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祈禱的生活

大衛麥因泰

  「我的神,你所創造的人回應你。」

  ──慕塞(Alfred de Musset)

  「基督的愛是我的祈禱書。」

  ──哥哈得.特司諦根(Gerhard Tersteegen)

  「禱告是天堂的鑰匙;聖靈使人得信心能使用這鑰匙。」

  ──多馬.華生(Thomas Watson)

  在北歐的某一大教堂內,有一組描繪禱告生活的精美深浮雕,它由三幅畫組成。

  第一幅畫提醒我們使徒的命令:「要不住的禱告」。我們看到在一個寬敞的聖殿前面的廣場中,充滿了三五成群的人,有作手勢的,有議價閒談的,有討價還價的──很明顯的,他們的目的只是為了獲利增財。但有一位頭戴荊棘冠冕,身穿從上到下沒有縫兒衣服的人,默默地走在這吵雜人群當中,足叫那最貪婪的心轉為敬虔。

  第二幅畫描繪了聖殿的區域,用來表明教會普通的敬拜。穿著白袍的聖職人員,攜帶著燈油,洗濯盆的水與祭壇的血,來往從事例行事奉。當他們從事於他們的聖職時,他們的內心充滿著單純的渴望,把目光定睛在那人眼所不能看見的榮耀上。

  第三幅畫引我們進到至聖所。一位孤單的敬拜者進入幔內,在神同在中俯伏肅靜,屈身於耶和華顯現榮光之前。這代表著隱藏的祈禱生活,正如主耶穌用熟悉的話所說的:「你們禱告的時候,要進你的內屋,關上門,禱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太六 6 )

  我們主耶穌認為祂的百姓會禱告是件理所當然的事。事實上,聖經中並沒有明文規定的外在禱告方式,而只是提到神的百姓要禱告。當人的內心被那神聖深植於人本能的感動所感召時,我們自然而然地就會向永生神呼求。這個本能雖有時會因罪受壓制,但面對救贖的大能時,這本能被更新並充滿能力。各學派的神學家和各宗派的基督徒都能認同此一更新生命的原則。

  • 克堭藿y(Chrysostom) 說 :

  「只有在失去正直時,正直人才會停止祈禱。」

  • 奧古斯丁(Augustine) 斷言 :

  「愛少的人祈禱就少,愛多的人祈禱必多。」

  • 理查.虎克(R. Hooker) 寫到:

  「禱告是一個公義生命第一件也是最後一件要做的事。」

  • 康比(Pere la Combe) 說:

  「清心的人絕不停止祈禱,那常常祈禱的人知道如何保持清潔的心。」

  • 本仁約翰(John Bunyan) 宣告:

  「若你不是祈禱的人,你必不是一位基督徒。」

  • 巴斯特(R. Baxter) 稱 :

  「祈禱是『新造人的呼吸』」

  • 喬治.賀伯特(G. Herbert) 則稱:

  「祈禱是『靈魂的血液』」

  禱告的困難

  雖然祈禱是人對神本能的依靠所發出的呼求,然而在聖經上沒有一件職責比不住向神祈禱更被強調。這是因祈禱的確是劬勞之故,因此經上一再強調信徒要持續不間斷的向神禱告。為了維持這不住禱告的靈,神呼召我們要與天空執政及黑暗的權勢摔跤。( 弗六 10-20)

  《我親愛的基督徒讀者》雅各.波而米(Jacob Boehme) 說:「要有正確的禱告必須付出艱辛的努力。」祈禱是人的靈所能表達的至高的能力。

  盡心盡性,盡力盡意的祈禱,相信神因基督必聽你的禱告,並照祂所喜悅的方式來成就人的禱告。這是基督徒在地上所能做最後的也是最偉大的爭戰。 ── 歌勒力奇( Coleridge )

  祈禱有其榮耀及其祝福的一面,也有勞苦與苦惱、爭戰與痛苦的另一面。早在戰場得勝之前,舉起的手已開始顫抖。疲乏的肌肉,喘不過氣的呼吸,都在訴說屬天使者的疲累。即便在午夜寒冷的空氣中,那因痛苦的心所發出的劬勞祈禱使得前額濕透了。祈禱提升屬地的靈魂進入天上,是潔淨的心靈得以進入至聖所的入門。祈禱撕裂那隔開的幔子得以在堶授丰鶦囿犖a光。祈禱是未見之事的異象;是聖靈心意的識別,是未言之事的表達。 

