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信息精華



第一章 禱告的意義

    禱告的真義
    禱告中的禱告
    常常禱告
    禱告的意義

第二章 禱告與屬靈生命
    祈禱的生命
    屬靈爭戰的預備

第三章 禱告的認識
    禱告蒙應允的條件
    禱告中之安靜
    如何聖靈的聲音
    對抗黑暗權勢的爭戰
    勝過撒但的得勝者
    怎樣才能成為「代禱者」
    權柄的禱告

第四章 工作性的禱告
    工作性的禱告
    禱告即工作
    復興禱告的需要
    在禱告行動中
    愛與代求

第五章 禱告的實行
    禱告八個步驟
    禱告上的學習
    禱告問答
    禱告會

第六章 禱告的見證
    一、復興的禱告
    二、教會的禱告
    三、家庭的禱告
    四、個人的禱告

《附錄》禱告叢書介紹


第三章 禱告的認識

對抗黑暗權勢的爭戰
賓路易師母

壹、与黑暗權勢爭戰之認識

  信徒沿著從受騙和被附進到自由的路上,就會發覺對抗黑暗權勢的爭戰的需要。因為在脫离被騙和被附時,就蒙啟示知道撒但和邪靈們的惡毒是何等深刻。他就看見必須:

  1.爭戰來對抗它們對他的附著。
  2.對抗它們所有的作為。
  3.反對它們對別人的欺騙和附著。
  4.每日對抗它們的攻擊,這些攻擊是与他給予它們的地位無關的。

  已經脫离被附的信徒是被逼去維持他的自由,正如嬰孩初生世上被逼去呼吸來維持生命一般。所以也有一种進到爭戰的誕生,是經過脫离撒但摩掌的痛苦而產生的。

  因著他對仇敵進攻,信徒就明白撒但勢力的系統作為。藉著熟習他自己被騙和被附時的征候,他現在就能夠察看到別人的征候和蒙拯救的需要,自己也自然會為他們祈禱,并做工去達到被釋放的目標。

  進攻和防衛

  無論是自然或超然的戰爭,都有兩個原則:進攻和防守,即是進攻的武力必須能夠保衛自己,也能進攻仇敵。

  在脫离被騙和被附之時,信徒學習去曉得自己的弱點和易受攻擊的部份,并能辨認出仇敵勢力對這些部份的有計划、有系統、有法則的攻擊。因此,使他深刻的認識到欺騙的靈的各樣行動,及不停對它們爭戰之必須。他知道他必須每日抵擋它們,否則就中了它們的詭計而被俘虜。因為他發現甚至較輕的攻擊,雖然未被騙和被附,也能使他在不知不覺中被征服,而失去自己的屬靈的平衡。故此,他知道必須永遠儆醒守望,防備狡猾的仇敵的攻擊,不論是直接或間接的;而間接的攻擊往往是最凶猛的。

  在他脫离被騙之時,信徒的眼睛變成能夠看見邪靈的超然活動,如同藉神的作為而看見神一般(約十四10、11),黑暗勢力也因它們的活動而被認出,雖然物質的眼睛不能看見神和鬼的作為,但對那些能夠察看征象的人,是能以領會的。已經脫离被附的人,就能看見很多別人所以為屬神的事物,不過是撒但工作而已。他看見教會冷淡退后是由于撒但,陷在罪中和邪惡之品性,無非是邪靈的工作。故此他必須對那些以邪靈作為是屬神的錯誤教訓爭戰。經過脫离受欺之階段后,他對神和鬼的事物的舊想法都完全改觀了,并且接受了兩种祝福,一种是純淨的「神學」,另一种是真實的「魔鬼學」。

  脫离受欺

  脫离受欺和被附之信徒變成極為現實,他發現神是現實的,鬼是現實的,而人必須現實地与神聯合去對付魔鬼。他看見神儿子胜過魔鬼的方法之一就是祈禱,故此他現在必須過一祈禱的生活,因祈禱是胜過仇敵的最佳武器。

  他清楚了黑暗權勢傷害他靈、魂、體的實際力量,因此學習到他的靈、魂、體的所有被贖、被更新和被釋放的力量,都要全部出動來保持自己自由。他因以往的經歷,就更多地意識到自己的靈,及曉得需要使用靈來在能力和清洁中對抗仇敵。他知道邪靈是不分時、地,永不中斷地攻擊他,故此,不論在何時、何地遇到何事,他都要堅決抵擋之。如果他發現自己在尖銳的痛苦和苦惱中,就知道是處于「黑暗的權勢和時候」。他從它們引致的痛苦,知道它們是不仁慈而邪惡的,是極其邪惡的,它們用全力來使人陷入邪惡中,不斷地用極深的仇恨和惡毒來反對人類。它們永是仇敵,從前是如何,現今、將來也是如何。它們永遠是邪惡。故此他認識到必須抵擋它們,而要保持他的靈強壯、清洁和活躍來胜過它們,則必須自己在神的能力中,用全人所有的力量去爭戰。

