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信息精華



第一章 禱告的意義

    禱告的真義
    禱告中的禱告
    常常禱告
    禱告的意義

第二章 禱告與屬靈生命
    祈禱的生命
    屬靈爭戰的預備

第三章 禱告的認識
    禱告蒙應允的條件
    禱告中之安靜
    如何聖靈的聲音
    對抗黑暗權勢的爭戰
    勝過撒但的得勝者
    怎樣才能成為「代禱者」
    權柄的禱告

第四章 工作性的禱告
    工作性的禱告
    禱告即工作
    復興禱告的需要
    在禱告行動中
    愛與代求

第五章 禱告的實行
    禱告八個步驟
    禱告上的學習
    禱告問答
    禱告會

第六章 禱告的見證
    一、復興的禱告
    二、教會的禱告
    三、家庭的禱告
    四、個人的禱告

《附錄》禱告叢書介紹


第六章 禱告的見證

貳、教會的禱告

一、摩拉維亞复興之禱告

  如果我們探討辛生鐸夫成功的秘訣,從兩段經文可看出一些端倪,那就是:「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四 6)「禱告完了,聚會的地方震動;他們就都被圣靈充滿,放膽講論神的道。」(徒四31)辛生鐸夫伯爵早年就學得推行禱告此一秘訣,一向即致力于建立禱告小組,十六歲那年,當他离開哈勒學院時,他遞給有名的夫蘭克教授一份列有七個禱告組織的名單。如果是在今日,他一定能在學生圈中引領許多人信主!禱告能夠多么快的解決所有不分年輕人或成人的問題!一七二七年在翰胡地方,這位年輕貴族所面對的不是理論,而是一种實際的狀況如何以信心、愛心去團結并服事這群敬虔但意見分歧,且原來各擁胡斯、路德、喀爾文、慈運理(Zwingle )、士文克斐特(Schwenkfeld )等人以自重的信徒?這看來的确是個除非神親自干預,否則毫無希望解決的問題。神回答了這位年輕伯爵熱情洋溢的不間斷禱告,超人的智慧指引他采用了一些效力宏大的方法。漢彌爾頓主教(Bishop J.T.Hamilton)在一本叫「摩拉維亞人」的刊物中曾撰文促請人注意這些地方。文中首先提到辛生鐸夫起草弟兄盟約,呼吁大家「尋求并且著重彼此意見相合之處」,不要強調彼此間的歧异,接著文中又述及伯爵親自与每一位居住在翰胡的成年信徒面談。

  漢彌爾頓主教說:「但是遠較這些更為重要的,是大家都在五月十二日這天,和辛生鐸夫共同締結一項神圣的盟約,眾人決心像他一樣的真正獻上自己的生命,各人依其所蒙特殊的呼召,在自己的職份上事奉主耶穌基督。這項盟約其實就是今天的弟兄協定的藍本,也是個人之間与會眾之間合而為一的銜接鏈環。」

  「接下去的工作就是選舉十二位長老,使翰胡的靈性生活建立起完備的組織,并依照盟約規定,指派信徒分掌各种職務。這种秩序本身,就是進一步的彼此信任,以及對彼此的信仰熱誠認同所帶出來的成果,有了秩序為基礎,接著就能展開圣經研究和頻密的小組禱告聚會,這些夏月里的特色不啻領受圣經洗禮的開路前鋒,而靈浸是以蒙福的八月十三日那天,會眾都領受了從天而來的能力達到高潮,這股能力推動翰胡的男女信徒極為有效的服事他們的世代,將福音廣傳至基督教國度和异教徒之地。同樣也是這股能力,保守他們在理性主義盛行,人際關系普遍疏离,教育界鼓吹教化人心、理性至上与道德淨化的年代中,仍能保持熱烈的信心。」