  本仁說:「一個真正達於上帝的祈禱,就是他向神所呈獻的無法言語的渴望,感覺,情感及期望,絕不是用他的口或筆所能表達的。」早期教會的聖徒有一種永不止息的代禱力量。他們以奮力奪取天國,「以祈禱的風暴敲叩著天國的大門」。第一代的基督徒在曠野,地穴,羅馬競技場,在火刑柱證實了他們的主所說的 真理:「你們若向父求什麼,祂必因我的名賜給你們。」(約十六 23 )

  他們的心靈在代求中如同祭壇上的火焰上升到神面前。猶太教徒在他們的法典他利目中提到,神聖的生命有四件事需要不屈不撓的精神,其中之一便是祈禱。一位遇見特司諦根的人說:「我看見他似乎是直接進到天堂,消失在神堶情C當他禱告之後常常潔白如牆一般。」大衛.布萊納德( David Brainerd )提到有一次他在代求時,他發現他的心「極度擴大」。他是如此地在痛苦中迫切的代求,以致於當他要站起來時候,他感到極度的軟弱和虛脫。「我幾乎不能站立」,他繼續說,「我的骨頭脫節,汗流浹背,軀體幾乎拆散。」約翰.法斯特( John Foster )長夜在他小教堂中專心祈禱,他憂慮不息的心靈使他來回走動,直到他不停行走的腳蹤痕跡深印在教堂的通道上。

  我們可以在生活中找到很多這樣的例子,但單是在聖經塈畯抴N可以找到足夠多的例子來說明禱告奡飪M存在的艱難。聽詩人呼求的聲音:「求你照你的話將我救活」「求你使我在你的公義上生活」「求你照你的慈愛將我救活」「求你照你的典章將我救活」「求你為你的名將我救活」( 詩一一九 25 、 40 、 88 、 149; 一四三 11 )先知以賽亞呼籲說:「無人求告你的名,無人奮力抓住你。」( 賽六四 7)

  他們的呼求是否在我們的內心找到共鳴呢?我們是否認識祈禱中的「勞苦」,「摔跤」 及「傷痛」 呢?馬丁路得寫到:「要有好的禱告生活是件艱鉅的任務!」 禱告到一顆心得以靠近神,並能帶著充滿恩典的信心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這種禱告可以說是所有學科中最大的學問。在這恩典上有信心的人是已越過了禱告的障礙並已在他心靈深處立下了穩固的禱告殿的根基。西那的凱撒玲(Catherine of Siena) 如此說:「完美的禱告不是藉著許多的話語,乃是迫切的意願。」

  另一個祈禱之所以艱難的原因在於靈堛瘧d阻。保羅明確的告訴我們,必須保持祈禱的能力來「對抗黑暗世界的掌權者,和天空屬靈界的惡魔。」( 弗六 12) 伯納(A. Bonar) 過去常說:「亞蘭王吩咐他的眾軍長不要與敵人大小兵丁爭戰,只要與以色列王爭戰。」(王上二十二 31 )這說明,天空靈界的掌權者似乎是傾全力攻擊抵擋祈禱的靈。如果牠能在此得勝,牠就贏得了這一天。

  西比斯(R. Sibbes) 說:「當我們藉著禱告來到神前時,魔鬼知道我們是去支取能力來對抗牠,因此牠竭盡所能的來反對我們。」有時我們會覺察到撒但直接地攻擊我們靈堿餖囿漸糽R。有時我們會被引領到曠野枯乾的經歷,那時神的榮耀變得暗淡。有時當我們盡力收回每一思想及想像來順服基督時,我們的思維反而變得雜亂無章及混亂。也有時惡者利用我們懶惰的天性使我們放鬆禱告的操練。

  約翰.其瑪古(John Climacus) 說:「藉著邪靈在我們禱告時的擾亂知道禱告的功效,而藉著擊敗仇敵經歷到禱告的果效。」為此,我們必須殷勤及下決心儆醒,如同軍隊守望的步哨,想到全隊的性命全賴於他的艱苦儆醒,機敏及勇氣。這就是為何主對祂的門徒說:「我說你們要儆醒!」(可十三 37 )