  与全地獄爭戰

  信徒發現了超然邪惡勢力的凶惡和仇恨后,就認識到他不是對抗一個超然的仇敵,乃是對抗那些具有龐大后盾的執政掌權者,故此,如果他胜過了它們的詭計,就不單是克服了一個邪靈,而是整個地獄。他發覺黑暗權勢不會容讓一個信徒胜過它們,除非它們全體都不能征服他(弗六12)。故此信徒必須与藉自己在各各他十字架上的死來胜過仇敵的得胜主聯合,才能贏得戰爭。

  信徒都被呼召去胜過所有黑暗勢力,但要達此目標,必須穿上神的全副軍裝,抓緊神圣的力量、真理、公義、平安、信心和神的道,并儆醒祈禱。這全套軍裝能使他對抗住仇敵所有詭計。如果他站住,整個天堂都看到,如果他失敗,整個地獄都知道。他如得胜,黑暗眾軍就不單只失敗,并且失去膽量,以致較少致力于它們的策划。能夠胜過這有紀律而頑強的仇敵之信徒,必定永不愿放下自己的裝備,或讓自己不小心地行動,因他知道仇敵也如同他自己一樣頑強地想胜過對方。并且這深知仇敵及這爭戰永遠的結局之信徒,發現他自己喜歡參与對抗這殘害地球的仇敵之戰爭,并且預先享受与主基督征服所有祂的仇敵的永遠胜利之快樂(來十13;林前十五25)。

  從黑暗勢力的敗坏品質來認識它們是非常重要的,對它們來說,被打敗或失敗一點是非常痛苦的,因為人和天使的墮落的品性,都不肯承認自己被打敗。基督在地上的日子中,邪靈們被赶离開躲藏之地,以致失去安舒之所,是它們的痛苦(太八29),它們現今也一樣因任何關于它們的真實狀況被公開而受苦。這關于它們和它們的作為,并能釋放人脫离它們的勢力之真理,現今打岔了它們的安舒,當基督在地上赶鬼時所發生之情形,也會成為現今所有基督徒傳道活動的明顯部份。福音書記載了撒但及其差役如何反對基督出現地上,因為祂以得胜者姿態出現,而它們被顯為失敗者。

  運用基督的權柄胜過仇敵

  信徒在受試煉后認識到撒但的策略和作為,深知他們必須向它們爭戰來保衛自己并釋放別人,現今發現基督已經把「胜過仇敵一切能力」的權柄賜給凡愿意接受者(路十19),當作加略山完成的救贖的一部份。与祂聯合祂就賜信徒能力去使用祂的名來赶鬼。早期教會信徒們都能夠如此行。基督在釘十字架前夕說:「以前你們未曾奉我的名求什么」,但在五旬節后他們奉這名時就發現神的靈證實其權柄。彼得說:「只把我所有的給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保羅對邪靈說:「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從他身上出來」(徒十六18 ),基督論及他的門徒們「他們奉我的名赶鬼」,故此「鬼服了你們」(路十20),對每位真正經歷与主成為一靈者皆是真實的(林前六17)。

  故此基督的權柄是給予祂所有儿女們在靈里与祂聯合,用信心接受,盡管他們因無知而并未完全自由,他們外面的人未脫离欺騙的靈的勢力。

  如何正确運用基督的權柄

  基督胜過撒但邪惡眾軍之權柄,并非固定在信徒里,而是需要他藉圣靈的能力來抓住,只有与信心相連時才得祂的見證。一位信徒用信心如此命令邪靈离開時,它們會利用他所可能會給予它們的任何机會,雖然他已經運用我們的得胜者之名字的權柄。

  在本書上半部已經用事實解釋,信徒雖然在靈里完全与基督聯合,由圣靈居于靈中,但也會不知覺地讓外來的邪靈藉欺騙來居住在魂和體中。圣靈并不放棄祂在神孩子中的地位,因他曾經接待祂,而現今那外侵者用詭計得到進路,實在違反了這人自己真正的愿望。魔鬼進入了人的任何部份,并不使那人成為魔鬼,正如圣靈的進入并不使人成為神。當信徒認識了真理,但不肯對給予仇敵的地位采拒絕的態度,以致故意犯罪而給予邪靈地位,則他里面的生命變成嚴重受影響。正如人不肯脫离明顯的罪;把阻隔放在他和神之間。神使用人是依据他忠誠地向著顯明的亮光;但明顯的不持守真理,雖然自己不覺醒,也會絆倒別人。