  禱告時期

  确實,以一七二七年的八月十三日為高潮的摩拉維亞大复興,無論其先前或日后都接連著一段非同尋常的禱告時期。施恩叫人懇求的靈在該年年初即已顯現。辛生鐸夫伯爵最初給予一班共九名,年齡在十至十三歲的女孩子靈性方面的教導。當代史家告訴我們,「伯爵時常向他的夫人抱怨說,雖然這些女孩的外在表現極為优异,但是他找不出任何蛛絲馬跡足以證明她們有自己的靈修生活;并且無論向她們講論多少關于主耶穌基督的事,這些教導似乎都無法深入她們的內心。在這心灰意冷的時刻,他藉禱告藏身主怀,以火樣般至極的熱情乞求恩主將他的恩典和祝福賞賜給這些孩童。」

  這真是個奇觀!一個稟賦不凡而又富有的年輕德國貴族,居然為了區區几個女學童的悔改而屈膝在主面前,心力交瘁的不停禱告!我們接著可以讀到以下的話:

  「七月十六日,伯爵以全心全意做披肝瀝膽的禱告,与之俱來的,是泉涌般的淚水;這次的禱告發揮了巨大的功效,也是日后賜生命与能力之圣靈動工的開始。」不僅只是辛生鐸夫伯爵,就是許多其他弟兄,也展開了前所未有的禱告行動。我們在「摩拉維亞教會复興的那些可資追念的日子」一文中,可以讀到以下的記載:

  「七月二十二日——許多弟兄自動相約要時常在赫特堡(Hutberg )聚集,以同心祈禱并歌頌贊美神。」

  「八月五日華登(Warden),也就是伯爵本人守望通宵,和他在一起的,還有十二或十四位弟兄。子夜時分赫特堡舉行了一埸大規模的禱告會,全場与會者都大得感動。」

  「八月十日是主日,約中午時分,若特(Rothe)牧師在翰胡主持聚會時,覺得自己被一股出于主的奇妙而無法抗拒的能力所淹沒,他整個人俯伏在神前,在場的全體會眾也渾然忘我的跟著他俯伏下來。他們就在這种心境下,祈禱唱詩,哭泣懇求。」

  「在那著名的蒙福之日,即一七二七年八月十三日,施恩叫人懇求的靈澆灌在翰胡的會眾身上。那天過后,一個意念臨到某些弟兄姐妹心中,他們覺得撥出固定的一段時間來禱告是很好的,在這關鍵時刻,大家都對禱告的絕佳效果記憶猶新,并且受到琱謄咩i必得到附帶應許的感召,每個人都愿意在主面前傾心吐意。」

  「遠較一切更重要的是,舊約時代祭壇上的圣火是永遠不准熄滅的(利六13、14),同樣的,一群會眾就等于是永生神的殿,其中有神的壇和祂的火,圣徒們的代求應該像圣香一般,一刻不停息地上達到祂面前。」

   鐘點代禱制

  「八月二十六日那天,二十四位弟兄和同樣數目的姐妹聚會,互相約定推行從午夜到午夜的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禱告,每天分成日夜二十四班,由大家抽簽決定班次。」

  「八月二十七日這個新計划開始付諸實行。很快的就有更多人加入陣容,代禱人數因此增加為七十七位,甚至有些靈性痛悔的孩童中,也自動展開類似的計划。每個輪班禱告的人,在他們當值的一小時中,無不慎重其事的妥為運用。這些代禱者每周聚會一次,听取一些特別需要在主前代求并記念的事項。」

  「無分男童或女童都同樣感受到一股強烈禱告的沖動,听著童稚們的禱詞而不深為動容者簡直是不可能的。八月二十六日晚間,孩童們有一次蒙福的聚會,而后在二十九日從夜間十時直到次日早晨,有人目擊了一幅感人万分的景象,來自翰胡和伯帖勒多弗(Berthelsdorf )的女孩子們在這段時間中聚集在赫特堡祈禱、唱詩并哭泣。同一時間內,男孩子們則聚集在另一處懇切禱告。施恩叫人懇求的靈當時傾倒在這些孩子們身上,來勢強大并且滿有果效,簡直無法以适當言語來形容。這情景真的可以說是天上的喜樂臨到翰胡的會眾中間;大家都渾然忘我,拋開世上短暫的事物,一心只渴慕至天上与基督他們的救主同在,享受永遠的福分。」

