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樣得著說不出的喜樂
生命詩歌 (1) (2) (3)
是誰點燃了中國大地復興之火
神的能力
如何住在主裡
神如何垂聽慕勒先生的禱告
禱告的海得
屬靈詩歌概要及簡介

生命詩歌(三)

司提反

  除了聖經以外,神在建造教會上所使用最有效的恩賜,就是藉著祂所使用寶貴的器皿,寫了許多屬靈信息及詩歌,這些作品的果效是超越時間和地區。歷世歷代神藉屬靈的詩歌,復興了教會,也把追求信徒帶到更深與神聯合的地步。

  基督救贖大功的中心是在十字架上。所以保羅說他所傳的信息,總結在一句話:「基督並祂釘十字架」。十字架一直是神救恩的源頭,生命的供應和長進都根基聖靈運用基督十架上的救贖所賜下的。所以,在聖靈啟示中認識十架的長闊高深,也就等於認識基督愛的長闊高深。

  一、基督的十字架

  我每靜念那十字架——以撒華滋(聖徒詩歌六九首)

  〈一〉我每靜念那十字架,並主如何在上受熬
  我就不禁渾忘身家,鄙視從前所有倨傲。

  〈二〉願主禁我別有所誇,除了基督的十字架;
  前所珍愛虛空榮華,今為祂血情願丟下。

  〈三〉看從祂頭!祂腳!祂手!憂情慈愛和血而流!
  那有愛憂如此相遘?荊棘編成如此冕旒?

  〈四〉看祂全身滿被水血,如同穿上朱紅衣飾;
  因此我與世界斷絕,世界向我也像已死。

  〈五〉假若宇宙都歸我手,盡以奉主仍覺可羞;
  愛既如此奇妙深厚,當得我心、我命、所有。

  這是以撒華滋一生所寫詩歌中最偉大的一首,也是教會歷史中,在十架救贖之愛這一類詩歌中,感人最深被主使用最廣的一首。我們先稍微分析這首詩歌的特點和感覺:

  以撒華滋生於十七世紀中葉的英國,那個時代,英國的教會經過了十七、十八兩個世紀,清教徒復興之後,已經逐漸趨於冷淡,到了以撒華滋的時候,教會已經落到十分荒涼的地步,神的兒女對屬靈的事完全失去了興趣,很難發現有屬靈的生活。甚至到了一個地步,在各處聚會中,常會發現牧師在講台上講些無所謂的道,而聖徒們則坐在下面彼此閒談,有的人就在聚會中隨便吃喝,有人就索性在聚會中休息睡覺。教會的情形已經到了不能繼續生存的地步。

  就在這時候,神藉著以撒華滋寫詩的恩賜,帶給教會一個大復興,使籠罩英國教會所有的暮氣,一掃而空。他的詩歌在那個時代的英國教會中,所發生的影響、能力和價值,只有到永世塈畯怳~能清楚計算。

  以撒華滋在一六七四年,生於英國南安普頓一個非常愛主而且虔誠的家庭堙C他的父親是一個源於清教徒獨立教會的一個執事。當時英國的國教,逼迫清教徒甚為殘忍,許多神的僕人,都被判罪。以撒華滋的父親為著對主忠誠,忍受了許多人所不能忍受的逼迫。當以撒華滋出生時,他的父親正在獄中,而他的母親是歐洲大陸人,也是清教徒的後裔。就是因為主的緣故受到逼迫,才逃到英國;她是一個十分愛主的姊妹,對於主一直有一個殉道的靈。她常常抱著小以撒,到監獄中去看他的父親。在以撒華滋九歲的時候,他的父親又因著主的緣故無法在當地立足,被迫離開家庭,獨自到外面去飄泊。所以在以撒華滋年幼的時候,他父母在屬靈生命堜珘堣U的影響,既深且遠。他七歲的時候,得救歸於主的名下,聖靈把神的愛澆灌在這孩子的心中,並且使這愛在他心中越過越發旺。他從小天資聰穎,故此在他年少時有許多有名望的人,願意介紹他進入牛津大學深造,以後可以作牧師。在當時英國國教中牧師的職位,是深為一般人所羨慕的。但是以撒華滋為了主的緣故堅決拒絕,只願清心、單純地跟隨歷代先知使徒的腳蹤,走在拿撒勒人耶穌走過的十字架道路上,堅定地跟隨主。

