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靈命歷境的危機

蓋恩夫人

  不能在神以外尋見祂

  經常有人問我:「就一個初學內在道路的人而言,難道不應該先從外面尋找主,然後逐漸發展到在堶探M找祂嗎?」

  我們若走迂迴的道路尋找神,這不是真正屬靈道路的開端。揀選這樣的路徑,是一個大錯。一個年輕的基督徒在外面尋找神,他所追求的是一位「明顯」的神,是一個在神之外的神。 ( 譯者註:意指神是隱藏的神 ) 這是何等的悲劇!因為他從天的這一方直到那一方尋找神,結果他所有的力量都被分散,被浪費了,因他在神所不在的地方尋找神。他應該集中他的全人在神的同在堙A並且從他堶惆茖D告神。

  畫家如何下筆描繪出美妙的線條?他先在畫面上畫出幾條線,從分散的各種角度,逐漸在畫面的中心描繪出他所要描繪的景象。每條線越靠中心部份越強烈明晰。相反地,各條線越朝邊緣,就越微弱而淡薄。在信徒身上亦是如此。

  信徒向內退回到靈堙A主就在此與他相會:這是一個靈的境界。若能多多如此操練,神對這個人的吸引力就會越來越大;而信徒也就越多得著能力作祂的工。

  舉個例子來說,如果這埵酗@幅油畫,畫中所有的線條都散佈得很寬闊,但它們卻逐漸集中在一個中心地區。我們的魂也是一樣,從所有各個分散的不同角落,集中在一個中心的地方:在這堙A再沒有力量使我們全人被分散。只有在這堙A我們的魂才能尋見神。

  一個基督徒若要屬靈,內在生命一定要成長,他必須聚集他所有的思想,而從堶探M找……,除非如此,他就永遠摸不到他全人的中心;而這個中心點就是神居住的所在。

  然而等他進入了在他堶扈咿狻~住的地方,他需要再度離開這中心點。這不是說,他要回到外面的境界,而是離開那堙B超越現有的經歷更往堶捧必`處去。這是真正的離開「己」的經歷。信徒脫確自己,不是從外面脫離;乃是越朝堶悼h,越脫離自己。他不再僅僅收回自己的心思與全人;而是經過這階段,再向堶捷i一步,脫離自己的中心,而朝往創造者居住的中心前進。

  我們魂的中心,好似半路客棧。旅人在旅途中,必會經過這個地方。當他在客棧歇歇之後,預備離去時,他不是走回頭的路,乃是往前邁向更高之路。當他離客棧越遠,他就離自己越遠;這個階段的經歷多重在眼見與感官的感覺。

  當一個人向他全人的中心移近時,他在此會遇見神。但神盼望他繼續向前,離開自己,而靠近祂。當我們來到這個地步,我們就進入主的堶惜F;是在我們這個人深處的中心點,尋見祂的面。再往堶悼h時,我們就進入「己」不再存在的境界。越向深處進,越靠近祂;同時我們就離自己越遠。

  從「己」到神

  一個基督徒在神堶悸熄i步,應當用他「脫離己」的程度來衡量。什麼是己生命?己生命就是人自己的看法和感覺,他的回憶和思想,他的興趣與自我反省;這些都是「己」。當一個信徒起首進入主的同在,開始向他全人最深處的中心近前時,他會經常自我反省,己的意識也愈來愈強。他越來到全人的中心,越容易遇見主,同時他也沉迷在「己」的堶情C

  然而,當他真正來到全人的中心,並繼續進深時,他就不再看自己了。他的感覺、記憶、興趣、自我反省,都會越來越減少。因為此時他已經轉離自己而面向神。當他面向神前行時,就越過越脫離自己。在最初,自我反省是有益的,也是必須的。但到了我們現在所說的這個階段,自我反省不但無益,反而有害。

  當一個信徒剛開始走上內在道路時,他一定會注意自己,而堶悸熒P覺也相當複雜,多半的人都是如此。但是,當他逐漸進步時,這些情形就越來越單純,他會更多集中在靈 ( 不過他們仍然會自我反省 ) 。當他繼續向前時,他會受引導,而不再以自己為中心了。在這個階段,他就得著一個特別的恩典──專一的眼目。

  現在再回頭題一下我上面曾說過的半路客棧。當旅人行在路中,忽然看見前方一幢房子,他繼續往前,靠近這幢房子,並看清它的全貌:這時他就不再需要尋找方向或猜疑自己身在何處。他可以定睛在這個目標上,這是他旅程中的第一站。他進入了客棧之後,並不需要再回想來時的路程,或思想客棧的本身。因為他已來到一個安息之處,到達他全人的中心點。早先在旅程中遇見的艱難,都已拋在身後了。

  一個基督徒要學習經過半路客棧再往前去,直等到他來到一個地方,自我意識幾乎不再存在,所有的只是神的看法,他與神同在,也在神堶情A甚至迷失在神堶情F如此他會越來越少思念自己,而越多失去在神堶情C我要說,「他迷失在神的幽暗堙C」他甚至能達到一個地步,幾乎不知道其他的事,單知道他的主。然而我的意思並不是說任何自我反省都會妨礙他與神之間的交通。

  我們現在問一個問題:「一個人如何才能超越自己?」答案是:藉著意志的降服。然而我所說的意志的降服指的又是什麼呢?

