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外面禱告的限制

莫林諾

  歷代以來,屬靈的人都有同樣的看法:若藉著思考、求問、默想、思想、以及一連串客觀的討論,信徒總難進入與他的主更深的關係中。這一種禱告的益處,充其量只是在外面有一點屬靈的得著。

  並且我們也注意到:這種表面而客觀的禱告,學起來很快。

  但是我在此所說的這種與基督的關係卻無法速成。

  若你繼續只在外面禱告(這是禱告之人最普遍的禱告),年復一年,你仍然沒有向上長進,豈不浪費了許多光陰。但你若有主在你的堶情A又何必藉許多其他方法來尋找祂──絞盡腦汁,尋找特別禱告的所在、挑選可以禱告的題目、努力在外面追求祂……?

  奧古斯丁寫得何等好:「主,我像走迷的羊,用盡心思切切地尋找你。我疲於在外面尋找你。然而,你卻安家在我堶情C我曾戀慕你、渴想你,我在大街、在世界的廣場徘徊,卻找不著你,因為我在外面尋找那在我堶悸滿A難怪徒然!」

  我們在外面絕對找不到我們的神。我們也無法用理由、用邏輯、用外表的知識尋見祂。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祂在我們堶情C未曾看見我們是祂的活殿、是祂唯一的真居所,反而終日在外面尋求祂、呼籲祂、渴想祂、呼喚祂的名、向祂禱告,這是何等的瞎眼!

  祂永遠住在我們堶情A我們的靈就是祂的寶座。

  除了愚眛人之外,還有誰會在知道神是在他心內以後,卻仍在外面尋找到神那堛爾籇O?當一個人飢餓時,若仍拒絕嚐味,怎能飽足呢?然而,許多善良的人卻正過著這樣的日子,一直追求神,卻一直享受不到祂。這是何等不完全的功夫!

  但你不應該以為屬靈的道路艱難……,也不要想它是單屬於聰明人的。

  當你的主揀選使徒時,已經說明了這一點,他們既無知又卑微。祂向父如此禱告:「父啊!……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太十一25)明顯地,我們不能藉著思想或表面的禱告來達到我們堶悸熔`處,或得著深處境界的事。

  當鳥兒的母親離牠而去時,天父看顧牠。你想祂會離棄你嗎?思量天上的飛鳥,牠們既不會發表又不會思想,但神看顧牠們並供給牠們每日所需的食物。牠們並不會說出悅耳的禱告,但牠們卻從未因此而沮喪。那麼你為何要如此灰心呢?

  事實上,當你發現自己失去感官上的喜樂時,這是好的。如此,你才能只憑信行走在這條路上──是的,甚至是黑暗不明的路徑上。往何處去?你並不知道。若不經過這樣的靈程,你就很難達到任何屬靈的高峰。是的,這是一條痛苦的路,但它卻是一條充滿把握的路。我還要勸勉你:持之以琚F雖然好像失去了神聖的交通,而且拙於發表禱告的美詞,但你仍然不要退後。

  摘自:靈程指引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