  神造就一個器皿所用的方法,永遠超乎我們天然思想,是我們所不能明白的。神用苦難來塑造他們,藉苦難的火,熬煉他們,使他們成為純淨精金及珍珠,(羅五3—5、彼前一5—7)。以撒華滋從小體弱多病,到他成人的時候,體格十分矮小,而且氣貌不揚。神卻賜給他先知講道的恩賜,他每次站在講台上釋放信息時,不僅他的話語帶著新鮮的啟示,而且滿有能力,使聽的人心靈震動。但是神對他有更美好的計劃,雖然他一生中儘是坎坷、艱難,他終身未娶妻,過著孤單的生活;並且一直為疾病所纏。在一七一三年,因他舊病復發,他的朋友接他到鄉下一個別墅堨h養病,那堛器D,這一住就住了三十六年。在這三十六年孤單、關閉的日子中,他除了偶爾為主釋放信息之外,其他時間都專一用在寫詩的工作上,一直到七十五歲,安然被主接去。  

  他所寫的詩歌非常多,但因他是一個特別認識十字架救贖大愛的人,主不僅將羔羊釘十字架的大愛啟示在他心堙A也將這愛澆灌在他心中,所以在他所寫的這許多詩歌中,最能摸著人心,流露生命的詩歌,都是關於主耶穌釘十字架的。一直到今天,詩人所寫的詩歌中,關於主釘十字架、救贖大愛一類的詩歌,沒有一個能趕上以撒華滋的。

  就因他的孤單及苦難的人生的熬煉,使他更多體會到耶穌基督十架的苦難和大愛,也更認識自己屬世驕傲和可羞,所以他在聖靈感動下寫了這首名詩。因此帶領了成千上萬尋求主救恩的人觸摸到基督十架的大愛。

  關於本詩的簡要介紹:

  第一節由默念十架而引入救主在十架上受煎熬的情景,聖靈將十字架活畫在我們眼前時,使我們唱出:

  「我就不禁渾忘身家,鄙視從前所有倨傲。」

  一位真正在靈堿搢ㄓQ字架啟示的人,必定因主大愛使我們忘記這可憐的自己,並且痛悔,鄙視已往引以為榮的一切虛空驕傲。

  第二節更深一步述說看見十字架啟示時,而引發對主的熱愛和奉獻。既看見主救贖之愛的偉大,就一生一世除了基督的十字架,不願另有所誇。

  「前所珍愛虛空榮華,今為祂血情願丟下。」

  這也是保羅的經歷(腓三7—8)。

  第三節是這首詩的高峰,他既看見又領受十字架上基督捨命的大愛,並因而受到激勵,就傾注他所有的力量,來述說救贖大愛的奇妙和偉大。

  「看從祂頭!祂腳!祂手!憂情慈愛和血而流!那有愛憂如此相遘?荊棘編成如此冕旒?」

  短短四句話真是筆力萬鈞,且把救主在十字架上對罪人的愛以及十架神聖的意義和表現,描寫得淋漓盡致。我們每逢唱到這一節時,也應該將我們所有向著主的愛注入歌詞中,向主傾吐;這四句話真非仗著聰敏的頭腦所能寫出;實係聖靈的筆法,見證十架大愛的奇妙。