  禱告的軟弱

  有時甚至基督的精兵也疏忽他們的託付,不再留心看守祈禱者的恩賜。若你察覺到在這責職上感覺懈怠時,就當省察自己。從一切對罪的戀慕上清除潔淨你心,竭力地回到屬天的境界堙C然後你就會發現禱告並不是一件苦差事,而是充滿了喜樂與滿足。不要抱怨此責職的艱難,相反的要歸咎於你心的剛愎。任何一個讀這些章節的讀者若是你覺察到自己失去代求的能力,失去與主交通的喜樂,或者在認罪上硬心不悔改。就「應當回想,你是從那媦Z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啟二5)

  哦,天上的星星黯淡又發光
  哦,海邊的浪潮悄然又退去,
  一年,就在一年前,
  是地,是天,還是我一成不變?
  而今,星星仍高掛在天,
  海邊的浪潮依然流動,
  一年,就在一年前,
  我那對主的愛卻已失去。
          ── F.W.H.Myers

  惟一能補救我們靈媬蘤w的辦法就是照著波呂卡( Polycarp )寫給以弗所教會的勸言:「在神的寶血中重燃愛火」。讓我們求聖靈復興我們懶散的心,再看見神的恩慈。聖靈會幫助我們的軟弱,神兒子的憐憫必臨到我們。他會給我們穿上火熱的袍子,激起我們感情的火焰,充滿天上的異象。

  雖然軟弱的靈如影子般伴隨著禱告,但主耶穌教導:「人要常常禱告,不可灰心。」(路十八 1 )禱告的信心要紮根於與神不住的交通,靈魂之窗常向「安息之城」打開之中。我們不曉得祈禱真實的能力,直到我們的心思意念都持續的從屬地的事物轉向神。俄利根(Origen) 說他整個的生活就是一個不間斷的禱告祈求。就是藉著這一超乎其他準則之上的原則,一個完美的基督徒生活就被勾畫出來。

  不住的禱告

  1860 年 10 月 7 日 ,伯納( A.Bonar )在他的日記中寫到:「我若不在每日生活中有不間斷的簡短的禱告,我就會失去禱告的 靈。我永不失去在寶座中的羔羊的異象,並且有這異象我就能禱告。」

  普林斯頓著名的學者約拿單.愛德華滋(J. Edwards) 說:「我的思想經常專注於屬天的事物,幾乎不間斷地思想。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思念屬天的事物。我經常獨自一人在樹林中,在偏僻地方散步,默想,自言自語,禱告與神交談。我也常常把我的感想唱出來。禱告對我是很自然的,它是我心媬U燒的火焰所發出的氣息。」

  希威森( Hewitson )寫到:「哪怕在我們天路歷程最忙碌的生命片刻,我們總可以發現我們乘著禱告的翅膀來回於與主的交通之中。心堛疑咩i就是一種把心堜狾釭滬姥幙ㄥ隻b一聲歎息中的禱告。靈堛獐萛岐鷁M周圍的人無法聽見,但是神卻能用它來潔淨我們與人的交談和我們每天的經歷。我們若不是與世界的靈交通就是與神的靈交通。出聲且長久的禱告會使肉體疲憊。沒有人能不停地出聲禱告或在思想埵陴捰X性的禱告。但另有一種是在我們思維以下潛意識的禱告,是不會讓我們感覺疲憊的。這種的禱告是神的靈在我們心靈的深處默然的呼吸,( 羅八 9 、林前三 16) 這是我們屬靈思想的氣質與習慣;這是與基督一同隱藏在神生命中的脈搏。」

  衛斯柯(Westcott) 主教說:「神的異象賜給我們不住禱告的生命。」而在這異象中所有世上的事物都與不能見的事物相聯結。廣義說來,祈禱是一切事奉的總結。在某種程度上說,當我們在盡責禱告時,我們就是在做屬天的事奉。這也印證了我們所熟知的「工作就是敬拜」的說法。詩人如是說:「我專心禱告。」( 詩一○九 4) 保羅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 腓四 6)

  在舊約堶惜@個沉浸在禱告中的人是被描述為與神同行的人。以諾以確據,亞伯拉罕以完全,以利亞以真理,利未眾子以平安與公平與神同行。很多的時候,他們也被稱為「與神同住」,就如約書亞不離開會幕,或是古時一些匠人為王作工 時與君王同住一樣。禱告又可說是靈魂被提升到神聖的同在中,如行星「敞著臉瞻仰」太陽的光輝;或是一馨香美麗的花朵朝向從上來的光芒。又有一種的說法:禱告集合了所有熱切的敬虔,愛與讚美。正如清澈的一擊可以將許多不和諧的聲音變為和諧一樣,我們屬靈本性堻怍顯的感動可以使人的心靈敬畏神的名。

