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更高的要求

麥亞瑟

  「願人尊你的名為聖」

  我們來到神面前,必須學習一門功課,就是我們雖然與神的關係很親密、很確實,但並不是說我們就可以隨便向祂要求自己認為「應該得到」的東西,如果祂不給我們,我們就發脾氣。主耶穌要我們為了神完整的計劃中更高的要求,先作自我要求。

  在這個主禱文中,首先的祈求是:「願人尊你的名為聖」,每天經過我們嘴邊的禱告中,這個祈求多半不會是我們心中最深切需要的。世人在可怕的事情發生時大叫:「我的天哪!」然而,那只是一個呼喊,不是禱告。難道基督徒也和世人一樣,只在遇到危險打擊的時候才呼求神嗎?不是的,這個祈求放在第一句,為的是要阻止我們在危機禱告中往單行道前進的衝動;指示我們朝向更大的需要,使我們注意那些常擺在我們面前,與神有關的事物。

  一個人的名字會使他與同伴區分開來,進到一個他自己的特性和行動所造成的特殊範疇堙C整本聖經堶情A神非常仔細地指出與祂的名字相連的獨特性,祂把自己與其他人分開,非常盡心地保護祂的名,並堅稱絕不容許任何事物使祂名的榮耀暗淡,或削減它的獨特性。在利未記,神每次講到祂的名。都會加上一個提醒,告訴百姓祂的名要被尊為聖。神之名的價值是撒但企圖削減的,因此,禱告「願人尊你的名為聖」,是與神的旨意站在同一陣線上,打擊撒但的野心。

  如果你需要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就看看耶穌怎樣手拿鞭子,怒視那些在聖殿兌探銀錢的人,並把他們趕出去的那件事吧!這是我們在面對任何發生於自己、家人、或其他不榮耀神之名的事情時,該的畫面。我們必須讚賞費城那八位市議會議員,他們拿著反猥褻文學的標語,毫不留情地攻擊城市堛瘍憐瓣中腄C如果基督徒誠實地用主禱文禱,他們必會在生活上成為世人的楷模。耶穌給了它一個優越的地位,因為那是神為祂的百姓所定的優先次序。

  「願你的國降臨」

  下一個祈求是「願你的國降臨」。這個祈求是主根,從它生長出教會的擴展事工。這個禱告要求的回應是:救恩的好消息應當凌每一個撒但放在路上的柵欄,且透過基督徒在世上向上所作的見證挪去它。那位禱告「願你的國降臨」的人,是把他的腳牢牢地踏在教會佈道工作擴展的油門上。這個祈求是從地上而來,也是為了世人。然而,它不是從人們的動機而來,乃是從充滿神的之靈的心埵茖荂A神渴望看到聖子所就事工的能力,真的完全貫穿這個世界。

  「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最後的祈求是「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在專制及其他極權國家,每一件事唯一的旨意,就是國家領導的旨意。任何思想上偏離這種要求無條件降服的命令,就會受到嚴酸的懲罰或死亡的威脅。

  然而,在其他地區,在退縮的自由世界的尺度上,教育家、科學家、甚至法官,他們的思想中似乎已經把神的旨意取消了。為了維護個人的尊嚴,他們給人權利過自由放縱的生活,完全忽視神的絕對性。因此,今天沒什麼禱告比這個禱告更為需要了。

  下面這些話是從曠野的泉源第二冊 (Streams in the Desert vol. Ⅱ ) 摘錄出來的,它使我已經表達的思想更為確定:

  • 除非我知道自己不是單獨在神面前,乃是與聖父、聖子、聖靈在一起,否則我不能說「我們的」這幾個字。

  • 若我只關在自己所關心及有興趣的範圍內,拒絕去傾聽神家奡階@廣大弟兄姊妹的聲音,則我不能說「我們的」這幾個字。

  • 我不能說「天父」,卻與耶穌基督的救贖及神在祂堶掖Q接納為神眾子這個事實分開,也不能與聖靈內在的見證分開。

  • 我不能說「天上的」,卻不知道自己住在一個率先反叛神旨意的世界中。

  • 除非我準備在自己的生活、家庭、或國家中,不榮耀神之名的特殊景況中採取行動,否則我不能說「願人尊你的名為聖」這句話。

  • 除非我準備去打擊神國度的仇敵,以及自己到那些沒有聽過福音的地方,否則我不能說「願你的國降臨」這句話。

  • 如果在我心堿隻菑v的生活保留,卻不關心神的旨意,那我們就不能說「願你的旨意成全」這句話。

  • 若我沒有準備交出並捨棄自己的心靈和生活中被世界之靈所污染的東西,那我就不能說「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這句話。

摘自:「為戰爭而生」  【蒙證主出版社應允刊登】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