  使用基督的權柄有程度之分

  經過信徒來彰顯的基督胜過邪靈的權柄,是有程度之分的,這程度是根据上章所述之信徒個人的得胜。兩位都有信心去運用基督權柄的信徒,但因各人對黑暗勢力作為認識不同,以致其判斷及處置皆有別。即是,如一位認為他能用「命令」來赶出邪靈,而不知要對付「地位」,則不能獲得別位懂對付地位然后邪靈才真被赶出的效果。

  知識及判別使信徒能看見何時、何地神的靈要他用基督的權柄行事。例如,當面臨邪靈的欺騙時,單用權柄赶逐之是無效的。故真理是權柄之武器。用知識和權柄宣告神的真理才能使人得釋放。

  辨別的知識是得胜之因

  制胜邪靈之程度,是不單依照個人的得胜,并且根据知識。信徒希望知道如何抓住完全的權柄制胜邪靈釋放別人,必須先使自己明白它們之作為,及在所面臨各方面皆完全得胜。他應注意圣經中如何述及知識和認識。使徒對歌羅西人說:「愿你們在一切屬靈的智慧悟性上,滿心知道神的旨意。」(西一9)主說:「認識你就是永生」(約十七3),「我們若在光明中行相交」(約壹一7),在光中行就是不斷的認識神,而也在相關的程度上認識黑暗勢,因光明顯出黑暗的作為(弗五11、13),那些靈命成熟的人「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來五14)。

  信徒必須愿意付出代价來得到辨別的知識,因他不能對自己所相信是屬神的、良善的、或對之模棱兩可的事物采抵擋之態度。他必須知道一件事究竟是否出于神,而他對邪靈作為的認識之程度決定了他行動的程度:分辨、抵擋、用基督名字的權柄來赶退邪靈或用真理亮光來打散邪靈。信徒必須知道它們的詭計、策略、方法和控告,靈的重壓及其原因,當仇敵引致的阻礙臨到時,才能分辨清楚并抵擋之。

  聯于基督的信徒可制服邪靈

  知識影響信心,信徒須知神的旨意是要信徒与基督有活的聯結,來實際地征服邪靈。當基督在地上時,祂是完全的得胜者,祂給予傳信息的人用祂名字的權柄來胜過邪靈(路十17、24)。

  在圣經中一些記述教會和基督個別肢體對黑暗權勢的態度,清楚顯示神關乎祂子民的旨意和目的。保羅說神要將撒但踐踏在祂儿女的腳下(羅十六20),對空中執政掌權者應爭戰抵擋(弗六12),用堅固的信心抵擋它們(彼前五8-9),在它們攻擊時站立得穩(弗六13),曉得防備詭計(林后二11),并用耶穌名字之權柄赶逐之(可十六17)。可見信徒不應忽略邪靈的存在和攻擊,反而應證明自己与得胜者基督合一,運用祂名字的權柄,強逼邪靈退卻。

  在抵擋仇敵之時,知識也影響意志的運用。信徒除非知道在聚會中的能力是屬神或屬撒但,否則他如何能對邪靈采抵擋態度?當感官敏銳時,也是知識的因素。當感官因被附而遲鈍時,就阻礙了去觀看和分辨邪靈的作為。

  知識管轄祈禱。亞伯拉罕詢問神關于所多瑪的情況,是他正在尋求關于神保留這城的條件。在他為所多瑪祈求之先,他想知道神的條件。

貳、与黑暗權勢爭戰之禱告

  信徒清楚了黑暗權勢的作為后,才能有效地祈禱以對抗之。如果無知識則它們可能正活躍地在他周遭做工,而他因不曉得它們的存在或它們正在做什么,以致不會用祈禱制止它們。雖然有些信徒們常常祈禱,但因不能辨認出邪靈,以致它們一樣活動。完全不曉得運用知識針對邪靈的活動而祈禱對抗之。

  在對抗黑暗勢力之爭戰中,祈禱是最基本和最強大的武器,不論是向它們和它們的作為進攻,拯救人脫离它們的權勢,認定它們是敵擋基督和教會的權勢而對抗。信徒要祈禱來對抗它們,是不單只為自己、為整個教會(弗六18),并且為在時候到了時,將要完全從它們的權勢下釋放出來的整個世界。

  有一种系統性的祈禱爭戰來對抗黑暗國度,与神的靈合作來釋放教會,并促使那古蛇最后被捆綁,丟進無底坑(啟二十1-3)。物質的鎖練不能捆綁超然的東西,可能那位「大力的天使」預表奧秘的基督,包括頭和眾肢體——即那被提到寶座上的男孩子——而當時眾肢體都從仇敵權勢中被釋放出來了,共同被委派去緝捕那欺騙者,丟它進無底坑中,封閉一千年。

