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信息精華



第一章 禱告的意義

    禱告的真義
    禱告中的禱告
    常常禱告
    禱告的意義

第二章 禱告與屬靈生命
    祈禱的生命
    屬靈爭戰的預備

第三章 禱告的認識
    禱告蒙應允的條件
    禱告中之安靜
    如何聖靈的聲音
    對抗黑暗權勢的爭戰
    勝過撒但的得勝者
    怎樣才能成為「代禱者」
    權柄的禱告

第四章 工作性的禱告
    工作性的禱告
    禱告即工作
    復興禱告的需要
    在禱告行動中
    愛與代求

第五章 禱告的實行
    禱告八個步驟
    禱告上的學習
    禱告問答
    禱告會

第六章 禱告的見證
    一、復興的禱告
    二、教會的禱告
    三、家庭的禱告
    四、個人的禱告

《附錄》禱告叢書介紹


第六章 禱告的見證

肆、個人的禱告

一、慕勒如何禱告

  神怎樣將保羅的禱告生活給歷世歷代的信徒作榜樣,他也怎樣在后來的日子中興起慕勒作他听禱告的證人。神不止在他一生中給他一百多万金磅維持他的孤儿院,他還相信神藉著他的禱告拯救三万多靈魂,有的是孤儿,有的不是。他為了他們天天忠心的禱告(有的他為他們禱告五十多年)篤信他們必定得救。有人問他在什么立埸能這樣的堅信,他說:「有五個條件是我一直努力履行的,所以我有禱告得著答應的把握。」

  1.我一點也不疑惑,因為我知道他們的得救乃是主的旨意。「他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二4)并且我們相信「我們若照他的旨意求什么,他就听我們。」(約壹五14)
  2.我不憑我自己為他們呼求,乃是奉著主耶穌的名求(約十四14)。
  3.我一直堅信神樂意听我的禱告(可十一24)。
  4.決不犯罪,因為「我若心里注重罪孽,主必不听」我的呼求(詩六十六18)。
  5.我琱[地以信心禱告,有的人我為他禱告五十二年,若不是主答應這禱告,我還要繼續禱告下去,因為「神的選民晝夜呼吁他,他縱然為他們忍了多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么」(路十八7)。

二、為人得救禱告六十多年

  有一傳道人,在慕勒將死之前,問他說:「你一生所求的,有沒有什么事是神所未應允的?」慕勒答說:「我曾為兩個人得救的事禱告了六十二年三個月五天零兩個鐘頭,記得非常清楚,可是二人亳無悔罪改過的樣子。」傳道人說:「你希望神救這兩個人么?」「一定,你想神會把他孩子六十多年的禱告擱在一邊不顧么?」慕勒死了不久,那位傳道人接替慕勒在瑞司特禮拜堂講道,就對大眾題起這件事情。一位太太馬上說道:「你所題的那二人,其中一位是我的舅父,已經得救,前几周故去。另一位在柏林,也已蒙恩歸主了。」

摘自:「慕勒日記精華」

三、閉店禱告

  某城有個教會,多年沒有复興,景象衰敗,城中許多青年沒有得救。該城有一老鐵匠,有口吃,原為眾人所討厭。某個禮拜五,他在店里作工,忽然想到教會荒涼,許多不信的人沉在罪惡之中,走向滅亡的路,心中大大痛苦,以致不能繼續工作,就停下來關了店門,用那午后半日時間,專心祈禱。他的禱告得胜了。遂于禮拜日往見牧師,請他召開特別聚會,牧師初頗遲疑,恐怕沒有人來,后來終于贊成了。旋即定于那日晚間,在某私人大屋聚會。出乎意料,那晚聚會的人非常之多,座無虛席。稍靜片時,有一罪人起來流淚說道:「倘若有人能夠禱告,請他為我禱告。」說完之后又有一人起立,發出同樣請求。繼則許許多多的人都為自己的罪責備自己。他們皆都說出知罪的時候,正是鐵匠關門在店里禱告的時候。從此教會大大复興。