  最後一節更是結束得那樣有力,把前面的四節襯托得更為突出,使人回味無窮。

  「假若宇宙都歸我手,盡以奉主仍覺可羞;愛既如此奇妙深厚,當得我心、我命、所有。」

  有關這首詩歌的見證和故事很多,我們略舉幾則如下:

  (一)昔日英國一位名將愛德華羅伯特,有一位非常愛主的妻子,而他自己是一個頑固的不信者。有一次因他妻子堅邀,勉強陪同去赴佈道大會,第二天晚上他自己又去聽道。那天晚上聚會正唱這首詩歌,羅伯特大受聖靈感動。後來他作見證說:「我就是從現在說到明天,也說不出那個感覺。我只記得當我唱到第三節:『看從祂頭!祂腳!祂手!憂情慈愛和血而流!那有愛憂如此相遘?』我立即跪下大哭,我從來沒有這樣哭過,實在是基督的愛感動了我,我站起來之後,就走到台前承認救主,回到家堨蕙Q把這好消息告訴妻子,那知她正在家堿飢矞咩i,她為我的得救,已禱告八年了。」

  (二)陶雷(D. A. Torrey)博士和雅查理先生(Charles Alexander)在英國的大復興四年中,曾領十萬以上的人得救。特別在伯明罕那一次,三十天內得救的人數竟有八千。在一次最高潮的聚會中,陶雷先生用約翰福音第三章十六節講了三刻鐘,沒有故事比喻,也沒有巧妙的話語,然而聖靈就是那樣感動了人的心。結束時,就請人站起來接受主,接著一個、兩個、三個、五個,許多人站起來了。正當肅靜等候時,雅查理先生突然唱出了:「看從祂頭!祂腳!祂手!憂情慈愛和血而流!那有愛憂如此相遘?荊棘編成如此冕旒?」基督的愛,藉著聖靈的能力進入了每一個人的心,許多人淚流滿面,有二百五十餘人陸續到前面來,排列在座位中和講台兩側,剛好形成一個「十」字形,同聲禱告接受耶穌作他們的救主。

  (三)英國的威爾斯大復興,可以說是教會歷史中最大的一次復興。伊文羅伯斯初來時,很短時間內,即有七萬八千人得救,接著復興的火燒遍了威爾斯的每一個角落。那時最常用的詩歌就是這一首,幾乎在每次聚會中均能聽見。伊文羅伯斯常是習慣地從聚會的地方往外走,許多人跟著他,一面走著一面同聲高唱:「看從祂頭!祂腳!祂手!」一路上加入的人越來越多,直走到一個足夠容納萬人站立的曠地。還未開始傳揚信息,多少人的心已被聖靈藉著這首詩歌溶化了。在威爾斯大復興時,這一首詩是神所使用的一件最鋒利的兵器。

  (四)威廉戴勒(Dr. William Taylor)是英國著名的佈道家,在倫敦貧民區堙A帶進一個復興。一天晚上約有一千五百人聚會,他們就唱這一首詩歌,唱畢靜享主的同在中,雖然聚會人數如此之多,但是安靜得能聽見彼此的呼吸聲。

  另外一首與這首詩歌,具同樣屬靈水準,即:

  哎呀!救主真曾流血?(聖徒詩歌七一首)

  〈一〉哎呀!救主真曾流血?真曾捨命亡躬?
  祂肯犧牲祂的超越,為我這個小蟲?

  〈二〉祂在木上那樣哀歎,可是為我罪愆?
  憐憫何滿!慈愛何汎!恩典何其無邊!

