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合神心意的事奉
章伯斯

  一、誰是宣教士

  「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約二十21)

  宣教士是主耶穌所差的,正如祂被父神所差一樣。最重要的不是人的需要,乃在主的命令。我們為神作工的原動力是在背後,不是在前面。但今日的趨勢卻把動力放在前面,把所有東西擺在前面,且按我們對成功的觀念一概應用。在新約中,動力在我們後面,就是主耶穌自己。人最高的理想就是忠於祂,成就祂的工作。

  個人對主耶穌及祂的觀點的忠貞,是萬萬不容忽視的。宣教工作一大危機,就是讓人的需要蓋過神的呼召,以致人的同情心完全淹沒了被主差遣的真義。需要是那麼大,情況是那麼複雜,人的心力終會有軟弱失敗。我們忘記了宣教工作最大的理由,不是要把人提升,不是教育人,也不是滿足他們的需要;最首要的,乃是主耶穌的命令──「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二十八19)

  試看看神所用的人的生平,我們很容易會這樣說:「他們多有智慧!他們多明白神的旨意!」其實他們敏銳智慧才能的背後,是神的心思,而不是人的心思。我們往往歸功於人的智慧,其實該讚美的是屬神的引導。祂是透過這些人施行引導;祂帶領的,是那些肯變成愚拙,像小孩子般一味信靠祂智慧及超然裝備的人。

  【註】:成為神的僕人不是出於天然的才幹,而是要放棄天然的才幹,屬靈的智慧是出於神超然的啟示,是屬天的智慧,不是屬人的。(林前一章)神將摩西引到曠野四十年,是要將他的自知、自信的能力帶到盡頭,神才能使用他。

  二、宣教的方法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二十八19)

  耶穌基督不是說:「去拯救靈魂。」(靈魂的得救,是神超然的工作。)祂乃是說:「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但,除非你自己先是門徒,否則無法叫人作門徒。昔日門徒第一次奉差遣出去,因為污鬼也服了他們,歡樂而回。但,耶穌就說:「不要因服事成功而歡欣;快樂最大的秘訣,是與我保持正確的關係。」(路十17-20)宣教士最要緊的是對神的呼召效忠,知道他唯一的目標是使人作耶穌的門徒。有時對靈魂的熱切,不是由神而來,而是出於想改變別人來跟從自己對基督教的觀點。

  宣教的挑戰,並不是人難以得救;不是退後的人難以回轉;也不是人的冷漠、毫不動心;而是他與主耶穌基督有間隔與攔阻的關係。「你們信我能做這事麼?」(太九28)我們的主不斷問這個問題,每遇一事,主都會這樣問。我們唯一的大挑戰是──我認識我的復活主麼?我認識祂內住的靈的大能麼?我是否因著對主耶穌話語的完全信靠,以致在神眼中成為智慧的,而在世界看來,卻是愚拙?(林前一20)還是我拋棄了那偉大超然的地位,也就是神對宣教士唯一的呼召──對主耶穌基督無限的信賴?我若用其他任何方法,就脫離了主所定下的方法了,主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太二十八18-19)

  【註】:正確的宣教方法是去見證自己作主門徒的異象,不只是傳講基督教的真理。

  三、與主同行的服事

  「因此我們信……耶穌說,現在你們信麼?」(約十六 30-31)

  「現在我們信。」耶穌說:「你們信麼?時候將到……你們要分散……留下我獨自一人。」(約十六31-32)許多基督的工人留下主獨自一人,憑自己的責任感去做工,或憑自己的判斷覺得需要而做;這是因為他們缺少耶穌復活的生命,與神失去了親密的關係,只倚仗自己的宗教理解。(箴三5-6)其中並沒有故意犯的罪,也與刑罰無關;只是當他發現這事成為認識基督的障礙,帶來何等的困惑、愁苦、難處,就必然蒙羞抱愧,痛悔地歸回。

  我們必須比現在更深切地倚靠主耶穌復活的生命,養成一種習慣,把一切事情不斷在祂面前陳明。可是我們往往會按一般常理作出合常理的決定,然後求神賜福。但祂無法賜福,因為這事不屬祂管轄,而且脫離現實。我們行事若單憑責任感行事,就是豎立了一個標準與耶穌基督敵對。我們自視為「超人」,認為自己凡事都能做。我們便把責任感放在自己寶座上,取代了主復活生命的寶座。神沒有叫我們「行在良心或責任感的光中」,乃是「行在神的光中」,正如神行在光中一樣。(約壹一7)每當我們出於責任感的工作,可以言之成理,持之有故;但我們行事只是出於順服主,便無需任何理由來說明──只是順服而已,正因如此行事,這是許多聖徒容易受人嘲諷和誤解的原因!