  另一位目擊者說:

  「我無法將翰胡孩童們的大覺醒歸因于任何理由,我只能說是圣靈奇妙的澆灌在當時聚集同領圣餐的會眾身上。一時之間無分老幼都同樣的蒙受到靈風的吹拂。」

  以上所述,就是本章章題——「圣靈何時來臨」的答案。我們再度引用哈斯主教的話:

  「從整部教會史中,還找得到其他像始于一七二七年,接著又延續一百年的這么惊人的禱告會的例子嗎?這是獨一無二的。這种禱告會稱為『鐘點代禱制』,意即藉著弟兄姐妹的輪班,使為教會所有圣工及需要而發的祈禱能夠毫無間斷的上達于神。這种禱告到后來必然導出行動。如在翰胡的例子中,禱告點燃了一個火熱的期望,就是把基督的救恩傳揚給异教徒,它也促成現代海外宣道會的成立。一個小小的村落,在二十五年間就派出了百余位宣教士,你如果想在其他地方找到任何就各方面都足堪比較的事例,最后必將徒勞無功。」

摘自:當圣靈降臨時

二、司布真的發熱机器

  五位青年傳教士,剛從外國神學院畢業,尚未受職。在禮拜天,他們特意到倫敦城參觀大教會,想听名人講道。一個炎熱的早晨,他們到司布真牧師會堂去禮拜。禮拜堂門口站著一個人,上前對他們說:「各位好像是主的工人,想必喜歡看看我們禮拜堂的發熱机器,我可以引導各位去看。」他們在炎熱的日光下,那里還想去看發熱机器,礙于情面難卻,只得答應。那人引導他們到禮拜堂的下一層,開了門,低聲對他們說:「各位請看,這就是我們教會熱力的發源處。」他們見了大大惊奇。原來在他們面前約有七百人,都屈膝在神面前,懇切禱告神,求神賜福給樓上禮拜堂的聚會講道。那位引導他們的,不是別人,就是司布真牧師。司布真牧師傳道有能力的秘訣也在此。

三、「突破」的禱告

  有一位福音使者曾有一次攻擊的爭戰得胜經歷,這個經歷在今天足夠使人們對藉著十字架信息學習「祈禱突破」的道路帶來了亮光。這位十字架的使者,習慣在他工作的起首,首先求主從他的百姓中召聚一個禱告的團契,藉著這個團契与他在禱告上一同在福音聚會中為沉淪的人爭戰。為了這個目的,他在聚會最初几天向信徒傳講信息,就是加拉太書第二章二十節所記述,有關基督徒与基督在十字架上同死的信息以及与基督在复活上的聯合,得到升天到寶座前代禱的生命。同時,他用整個上午的時間單獨与神同在,等候他呼召一班「禱告的戰士」進入爭戰。与往常一樣參加聚會的基督徒當中產生了「突破」,經過四個晚上的聚會,有一些信徒被圣靈帶領進入得胜禱告的境界。當聚會達到這個光景時,這位使者便要求那些學會与基督一同代求的信徒,在以后的聚會中成群地坐在前排的位子上,專門從事禱告。他要他們在會中不要注意聚會的過程,只要在禱告中持定得胜,呼求加略山上的得胜制服撒但,除滅惡者在會中的一切作為。