  〈三〉難怪太陽立變暗烏,隱藏一切榮光;
  當神基督造物的主,為人擔罪而亡。

  〈四〉當我看見祂十字架,也當隱藏羞臉;
  也當溶化發出感嗟,眼曾流淚自貶。

  〈五〉但這滿腔憂傷,不能稍還主愛的債;
  主,我在此奉上一生,聊表此心感戴。

  這是另一首以撒華滋所寫關於十架救贖的詩歌,也是為歷代聖徒所寶貴的。被神所大用的盲目詩人(Fanny Crosby)就是因聽這一首詩歌,受感動而接受主的救恩。

  二、榮耀的盼望

  玉漏沙殘——羅得福(聖徒詩歌五三二首)

  〈一〉玉漏沙殘時將盡,天國即將破曉,
  所慕晨曦即降臨,甘甜加上奇妙。
  雖經黑暗四圍繞,晨光今已四照;
  榮耀榮耀今充滿 以馬內利之境。

  〈二〉哦,基督你是泉源,源深甘愛充滿;
  既淺嘗此泉於地,定必暢飲於天。
  那堨D愛直擴展,猶如海洋湧溢;
  榮耀榮耀今充滿 以馬內利之境。

  〈三〉祂以憐憫和審判,織成我的年代;
  我的憂傷的淚斑,也帶愛的光彩
  領我手段何巧妙,祂計劃何純正;
  榮耀榮耀今充滿 以馬內利之境。

  〈四〉哦,我是屬我良人,我良人也屬我;
  祂帶我這卑賤身,進入祂的快樂。
  那時,無他靠山,只靠救主功豐;
  前來榮耀今充滿 以馬內利之境。

  〈五〉新婦不看她衣裳,只看所愛新郎;
  我也不看我榮耀,只是瞻仰我王。
  不只祂賜的冠冕,只看祂手創傷;
  羔羊榮耀今充滿 以馬內利之境。

  羅得福於一六○○年生於蘇格蘭,父親是一位敬虔的農夫。二十歲時得到碩士學位,二十五歲被任命為教授,二十七歲成為鄉村的傳道人。

  從他開始服事主起,主就先工作在他身上。他妻子的疾病成為他很重的擔子,經常日夜劇痛呼叫,需要他隨時照護。他妻子得的病異常疼痛,呻吟如同產婦叫號,長期折磨使他精疲力竭,有一年半之久,直到去世,不久兩個孩子也相繼去世,我們不明白主為何這樣做,但他明白了什麼是為父心懷,他往後也最能撫平弟兄們喪親的傷痛。

  他的服事

  安臥得教區的村莊分佈很散,他探訪弟兄家便很辛苦,但為體貼大牧者的心腸,他常放下書本而翻山越嶺去拯救靈魂。那家有病人,他總是出現在床頭。看望時,他的眼目常常向上看,似乎在不斷地仰望基督。雖然難於看望牧養,但他服事主的自己就更謹嚴,每天凌晨三點,他就起身與主有親密的交通、默想,為弟兄們禱告。弟兄們說:「他總是在禱告,總是在傳道,總是在看望病人,總是作教義問答,總是在讀寫。」

  他沒有講道口才,嗓音特別尖銳,天生最不適合講道的,但講道卻是非常吸引人,在他的時代甚至教會史上,都是少有的。是因主用膏油來塗抹他,所以人覺得他的話能打動人心。當他講到主時,有弟兄作見證說,他整個人像要飛騰出去似的。當時有一個很會「追求」的弟兄說:「我在這兒被剖開隱情,我在那兒遇見神的威嚴尊貴,但我在他這堙A遇見了主的愛!」

  在他沒有去安臥得之前,那兒的人就像冷卻的鐵塊一樣,兩年之後,就有復興開始了。他為了神指派他的職分,把命都拼上去了。安臥得是他的冠冕、他的喜樂,他們站定了,他就活了。他曾說過:「我最深的喜樂,就是挪去你們和永遠生命之間的鴻溝,我的見證存留在天。你們的天,就是我的雙倍天;你們的得救,就是我雙倍的得救。我晝夜思想的,就是你們。主啊!審判我,如果我不看我的職分;主啊!定罪我,如果我看重這職分過於看重你自己。」凡住在安臥得一帶的,無論尊貴、富有、貧賤或文盲都是他福音的債戶。他探望他們,寫信給他們,而且在主前一一提名禱告,弟兄家中的兒女他也一個一個顧及到。他見證說:「我盡所能把你們交在基督的掌握堙F凡是主的旨意,我未曾避諱不說的。我把你們戴在胸前如胸牌一樣,常因思念你們,我幾乎不能入眠。當你們安睡的時候,我魂獨醒—我在主面前尋求,如何把你們許配給基督,有如貞潔的童女一般。」