  四、耶穌基督國度的事奉

  「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十八 36)

  今日主耶穌基督最大的敵人,就是我們對實際服事工作的看法,並不符合新約聖經的教訓,這個看法是從世界的體系而來。這種只強調種種活動,付出無盡的精力,卻沒有了與神在隱秘處生命的關係。他們把重點放在錯誤的地方。主耶穌說:「神的國來到,不是眼所能見的,……神的國就在你們心堙C」(路十七20-21)神的國度是隱藏的,是不顯明的。一個活躍的基督徒工人,往往活在被別人觀看的櫥窗堙C其實,只有個人最媦h的最深處,才顯出個人生命的能力。

  我們必須除掉現今宗教崇尚的疫病。在主的生命堙A並沒有今日我們推崇的事工與活動所出現那種忙碌與匆促;作主門徒的,也要像主一樣安靜和穩重才是。耶穌基督的國度堻怳中萿漕ヾA是個人與祂的關係,而不是外在對人的貢獻。【註】

  這聖經學院的力量,不在乎實際推行的活動,而在於你是否在神面前完全浸浴在神的真理堶情C你根本不知道神怎樣安排你的環境,也不知道在本地或海外要遭受什麼壓力;所以你若過度耗費時間、精力在活動上,而不盡量浸透在神救贖的基本真理堙A當壓力一來,就必然折斷。但若花時間與神相交,實際地在祂堶惜蒡琚F那麼不論環境如何,你都會對主忠心。

  【註】:

  一、 祂國度服事的原則,只在順從祂的感動和指示,不是外在的需要。

  二、 主耶穌在四福音堛漯A事大多在安靜和隱密處進行。祂常常退到曠野,及晝夜等候禱告。(可一25)

  五、敬拜與代求

  「有基督耶穌……也替我們祈求……聖靈……替聖徒祈求。」(羅八34、27)

  我們還需要什麼理論去支持自己作代求者的工作呢?基督活著為我們代求,(來七25)並且聖靈又為聖徒祈求。(羅八26)我們與人的關係,有沒有這種休戚相關的樣式,以致我們真像受聖靈教導的兒女,忠於代求的事奉。當從日常的環境中開始──家庭、工作、國家,以及人人共受的境遇──這些事是否重壓著我們?是否使我們離開神的面,沒有時間敬拜?這樣,讓我們停住腳步,回復與神活潑的關係;叫我們與人的關係也回復代求的位置,使神行奇事。

  當心不要因渴望遵行神的旨意,而超越了神。我們在許多的事上都走在神的前頭,結果被人事和困難的擔子壓倒,不再敬拜神,也不再代求。每逢重擔與壓力來到,而我們又沒有一種敬拜的態度,這不但會造成對神硬心,更會給自己帶來沮喪。神不斷的把與我們毫不相干的人給我們,這時,除非我們有敬拜神的心,否則我們最自然的反應,就是冷漠無情地對待他們。給他們一段扎心的經文,或代表神作一番責備的勸導後,就一走了之。這樣一個無情的信徒,實在令主痛心。

  我們是否生活在正確的地位上,與主並聖靈同作代求的工作?

  六、禱告與救贖的工作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並且要做比這更大的事,因為我往父那堨h。」(約十四12)

  禱告不是裝備我們去做更大的事──禱告本身就是最大的事。我們往往視禱告為更大能力的操練,好預備我們做神的工。但按主的教訓,禱告是救贖的神蹟在我身上運行,以致神的大能可把這神蹟成就在別人身上。果子若要存留,必須藉禱告,但得記著禱告是建基在救贖的苦痛上,而不是自我的痛苦。惟有小孩子的禱告才蒙應允,明哲人反得不著。(太十一25)

  不管你在什麼地方,禱告就是一場戰爭。不管神為你安排怎麼樣的環境,你的責任就是禱告。切勿這樣想:「我在這崗位上一無用處。」因為你不守住崗位,那才真是一無用處。神不論將你放在何等地位,加給你怎樣的環境,總要禱告,每時每刻向祂祈禱。「你們若奉我的名求什麼,我必成就。」(約十四13)我們激奮時才肯禱告,這其實是最嚴重的屬靈自私。我們要學習按著神的方向去,而祂說「要禱告」,「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祂的莊稼。」(太九38)

  勞苦工作的人,沒有刺激興奮可言;但惟有藉勞苦作工的人,理想才得以實現。同樣,勞苦的聖徒使主的心意能夠實現。當你在禱告中勞苦時,從神的角度看來,果效是不住實現的。將來當帕子揭開,知道不少靈魂因著你不住的順服耶穌基督的命令而得救,那是何等的驚奇。

  七、工人的警誡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28)

  只有忠信的人,才相信神的主宰在安排環境。我們往往過於隨便,不相信自己的境遇是神所安排;口頭上雖然說相信,但當事情發生,往往視作人的作為。在任何情況下忠信,是指只有一個忠誠的對象,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神若忽然改變某一個環境,我們就發現自己的不忠,因為沒有看出這是出於神所安排的。我們根本看不出祂的用意的目的,而那件事我們的一生中也不會再重演。忠信的考驗都是在那刻臨到的。我們若學會在困難的環境中敬拜祂,神願意的話,祂可以很快地把環境轉好。

  要向耶穌基督效忠,是我們今日困難的事。我們可以忠於工作、事奉、或任何事情,但別叫我們效忠耶穌基督。不少信徒對效忠基督感到不耐煩。信主的工人有意地把我們的主從寶座上推下來,比世界的人更甚。我們將神看為一部祝福人的機器,耶穌不過是成為工人中的工人。

  重點不是在我們為神工作,目標是在我們向神完全效忠,以致祂能透過我作工。神呼召我們來服事祂,將我們放在極重的責任上,神寄望於你的,是要你全力事奉,不發怨言,不求解釋。神要用我們,像祂用祂兒子一樣。

  譯自:竭誠為主(My Utmost for His Highest)

上一篇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