四、記名禱告

  倪弟兄一次曾記下一百四十個人名,為他們的得救禱告。有的人上午寫進去,下午就得救。過了十八個月,只有兩個人沒有得救。這是一個很好的榜樣。我們當將家中所有尚未得救的人,以及親戚朋友,并一切認識的人,都一一記入禱告簿內,好好為他們禱告。我們應當相信,這是蒙祝福的事。

五、老木匠的禱告

  「為主受苦」的作者魏恩波自述其得救的經過。

  有一天,我以一個無神論者的立場向神禱告,我說:「神阿!我知道你是不存在的,但若是你存在的話,我沒有責任去相信你,而你卻有責任將你自己向我顯明。」我依然是個無神論者,但是無神論并沒有賜給我心里的平安。

  在這种內心不安時期中,在羅馬尼亞一個山村里,一位老年的木匠在如此的禱告:「我的神啊!我在世上服侍了你如此多年,求你給我一個賞賜,就是使我未死以前能帶領一個猶太人來到這里,好使我向他傳講基督。」

  很希奇,有一种不可抵抗的力量,將我帶到那一個村庄。我在那里原來無事可做。羅馬尼亞有一万二千個村庄,可是我竟去了這一個。當這位老木匠發現我是猶太人時,他就大喜若狂,知道禱告得了應允,于是就念圣經給我听,且將圣經給我念。我以前曾將圣經當作一本文學的書,讀了很多次,但是這一次他給我的圣經卻是大不相同,后來他告訴我,他与他的妻子曾經長期的為我的妻子和我的得救禱告,所以這一本圣經不是由字做成的,而是由愛和禱告做成的。我當時竟不能讀,因為當我講我的敗坏生活与耶穌的生活,我的污穢与他的圣洁,我的恨与他的愛相比較的時候,我已經泣不成聲。耶穌基督當時接受了我成為他自己的人。

六、代禱的經歷

  請記住,以下的記錄是他們在禱告中的經驗。這些見證出于那些已經「稍往前走」的人,正如救主曾在客西馬尼園中离開親密的使徒,自己稍往前走,作了一般信徒在禱告會中听到會惊訝不已的禱告──大聲哀哭、流淚懇求、汗珠如血點般落下、身體俯伏在地。

  讀者們,可能會注意到,他們的經歷都有一些相同及不同之處。這一點正是神工作的印證,無論在物質和屬靈的領域中皆是如此。相似之點讓我們看見,所有愿意在圣靈里禱告的人,都能經歷到同樣的原則。不同點則可視為一項提醒,讓我們不要一味模仿某人的禱告生活,圣靈會照著他自己的意思在我們身上作工。

  以下是一位已婚婦人的見證。她的丈夫是一位企業主管,夫婦二人除了參与布道及教會工作外,他們的家庭生活也十分緊湊,因為不少人向他們尋求輔導与協助。事實證明,許多人在他們家里遇見神。在她寄來的見證內附了一封私人信函,她寫道:

  「我很在意,當我公開個人的屬靈經歷,盡管出于神的引導,同時又是以匿名的方式發表,我還是需要十分小心地提醒自己:我算不得什么,也并不擁有什么,在他的奇妙恩典以外,我將算不得什么;一切都是本于他、藉著他,也歸給他。」

  我要求這位姊妹分享關于無聲禱告的見證,于是她特別提到這方面:

   「在禱告時,當負擔沈重到一個地步,無法以言語表達,圣靈有兩种方法顯明父神對這件禱告事項有何等重的負擔。首先是大聲的、本能有規律呻吟,与我分娩時發出的聲音完全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我不覺得疼痛,卻感到在圣靈里有極大的渴求与極深的盼望。在我的意念中,我相信他正在做一些深入且永琲漱u作,使我所禱告的事情得以成就。」