  在一次特別的机會中,這位使者在禱告中蒙了神有福的教導而開出一條胜過撒但的道路。這次聚會中圣靈呼召了二十几位將近三十位的「禱告戰士」,他們都集中坐在大廳前排的中央。但是爭戰非常艱苦。因這個市鎮是個酒類的集散地,并且「空气」似乎被極重的黑暗及重擔所包圍,顯然是無法把它挪開。當晚,整個大廳坐滿了人,因黑暗的勢力降在聚會中是如此的濃厚,以致無人能禱告。這群禱告的戰士也都啞口無言。福音的使者自己也感到壓力是如此之大,以致話語從他口中出去便失了活力,顯然他与群眾同樣成了麻木的一群。在此難關,他「呼求主」并說:「主啊!求你指示個得胜之路。」主立刻回答他「拿起圣靈的寶劍,突破」「我要拿起那個圣靈的寶劍呢?」他說「啟示錄第十二章十一節」,于是,這位福音使者跪下,用喘不過來的气息,重复大聲呼叫說:「弟兄胜過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于死,也不愛惜性命。」他一遍又一遍的重述,直到坐在群眾中間那群禱告戰士与他一同發出得胜的祈禱。這時似乎是他們藉著啟示錄十二章十一節的「劍」,打破了黑云直達得胜的寶座,并藉著開啟的天給整個會眾帶下了圣靈的大能。人們從每一個角落涌到前面尋求基督,同工們幫助那些迫切尋求救恩的人潮,直到午夜時刻仍無法离開會堂。

  「突破」!我們對此种「爭戰」及得胜的道路知道的太少了。我們常常感到气氛的凝重及人心的剛硬。我們以「血肉」的觀點來看他們,然后离開著說「這個地方真是難的」并且棄之不顧了。現在,主親自指示我們這种屬天爭戰的奧秘。祂是主,是「戰場上的大能者」。藉著圣靈的寶劍,就能有如此的「突破」,我們這些禱告的戰士必須明白如何為十字架的信息開路,使它能以通行全地。所有傳講十字架得胜信息的使者,都需要寶座前有能為真理「開路」的禱告,以使真理達到容易領受的心中。

  現在的需要就是禱告。以禱告「突破」惡者抵擋信息在空中所布下一切堅強的勢力,以及它對那些開始与屬神的能力合作的靈魂的強烈抵擋。神的百姓必須以「突破」性的禱告,為「主的道」鋪路。

  啟示錄第十二章十一節,必是釋放信息往前所要運用的圣靈寶劍。「主啊!求你教導我們來禱告!」

四、替全教會禱告

  倫敦某教會有一姐妹時常抱病在床,自己起初以為在世的工作做完了。但圣靈卻對她說,這病并非是神把她放在一邊,乃是要她為神复興教會的工作禱告。她就日夜為著這事禱告。一日,看見報載大布道家慕迪的工作,深深覺得應該求主帶領慕迪到她所在的教堂領會。

  這事怎能成就呢?因為慕迪在大西洋那邊,她在倫敦一万個會堂中的一個,怎能与他接洽呢?一八七二年,慕迪第二次來到英國,立志不再講道,惟一心愿是為從英國的解經家多學一些圣經。一次禱告聚會完畢,有人請他在倫敦北部教堂講道,他不得不答應。這就是那位常常禱告的姐妹的會堂。慕迪在那天早晨的禮拜講道,沒有一點精神,巴不得不來還好。那位姐妹听說慕迪先生來到她所在會堂講道,明白這事的意義。那天她就特別專心禱告。晚上,慕迪再去講道時,很不樂意。哪知當他開口講道之時,一切都改變了,听眾莫不肅靜細听。慕迪的舌頭也解開了,話語如同活水一般流了出來。毫無疑議,神与他們同在。當慕迪請凡要信主的人站立時,全體听眾都站了起來,甚至慕迪自己也感希奇。那天晚上共有四百人加入教會。

五、忠心的代禱者

  你也許曾為几位未悔改的鄰人禱告過多年。以后在你家的附近有了奮興運動,最初悔改的人便是你所誠心代禱過的。此時除了你自己,無人知道此事。你保守了你与神之間的這种秘密,這原是合理的。結果,沒有一個人題說你所作的。可是講道者的名字卻是誰都知道,人人都極力稱贊他說:「阿,這真是一位大講道家!」

  朋友,當你在默默無聞的禱告工作中感到疲乏的時候,當記得在暗中察看你的父必然在明處報答你。他已經听了你的禱告,他清楚知道你藉禱告所成就的救人事業。假若在今生沒有報答,到了末日,你必帶著禾捆,你工作的果子,回到天家。

