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回到十字架罷

亞察爾

  我們是處在恩典時代的末期。時針已指著十二點,現今就是深夜時刻,經過這極黑的幽暗之後,天就亮了。而目前教會卻急速地趨向背道景況,與神越隔越遠。一些爭戰也使得世界更顯紛亂,並使教會癱瘓。黑暗權勢似乎已得自由,並嚴重影響教會,使教會無異於世界。只有基督的十字架是照耀現今黑暗的大光。我們必須有一新的啟示;因為罪使我們迷失道路的方向,唯有藉著基督死於十字架上,我們方得救贖,歸於真神。

  彼得前書第三章 18 節:「基督……曾一次為罪受苦……為要引我們到神面前。」

  許多人因為遠離基督贖罪代死的真道,對罪惡的知覺就顯得遲鈍;唯有到十字架前的人,才會覺悟到罪的深與苦。

  各各他是表示人厭惡神的權能──此厭惡乃顯明於這極黑暗的罪行之中。有人說十字架是「信心的標準」,是的,這真是有福的確據!但也正是審察人心的標準。它能夠顯明人的真性。有些教會已看不見十字架了,所以也看不見罪的可惡,她已離開藉著神的光可以看出罪惡的地方;換句話說,她已離開人被引導而喊道:「我曾釘我主於十字架」的地方了。

  近來最駭人聽聞的就是教會的罪。基督徒不但犯罪,並且不設法除去,這真是太可怕了。神的百姓不但在心中犯罪、思想上犯罪、講台上犯罪,也在教堂堨Кo;雖然如此,那些有各各他的神的子民啊!請回到各各他,請處於罪人的地位上,讓十字架來融化這個已剛硬的心,傾流出那些為罪而傷心的淚水罷!

  與神和好之處

  罪的結果是與神分開。這是我們所當知道的,不但是理性上知道,並且是實際上的洞悉。十字架是叫我們能完全學會這功課的獨一地方,請聽基督在各各他十字架上所說的:「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 ( 可十五 34)

  這不是祂肉身苦楚的表示,乃是祂經過一種靈性與神分開的呼聲。無罪的基督從來未曾與祂的父分開,在永遠不可數的年代堙A祂們是一體的。這有福的一體,使祂得以在世上的生命中彰顯。也就是這點幫助祂足以忍受罪人的頂撞。十字架上的基督背負我們的罪擔,與神分開而進入可惡的黑暗中,為的是要使我們與神和好,並且為了我們將受聖靈而與神分開,成就了我們與神和好的真義,使祂的死變得奇妙。基督是為我們而被棄於黑暗之中。神的子民哪!你若忘記這救恩,就等於失去了十字架,此十字架乃是神的大能!我們當回到主耶穌的死,一直到其精神浸透我們!一直到各各他的真理建造於我們的生命中為止。

  我們必須承認,不只是我們在罪中時,需至十字架與神和好;並且成為基督徒後,仍需靠耶穌贖罪的死,以免與神隔開。我們慣常以冷淡的神學名辭來談論「恩典」,只有當我們進入主耶穌的死,與祂有個人的交通時,恩典始變得可愛,我們也才有愛基督的火熱心腸。

  與基督合一的獨門法子

  許多人會問:「我們是否要離開十字架,以進而與復活的基督相連呢?」當有人告訴他,我們必須常有基督的死加於生命中時,他就說:「但我是住在復活的基督堙A我所需要的乃是活的基督,而非死的基督。」此誤會大都緣於我們注重此真理的字句過於靈意;「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 ( 林後三 6) 基督的靈是各各他的靈。基督死於十字架上,是基督生命的最高表示。當我們與祂共享祂的生命時,基督釘死的靈就變成我們生命的總根。

  當保羅求與復活主有更深的合一時,他未曾離開十字架;但他看出欲與復活主有更深的合一,便該浸於主的死中愈深。 ( 參腓三 10) 與主同復活,和活在祂堶情A意即你與主同死。