  「在這樣的代禱之后,我并沒有看見立即或戲劇化的效果,因為這种經驗,乃是當我為某人,及某項需要花長時間才能完成的工作代禱時發生的。它曾在我為一切熱心的基督徒夫婦代禱,求主使他們更加長進時發生。基督在約翰福音第十七章曾為此事禱告,以下發生的事卻證明門徒沒有立刻發生改變。而我為神的仆人禱告,求主叫他們更偉大、更加圣洁、更謙卑、更像基督、更被神使用,也經歷了同樣的結果。根据圣經,神的仆人需要經過許多年日,才會被建立起來;我相信,當圣靈如此在我里面呻吟,一些十分真實的事必定已經發生,盡管它的果效不是立即可見。當我為本國祈求圣靈的澆灌時,也曾有過相同的經歷(賽六十六)。」

   為囚犯代禱

  「其次為囚犯禱告,有時候當我開口傾訴某种渴望,卻會愈來愈迫切,變成不能自持的哭泣,彷佛心已破碎。往往當我為多年尚未得救的人代禱,這种情形便會發生。有一次,我在家里為一群正在監獄里听福音的囚犯禱告。大約有十分鐘的時間,我覺得整個人被他們的罪行、內疚、無助及絕望所捆綁,尤其是那些刑期較長的人。那种感覺非常可怕。圣靈藉著我的哭泣顯出他強烈的盼望,唯愿他們都能接受基督,并因此得著盼望与自由。」

  「我相信除了這次經驗以外,再沒有別的因素能使我在往后數年內,固定地看望這些囚犯,高高興興地帶領一部份仍在獄中的男人信主了。其中一位刑期甚長,他犯了最嚴重的罪,在獄中被其他人所厭棄。另一位在出獄后固定參加崇拜,与其他基督徒交往,并且娶了一位基督徒好女孩,建立了一個基督化家庭。我無法描述參加他們婚禮時的喜樂。」

  「多年以來,每當神給我負擔為那些被撒但用罪捆鎖,尤其那些吸毒、酗酒、行淫、及性變態的人禱告時,我都能體會到他們的痛苦絕望,并且悲嘆不已。若干年后,神帶領我加入直接与他們接触的工作,我也親眼看見他們當中一些人在基督里得著釋放。」

  「在某次布道大會之前,我為靈魂得救禁食禱告了一天。當我為一位猶太人代禱時,那种極其哀傷的感覺再次來到,那位猶太人無論在宗教及商界方面均極有影響力。我曾為他禱告二年之久,結果他和我們一同參加了布道大會,而且被圣靈深深感動。我繼續為他代禱一年,直到他忽然去世,我們自始至終不知道他是否找到了基督。只有神知道這人的結局如何。從這件事上,我體會到神鍥而不舍的愛。」

  為福音朋友代禱

  「或許我為一個失喪靈魂所經歷到的最大痛苦,就是在一處适合放聲哀哭的場合之內。某主日早上,傳道者宣布他當晚將引用財主与拉撒路的故事,講論地獄何等可怕,又說晚堂聚會中或許有人是最后一次机會接受基督了,他要求會眾特別為此事代禱。我立刻知道,傳道人的話是指著一位尚未回轉的朋友說的;他是一位企業主管,外子不只一次誠懇地向他傳福音,我們也經常為他禱告。我們撥電話邀請他,他答應了。下午禱告時,他靈魂的急迫需要便如重擔般地臨到我,我以哭泣代替禱告,深切盼望他能抓住机會悔改。當晚他就坐在我旁邊,聚會進行時,圣靈在我里面極為懮傷。當晚我在絲毫不發出聲音、外表十分鎮靜的情形之下,經歷到前所未有的靈里哀慟。我彷佛看見他的靈魂不斷墮落,永遠失喪。同時,當我不住禱告,我可以感覺到圣靈正逐漸把那人扳回過來,唯一表現出我內心激動的,是那些安靜滾落面頰的眼淚。他接受了台上的邀請,在聚會結束后与牧師和我一同跪下,認罪悔改,把生命交給了基督。」

  「我曾固定為一位优秀傳道人的儿子禱告數年,他在儿時曾接受基督,后來卻离開了神。他的生活紊亂,叫父母親為他傷心不已。有一晚,我為他禱告時,泣不成聲,一直哭了許久。雖然許多人長時間為他禱告而看不見結果,但那天晚上的經歷卻帶給我極大的鼓勵,我相信神并沒有放棄他。爾后發生的事證明神果然在他里面動工。」

