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為復興禱告

賓路易師母

  我們已經看見:信徒接受聖靈浸的時期,是一特別的危險時期,這危險是來自邪惡的超然世界,但這聖靈的浸是復興的重要因素。故此,復興的黎明,是欺騙的靈去尋找進入信徒堛漱J口的時期,藉各種的假冒來欺騙,結果形成上面所述及之被附。

  復興時期是充滿危機和事變的時期,不但是每一信徒個人的歷史中的危機,更是每一地區、教會和國家的歷史中的危機。並且是未重生的人的生死關頭,當他接受或拒絕向神歸服時,他決定了自己永遠的命運。對那接受豐盛聖靈的,或那些拒絕祂的人,也是一重要關頭。因為對那些降服下來並接受聖靈浸的人,這是至高者駕臨的日子,但對其他的人來講,則決定究竟他們變成屬靈人或仍舊屬肉體 ( 林前三 1) ;究竟他們選擇在個人生活中繼續失敗,或決定前進作得勝者。

  極少人經過這關頭時沒有仇敵或多或少的欺騙,只有那些堅持地運用他們的思考官能,才會有希望從邪惡的超然勢力的狡猾作為之下被拯救出來,不致在這危機中成為俘虜。如果信徒在他受靈浸時真的被邪靈們欺騙了,差不多在他經歷的最高點之後,立刻因被騙而開始跌落陷阱中,以致遭受深度的黑暗、捆綁,和愁苦,直到他不再被騙而回復到正確的道途上。而那些不能發現欺騙的,就落到更深的欺騙中,成為在實際上對神和教會都無用。

  復興是神的時候和能力

  復興是神的時候和能力,但也是魔鬼活動之時。因為當神的能力降臨時,也帶來了超然邪靈勢力的攻擊。這顯示了在靈界的活動。復興本身是神的時候,天開了,神的能力在人群中作工,但當神聖的能力在外表上開始過去時,超然的邪惡勢力就在人、教會,和地區中彰顯牠們的作為,人們就會希奇魔鬼的作為能夠在神極大顯現的地方出現,而不知道在復興的黎明,魔鬼已經開始播下牠的種子及進行牠的工作了。復興的退潮是開始於其漲溢之時,但所有的人都看不見。

  在充滿神的能力的復興中那「試探者」似乎沒有出現,但牠是以假冒者的姿態在場。人們說沒有魔鬼,但這是牠最大的收穫時期。牠正在網羅牠的俘虜們,把牠的作為混雜在神的作為中,並且欺騙聖徒們比牠試探人犯罪更有效果。作為一假冒者和欺騙者,這永遠儆醒注視的仇敵,使用牠欺騙和假冒的老方法在新悔改的人中,這些人剛剛得勝了明顯的罪惡,以為那試探者已經離開他們,但不曉得牠的新方法。牠的隱藏不過是表面的,而非真實的。撒但從未曾在神孩子們中這般活躍過。

  為什麼復興停頓了──靈恩變成極端

  魔鬼的目的是停止神的復興能力。神所賜下的每一甦醒祂百姓的復興,都在一段或長或短的日子之後停頓下來,是因為 ( 一 ) 教會對用靈與神同工的規律之無知, ( 二 ) 因著無知,神的子民向那暗中滲入的黑暗權勢降服,而沒有辨認出來。那些由聖靈所生的人在這種聖靈彰顯能力的時期,就浸入一屬靈的世界中,與邪靈們發生接觸,而以前是未有對牠們的存在的經歷上有認識。他們意識到屬靈的力量和事物而以為必定屬乎神,而不知道被邪靈們滲雜的可能。這就是為什麼使教會甦醒的復興,曾經向世界顯示出更新和奮發的神的能力,但後來產生了不少真正由聖靈重生的信徒,但被稱為「狂熱派」或「極端派」,這是為什麼「復興」都或快或慢地受停止或損傷,對世界的見證損壞了,以致教會中嚴謹的部份都失望了,對其後果畏懼。

  最直率的說,即是復興的時期是邪靈們去附著屬靈的信徒們的機會,而復興的停頓就是因為「被附」。最屬靈的信徒們在受聖靈浸後,在復興的事工上最適合被神使用,但也會被邪靈欺騙,因接受了撒但的假冒而外面的人被附。信徒們如不是這麼完全歸服給聖靈,則會避免那種厲害的被附,但在他們接觸靈界之事物中,同樣會對那些表現得較難分辨出的欺騙敞開。

  在復興之後的「狂熱」的靈,是純粹邪靈們的作為。在復興開始時無知者是受教的,但因著他們的「屬靈經歷」,後來就變成不肯受教。在復興前的愚昧就給予撒但的「絕無錯誤」或不受教的靈以地位。在復興之後的信徒之頑固和固執並非來自他自己,而是因為邪靈欺騙他的心思,控制了他的靈,使他頑梗而無理。