  基督徒得勝的條件是與主合一。得勝罪的獨門法子是與主耶穌合一。我們親愛的主於約翰福音第十五章極明白的教訓我們,「沒有我,你就不能做什麼。」信徒最早的功課之一,就是在諸事上完全依靠主。他只要覺得無主,就覺得無依無助。主對罪人的信息是「來就我」,對信徒的信息是「住在我內」。「人與主聯合的便是與主成為一靈」, ( 林前六 17) 但此聯合是怎樣成就的呢?信主耶穌基督的意義就是信入基督。這信心向基督生出,而拋錨於主內;這樣,信徒就與主完全接觸。請看主在約翰福音第三章所說的。在這塈畯怍白了主對於重生或新生的教訓。首先是告訴我們重生的必要, (3 節 ) 然後告訴我們它的性質──屬靈的性質, (5 、 6 節 ) 最後告訴我們得著之路──因信主 (14 、 16 節 ) 。「信」字下當有「入」字;「信入」。 14 節:「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人子也必照樣被舉起來。」罪人還沒有找著救主,所以,各各他是極需要的。這被釘的救主,吸引萬人歸向祂。約翰福音第十二章 32-33 節:「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耶穌這話原是指著自己將要怎樣死說的。」撒但的願望就是引導信徒遠離十字架,牠常叫信徒離開十字架,不去尋求與復活主合一的生命,這樣牠就成功了。撒但知道真的合一絕不能在十字架之外,所以牠以假的經歷來換給信徒。保羅於羅馬書第六章明明地教訓我們,與復活主聯合,和以活的信心住在主內;也就是告訴我們應當與祂同死,「豈不知我們這受浸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浸歸入祂的死麼?」 ( 羅六 3)

  他也教導我們,想要和主有深的合一,必定先有與十字架更深的交識才行。腓立比書第三章 10 節:「使我認識基督,曉得祂復活的大能,並且曉得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從中我們應當曉得這並非只是一個理想,乃是實際的經歷,其結果就是帶出有能力的生命,一個勝過罪惡、撒但、疾病、死亡,和世界的生命。但這必定是回到十字架前才能得著的。若有人說不必常求主的寶血於我們的生命中,此人就是不深知祂死的意義了。主的寶血已在十字架上流出,可為我們隨時完全贖罪之用,但這並未用盡主死的功效,它還有連續洗罪的功用。

  一次,有一位聖徒問我一個奇妙的問題:「你最近的一次認罪是在什麼時候?」我當時被這問題愣住,不知道怎樣回答;所以到神面前來尋問,結果會悟到我從前依靠寶血自動洗淨自己的罪是錯誤的;因我早已忘記自己的罪相了!我今也提出這個問題問你:「什麼時候是你最近一次的認罪呢?」「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 約壹一 9)

  有個東西能阻止神在我們中間工作,那就是罪惡──血氣生命的活動;這些會不斷地迫使我們離開聖靈,使我們不行於聖靈之內。我們的靈常常被這惡勢力所影響,故我們雖然盡力嘗試,總不能管住我們的靈,使自己行於神的平靜中。這沒有釘死的惡性,也就是撒但和牠的惡靈所用以工作的材料,這些足以煽成火焰。所以這是我們與黑暗權勢常常爭戰的原因,也是牠們繼續攻擊我們的「根據地」。我們或已學過怎樣藉著寶血才能勝過牠們,但若我們若仍為牠們保留「餘地」,牠們總是可以時時回來攻擊的。

  十字架是人類的救藥。凡屬主的都曾釘死肉身和情慾 ( 加五 24) 。但是如何做到呢?當將血氣的生命完全降服於主的死堙A當長久居住在主內。如此共享祂的利益,其結果就是得以脫離罪惡的權勢,以致我們可以行於新的生命之中。「聖靈生命的律在耶穌堙v。除與主完全合一以外,絕不再有其他可進入屬靈生命的可能。那合一就是死和生的聯合。凡欲得靈命而遠離十字架者,結果必定是落入失敗或假冒的景況堙C

  聖靈就是十字架的靈,十字架就是聖靈的最高表示;也就是主藉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獻給神。 ( 來九 14)