  「當我為本國百姓禱告,求神不要照我們的行為施行審判,求他繼續怜憫和寬容時,我往往會傷心欲絕,哀哭不已,唯愿他取消所預定的審判。從我嘴唇發出的,只有不住重复兩個字:『怜憫』。求哭完了以后,我便感到精疲力竭。」

  為自己禱告

  「另外,我愿意提到自己生命如何被深入地洁淨的經歷。曾有好几天神一直對付我在某些事情上的驕傲,我想自己的心里必定有一种罪根,才會生出這些枝子來。于是有一天,我把自己關在房間內,求神顯明我內心的真相──尤其在驕傲的事上,但什么事都沒有發生。我更懇切地禱告,憑信心仰望他,深信我如此禱告乃是為了他的旨意、他的榮耀和我的好處,但仍然沒有任何結果。」

  「我開始与神摔跤,反覆說我不會放開他,告訴他我是何等認真,存著飢渴的心在他面前哭泣。終于,我所祈求的來到了。我看出自己在神面前所犯的罪何等可怕,除了不住痛哭外,我什么也不能作。有了這樣的啟示,悔改自然是即時的。我知道必須向一位神的仆人認罪,因為我曾多次在他面前顯出驕傲。那樣行以后,我所獲得的平安遠超過我所需要付出的謙卑代价。」

  「在以上的見證內,我照著你的要求,特別提到某方面的禱告經歷。希望讀者們不要因此以為代禱的服事只有痛苦(陣痛)和眼淚。事實上,神也多次讓我經歷極喜樂和興奮的時刻。這种服事所帶來的各种奇妙經歷和令人興奮之事,簡直是超過筆墨所能形容。」

七、慕安得烈的禱告工作及禱告生活 

  訓練信徒

  慕安得烈雖然將心力集中在一間教會上,對于各方布道的要求并不拒絕,他在力所能及時,曾接受敦請主持其他地方的聚會。他訓練會友組成「后援團」,用禱告來支持他的工作。他的許多著作如「代禱的服事」和「禱告生活」,都以這些教材作為根基。他在主持一次布道會時寫信給會友說:「我渴望將神的儿女聚集一堂,好指出代禱和完全分別為圣的需要……我強烈感覺到,當我回來時,神會將禱告的靈賜給弟兄姊妹,而期望求得更新和更大的祝福……我懇求各位為圣靈更有能力的工作禱告……激勵大家為我們禱告吧。」

   慕安得烈迅速為神的國度征募禱告伙伴,他相信使神在人的生命里扎實做工,禱告是唯一的管道。當許多退休的農夫遷到村里居住時,慕安得烈相信是神將他們帶來作代禱者,于是立刻著手訓練他們。

  禱告生活

  對于信徒來說,他自己的分別為圣就是個榜樣。他為自己所作的著名禱告是:

  「但愿我生命中的每一刻,不會浪擲于神臨在的亮光、愛和喜樂之外。也無時無刻不將我自己交托,作為他的器皿,充滿他的靈和他的愛。」

  凡是自己實行不出來的,尤其是禱告方面,慕安得烈盡量不傳講。慕安得烈的習慣是,將一切需要特別祈求的題目記在小冊中。旁邊則記錄神的答覆。那一再祈求的是:「憑我一己之力不能達成的工作,求圣靈來動工。」另外一個是:「但愿我在講道中將這件極關重要的真理說清楚,就是:悔改是罪的交托──一切的罪。」在神學院興建計划進行中,他的禱告是:「求你讓我感到,一旦我將懮慮交托給你,它們就變成了你的,就求你替我去對付。但愿我在一石一磚一木,所有的負擔和工人上,得蒙你的恩惠,并且信靠、禱告、安息在你永不落空的信實里。」

  在小冊的背面,他記下了這么一個單獨与神密交的禱告:「無限的神啊,求你將我倒空,好充滿你的圣靈和愛,滿得朝外溢流,好讓這疲乏的世人看見而飲用。將你的愛充滿我,將你的愛充滿他們吧!求你將愛充滿我,將慈愛充滿每一個人吧。」