  天使受差為圣徒們爭戰

  我們并不完全知道究竟祈禱如何促使光明眾軍与邪惡眾軍爭戰。在經上很多處都顯示那些未墮落的天使們有一种爭戰的職事,是專為地上圣徒們的,但后者知道很少。在舊約中,天上軍馬顯現出來,環繞著以利亞排成陣勢。在新約啟示錄第十二章,米迦勒和他的眾使者們与地上教會一并向龍及其使者爭戰。天使眾軍和地上教會的聯合武力明顯地對抗撒但眾軍,用對羔羊寶血的信心和自己所見證的話語來爭戰,不只是單獨個人的,更是聯合的,因為大家有一共同的仇敵。

  在但以理書第十章,清楚地顯示出天使們為了地上圣徒們來對抗黑暗權勢的爭戰職事,天使長米迦勒与被差往但以理之神的使者,抵擋那撒但的「波斯的魔君」与「希腊的魔君」。在啟示錄第十二章也是同樣的与撒但爭戰。主耶穌曾提及祂能求父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救祂脫离黑暗勢力(太二十六53),但祂選擇單獨地爭戰,除了在客西馬尼園得天使加力外,不接受其它天上來的幫助。

  爭戰祈禱之訓練

  如果信徒對抗黑暗權勢之系統性的爭戰祈禱,能使神拯救基督的教會,來准備主的顯現,那么這种祈禱是需要學習的,如同學習其它項目的知識一樣。

  如果我們對有系統地對抗黑勢力的祈禱來用自然領域的戰爭來比擬;則那些想作帶領的,必須愿意去受訓練,采取一新學生的學習態度,如同進修一般。并且不單只需要曉得靈巧地運用禱告的兵器,更要懂得有組織的黑暗眾軍的知識,及如何去操練他們的屬靈視覺,使能敏銳地辨認出仇敵在靈界之活動,明白它們在對抗神子民的戰爭中之各种方法。

  神的教會現在需要一些曾受訓練的領袖,曉得仇敵的世界性之運動,能以預先看出它的詭計,引導眾人向它有效地爭戰,精通武裝的知識,熟練在神話語中所預備的兵器,以致能察出任何軟弱之處,特別是能智慧地、系統地來主動對撒但王國之各种敵對教會之戰略做有效之反攻。

  信徒如正在与撒但爭戰,須學習爭戰的防衛和進攻兩方面。因為如要對抗這狡猾的仇敵,而不充分曉得如何維持防衛狀態,則仇敵就能以藉攻擊他生活環境中所沒有防衛好之點,來使之不得不放棄進攻,退回防衛自己本身。例如,信徒与仇敵爭戰,勇敢地用禱告的兵器取得了一定程度的胜利,但為時不久,這見證就被一些對他表面的攻擊所打敗,他才發現失敗于沒有用禱告好好保衛自己本身。

  以弗所書第六章的保衛戰

  在以弗所書第六章顯示對抗黑暗權勢的保衛方面的戰事,及信徒站住的能力是不會變動的。有七句話用來指述裝備及保衛的姿態,其中只有一句包含用禱告來從事進攻性的爭戰(弗六18)。

  充份裝備的禱告戰士,必須留心防衛的方面,來抵擋魔鬼所有的詭計及凶惡諸靈眾軍,無論它們的臨近如同「能力」,黑暗或洶涌而至。他必須知道如何在磨難的日子站立得住,并且得胜有余。并且能以分辨出所有它們在信徒得胜時改變策略的新攻勢,好讓自己保持得胜。

  信徒要維持他的防守姿態,需要知道邪靈們能夠向他做什么,并特別儆醒,免致自己向它們的作為降服,還以為是順服神,他須知欺騙的靈能使別的基督徒替他擔懮,給予他們异像并歪曲關于他的事物,引致這些擔懮者向別人提供些損害他的話語。總括來講,就是用每一可能之詭計,來使他在個人生活上和環境中离開得胜的地位。他的胜利越大——「得胜了一切」(弗六13)——狡猾的仇敵就用更厲害的新策略來使他敗倒。如果它們能藉些方法使他不能向它們進攻,或因別人明顯的錯誤判斷而受影響,或被騙以為這些是他必須背負的「十字架」,則他就己經在分辨仇敵詭計方面失敗了。

  但當信徒知道邪靈會向他做些什么時,他就能辨認出它們藉別人所做的作為,而穩定地站立在自己防衛好的地位上,用進取性的爭戰,來應付它們在這些途徑的工作,不再停下來接受這些事物是「神的旨意」,轉而用琱[而有系統的反攻性的禱告來驅赶它們。