  在復興的黎明時,黑暗勢力的計劃是要把那些真實的推到極端去。牠們的推動在起初時是非常微小而難以認出,例如一些思想的建議,或鼓動去作些稍為違反理由的舉動,但當順服了這「鼓動」,而停下了理智的運用,那些如此被騙的在一定程序之後就成為狂熱。那些被逼去作無理之舉動的信徒們,他們的理智和判斷,可能是反對或甚至抵擋那些他們所被超然地強逼去做的動作,但他們不能抵抗那推動他們的超然能力,他們以為這能力是來自神。

  復興對撒但的爭戰

  所有比上面所述及更多的事情,及所有以往的復興的歷史,都顯示出如果在復興中沒有了對抗撒但及其凶惡諸靈的爭戰,則必然會因為撒但假冒聖靈的作為而形成混雜的結果,在最後時表現出局部的失敗。因此教會就需要信徒們裝備以知識和辨別的能力,來面臨那些在復興的來臨時必然出現的撒但的假冒,好去曉得撒但欺騙和附著的微象,能以抵擋黑暗的權勢,並教導神的孩子們得勝牠們之路,及對抗牠們之進取性的戰爭。那些已經復興了的人如要得保持健康、聖潔和屬靈的能力,必須向那些攻擊人的邪靈爭戰。

  如果教會明白關於黑暗權勢的真理及與聖靈合作的道路,則純淨而無不良後果之復興是可能的。離開了這種關於撒但和牠的惡靈的作為的知識,使能在任何偽裝之下辨認出牠們的存在,則沒有一個人能夠安全的接受復興中的所有超然的顯現,或安全的相信所有「五旬節的能力」是出於神。一個純淨的復興是神聖的能力之充份運行,而沒有罪惡和撒但。這不是冷的「相信」,而是生命,與聖靈聯合,而非靠才能。

  為復興祈禱

  離開了這種知識,則那些為復興而祈禱的人並不清楚知道他們祈求什麼,也不知當祈求蒙允時如何去行動。因為他們並未準備好去面臨撒但對他們的祈禱之對抗,也不知道這種為復興的祈禱所伴隨的危險。

  為什麼沒有因為世界性的祈禱而來的世界性的復興呢?為同一原因使復興在開始不久就消退了,而為復興的祈禱會在事變中或無能力中收場。對復興的攔阻,無論在已經開始或在來臨之前的祈禱中,都是因為邪靈欺騙或阻擋那些祈禱的人。

  在現今復興的攔阻不單止是因黑暗勢力的反抗,更是因在教會中最屬靈的部份的現今狀況,而這只有神自己才能在復興的能力中作工。他們是那些明白聖靈浸的信徒,並在以前的復興中在靈中已經釋放的,但現今因仇敵在周遭中的壓力而倒退,或者是因仇敵的假冒而被俘虜。

  讓這些被遏止或被欺騙的信徒們再次蒙釋放,則那些現今無用 的將要在復興再次被賜下時,在教導和勉勵別人上是有無限之價值的。

  為復興用的器皿

  聖靈是仍舊在那些當上次復興時受靈浸的人中。 1904 年在威爾斯的復興的錯誤,是太殷勤從事於復興的果效,而不是儆醒禱告去保障和防守復興的原因,那些受了靈浸的人,現今雖然靈堻Q困,或因撒但的欺騙而偏離正道,但只要他們被釋放了,仍然是神所能使用的器皿。現今雖然無用,但當成熟了並有經歷和知識之後,則當一個復興的教會再次被釋放去真正與神的靈同工。

  那麼現今我們應如何祈禱呢?應該是:

  1. 對抗那些阻擋復興的邪靈。
  2. 為那些在上次復興後因受騙而被附者的潔淨和拯救而祈禱。
  3. 為復興再次被賜下時被保持純淨而禱告。
  4. 為復興的器皿的準備而祈禱,使他們受神的訓練和教導去防止黑暗勢力之入侵。

  簡單說來,讓所有為復興祈禱的,為亮光照臨那些因黑暗勢力的欺騙而受捆綁的人,使他們被釋放而再次在復興事工有功用。然後邪惡勢力就會從牠們所再次獲得但仍屬於神的地位上被打退。

  聖靈浸是復興的要素,因復興是來自對聖靈的認識。而與祂合作就使祂能用復興的大能來作工。故此,復興的基本條件,是信徒個別的曉得聖靈的浸。這名詞的應用是來形容一確定的聖靈的流入,是基督的教會歷來千萬的信徒們所接受的一個確定的經歷。這聖靈的注入並非單是 1904 年威爾斯復興的原因,更是世界歷史上所有的復興的原因。