  對禱告的描述最為人熟悉,給人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舊約的許多篇章堨庰平埢咧荋y述人與神生命的交通。一位偉大的學者大衛森( A.B. Davidson )給等候神下了一段美麗的定義:「等候不是僅僅保持冷漠;它是期望,耐心而又降服的期望。它是期待,但不是不耐煩,或因回答遲延而焦慮;儆醒而不急躁。感到即或 祂不來我們也會順服,但決不讓祂不會來的意念佔據我們的思想。」

  不要以為這樣的生活是不切實際且無用的。真實的世界並不是原因和感覺的面紗。屬天的事物才是真實的,而地上一切不過是天上的樣本。有誰能比神更實際呢?在世上有何人能像在天的人子那樣有智慧地行完神所託付祂的重任?祈禱好,事奉也必好。那些禱告多的人必成就最偉大的事工。正如陶樂(Tauler) 精闢的論斷:「在神沒有事能被攔阻」。

  禱告的習慣

  培養祈禱的習慣可以使之在任何環境之下適時應用。在有需要的時候,幾乎所有的人都會禱告。當看到以色列人對向著他們撲面而來的法老戰車充滿焦急懼怕時,摩西站立在紅海邊。「你為何向我呼求呢?」神問摩西。(出十四 15 )當尼希米侍立在亞達薛西王前面帶愁容時,王就問他:「你既沒有病,為什麼面帶愁容 呢?這不是別的,必是你心中愁煩。」( 尼二 2) 這一問解開了他三個月以來的禱告。這漫長時間的祈禱就在這一刻化成一個向著神而出的熱切祈求:「於是我默禱天上的神。」( 尼二4 )

  花時間與神相交的人,必能快速找到通向施恩寶座的途徑。使徒們把每一個責任都帶到十架下。在耶穌的名下他們那忠誠的心在敬拜和讚美中被提升到天上。早期的基督徒每次的相遇都互相祝福,分手之前也必定有祈禱。中古時代的聖徒把每一境遇都當成呼召他們禱告的機會,不管是日圭的影子,教堂的鐘聲,飛逝的雀鳥,上升的太陽,還是飄零的落葉。

  波溫尼( Thomas Browne )與自己所立的約是眾所周知的:「在凡所到的每一安靜處,不管是在家堙A公路,或街口都要禱告。讓這城的每一街道,我所照管過的每一教區,每一鄉村都成為我沒有忘記我的神我的救主的見證。要為每一個所見的或所經過的教堂禱告。要每天禱告,特別是為我的病人或別人照顧的任何一個病人禱告。在病人家門口祈求神的平安和慈悲臨到此家。聽道之後為聚會禱告和祝福,也為傳道人禱告。」

  一個活在禱告靈堛漱H必定會花更多時間退隱與神親密的交通。就是藉著這樣有計劃的禱告生活,一天對主敬虔的心才能得到餵養滋潤。雖然與神交通使我們生命有動力,但是我們的魂生命卻是屬塵土的。(詩一一九 25 )

  我們的生命很容易落入只有外在的形式而沒有內在的實質的枯竭。為此我們的主提醒我們這危機,勸勉我們防衛對神的假冒虛偽的惟一方法就是殷勤操練個人的祈禱。「誰渴望在公眾中的禱告而不操練個人暗中的祈禱,恐怕是在尋求人而非神的稱許。」〔《人一生的職責》 The Whole Duty of Man 〕

  在美國建國初期有一位貴格會的主的僕人來到一個信徒聚會崇拜的地方。在安靜等候主一段時間後,他有機會說話。此時所有的人都很安靜。他用勸勉的話語說:「要在主崺篹禲C」這些話在神的大能媊孺韖X來,帶著極大的功效做在人心堙C有些人感受到一種畏懼,敬畏臨到他們身上。一段時間後,他再說:「我不只告訴你們,也告訴所有的人,要儆醒。」所有赴會的人聽了都感覺到這人身上有超然的聖靈的能力。他的聲音是他們未曾聽過的,他的講話有不尋常的權柄使在場的人都伏在這大能堙C

  基徒的精兵啊,你們是在敵人的營地;「要在主崺篹禲v!

  ( 續 )

摘自:隱藏的祈禱生活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