  他從領受主的聖餐,成為他靈性得更新的秘訣,他自己見證說:「每週日主的筵席(即擘餅),是我媕Y的人更新的機會。我是過了度量去搆服事,我日日憂傷主給我的呼召,連我的身體也趕不上了。但此時是我們天上的父,將基督||我們寶貴的生命糧,分賜給兒女的時候;此時也是我們的良人,取悅祂所愛的人的時候,我們要格外渴慕祂。」他常要求一些屬靈長者,以禱告來供應這聚會。他不但從「主的身體」得屬靈供應,他自己常是長時間在主面前與主摔跤—「在安臥得,我與天使摔跤並得了勝。森林、樹木、草原和山丘都是我的見證人,見證我怎麼樣將基督與安臥得這個地方緊緊地聯結起來。」

  他這樣盡力服事主,主並沒有免去對他的擊打——一六三○年,他妻子去世了,他說:「來吧!來吧!基督的十字架。如果基督也來的話,十架請來吧!」「受苦確實是我們進入神國的途徑。」幾年來他母親病危時,他說:「我要孤單了||但我並不孤單,因為父與我同在。」

  接受基督的患難

  一六三六年,他出版一本關於恩典的著作,而被請去教書,但就在這時因主張王權的限制,觸怒了王室,七月時,他被召去答辯為何不贊同主教制,旋即被勒令停止牧職並放逐到亞伯丁判刑九年。當時那地是亞米紐斯派的大本營。他靈堳D常明亮,他致信摯友說:「我誠願主再加幾分十架給我,好叫我能有分於主的苦難。我信惟有這樣,基督的王權才能在這堥人尊重。」當他受審定讞時,他說:「我知道這場衝突遲早會爆發的。我為著被主抬舉來背這個十字架而禱告,已經有十六年了。」他決定馬上離開安臥得去亞伯丁。「我要以我的行為證明,我是存心順服國王的,他有權管制我的身體。我惟一放不下心的,就是我的弟兄們,因為這兩年來,我的服事太放鬆了,但願我的放逐不是主的管教。」

  同年九月他到達亞伯丁,站在亞米紐斯主義和主教制的營壘中,為真理和基督主權作見證。他們一見羅得福來了,就展開對恩典教義的猛烈攻擊,然而他折服了他們,甚至有人聽了勸。因此,有人建議快挪走這個「瘟疫者」。弟兄當時說:「此地的『愛』好冷酷啊!但基督和我要繼續背負下去。」

  當他在市上行走時,經常有許多人嘲諷他說:「哼!這個人被放逐、沒人要的傳道人!」弟兄說:「我不以我的『花環』為恥。」還有人對他個人人身攻擊,他聽到了就說:「這不過是為主受苦十字架一部分而已。」感謝主,當時也安排了幾位敬虔認識主的人與他交通,叫他得激勵。

  英國有句諺語:「金子燒了仍是金子,因此當人要踐踏金子時,將王的印戳蓋上吧!」當他兩年後從試煉中出來時,身上絲毫不帶火燎的氣味呢!他反而在主的恩典上更有長進,這點可以從他的書信中讀出。這兩年,他一方面,與主交通,愈頻愈增;另一方面,則藉著代禱和寫信,來堅固亞伯丁的弟兄們。生命一旦流出來了,是任何限制敵擋不住的。這生命,直到今日,仍舊藉著書信繼續向渴慕主的人說話。

