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錄  

一、重生的基督徒──初信講義
二、天路歷程──因信稱義的過程
三、因信稱義的見證人
四、重生與遇見主
五、重生與聖靈充滿
【附件一】認罪清單
【附件二】認識邪靈
【附件三】潔淨自己的住所
【附件四】如何奉主耶穌的名趕鬼

因信稱義的見證人──馬丁路德

前言

  十六世紀主在教會興起因信稱義的見證人馬丁路德,改變了教會的歷史,使教會從宗教儀文的黑暗中走向光明。因此,「因信稱義」成為更正教的一塊基石,廢棄了修道院的苦修制度,把基督徒帶回信心的道路。可惜,馬丁路德以後的傳道人只抓住了「因信稱義」的字句,忽略了「因信稱義」的經歷,把教會帶到另一個極端,使福音成為潘霍華所說「廉價的恩典」──即不需經過澈底悔改而得救,不需離棄世界而成聖,以至教會又走向另一個極端。教會歷史上每次真理的復興,都因肉體的模彷再度淪為另一種假冒,有了準確的字句,卻拒絕敬虔的能力。(提後三5另譯)

  今天「因信稱義」真理字句偏差的解釋,已使得整個基督教落入「基督教教義」的宗教──字句的宗教。阿根廷的使徒愛德華.米勒在他「真信徒」的信息中曾說,他傳道六十年,走過六十多個國家,據他考查真正重生的信徒只有百分之六。

一、初步醒悟

  一五○五年馬丁路德得到文學博士後,他致力研究法律,路德雖然忙於研究學問,教授哲學,他的心從不停歇忖著:宗教是惟一必須品,超乎一切之上,他必須得著救恩的把握。他懂得神如何不喜悅罪惡,他記得神的話如何申斥罪人。他於是自問,究竟能否獲得神的悅納,他的良心答說:不能。他的性格爽直堅強,他決心尋求不朽的福分。兩件事連續發生,攪擾他的心思,增進他的決心。

  在他的知己堙A有一位同學名叫愛蘭西(Alexis)。某晨城媞﹞F謠言,說愛蘭西被人暗殺。路德立刻加以調查,發現是事實。陡失密友,使他萬分悲傷,不禁戰兢自問:「假若我也如此突然逝世,全無警告,我將如之何?」

  當年夏季返鄉省親,回校時,距離額富德不遠,突遭暴風雨。電光閃爍,火球落在他的腳前。他受擊仆倒,膝蓋跪在地上,自念死期臨到。死亡、審判,永遠的嚴肅,傳喚他,他聽到一個呼召,無法再抗拒。當他被死亡的憂急和恐怖圍繞之時,他立誓說,神若拯救他,脫離這個危險,他就撇下世界,專心事奉神。從地上爬起來,死的恐怖還在心堙A知道這日早晚總要臨到,他慎重自省,究竟該作什麼。過去的思想又開始回擊,而且攻得更加有力。不錯,他曾忠心履行一切職務,可是他心靈的光景如何呢?他能心存不潔,而站立在可怕之神的審判台前麼?他必須成為聖潔,但是怎能找到聖潔呢?如何能成聖呢?他現在渴慕聖潔,猶如昔日愛慕知識一般。大學校滿足了他頭一個慾望,然而誰能平息這個焚燒的心火呢?他應當赴何種聖潔學校呢?他決意投入修道院,修道士的生活可以拯救他。他過去時常聽到修道士的生活有能力改變人心,成聖罪人,使人完全。他要加入一個修道派系,以致成聖,而得永生。

  路德重入額富德城,但是他的心意已定,要割斷一切人間關係,豈是易事?多次心如刀割。

二、重生的歷程

離棄世界

  一五○五年八月十七日,他毅然放下世俗的前途進入奧古斯丁派修道院追求永生。修道士見這位青年博士十分驚奇,他們佩服他的勇氣,毅然割斷世界一切。然而路德並不遺忘他的朋友。他寫信向他們道別,翌日把書信、衣衫,和大學的戒指都送回去,表示訣別。他的朋友驚訝之餘,包圍修道院兩天,盼望看見路德出來,預備勸他回校。但是門戶禁閉,一月之久未見路德形影。路德也修書稟告父母經過情形。父親覆函表示忿怒輕視,申明從此脫離父子關係。