  對抗魔鬼作為的禱告

  在對付黑暗權勢的戰爭中,當信徒在日常生活之間發現了魔鬼的行動時,就可以用禱告來特別堅持地直接抵擋魔鬼的作為。這禱告可以是簡單或突然說出,但極有效果,只需要說:「主啊!毀滅魔鬼那作為!」或「愿神使那人的眼看見撒但在他周圍的欺騙!」

  此外也有為別人的禱告,特別直接地對抗在他們里面的邪靈,但這首先需要分辨它們存在的征候的知識,及分辨人自己和邪靈的能力。在這方面任何的不确定都會減弱祈禱的能力。如果這禱告戰士對別人某些特性發生怀疑,因那人行動起來似乎是兩個人格,彼此相反,其中一個明顯的并非他的真性格,那么他就可以禱告,讓任何邪靈的存在被揭發出來,使那人自己能以辨認之,或者讓禱告戰士确定某些現象的來源,使能直接用禱告對付之。

  邪靈存在及正在活動的一特別記號,無論是任何程度的附著,無論是如何輕微,皆是對所有關乎黑暗權勢和邪靈的真理,采敵對的態度,并且是無理由不講理的敵對。因為如果一個人沒有受它們騷擾,是能平靜地敞開心思去明白關于它們的知識,如同接受關于神的事物一般容易。并且在這种信徒的心思或靈里,對其它方面的真理也都抵擋,無論是對他個人的圣經真理,或關于他屬靈經歷的事實之真理,或關于他們自己及其行動的真理,所有這些皆邪靈所不愿他知道的。正如圣靈的同在的特別記號是對真理的敞開,渴望真理,不顧后果或痛苦之感覺。無論任何屬靈程度的信徒,只要自己特別宣告「我向所有真理敞開」,則就能把自己放在真理的神那邊,使真理的圣靈能夠做工。

  邪靈使信徒抵擋他所需之真理

  信徒要去幫助別的被邪靈所附之人,須准備那些欺騙的靈歪曲使用那被擄者所急需以獲自由之真理,有時這能拯救受欺者之真理,被附著的邪靈利用來鞭打他。這可怜的被擄者感覺到如同用棍打他身體一般的痛苦,并且別人給予他所需之亮光的話語,及他所愿望听到的話語,皆如杖擊他一般。但如果受騙信徒拒絕受這打擊之痛苦的影響,抓緊所領受的真理,立刻將之化成禱告來与仇敵爭戰,他就獲得這得胜之武器。例如,一個人得知「仇敵正在欺騙你」,而他立刻回答「這違反了我的意志——愿神把所有從撤但而來的欺騙都啟示給我及全教會!」那么他就立刻把握了得胜之兵器。

  所有給予被騙信徒的真理皆應引起他對撒但謬妄的靈之敵意,而不是引致失望或對真理之抵擋,或嘗試努力去解釋來證實某些表顯之原因。信徒愿望自由則應感恩地接受所有能以暴露仇敵的亮光,說「我如何能取得這种對抗仇敵之利器的益處呢?」

  但在脫离被附之緊張及紛亂之期間,這被騙和被附的人常無意中替邪靈掩飾而阻擋了自己的拯救。雖然意志已決定追求拯救,但當真理臨到時,因著邪靈在他的周遭攪擾,引起抵擋這真理或傳真理者之敵意,盡管他的意志已揀選要接受真理。總之,它們是盡一切所能的來工作。它們把紛亂的思想灌注人心思中,附帶著一些完全違反其本人愿望的建議。有時更在身體中引起些感覺,似乎是受鞭打般痛苦,盆骨和神經都受刺激,頭部似乎被重壓,但所有這些皆非來自任何物理上的原因。這時那具有能拯救那被擄之信徒之真理的使者,表面上似乎只能對這撒但的俘虜帶來損害而非利益;但如果真理已經供應了,而祈禱的戰士堅持地站住,不為外面暴風雨所搖動,則那被擄者漸入自由,就算一時未完全得胜,也獲得一更大程度之拯救矣!

   赶出邪靈

  在對付在別人里面的邪靈而禱告時,也可伴隨以不發聲地命令它們离開那人,或甚至直接發聲赶逐魔鬼。但有几個條件應當注意,需要小心并祈禱考慮,才能采取這种行動。那被附者首先需要:

  1.他的狀況所需之真理,及邪靈藉以占住之地位。這需要工作者具有知識及辨別力,有時更要出盡全力。
  2.已經被發現之地位必須由被害者确定而專一地完全拋棄,否則這「赶逐」會失敗。
  3.認真地向神禱告,使祂對整個事件的旨意顯明出來,而神的靈如何處理之,乃是基本的需要知道。
  4.被呼召去幫助別人的,需要特別掌握基督的權柄。
  5.摔跤禱告以致禁食,在應付非常困難的事例時,是必須的。