  意志主理我們的悟性與記憶。這兩者必須絕對清楚地劃分,但它們的確又是一個。當一個人來到他全人的中心 ( 就是前面題到的半路客棧 ) ,他的悟性與記憶都降服於神了。這兩個官能必須降服於神,不能讓它們降服於「己」,或任何其他的人。

  當一個人經過了這個階段,再離開自己時,因他的意志已經降服於神,所以與當初掙扎著進入深處的那階段相比,他已經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人。

  人若想在神堶惆c靠地紮根,他必須再往前進。要改變人堶悸熙‘鰿O非常不容易的。你知道嗎?在半路客棧堙A雖然人專一地要進入神堶情F但這個追求的本身,絲毫不能使人改變。我們若要被改變,就必須繼續不斷地竭力地收回我們的全人,回到深處的中心。

  雖然這本書前面說到許多不同的階段,但我不會停留在其中任何一個階段。一個追求內在生命的人,不應該一直受教於前面那些階段。若是那樣,就像人翻轉胃中的食物,放在口中咀嚼一樣。這種情形是屬靈死亡的前兆。半路客棧只是一個「引進」的初級階段,不要停留在那堙C當你帶領人走堶措D路時,若能將人帶到半路客棧;這實在算不得什麼成就。

  既然已來到半路客棧,基督徒就應當繼續向前探尋其他的歷境。他必須經常地、不住地如此向前。

  我們來到這個歷境,才開始「逐漸地」被改變。

  屬靈歷境的真正起點

  當一個基督徒舉步邁上內在道路時,他會遇見許多困難,不知如何實際地運用上述半路客棧的比方。當他向前邁進,而且棄絕流蕩的心思以及其他各種思想,開始經歷到與神合一時,他就會充滿無窮的喜樂與歡欣。這時,他可能會犯一個錯誤,說:「看哪!我終於達到基督徒該有的境界了。」事實上完全不是這樣。因為這個階段,主用極大的喜樂,用屬靈的感覺,用無盡的恩典引吸他。這一段日子的確是基督徒生命中,最值得回想的經歷。但是真正的深入經歷還在前面,試煉也在前面等著他。

  在神的兒女中,並沒有太多人追尋在主堶惕馦`的生命。所以能找著半路客棧的人不多,其他在這路上摸索的人多半因失望而氣餒。也有少數的人,曾經嚐到與基督聯合的滋味,並且常因屬靈的恩典與奇妙的新認識而被更新。但是過了一段時間,追求的熱忱就減退了,而且漸漸把與主交通的經歷看作習以為常。隨著年日的過去,原先「新」的事物與經歷都變得陳舊了。

  在信徒的屬靈生命堙A會來到一個階段,好像主收回了祂所賜的喜樂和恩典。同時他可能會發現自己正處於逼迫的環境中──這些逼迫多來自有宗教權柄的基督徒。更甚者,他可能在家庭或個人生活中,遭遇困難。有時他會經歷身體上的軟弱,有時他遇見極大的痛苦,或其他難以計數的損失。信徒這時可能會覺得他的經歷與別人迥異,好像神對他特別不公平。在諸般的痛苦與困惑中,他可能覺得人虧待他,神也離棄他。世界與其他事物將他壓碎;朋友也背棄他。生活中處處皆是痛苦與艱難。這時,在感覺上,似乎神棄絕了這個人,並且任憑他的靈堿\乾。許多人一遇到這個,就無法繼續向前而退去了。

  這是主給門徒真正的測驗。只有在這種環境中才能真正地測驗出我們對主的奉獻。以往他有許多的經歷、熱心、追求;這些都使信徒向「未知」的境界探討。一路上他飽嚐與神更深交通的喜樂;但是真正的應許之地,永遠是在大曠野的另一邊。人總是在沙漠的對面找到應許。

  當一個基督徒來到曠野的邊緣,他發現這是一個荒涼之地,是感官的黑夜;這時他進入基督被神離棄時的感覺:「為什麼?」……只有在這個時候,信徒才會憑著單一的信心行走。現在他才開始真正地在他的主堶悼肸瓻堻y。極少數人經過這個,還能安靜地、平穩地,繼續追尋祂。他要隱藏地、謙卑地、不引人注意地、不受稱讚地、靜默地向前。除了讓神得著稱讚以外,在凡事上他無所望、無所期。他不指望任何受造之物,只等候神。

  當我們全人最深處失去了一切,我們才有真正的開始。是的,剛剛開始進入與基督更深的關係堙I

  我們奉獻後,經過真正的測驗是否能堅立,就在於我們是否能達到這種境界:

  你得不憑感覺、不重官覺地走到半路客棧;並且繼續向前,憑著信心的眼睛知道祂在那堙F在毫無感覺的情形下,更深地進入基督;當你完全無法覺得神的同在,而四圍環境並內在心境都崩潰時,你仍然能坐在祂面前;不存任何要求或疑問來就近祂;單單因信而安穩,不受任何事物侵襲,也無太多的意識;雖然沒有屬靈的感覺,但你的全人能轉向祂並且專注在祂身上。

  這時才是基督徒生命真正的開始 。

  摘自:靈命歷境的危機  【承蒙美國見證書室應允刊登】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