  路德入修道院後,即改名奧古斯丁。修道士大大歡迎他,引以為榮;然而他們待他苛刻,命他作最卑賤的工作。他們蓄意降卑這位哲學博士,教訓他,學問並不使他高過其他弟兄們。他們不讓他專心用功,反而叫他打雜差,開關大門,上鐘掃地,整潔房間。雜差作完後,修道士們就喊說:「拿著口袋去討飯!」於是他就提著飯袋,在額富德城街上逐門逐戶乞食,有時必須在往日朋友或下屬門前求食。乞食歸來,他或者緊閉自己在一間窄小的房內,只能望見數方尺的花園,或者重作苦工。他生性專一,所以一心作修道士。

克制肉體,尋求聖潔

  這個年輕的修道士發憤讀書時常三四週之久,忘記背誦禱文。每念及此,不禁驚恐,覺得自己違反了院規。於是把自己關在室內,竭力念誦禱文,甚至寢食俱廢。某次,有七週未曾閤眼睡覺。他進修道院的目的,為要尋求聖潔,因此他過著嚴肅的苦行生活。他希圖用禁食、抑慾、守夜,來克制肉體。他如囚犯一般,關在房內,不斷與內心的惡慾邪情鬥搏。他平時的食物,常是少量的麵包,和一條小鯡魚。這時,他認為只要成聖,獲得天堂,任何犧牲都無所謂。羅馬教內很難得見到一個這樣虔敬的修道士,修道院內從未見到這樣努力購買永生福樂的人。當路德起來改革之時,他宣稱天堂決不是用這方法買來的,他知道所說的是什麼話。他寫信給薩克森的喬治公爵說:「我的確是個虔誠的修道士,嚴格的遵守院中規則,超過我所能形容的。假如一個修道士,可用修行獲取天堂,我定規有這資格。這種苦行就如長夜不眠、禱告、閱讀等,如果再延長下去,我必定苦修至死。」然而修道院安靜的環境中,在修道士苦修的超極內,路德尚未找到所期望的內心安息。他切望得到救恩的保證,這是他內心的願望,沒有這個,就沒有安寧。當他流浪在塵世間,這些恐懼驅使他避入修道院,但在斗室內恐懼只有加增。內心的哀歎,震盪修道院的長廊,引出更響亮的回聲。神引導他來此,叫他學習認識自己,並向自己的力量和德行鬆手。他的良心受到聖經的光照,告訴他如何聖潔;可是他充滿恐怖,因他的心中和生活上,找不到這個聖潔的模樣。何等可憐的發現,這是每個誠實人所發覺的!堶悼~面都沒有公義!一切都是虧欠、罪惡!路德愈求聖潔,天然生命反抗的力量也愈強,直到他萬分失望。

聖靈光照,良心醒悟

  實行「修道院的聖潔」,哄慰了許多良心人入眠。路德在急難中亦曾嘗試過,可是不久就發覺這是一個騙局,毫無拯救在內。「當我作修道士時,每感試探來襲,就喊我滅亡了。立刻我採取千百種方法,來抑止良心的呼喊。我每天去認罪,但這個全無功效。於是充滿憂鬱,萬念俱灰,十分痛苦,──我喊著,看哪,你仍舊嫉妒,沒有忍耐,滿了血氣,可憐的人哪,你進修道院實是徒然!」

  路德並非第一個修道士或經歷這種試煉。修道院內的圍牆,掩蔽了滔天大罪,但也埋沒了高貴美德。偶而一個真真與神有交通的人,被召出院,登在高位上,立刻他的生活發出光輝,如同燈火,放在燈台上,照耀全家,儆醒多人。當時在德國就有這樣一支火把,他的名字叫作史道筆約翰(John Staupitz),因著閱讀聖經,研究奧古斯丁神學,經歷內心種種試探,他終於認識了救贖主。他因為相信基督,得到內心的平安。他尤其懂得恩典揀選的真理。當他執行全德奧派主持職務之時,巡行到額富德修道院,在眾弟兄中,有一個中量身材的青年,特別引起他的注意,不斷的用功、禁食不眠,已經消耗了青年的力量,使他的骨頭根根可數。他的眼球凹入眶內,並無後來鷹目炯炯發光的神氣;他的形態失意,他的容貌顯出不安,似有千百掙扎,卻仍堅剛不撓。他給人整個的印象,乃是莊重、憂鬱和嚴肅。史道筆富有經驗,馬上察出他內心的情形,因而心嚮神往豫感他的命運。史氏的熱情柔愛,打開了路德之心。「水中照臉,彼此相符。人與人,心也相對。」路德找到了同志,這位主持懂得他,因此他傾吐內心的悲哀。某日在食堂內這位年輕修道士神志沮喪,默不發聲,幾未進食。史道筆熱誠的望著他說:「馬丁弟兄,為何這樣憂愁?」路德深歎著:「唉,我真不知道我將如何!」史氏答說:「這些試探是你所必須的,較飯食更需要。」兩人並不停在這堙A不久在修道院的寂靜環境內,發生了一段談話,大大影響路德,使他最後脫出黑暗的境地。