  十字架和潔淨

  一個只知道在死婸P基督合一,而不知道潔淨自身是何等重要的人,實在大為危險。潔淨自身和與神同行的關係是極密切的。罪不但是犯罪的原動力,並且是一種污穢。

  我們當先明白什麼是與主死合一的根基;不然,即使我們屢求潔淨,惡性仍要污穢我們。有人知道自我潔淨的益處卻不能長久處在這樣的狀況中,只因他們完全依靠自己的經歷,過於依靠於死中與主的合一和復活中的神的根基。唯有主的死能阻止罪惡的活動。當信徒因信居住在主內時,主的死就使他得以自由,不再作罪的奴僕了。

  但有一問題或許會發生:「既然我是住在主內,並且向罪算自己是死的,我還要求潔淨嗎?」是的,因為這是信心的態度。或者你有時不再持這樣的態度;或者你缺乏儆醒,以致順服你的惡性而被污穢,這時則更需要潔淨。無論是那一種污穢,都能使你失去主的同在。光是在心中說:「我是住在主的死堙A所以我是自由的。」那是不夠的。

  犯罪必須向主認罪,並用主寶血洗淨。主的死只有一次,然而這寶血卻是永遠可用的。這是舊約的紅小母牛的預表。 ( 民十九 2-22) 母牛被殺,存留其灰燼,以作為洗淨污穢之用;世上罪人有一犧牲贖罪,但尚需用這犧牲的「灰燼」。主的犧牲也是這樣。

  沒有人可以到一個地方,是他不用認罪,不用求寶血洗淨的。污穢從內到外都可進來,我們與世界接觸,就會被牠玷污。我們所呼吸的「道德空氣」是被玷污的,所以要和神來往交通,生命的潔淨是最要緊的。我們可以由詩篇第二十四篇 3-4 節更加明白:「誰能登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祂的聖所?就是手潔心清,不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的人。」

  「手潔」是指我們所碰觸的物。在民數記第十九章我們看到,若有人「觸」及任一死物──或無意,或忽略,或在不覺中──他即在儀式上變為不潔,即與得贖崇拜的人隔絕。這預表是比物質更深的,指明神怎樣為祂百姓的生命發熱心,並人怎樣因觸著罪惡 ( 思想或事物 ) ,就與神失去交通。誰敢說我們不會在有意識或無意中,觸及會污染我們的事物呢?所以常常灑血是我們必須有的一種行為。

  「清心」是指生命發源的地方而說的。 ( 箴四 23 ;太十五 18 、 19) 我們有極大極寶貴的應許,「叫我們既脫離世上從情慾來的敗壞,就得與神的性情有分。」 ( 彼後一 4) 我們唯能於神性內親近神,這神性應當掌權,而祂只能在信徒用信心將舊性交與十字架的時候掌權。寶血的洗淨與我們的惡性沒有相干。唯獨釘死才有效力。「知道我們的舊人,和祂同釘十字架。」 ( 羅六 6) 「凡屬基督的人是已經把肉體釘死。」 ( 加五 24) 洗淨是除去惡性活動所生的污穢。這污穢叫人與神斷絕交通,不能站在神的面前。「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 ( 太五 8)

  「魂不向虛妄。」魂就是自愛的樞紐──驕傲,也就是我們堶控被人看見、知道,並聽見的「我」;就是常說「感謝神,因為我不像別人」的靈媗熄ヾC這靈性的驕傲往往偷偷進入最屬靈信徒的心堙A好叫他們因此污穢,與眾人隔絕,專做一些愛糾正別人錯誤,存吹毛求疵的靈,作判斷諸聖徒的事。但這等人若行於光中,像主於光中一樣,他們當與別人有彼此的交通。也就是說,當與諸聖徒有交通,藉此,主基督寶血將要洗淨他們的罪。「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 ( 約壹一 8) 自義的性情已經定了我們的罪。「若我們認自己的罪」,就是承認我們的罪性,並坦承自己有洗淨的必要。到如今,還沒有一個覺得神與他同在的人敢說:「我未曾犯罪。」但一個得救的罪人於主前所表現的,就是「我承認我的罪」。相信寶血的信心,就是他的辯護;而其結果就是與眾聖徒有所交通。