  在這种事例中禁食的屬靈意義乃是:那人幫助被附者,已經達到直接面對地用靈与邪靈爭斗,以致身體任何需要的感覺已經停止,直到胜利來臨。

  在爭戰中的真正禁食

  主在曠野的爭戰給予這事亮光。似乎直到撒但离開祂之后,爭戰的緊張過去了,然后祂的肉身上的需要才表現出來,祂才餓了(太四2)。故此,真正的禁食并非全是信徒自己的選擇和決定去禁食之結果,而是因為一些靈里的重擔或爭戰,靈管治了他的肉身,沒有了肉身需要的感覺,驅使他去禁食。但當爭戰過去了,靈的重擔卸下了,肉身的需要又會再感覺到。

  此外亦有一种琱[性的對付肉身的態度,這可以形容之為「禁戒」,是繼續胜過邪靈所需要之條件。特別是為了赶逐邪靈,則信徒必須完全控制自己的身體,并能以辨別它的合法需求和邪靈想在它的合法需求后面找尋一立足點之不同,并偵察出所有想使他失敗之詭計。

  赶逐時之聲音

  在赶逐邪靈時,聲音可強可弱,皆決定于當時環境,如果聲音弱,可能因為害怕、無知、不成熟發展的靈,或由于敵擋之靈的力量。加力給信徒去赶逐的圣靈,受到他里面這几种因素之妨礙。特別是一個未發達成熟的靈而引致之限制,表示在普通的爭戰缺少運用靈。當繼續保持對黑暗勢力的抵擋和爭戰,并完全取得控制魂和體,則靈就會長大強健,如同施浸約翰在曠野一樣(太三4),因為凡是攻克己身的人(林前九25),就使靈得到一定的度量,來讓圣靈加力,此外并無別法。

  圣靈的特別澆灌,使信徒与做合作來執掌基督對付邪靈的權柄(徒十三8、10)。在信徒里的圣靈,是在這赶逐動作背后的力量,神的仆人應敏銳地注意不要离開祂而做任何進攻性的行動。保羅多日忍受邪靈藉被巫鬼所附之少女的攻擊,直到他心里極討厭時,才對付之(徒十六18),直接對邪靈講話,命令它离開她,而非對少女講。信徒能夠辨別靈的直覺,就知道那時候,而与在自己靈里運行之圣靈合作,就會發覺耶穌的名字征服撒但魔鬼的能力,在今日的功效与在使徒和早期教會時代一般。

  赶逐邪靈离開人身的主要因素,是對耶穌名字的能力的信心,這信心是基于認識邪靈必須服從基督藉著与祂聯合的人所運用的權柄。任何對這點的怀疑都會使這命令不生效。

  這赶逐通常是由信徒直接向附著的邪靈奉基督的名說:「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出來!」(徒十六18)

參、与黑暗權勢爭戰之實行

  當赶逐邪靈時,邪靈斷不能進入或轉移到赶鬼者身上,除非有地位給予了它們,或因著邪靈的詭計而給予了它們同意。信徒被呼召去對付別人里面的邪靈,應堅決地宣布他站在(羅六6、11)加略山的根基上,這是唯一可靠之對付舊造的方法,而這舊造是給予仇敵地位的。

  當替別人赶逐邪靈時,信徒可能同時發現自己里面的一個以前隱藏的邪靈,現在顯現出來,而他則會以為是從別人身上轉移過來的,或是那被赶出來之邪靈從外面攻擊他。

  因著這錯誤之認識,他現在就尋求從所謂「轉移」所引致之附著中得拯救,以致給予了邪靈新的地位,因他并無追尋過去生活中的原因。即是他當作是一种「攻擊」來對付之,而非認之為「征象」,故此其原因、地位皆未被發現和對付。

  一位被附著之人的按手,也不會轉移邪靈。如果表面表現出是如此,則是那早已埋藏在那人里面的邪靈顯現了自己之后,然后提供一關乎顯現之錯誤原因,使他難以發現其真正地位。總之,如果已經有邪靈在里面附著,就适合它們顯現了,因為所有邪靈在人里面的顯現,皆表示有地位給了它們占住,應該立刻對付之。如果那象征性的顯現被認作來自外面的攻擊,則只有當真正的原因被認出來,才有希望得拯救。