真悔改的亮光

  路德沮喪的說:「我向神所許的願都歸徒然,罪的力量實在太強。」主持回顧自己的經驗,答說:「哦!我的朋友,千次我向聖潔的神立誓,要敬虔度日,而我從未履行我的誓言。現在我不再立誓了,因為我知道不能守我的應許。除非神為著基督的愛,向我們發憐憫,賜我一個安樂的歸天,我決不能在我離世以後,憑著我所有的立誓和善行,站立在祂面前。我必須滅亡。」青年的修士深畏神的公義,他向主持訴說內心的恐怖。神那不可形容的聖潔,和神的尊高無比,使他戰慄。「祂來的日子,誰能擔得起呢?祂顯現的時候,誰能站立得住呢?」(瑪三2)史氏曉得何處可找到平安,他決意指示這青年修道士。他說:「你為何用這些高超理論來煩惱自己呢?看耶穌基督的傷痕,看祂為你所流的寶血;神的恩典在那堶n向你顯現。何必因著罪孽苛責自己?投在救贖主的膀臂堶掃}!倚靠祂,倚靠祂的義,倚靠祂的死所帶來的救贖。不要退縮;神並不向你發怒;是你在向神生氣。要聽神的兒子。祂成了人,為要保證你神的悅納,祂對你說:『你是我的羊,你聽我的聲音,誰也不能從我手塈漰A奪去。』」可是路德總覺得自己缺少應有的悔改,他說:「我堶惇J沒有真實的悔改,我怎敢相信神會悅納呢?在祂收納我之前,我必須先行改變。」這位可敬的導師指示他,人若單單懼怕神的畏嚴,決無真實悔改。路德就反問:「這樣,你怎樣答覆加在無數良心上千百種難當的苦行呢?他們豈非盼望因此獲得天堂麼?」他聆聽主持的答覆,對他似乎是從天上來的聲音,不是從人來的。「悔改除非發源於神的愛和義,就不是真的悔改。多人所幻想的,並非悔改的結果,乃是它的開端。你若要愛慕良善,就先得愛慕神。你若要悔改,就不要注意這些苦行。要愛祂,因為祂先愛你!」路德靜聽,繼續聆聽,這些安慰的話使他充滿一種新的喜樂,得著一線新的亮光。他自己思念著:「這是耶穌基督。是的,是耶穌基督親自用這些甘甜醫治的話語,奇妙的安慰了我。」這些話果然如同利箭射入修道士的心坎。若要悔改,我們必須愛神。在這種指示之下,他查考聖經,找出一切關於悔改的經句來,他自己告訴我們說:「從前所懼怕的,現在變作愉快甜美的消遣,過去威嚇我的經文,現在從各處會集來與我遊戲,而且安慰我。往日我縱然小心掩飾我的內性,試著向神表示一種虛構強制的愛,我卻痛恨聖經中所說的悔改。可是如今沒有比悔改更加甘美悅意。哦!這是何等愉快的事,如果我們能不只在書房堙A更是在我們救主可貴的傷痕堙A來閱讀神的一切律例!」

絕望的試煉

  路德雖然得到史氏的安慰,但是他有時仍舊跌入憂鬱泥內,在他軟弱的良心媟P到罪的實在,吹散了救恩的喜樂。某次,他在主持的面前喊著說:「我的罪,我的罪!我的罪!」主持答說:「好,你果真是罪人,豈可表面上接受救主呢?要知道耶穌基督是救主,能夠拯救罪魁,該死的罪人。」