  被放逐到亞伯丁的兩年,可說是神在他身上更厲害錘鍊的開始,他自己也蒙了屬靈的大轉機。許多手中的工作被迫停止了,神卻帶他進入更深的生命和事奉堙A就在這個時候,他寫了這首詩歌。

  亞伯丁基督的行宮

  羅得福書信發信地址總是寫「在亞伯丁基督的行宮」。亞伯丁(ABERDEEN)是蘇格蘭東北部的一個漁港,而所謂基督的行宮則是一個大牢房||監獄城。三百五十年前,羅得福為真理的緣故被軟禁在這城媢F十七個月之久,正如約翰被囚在拔摩海島一樣。所以他說:「這城作了我的囚牢。」雖然他被判褫奪一切事奉,他的口全然被封住,但是感謝主,他的心卻湧出美辭︵詩篇四十五篇一節︶。當他被解往亞伯丁的途中,他寫了一封信給他的妻子,形容他的旅程時說:「我現在是往基督在亞伯丁的行宮去。」他把為主受苦看作是赴王的筵席。所以他說:「巴不得蘇格蘭和愛爾蘭能有份於我的筵席!」當他抵達亞伯丁的時候,他說:「雖然這一座城是我的監牢,但是基督使它成為我的宮殿。它是四處花香,結果纍纍,令人留連忘返的樂園。」從那一天開始,就有一道潺潺不絕的生命水流,從這名為囚牢實為王宮的地方發源,藉著羅得福的書信,不斷的流傳直到我們的手中。

  他在這個監牢堙A一共寫了兩百十九封信,後來有人又蒐集了他別的書信一百四十三封,彙印成一本書,在一六六四年出版,用了一個很有意義的書名:「復活的約書亞」,底下的副題是羅得福書信上下集。這本書信集現在是公認的基督徒讀物中的古典名著,有人把它和本仁約翰的「天路歷程」相提並論,從一六六四年迄今,一共出了三十多版,其中一版且重印了許多次。

  榮耀的呼召

  一六六○年查理二世復辟,共和政體結束,他的「律法與君王」一書首先遭到查禁。次年,王室正準備要進一步迫害他本人時,為時已晚矣,因為萬王之王召他回家的日子先到了。你若讀他彌留之前所講的話,會發覺那不像一個將逝者所講的話,倒像天使的言語,何等尊貴。

  當他聽到王室命令時,他說:「至高的審判者的徵召先到了,我必須先答應祂呢!」這時,他似乎站在通向榮耀家鄉的門檻上,說:「我好喜樂喔!」「我吃到了天上的嗎哪,我眼見我救贖主的面了,我知道末日祂要站立在地上,我將被接入榮耀堙C」

  在他將去世前,有人問他現在所認識的基督為何?他說:「我將活著敬拜祂,榮耀歸給我的造物主和救贖主,榮耀四射在以馬內利之境。」「我要睡在主堙A當我醒來時,我要滿足於榮耀的形像。噢!膀臂啊!擁抱祂!噢!金琴調好吧!」他還用手表示,彷彿手抱金琴在天上,要奏起哈利路亞呢!「我聽見主對我說,上到我這堥荍a!」

  接著,他似乎在被提的狂喜中說:「我要照射榮耀!我要見到祂像祂一樣!我要見祂掌權,所有潔白眾軍都跟著祂,而我要享受我的一份!」他叫人反覆唸哥林多前書第一章三十節,說:「基督是我的一切的一切。」這就第二節所說:「哦!基督你是泉源,源深甘愛充滿。」他彌留最後的一句話是:「越過樂園,我就進入復活了;我所安息的港口,仍不過是祂寶血的赦免和救贖。榮耀、榮耀,今充滿在以馬內利之境。」

  「玉漏沙殘」的詩是羅得福在一六二七年的安瓦斯(Anworth)開始牧會十年後,寫信給戈登(John Gordon)說:「我所敬慕親愛的兄弟:玉漏將盡,應即把握時間,及時尋求你的主。」這句話成為本詩第一節的主題。但卻是用他跟隨追求及愛主、愛弟兄及為主受苦的經歷所寫成的。這就是羔羊新婦的腳蹤吧!