  任何按手之意義皆在靈里,而非在物理性之感覺中,或任何感官意識之感覺中。

  辨別諸靈的恩賜

  仔細研讀前面所說的,可以得到很多關于辨別諸靈的知識。但在哥林多前書第十二章所述及之「辨別諸靈」的恩賜,乃是圣靈在基督身體之肢體中的顯現,像所有圣靈的恩賜一般,需要信徒的完全合作來運用,并且漸漸明顯和強健。因此,在應用時所表現是十分平常,如同使用一個人所具有之靈的感官功能,而不為旁人所注意。即是說它并非以超然或神跡性的方式出現。像所有其它的恩賜一樣,并非為了表演,而是為了實際的益處(林前十二7)。只有在運用時它才會被辨認出,并且需要屬靈的人才能分辨出它的存在和出現。

  辨別諸靈的能力是從信徒的靈中發出來的,圣靈在此顯現祂的同在和能力,當信徒對屬靈事物的知識和經歷加多時,并學習去注意和觀察神的道路,以及超然邪惡勢力的作為時,這恩賜就透過心思而成熟起來。分辨是圣靈的恩賜,但其顯現是屬于儆醒注意的果子,由于信徒的儆醒注意。這需要極大的忍耐、技巧和堅忍來成為辨別的專家。

  執行運用基督權柄來對付邪靈的信心是不能制造出來的,如果在運用時有任何的勉強,則應知其中有錯漏之處,要加以察查,看究竟有什么攔阻了真正的信心的工作。當一位祈禱的戰士發覺「難以相信」時,他應找出其原因來,看是否為:

  1.黑暗權勢的反抗。
  2.圣靈在此事上并不工作(可十六20)。

 有一种「假」的信心,是一种強逼性的「相信」,是來自邪靈的。但魔鬼所反對的信心的運用,這「信心」必是真信心。不錯,魔鬼努力去消滅真信心,而信徒則去爭戰來保護這信心,但他必須察驗這在他里面的信心的性質,看之是否在靈里而屬乎神的,或在心思和意志里而基于一种個人的欲望?即是否源于神或自己。

  禱告爭戰的其他方面

  藉禱告對抗黑暗權勢的爭戰是具有許多方面的,需要充份的應付,即如從摩西在山上舉手的功課一樣,是一种屬靈的行動之外面的表達,他的動作的結果可以在平原上看見,就是以色列的軍隊得胜。得胜的原因是可見的。在靈界的一些事物,因著這人在山上的外面可見的姿態而成就了。當他放下疲倦的手時,其影響結果皆向他自己及旁邊眾人所顯明。

  當日邪惡勢力藉亞瑪力人攻擊以色列人,亦即在今日敵擋基督的教會的同一勢力。在那冗長的爭戰中,摩西能保持認定耶和華是胜利者的信仰,而毫不間斷地發聲表達出來。當信心的動作有中斷時,則效力喪失,故此當他的手下沉時,仇敵就得胜,當舉起時,以色列就得胜。

  當与撒但眾軍爭戰之時期延長時,在屬靈的視覺中,可清楚見到:當「所見證的道」松弛時,仇敵就得到地位,但當屬主的祈禱者保持得胜的宣告,則神的勢力就得胜。在這种時期,以一些表示得胜的身體的姿勢,來釋放心思和身體脫离過份的緊張,是可以采用的。而舉起和伸出手來是會本能的做出來,為基督的教會而在「山上」爭戰。

  有時,當邪靈的軍兵后退,而黑暗之王自己對付信徒,像在撒迦利亞書第三章二節一般,那么,「撒但,愿主責備你!」是永不失敗的。

  當需要祈禱針對仇敵一些堅固据點時,用忍耐而琱[的禱告,或在一緊張的大斗爭中對抗黑暗勢力,在靈里摔跤,拿住一些它們曾經取得之位置。披上全副軍裝的在基督里的信徒,是有許多武器可使用來對付在高處的邪靈眾軍的。不單只摩西舉起的手、米迦勒責備的話,并且掌握住神對黑暗之君及其所有眾軍之咒詛——這咒詛在伊甸園之墮落之悲劇中,由主神向那以古蛇姿態出現之大魔鬼——這永不廢去的咒詛,撒但知道其最后結局是自己落在火湖中。提起這咒詛常是一有效之對敵武器。

  祈禱与行動

  已經耐心并琱[地在禱告中勞苦的信徒,并在此為別人而与仇敵爭戰,必須自己准備好去行動,因為神會使用禱告者去拯救那人。祈禱与行動皆是重要,很多人以為祈禱已很夠了,因為神是全能的,但神需要禱告者也准備好去行動。哥尼流禱告了,然后行動去找彼得(徒十7-8),亞拿尼亞為了保羅祈禱,然后被差去与之說話(徒九11),摩西為以色列的得救而祈求,他自己就被差去成為他所祈求之答案的重要因素。