  禱告的金光照亮了慕安得烈的一切工作。他像路德一樣,相信沒有任何需要改正的差錯不能由禱告而獲致。他透過自己的凡人之靈,藉著禱告得到每日的祝福,与神保持不間斷的交通,是他得到靈力的秘訣。

  期望明确的答覆

  慕安得烈知道人們常為下面這問題的兩面起爭論:禱告能改變事情(神的客觀影響)?或者禱告的主要价值在能改變禱告的人(對我們的反射影響)?慕安得烈的見解是:雖然在父的面前禱告,可以使我們安靜下來得到平安,也可以將我們提升入忘我境界,但是這其實不是救主的教導。「我們只要仔細研究我們的主對禱告所說的一切教訓,我們就會看出,每逢他鼓勵我們禱告,都要求我們作明确的祈求,并且期望明确的答覆。」

摘自:慕安得烈傳

八、离席為子禱告

  戴德生牧師少年時還未信主。他母親一次在外作客,离他有二百多里遠。中飯后,离席為她儿子禱告。因她多年終日不忘為她儿子悔改禱告。她關上房門,決定求神應允她,否則不出來。那天下午,她禱告到不能再禱告下去了,這時圣靈才指示她,禱告已蒙應允,她儿子已經悔改了,她立即改變祈求為感謝,不住地贊美神。那天是假日,戴德生獨自一人來到父親的書房,想找一本書消遣,找不著合意的,就拿了一篇勸世文隨隨便便的讀下去。那邊母親在禱告,這邊儿子正讀勸世文。當讀到「基督工作成了」時,戴德生自言自語的說:「成了什么呢?」一面自己又回答說「成就了一個完全圓滿的救贖,為我們的罪已付了贖价;不但為我們的罪,也為普天下的罪。」「既然如此,我還要作什么呢?」這時圣靈的光照進他心中,使他大受感動,只得跪下接受救主的救恩。

九、我學會如何為失喪者禱告

  簡介:我曾覺得有一些我所深愛的人似乎再也不可能回到神面前,而在我作了二十年毫無效果的禱告之后,我改用本文所載的禱告方式,只經過短短几周,我便看見他們開始每天按時研讀圣經,并盡可能地參加每一個聚會。他們對基督教信仰的所有抗拒似乎都消失了。我禱告的方式是先站立在基督里有權柄的地位上,并用它來与仇敵爭戰。我再不看我自己屬靈的狀況是否配得這樣的權柄,我只是站在神給我的地位上,為求圣靈更快速有力地運行來禱告。如果基督身體中每一肢體都能這樣禱告,這老舊的世界必然會有一個惊人的改變!

  本文:我們知道世界各地的信徒都對他們所愛的那些未得救的親友有極大的負擔,但他們當中許多人是在恐懼和擔懮的靈里禱告,而不是在信心里,所以常沒有果效。

  因此,我開始尋求為失喪者禱告的正确方式,贊美神,他指示了我。

   禱告之態度

  也許我們常會覺得某些人的得救是不可能的,因此,首先要記得馬可福音第十章二十七節:「在神,凡事都能。」

  其次,另一段經文非常重要:「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林后十4-5)這段經文說明了我們的屬靈的武器大有能力的,并且我們必須禱告到這段經文中所描述的完全成就在我們禱告的對象身上為,也就是說,要到仇敵的工作完全被拆毀為止。

  禱告之宣告

  最后,圣經上說到,神給我們的禱告一個最堅實的基礎──耶穌基督所成就的救贖之工。真理的事實是:耶穌已買贖了所有的人類,神已得回他對所有人的所有權,只是目前還被扣留在仇敵手中而已。我們必須藉著出于信心的禱告,奉主耶穌的名宣告這真理,來為神得回原該屬于他的世人的靈魂。我們這樣說并不是意味著,所有人已被神藉著救贖買回來,因此他們不必經過什么手續,自然地就得救了。他們仍然必須親自相信并接受□音的內容,并且,這唯有藉著我們為他們的代禱,才能使他們這樣做。