  屬靈爭戰

  起來,起來為耶穌——德斐得(聖徒詩歌六五八首)

  〈一〉起來,起來為耶穌,你們十架軍兵;
  當將主大旗高豎,不可讓它不定。
  主必率領祂大軍,得勝而又得勝,
  直到撒但全潰崩,人尊基督為聖。

  〈二〉起來,起來為耶穌,主召你聽命令;
  奮勇爭先全力赴 這個偉大戰爭。
  蒙贖的人當事奉,面對無數仇敵;
  膽量應隨危險增,交鋒以力對力。

  〈三〉起來,起來為耶穌,忠心靠主大力;
  莫靠自己而貽誤,莫用血氣兵器。
  福音軍裝穿齊備,禱告隨時多方;
  無論責任多艱危,都能隨靈前往。

  〈四〉起來,起來為耶穌,戰爭必不會長;
  今日殺聲雖高呼,明日凱歌響亮。
  凡是靠主得勝者,必得生命冠冕,
  必與基督同快樂,同王直到永遠。

  作者德斐得為追悼一位青年丁格牧師(Rev. Dudley A. Tyng),以他的遺囑為主題所寫的。德斐得在一八八三年五月二十九日的一封信中,最詳盡的敘述他當時作這首詩的動機和背景:

  一八五八年大復興期間——向有「神在費城的工作」之稱——該城青年會和一批牧師在聯合舉行中午禱告會,「奮起歌」即已故牧師丁格在該聚會中所傳的信息。

  作為作者極其親愛的朋友,他深知年輕的丁格是他有生以來所遇見最高尚、最勇敢,和最有勇氣的信徒。他死前的星期日在那宏偉的傑恩會堂作一次近代最成功的佈道。在五千聽眾之中,相信最少有一千人成為獻給主的供物。講道的題目為出埃及記第十章十一節「你們這壯年人去事奉耶和華罷」,因此詩歌第二節是這句經文的引喻。

  接著的星期三,他暫離書房——在離賓州康曉豪肯不遠的魯菲德——到一間穀倉去。正好一匹驢子在脫穀。他過去拍拍牠的頸子,不幸他那件絲袍的袖子捲入輪齒,手臂全斷!幾小時內與世長辭。

  第二星期日作者用以弗所書第六章十四節為題講道。只是為勸勉的結論作這幾節詩。主日學主任將其印成單張分給學生。一張流蕩到一家浸信會的報紙上,從那張報紙譯為英、德和拉丁各種語言,傳遍全球。一八六四年在本宗派之外,本人第一次聽見詹姆斯部隊堛滌繴徒士兵唱這首人人喜愛的詩歌。

  丁格牧師畢業於賓州大學,祖父任聖公會主教,父親為紐約市聖喬治教區名牧。本人二十九歲擔任費城主顯節教會牧師。勇敢直言,因反對奴隸制度與部分會友意見不合,乃辭職另組盟約教會(Church of the Covenant)。在青年會講道日期為一八五八年三月三十日,措辭如此強硬,他立即請求聽眾原諒,但加上一句話說:「我應該把主給我的使命告訴大家,與其傳信息失職,毋寧右手從軀幹被切斷(做出將左手掌放在右肩上的動作)。」不幸此言於同年四月十三日成為他離世的預言。垂危時勸醫生信主,求太太鼓勵孩子們繼續起來為主傳道。一手緊緊抓住他的父親丁格司提反說:「奮起為耶穌啊;爸爸,奮起為耶穌;告訴你所遇見的弟兄們,奮起為耶穌!」旋即息勞謝世。(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