的時間,其中一些弟兄們會帶頭感謝,或選一首詩,或簡要地提到一些經文,在各人都參與後,戚伯們先生就有一些確定的教導,或是另一些被公認的教師在場而被聖靈引導來餵養群羊。

  然而這種樣式的擘餅是慢慢形成的,戚伯門從來沒有宣稱在聖經中有其訂下的明確大綱,但它兩個主要原則是合乎聖經的,就是所有弟兄們在聖靈帶領之下都參與有份,以及承認在某些弟兄身上有特別的恩賜。當時這些原則是形成一些經學者的觀點和實行的,特別是在普里茅斯和貝斯托。

  在貝斯托,喬治慕勒在百士大會所的工作中正感到以類似的路線向前去,他不十分確定是否該接納沒有受浸者有交通,無論如何,他詢問戚伯門的建議。在戚伯門來到班斯泰埠的四年後,他倆曾有過很長時間並嚴肅的談話。戚伯門對於這事態度是:「未受浸的信徒來到我們中間,他們可能是屬於那類行事不按規矩的人--在這種情形中,我們就當按照帖撒羅尼迦後書第三章六節的話遠離他們--或者他們並沒有不按規矩而行。倘若一位弟兄不按規矩而行,我們不僅在主的桌子前遠離他。無論何種場合當我們與他有交通時,或者與他來往時,我們對他的態度是與他沒有不按規矩而行截然不同的。現在很明顯地這事件不能應用在,受過浸的信徒向著未受浸的同道信徒的態度上。聖靈不允許我們在禱告上,在閱讀及查考聖經上,在公開和親密的交往中,以及在主的工作中拒絕與他們有交通,像對那行事不按規矩的。」就因這次的談話使慕勒有了定論,他事後寫著說:「戚伯門弟兄引用的這段經文(帖後三k)使我看見主在這件事情上的心意,就是我們該接納所有基督已經接納的,不論他們在恩典和認識的程度上達到多少。」

  然而在「以便以謝」,戚伯門並沒有強迫他的友人們接受這觀點。這樣遲慢地放下老舊的嚴格浸信會的規章,遭受到他在普里茅斯有些人的批評。諸如達秘等人正在該地享受根據新約聖經而有的交通,他們發現很難理解為何戚伯門不能立刻在班斯泰埠設立如此的交通,他們爭論說若是一件事是合乎聖經的就應當立刻遵行。但戚伯門保留著認為即使這是對的,仍是需要教會來實行;並且若是一些人如此實行違反了其他人所信奉的教義,就只有引到起分裂。他在多年後回顧說:

  「自從我來此六十年,我曾等候那些自稱為浸信會教徒的在心和判斷上合而為一;當他們中間大部份因著神話語的能力,願意放下他們的牆,我們仍舊忍耐等候那完全合一的判斷。為此我就被那些多蒙恩的人所怪責,他們當時正在德文郡的南部努力引進按照神完全真理的聖徒合一的見證,那時我們若不忍耐等候,現在我們就不可能擁有並享受彼此的相愛和靈堛漲X一。」

  他要每一位在「以便以謝」有交通的信徒看見這轉變的需要,他說:

  「在那些日子有一位弟兄來訪問我,催促我將那只准已受浸的信徒參加擘餅的嚴格條例取消。我回答說我不能強迫我弟兄姊妹的良心;並且我繼續我的職事,忍耐著從神的話來教導他們。我清楚知道當時我能實行這件事而得到大多數的同意,但我認定藉長時期的辛苦工作,使所有的人同心一致是更討神喜悅的。」

  這件事何等顯出牧者忍耐的榜樣!在基督的教會中多少磨擦得以避免,若大家都能如此節制。誠然這是一位有愛心之人的聲音--真正是一位弟兄!另一面,也有一些人因戚伯門的講道而感不快,在他來班斯泰埠兩年後,他們就離開「以便以謝」,並試著去另組一教會--這一嘗試很快就歸於徒然。浸信會之一刊物(北德文郡的浸信教會)上稱這一步驟是「起因於戚伯門先生所領導位居教區牧師樓巷之原初浸禮教會,接受了特別的觀念,所以與一般同宗派的在靈在實行上脫了節。」但值得注意的是該同一刊物在一八八五年記載這失敗的分裂事件事,對戚伯門致敬意說:

  「我們想應該正確地說,雖然戚伯門先生從浸信會分別出來,而成為所謂的一位普里茅斯弟兄,然而他仍繼續在班斯泰埠做基督的工作許多年,並得到神大大的祝福。他為許多信主的人施浸,一大批跟隨他的人在所謂『房間』內聚集。在聖潔的生活、高貴的品格,以及自我犧牲上少有人像他;現在他是上了年紀,但他仍然如孩童般的單純和謙卑。」

  有多少人經過多年的爭論,不斷地顯出愛心和忍耐,以致在他們有生之日那些與他們強烈不同的人中仍有公正的人向他們致如此的敬意?

  終於在「以便以謝」的全體信徒對於交通的條件有一心一意的看法,那是一個偉大的日子,當戚伯門取消老舊嚴格的規條而能歡迎所有真正重生者來到主的桌子。

  鎮中最富有之一的約翰密勒先生,就是德比花邊工廠的老闆,是一位浸信教徒,且是反對嚴格觀點的。當戚伯門來到班斯泰埠,這位紳士熱切地要在這鎮內設立一個普通浸信會的教堂,若是戚伯門感到得以使在「以便以謝」的轉變成為普通浸信會的立場,他可以獲得一位具有影響力的跟隨者。但他感到接納一位未受浸的信徒經常地來到主的桌子,乃是與他有最完滿的交通,因此他不能同意普通浸信會弟兄們的看法,將這樣的弟兄看作「非會員」。

  再者,他在事奉上的看法也與普通浸禮會有別。所以密勒先生就在「以便以謝」附近轉角處,另建一座教堂,在戚伯門先生來到這鎮不及十二個月時就開始聚會了,但建築物不能成為一個教會,並且事情弄得很糟,在三年後這座建築物就公開出售;天主教很盼望在這鎮媔}始工作,就來洽商購買。幸虧這宗交易沒有成功,經過再次的努力,這普通浸信會也就比較有進展。

  同時在「以便以謝」的工作於神的祝福之下,力上加力地往前進行,所有一同交通的都留意遵守神話語的教導,他們中間有彼此相愛的真實聯結。當姊妹們相遇或分離時,常常彼此親嘴--因她們是戴著帽子的,這樣的舉動很不方便。那些在主日走過教堂外院的時常有趣地見到,甚至弟兄們「以聖潔的親嘴來彼此問安」。(註:林前十六20直譯)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