  禱告的答應有它的時間(路二26),亦有已答應的禱告受到阻礙(但十13),那些為別人的拯救而祈求的,必須耐心去多日地為之祈禱。有時會有一种錯誤的思想,盼望有一种「涌流」式的禱告,以為是真正在靈里面。信徒們不能得到這种涌流時,就停止琱謄咩i,而其實當在禱告中与仇敵對抗時,時常會有一砍伐式的話語,來与那攔阻者真的對搏。信徒們必須不要盼望那些深度被騙的會在數禮拜內被拯救出來,因這需要數月甚至數年的祈禱。与那些為之祈禱的人接触可以加快他們的拯救,因為當神能夠使用別人去幫助未成熟的基督徒時,神就能更快地工作,使他們明白過來。當我們見他們時,間接地我們答應自己的禱告,并給予他們所需之亮光。

  忍耐和琱葶O需要的,因為正如我們所見的,當信徒們相信邪靈們的建議和解釋時,盡管他們誠懇地希望從它們的權勢下得釋放,因著無知而阻礙了得救。

  禱告与傳道

  那禱告者會被差去傳達真理,故此他應知在他傳道中祈禱的地位。他需要別人的祈禱來有效地發言(弗六19),當他傳達那些影響到撒但國度的真理時,必須自己經歷這爭戰。如果在他傳道之先對付好黑暗權勢,則經過他的靈的涌流就不致受阻。但如果邪靈們正阻礙著他的訊息,他就需要困難地把話語掙扎出來,因他的靈這時正抵擋著靈界的阻礙。這會引致他的聲音變硬,皆因在周遭之敵擋,但當這敵擋离開時,聲音就回复清爽之音調。無論何時人的靈落在這种爭戰中,外面的人就受影響以致在行動言語上缺少鎮靜。當信徒傳道時,欺騙的靈就會努力去用一种「批評」的流來干擾之,即是用它們自己的作為來控制之。它們會向之細聲說些關于聚會情況之假話,當他說話時傾倒些控告入他心思中,對抗其話語。如果他正說及神儿女所需之圣洁生活,就听到說他遠及不上所傳与別人之道理,這堅持之控告,使講者突然在他信息中,插進一些關于自己的自卑的話語,這些話語是邪靈所提供的,而他還以為是出于自己,以致把另一种流注入聚會之气氛中,給大眾帶來一團黑云。

  祈禱滿足了一些定律,使神可以做工,并使祂成就祂的目的。如果這定律不存在,則神不需要祂孩子們的祈禱,而祈禱是浪費時間。但事實上,祈禱是最利害的武器,能以摧毀那些攔阻神工作的障礙,除去來自魔鬼的作為和罪惡。

  祈禱是拆毀的武器

  祈禱既能拆毀亦能建造。如用在拆毀方面,必須刺入事物的源頭,摧毀其原因,粉碎所有攔阻神運行的東西。這种祈禱需要是專一性和幅射性的,首先在個人的范圍,然后擴展到宇宙性的。其程序應是:

  1.個人的祈禱,包括個人的需要。
  2.家庭的祈禱,包括家庭的需要。
  3.地方性的祈禱,包括環境周遭的需要。
  4.宇宙性的祈禱,包括整個基督教會及普世之需要(提前二1、弗六18)。

  宇宙性的祈禱

  如果禱告的戰士做宇宙性的禱告,而沒有首先對付好個人和本地的需要,則仇敵會侵入這些微小的范圍,而藉對個人和地方性的攻擊,使信徒從宇宙性的表面上墮落下來。故此,祈禱之次序應是首先盡量為所有個人和地方性范圍,然后擴展到宇宙性的范圍。祈禱不但要徹底,并且具有堅持性。為此,信徒應具有:禱告之能力、禱告之异象、曉得禱告什么。因為在祈禱中的有效應需要聰慧地領悟,祈禱的工作需要訓練和裝備,如同傳道一般。

  經過訓練之禱告戰士知道關于祈禱的各方面,例如:要求性的祈禱(約十四13)、代求性的禱告(羅八26)、講話(太二十一21;可十一23、25)、及負擔性的禱告,這負擔是在靈里或在心思里(西二1-四12)。他知道祈禱的負擔是可以意識得到,但他必須不要盼望每一祈禱皆有意識到的負擔,也不要等到自己「覺得受感動去祈禱」。他知道如果看見了祈禱的需要,則已經有足夠理由去祈禱。但如果他等候「感覺」才去祈禱,則是罪過了。他也明白在宇宙范圍中,整個基督身體的一元性,并且在那聯合之范圍中,他能對全教會的所有祈禱說「阿們」,只要其是屬于圣靈而在神旨之中。

  所有這些不過摸索到祈禱戰爭之邊緣,來對付黑暗勢力。而复興之真目的,乃是為了拯救神的子民。

摘自:《圣徒的爭戰》 (War on the Sai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