  在禱告的精深技術中,代禱無疑是最難學習的了。以我所知,代禱便是人所能行的最美好最□細的一樣工作。但它也是最重要的工作,在前面「禱告即工作」一篇中已經說明了。凡是到過瑞士曼尼多夫(Mannedorf)修養院的人(前面己經提到此院),總以為側勒耳(Zeller)是該院的領袖,擔負著重大的院務。但是有一天他本人卻告訴我,該院負總責的是一位老婦人与另一位叫杜樂德(Trudel)的小姐。自該院開辦一直到現在,這位老婦人就琱薇黦L地擔負為該院代禱的責任。她現在老了,并且很軟弱,祗能躺在床上。但側勒耳含淚告訴我說,她完全生活在禱告中,她在每天的禱告中把她的同工忠誠地帶到神面前。

  代禱既是這樣一种精深的技術,那么,顯然需要一個長時期的嚴格訓練。主領導他仆人的方法很多。我們當小心不可為他定下什么規條。可是我們自己已經見到的,卻不必懼怕提到。至于我,我必須說,我所遇見的最忠心的代禱者,都是經過了許多試煉和大苦難才學會了代禱的神圣技術的。他們在晚年都不作什么,躺在床上,動彈不得,就如剛才所提到的曼尼多夫的老婦人一樣。

  但他們卻能禱告!

  雖然他們躺在那里,不為人所看見,但他們卻是靈力的中心。藉著他們那簡單的,琱薊疑咩i,他們成了他們鄰里、社會、國家,甚至全世界基督教工作的主要支持者。每次當我遇見這些不為人所注意的代禱者,我就想到那些偉大的發電厂。它往往也是隱藏在狹隘的山谷中。可是它們卻是非常重要的;在它們停止工作時,我們特別容易看出它們的偉大。因為它們一停止工作,我們的家庭馬上變為黑暗,我們的工厂也會立刻寂然無聲。

          *  *  *  *  *

  在我的家鄉就有這樣一位忠心的代禱者。他名叫約恩(Jorn),他生下來就有著很大的缺陷。他的雙目軟弱無力,以致后來常遇到謀生的困難。

  但他卻自卑,愿意服在天父大能的手下,慢慢地,在艱難的經驗中,他學會了禱告的神圣技術。他愿意日夜為他的家鄉禱告。到了時候,神就提拔他。他成了整個教區靈性的安慰者。每日總有人到他的小茅舍里求指教,求幫助。若是約恩不能用什么方法幫助他們,他還是從他柔和的心中向他們表示無邊的熱愛。此外他為他們禱告;這樣一年一年的過去,許多人從他卑微的茅舍里得著了光明和快樂。

  他晚年的景況極其可怜。照顧他与他同住的兩位老婦人告訴我,他夜里常不能入睡,但在此時,她們听見他為全教區一切的人禱告。他的禱告不像我們的那樣馬馬虎虎。我們在禱告時總是匆匆忙忙,攏統地為許多人禱告,求主賜福給他們。

  約恩不是這樣。他想到每一家,又一個個地提他們的名字。有些小孩他沒有見過,但他知道他們已經誕生在世上,他覺得必須藉禱告把他們帶到施恩的寶座前。

  這樣的人對我們的關系多么大,他們的死對于我們將是何等大的損失!

  約恩的死也有些特別的地方。人們想,他的死一定是美麗的,因此信徒們都爭先恐后去伺候他,要看他榮歸天國。但我們的主卻敏捷地破坏了他們的期望。約恩死時,沒有一個人在埸,連一個看顧他的人也在那時到廚房里去了。

  約恩葬儀的偉大在我鄉是空前的。在該教區里,他雖沒有親屬,但四方的鄰人都來執紼送葬。他們在棺前痛哭,好像喪失了父母一樣。就是非信徒,從不留心听道的人,也來送葬痛哭。

  就在死時,約恩還是叫他人得福。他的生,他的死都應驗了圣經的話說:「你們求,就必得著」。

摘自: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