  得勝撒但

  當主在十字架上時,不但贖了我們的罪,也打敗了我們屬靈的仇敵──撒但。這是主在各各他最重要的成就之一。因為人不僅在堶惕@罪的奴僕,並且外面也由撒但作主。一個人若不知道主耶穌這一部份的工作,就會在與罪惡交戰的地位上變得軟弱。神的子民唯有在各各他的得勝堙A才能抵擋撒但權勢一些更利害的活動。而撒但已張佈牠的權力於教會走向天家的路上;因此就延擱了主再來於地上作王的時期。這權力是一種屬靈的惡勢力,唯獨靠屬靈兵器才能抵擋。或有人問:「魔鬼怎能阻止基督的再來呢?」牠只不過使教會失敗就是了。是的,當主再來時,得勝的信徒與祂同掌王權管理世界──但他們應當在現今,在此處,就學習怎樣藉著與主合一以得勝,並於靈界中掌權管治方可。可惜多數神的百姓均被俗事纏身,以致他們不知道靈界的事。

  有些人雖有屬靈的思想,生活卻常是失敗,只因他們沒有全備的軍裝以抵擋罪惡的權勢。魔鬼就藉機攻擊他們,擾亂他們,而這些人仍不知道這種攻擊的來路,因此常常降服以至於失敗。仇敵不但干涉他們,就連他們的生命,也是牠所最恨的──因此一些家庭的騷擾、紛爭、誤會,陸續而來,直至把他們惹煩了,牠才肯罷休。神的兒女在其經歷中,必定知道這些皆是事實。

  我們是不是等這些事發生,然後才被動的順服呢?還是以能力去勝過牠們呢?我們之所以不能抵擋牠們,乃因我們未曾真正認識這些攻擊的緣由。我們已經忘記了撒但的存在。牠是我們一切煩擾的 ( 無聲而狡猾的 ) 源頭,超出我們的思想之外。但當我們的眼睛張開,查究這個仇敵時,就知道我們是被召,與此黑暗的權勢,有個人的爭戰。也會更多看見,牠是反對教會,並管理世界的。同時也知道牠們所做的是超凡的,是屬撒但的,這一切必須有神的子民與復活的主合一才能抵擋得住。

  神的子民如何勝過魔鬼和牠的軍民呢?

  藉著與主完全的合一,並在靈堛器D各各他是撒但完全失敗的地方,這就是得勝的秘訣。仇敵是何等謹慎地在矇蔽這個道理呢!牠是何等地狡猾,為的是要使我們住在羞辱和失敗的地方!約翰福音第十二章 31-32 節是何等明白地教導我們:舉起基督就是打敗撒但──「現在這世界受審判,這世界的君王要被趕出去,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舉起──在什麼地方呢?是在寶座上麼?不是!是在十字架上。因 33 節明明地告訴我們:「耶穌這話原是指著自己將要怎樣死說的。」

  從歌羅西書第二章 15 節中我們看到:「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明顯給眾人看,就仗著十字架誇勝。」保羅在歌羅西書所有的理論就是:主已經大榮耀地得勝,我們何必再順服牠們 ( 仇敵 ) 的權勢呢?何必呢?主的死就是撒但和牠的軍兵全軍覆沒的明證。我們若要在內堭o勝,就必要先回到十字架,學習持守十字架以抵擋黑暗權勢,就是那狂熱謀使撒但在這世界中操權的邪靈。當神的子民站在得勝中時,邪靈所欲成就的就會被阻止。當聖徒意會到這件事時,他將知道他個人的交戰不過是普通大戰中的一部份而已。魔鬼現在快掉進牠的滑鐵盧堣F!神的子民請學習穿上你天上的盔甲,成為主營中一個老練的精兵,而不要作一個濫竽者。

假戰爭的日子已經過去,真戰爭已經開始。你的仇敵雖然強壯,但你在主內比牠們更強壯。不要怕牠們的臉,因為你可以仰望主耶穌那傷痕的臉!即刻啊!即刻,主將要在榮耀中來掌管這可憐紛亂的世界,你將會看見主的榮面照耀,好像太陽一般。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