  奉主耶穌的名禱告是要請求或宣告基督的寶血已确實買贖回來的事物。因此,為每一個失喪者的禱告應在神面前提出他的名字,以一种他已是神所擁有的產業之態度,奉主耶穌的名,根据他所流的寶血來宣告這失喪者得救的必然性。

   我們應宣告,撒但在失喪者身上所有的工作要全然拆毀,例如他所曾接受錯誤的教理、不信的惡心、共產主義的學說以及仇敵在他們思想中所建立對別人的仇恨,我們也要積極地宣告,失喪者所有的心意都要被奪回,來順服基督。

  我們要根据主耶穌的名所有的權柄來宣告,這失喪者將從那惡者的權勢和迷惑及他們對世界的貪愛和肉體的情欲中釋放出來。我們也應禱告求神使他們的良心更加敏銳,以致在神面前自覺有罪而悔改,也求神在他們听或讀神的話時,賜給他們肯听的耳和信服的心,以致他們能在真道上有長進。也要禱告使神的旨意和目的能成就在他們里面,也藉著他們來完成。

  代禱的工作一定要堅持到底,不是為了要說服神听我們的話,因為救贖本就是神的心意,堅持到底的禱告是為了要徹底敗坏敵人的工作。我們的禱告和抵擋是為了要對抗仇敵,就是那可怕的空中掌權者和黑暗國度的統治者。為那些基督已為他們死的靈魂爭戰是我們在神面前的責任。正如必須要有些人向那些失喪者宣講他們已被救贖的好消息,同樣的也必須有另外一些人為這些失喪者擊退黑暗的權勢來禱告。

  撒但只在它必須的時候及不可抗拒的理由下讓步,但它用狡猾的方式重新開始攻擊。因此,禱告必須明确,并且堅持下去,甚至直到禱告的回覆已然清楚呈現出來一段長時間之后。我們也必須為這些剛得救的靈魂,儆醒繼續對抗仇敵,直到他們在信仰上被堅固地建立起來為止。

  圣靈的引導

  在使用這种方式的禱告時,圣經常會給我們新的引導。總要遵從他的引導。最近,我們為一個靈魂禱告,一直覺得我們的禱告沒有触到問題的所在,我們的禱告好像在打空气。而后,圣靈指示我們要奉主耶穌的名將他們從深淵中拉起,引到神面前。當我們順從這引導,而重覆地作「我奉主耶穌的名將(某某人)拉到神面前」的禱告時,我們感覺到我們的禱告慢慢地掌握住情勢,我們似乎在將那個人從敵人極深的牢籠中繼續不斷地拉出來。然后,我們就能開始像處理一般狀況時作的禱告,也就是,一項一項地詳細宣告那個人生命的每一方面都要歸給神,并牢牢地抓住耶穌的寶來對抗仇敵。這是在屬靈領域中真實的爭戰。但是,感謝神,我們所擁有的屬靈的武器是大有能力的,并且我們在基督里的權能是遠超過所有管轄幽暗世界的執政者、魔君的權柄和能力,所以,敵人必然要屈服在我們的禱告之下。但,這需要我們有信心、有耐心、以及堅持到底的禱告。

  另外,我們還想要強調的是:「使人活的乃是靈,肉體是無益的。」「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或作圣靈)是叫人活。」因此,我們必須經常不斷地尋求圣靈在我們的心中,在我們對神的信靠上,在我們的禱告和見證中作更新和賜予生命的工作。同樣也是最重要的事是:保守我們自己和神給予我們的一切在主耶穌的寶血保護之下。仇敵會用一切可能的方法來止息我們的代禱,并且攔阻我們對它作的更進一步的攻擊。我們不但要認識我們的仇敵的詭計,我們在基督里所有的權柄及如何使用各种屬靈武器,我們也要知道如何穿上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弗六10-17)。若我們真照神的吩咐時時穿戴整齊,就無需懼怕。而且讓我們常常記得,我們自己在基督以外就沒有任何的能力和權柄。

「感謝神,常率領我們在基督里夸胜。」
「在你們里面的,比在世界上的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