  不只心中所發覺的罪孽使他驚惶,理智的聲音也加增他良心的苦惱。假若聖經的律例威嚇了他,聖經的道理就加強他的痛苦。神用真理使人平安,可是真理先得剝奪迷惑人的虛假。揀選的道理尤其攪擾這個青年,使他陷入無限制的幻想中。聖經歷史,日常經驗,和奧氏的著作都指示他,我們必須還原到神,因為萬物都是因祂而有,靠祂而生的。然而他的思想非常活躍,他想進一步來揣摩神那隱秘的旨意,揭穿神的奧秘。史道筆制住了他,忠告不必窮究那測不透的神,只須接受神在耶穌基督堜狺w經啟示的。史氏勸導他說,所有的神學必須脫胎於聖經,放下各種系派的說法,「願你以閱讀聖經為至樂」,並送他一部聖經,從此他專心讀經,特別欣賞保羅的書信。他也旁覽奧古斯丁的著作。凡所讀的,深刻在心,他所經歷的掙扎,使他更能領會神的話語,土壤已經耕鬆,不朽的種子深植其中。待史道筆離額富德城時,黎明已經出現在路德心堙I

  可是工作尚未完畢,總主持開了路,還得一個謙卑的器皿來完成。年輕修道士的良心,仍未找到安息。因著內心的掙扎和緊張,他的身體開始不支,他被病魔所襲,幾乎死去。在這住院的第二年,當死亡臨近之時,所有的驚惶恐怖,重新圍攻他。自己的不潔,和神的聖潔,再度攪擾他。某日正在失望中,一個年老修道士前來探病。路德向他敞開,傾訴內心的恐懼,老人不能解釋這些疑惑,但是他卻知道救藥。他領路德回到幼時所學的使徒信經,溫柔的念著:「我信罪得赦免。」「你不只應該相信大衛的罪和彼得的罪得了赦免,因為魔鬼也信。這是神的命令,我們相信我們的罪得了赦免。伯拿德(Bernard)曾說過:聖靈在你心內所見證的,乃是你的罪已經赦了。」晨星從路德的心中顯現。恩典的話語一發出,相信的心就接受。他放棄了一切的自義,無倚無靠的倚靠神在耶穌基督堜瓟蝒漁成憛C

三、因信稱義的啟示

  一五一○年他奉派赴羅馬作七修道院的代表,覲見教皇,這也是神所安排的,他最初竭力遵守羅馬教會所命令的贖罪方式。一日盼望獲得教皇所應許的免罪,他卑怯的用雙膝爬上彼拉多的梯子。據說,是神奇的由耶路撒冷搬遷來此地的。當他正在作這功德時,他想他聽見一個雷聲,從他心的深處發出說:「義人必因信得生。」這句話已經兩次臨到他,如同神那堣悃洈瑭n音一般,現在重新有力的向他發聲。他在驚奇中站起,全身寒慄,自愧迷信之深,火速來起走避。這節經文在路德身上極有能力,真理常需反復申述,才能發生正當效果。路德縱對羅馬書深有研究,因信稱義的真理從未如此清楚。現在他領悟只有藉著這個義,方能在神面前站立得住。現在他舉目仰望被釘的人子,從基督的手中,接受神賜給罪人的恩典,在路德身上,這是一個轉捩人生的時期,拯救他脫離死亡恐怖的信心,成了這人的中心神學。當他在彼拉多梯子上,聽見保羅在十五世紀前,向羅馬居民所傳的話語,而站起身來之時,被羅馬教所拘禁的真理,同時站起,不再仆倒。

  讓我們聽路德自己怎樣說:「我雖是一個聖潔無疵的修道士,我的良心卻充滿攪擾苦惱。我當不起『神的公義』這句話。我不愛這位聖潔、公義、刑罰罪人的神。我暗中向祂生氣,懷恨祂,因祂以律法和人生艱困,打擾我們這些被原罪所毀的可憐罪人,並且更以福音來增加我們的苦惱。但當我藉著神的靈明白福音話語之時,我獲悉罪人稱義是本乎我主的白白恩憐,也因著相信,於是我覺得已經重生,猶如新人一般。我經過一扇敞開的大門,走入神的樂園。從此我別具眼光,來查考可愛的聖經。我閱讀聖經,收集許多教導我關於神工作的經句。過去我怎樣厭惡『神的公義』,此時我開始寶貴並珍愛這些話,認是聖經中最甘甜安慰的話。真的,保羅的話,成了我進樂園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