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被造的目的

前言

第一章 人被造的目的
第二章 純愛的寶藏
第三章 愛,從上頭來的新生
    「心」堛疑咩i
第四章 神的國藉內在生活降臨
第五章 以神為樂
第六章 最短的道路-小德蘭的愛神
第七章 純愛的見證人
第八章 奧古斯丁的禱告
第九章 法蘭西斯的禱告

第五章 以神為樂

陶 恕

  因信稱義的道理--確是出自聖經的一種真理,而且把人從無效驗的律法,和無益的自我努力中釋放出來--到我們這一時代已經誤入迷途,而且被許多人誤解到一種程度,實際上只能阻止人認識神。整個宗教信仰所表現的生活是機械而無生命的。現在一般的信仰,可以和天然生活互相協調,可以和自我老亞當的生活沒有妨礙,人可以「接受」基督,而在接受者的心靈中,沒有一點特別傾向於主的愛。有人是「得救」了,但是他對於神是也不饑也不渴。事實上他是被誤教到滿意,同時也是膚淺為自足。

  現代的科學家,在研究神所造的奇妙宇宙中,失去認識神的機會;我們基督徒的真正危險,則是在領受神自己奇妙的話中失去神,我們幾乎忘記了神是一位格的神,忘記祂是如同其他任何一個人那樣,可以與之建立親密關係的神。我們當然都知道,一個人可以明白另外一個人,但是一個人若要完全被另外一個人認識,就不能單憑一方面的接觸。只有經長久相愛和心靈洵菄漸瘜q,然後雙方才能彼此有深刻的了解。

  一切人與人的社交往來,都是從一個人和另一個人的交互反應,從偶然的接觸,漸漸進到人所能達到的最完全而親密的交通。宗教既然是真實的,在本質上乃是被造的人對於創造者神的交互反應。「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

  神是一個有位格的神,在祂的全能神性的深處,祂是有思想、有願望、有享受、有感覺、有愛、有要求,也有憂傷,如同普通任何一個人那樣,為要使我們能認識祂,祂一直保持和人一般的性情,祂通過我們的思想,我們的願望,我們的感情,和我們的交通。神和被救贖的人之間,有不斷而無阻隔的彼此相愛,互相交換思想,這就是活潑的,新約宗教生活的中心。

  關於神與人之間的交通,我們可自覺地知道這一回事。而且是個別的知道,那就是說,並不是通過一群信徒的團體而知道的,乃是由個別有此經驗的信徒,而及於這些信徒所組成的團體。這是可以感覺到的;那就是說,這並不是藏在意識之下,它的工作並非人所不能知的(如同有些人想嬰孩受洗的道理那樣),乃是在於自覺的領域,就如同人能感覺任何其他的經驗那樣。

  凡是在神那一方面是大的,在你我方面就是頂微小的(除罪以外)。人既然是神照著祂的形像造的,在我的堶探N有容量可以認識祂。在犯罪時,我們所失去的只是那種能力而已。當聖靈重生我們的時候,我們整個人就與神有生命上的關係,我們就因這種關係而湧起無限的喜樂。這就是從神而有的重生,若沒有重生,人就不能見神的國,但這不過是一個開始,而不是結局,因為從此才算開始追求神的榮耀,心靈有一種喜樂的探求去認識神無限的豐富。我說這只是我們的起頭,那麼究竟到那堿陘謘A從來未有發現過,因為關乎三而一的神,那可畏奇妙的奧秘,是既沒有範圍限制,也沒有終止之點可以被人知道。

  你是無邊的海洋,誰能測透,
  你以永遠無窮作居所,
  你是萬王之王,唯一的真神。

  找著神而又繼續追求認識神,乃是人心靈中愛的反覆作用,那些易於自滿自足的宗教徒,輕看了這種愛,然而熱心追求的兒女們有過喜樂的經歷,就認識它的真價值,聖貝納德(St. Bernard)把這種神聖的妙愛寫成一首四行詩,凡是敬拜的每一個都極容易了解其中的意義。

  神啊!你是生命餅,我們吃了你,
    我們心靈要得飽足,它需要你,
  你是活水的源頭,我們喝了你,
    我們的心靈渴慕充滿,它需要你。

  若是你仔細研究以往那些男女聖人的生活,不久你就會覺得他們對於神的渴慕何等迫切。他們為神的緣故而憂傷,晝夜禱告為要尋求神,且是繼續不斷地尋求,當他們得著神的時候,那種甜蜜是長久尋求中所未遇見的事。摩西用他已經認識神作為要更多認識神的一種理由。「我如今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將你的道指示我,使我可以認識你,好在你面前蒙恩。」於是他就大膽地向神作這樣的要求:「求你顯出你的榮耀給我看。」神顯然因他這樣熱心追求感到喜悅,於是第二天叫摩西到山上,在那堬躟Y地使祂的榮耀從摩西面前經過。

  大衛的生命是一條屬靈追求的河流,他的詩篇,充滿著追求神的呼喊,和得到了神的歡樂。保羅自承他生命中最主要的,是對於基督的熱烈追求。「使我認識基督」這就是他心的目標,而且為它丟棄萬事,「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

  興諾底(Hymnody)以追求神為最甜蜜的事,他也知道,終於找到了詩人所尋找的那一位神。在不遠的世代以前,我們的先人唱著:「我看見祂的蹤跡,我還要緊緊跟隨祂。」可是這種渴慕的詩句,在今日大聚會中已不再聽得見了。在這個黑暗的世代,我們的屬靈追求,竟讓一些教師代替我們做,這是多麼悲慘的事。一切的事都只為達到初步的「接受基督」(在聖經中並沒有這一套說法),而往後再也不求神更進一步的向我們顯現。我們陷入一種錯謬理論,堅持說我們只要找到了主就不用去追求。這種說法,彷彿成了正統派的定論。而且因為一般人都承認它正確,也就沒有一個接受聖經教訓的人不相信這種說法。於是教會所有關於幫助追求屬靈生活的崇拜,培靈歌詠都被擱在一邊,先前那種滿有基督香氣的古聖徒,注重經驗的心靈神學已遭摒棄,受人歡迎的是一套完整的聖經註釋,這種現象叫屬靈偉人如奧古斯丁、路得福,或白理納聽起來,一定覺得驚異不已。

  在這種普遍的冷淡空氣之中,我引為欣慰的,是仍有一些對於膚淺生活表不滿足的人。他們承認反對的勢力很大,在遭遇反對之後,他們含著淚另外找個地方,自己向神禱告說:「神啊!求你顯出你的榮耀給我看。」他們要嘗一嘗主恩的滋味,要用心靈來接觸神,用靈堛熔晰去觀看神的奇妙威榮。

  我要鄭重地鼓勵這種有力量的追求神的生活。因為缺乏追求之故,才使我們陷入今天這種膚淺的光景。我們信仰生活中一般死硬呆板的氣質,就是因為我們缺少屬靈的渴慕。自滿自足是一切屬靈長進的死敵。人必須有劇烈的願望,不然的話,基督對於祂的子民就不能有任何顯示。最令祂傷心難過的,就是祂一直在等候我們,而且等候了許久都得不到反應。

摘自:渴慕神(宣道書局)
The Pursuit of God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