  這緊隨著復興而來的撒但假冒的作為的事實,即這因對靈界的敞開而使邪靈能假扮聖靈而進到信徒堶悼h的危機,應該不要使神的孩子們不去追求真正的聖靈的湧流,這是為了帶進純淨的復興,釋放基督的教會脫離罪惡和撒但的捆綁。

  什麼是真正的聖靈浸

  真正的聖靈浸對現今信徒們的經歷的另一重要方面,可以在彼得於五旬節那天所講的話語中找出來,即聖靈在這時所啟示的基督,是一位已經在天上得榮耀的人 ( 徒二 33 、 34) ,而不是顯示之為內住的一位。在使徒行傳全文所有關於聖靈工作的記錄,皆同樣的表現基督是坐在神的右邊 ( 徒三 15 、 21 、四 10 、五 27 、 30) 。殉道者司提反看見人子站在神的右邊 ( 徒七 56) ,而保羅在往大馬色的路上遇到從天上來的大光,已升上高天披戴榮光的主向他說:「我是耶穌」 ( 徒九 3 、二十二 6 、二十六 13) 。

  聖靈充滿信徒的靈,向他交通耶穌的靈,在一個靈堥洏L與得榮耀的主的靈聯合,把基督的性情和生命分給他,來建立起與祂相似的新造 ( 羅八 29 、來二 2 、 13) ,他不是向自己堶悸滌繴,反而是因為神的靈流注入他的靈,以致被提升起而脫離了窄小的自我,進到一個屬靈的境域,在那堨L發覺自己與其它聯於永活元首的人是在一個靈堶情A因著主的靈的交通而彼此結合成為一身體,一屬靈的有機體。

  復興是對聖靈浸之真認識

  靈浸之真義及其屬靈果效,對復興本身和為何復興沒有臨到的原因,有極大的關係。復興是神的靈藉那為著神而被釋放的人的靈傾流出來。當聖靈流入許多信徒的靈時,並且在他們之中都能流通出去,則在早期教會的合一就可再現,這合一的力量就變成堅強到可以從所有這些被釋放的人湧流到別人中去。

  但如果信徒轉向堶情A因為 (1) 反抗的壓力, (2) 在周遭的黑暗勢力,或 ( 三 ) 在以自我為中心的教導和禱告。或一定程度的注意向內面的經歷,使聖靈的外流受阻。與其它得自由的信徒們的合一受到一無形的阻隔,而那得了自由的靈,當信徒向著外面而成為聖靈流入流出的管子時,就能管治魂和體,但現時又再次落到魂堶情A成為「被囚的靈」。

  故此復興就在剛剛誕生時被阻止了,因為追求並得著了聖靈浸的信徒們,並不清楚明白流入的條件,及如何去在聖靈來到時與之合作。神是要使他們成為生命水流的河道。

  真正的啟示基督

  神的靈進到人的靈中,就帶來愛、喜樂、自由、活力、亮光和能力,並且啟示基督為復活升天的主,這帶來說不盡的喜樂和充滿榮耀,覺得與主非常親近的相交,使「我在你堶情v成為活的能力。但就在這時候無知是危險的。如果信徒不明白所有這些在堶悸爾g歷是因為與天上的基督聯合的結果,而且只有在信徒保持對在天上榮耀的基督一個正確的光景,則他會落在魂堙A即落在自己堶情C那些欺騙的靈就會在感官領域中假冒真正的經歷,如同以前他在靈埵]聖靈而有的一樣。

  這些「經歷」在信徒的小圈子之外不會有什麼大的結果。但當真正的聖靈流注入靈媯o生時, (1) 與別人在一靈埵X一, (2) 喜樂, (3) 說話的釋放, (4) 有能力為基督作見證, (5) 在別人的生命中產生琱[的果效,使人有一種從天上神那堥茠漱齞鰝瘋F ( 羅十二 11) 來事奉神。但當那感官的假冒發生時,超然的「經歷」就常常出現,而有一種錯誤的靈可以被辨認出來,例如剛愎、苦毒、驕傲、偏見和紛爭等等,顯示出 (1) 那些「經歷」並非來自人的靈,或 (2) 人的靈沒有和聖靈同工, (3) 聖靈已經不能繼續藉信徒的靈和生命結出純淨的果子。

  這種後來發生的假冒亦有以下跡象: (1) 不能認出別人堶悸滲囿瘋F,不能與別人合一,這與哥林多前書第十二章表現的一個身體的樣式完全相反,因為在每一肢體內的同一的靈應與在別人堛漪菮M諧, (2) 那分門別類的靈是表現在對不重要的事物上不能彼此相合,因為只有聖靈在掌權和作工才能有合一的靈,而這是需要信仰的合一,信仰的合一則根據知識的程度。

摘自:眾聖徒的爭戰 第十二章復興的黎明
(The War On Saints. Revival Down)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