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經
靈命進階
蒙福之路
禱告
屬靈經歷探索 (一)
屬靈經歷探索 (二)
基督身體的建造
「祈禱隱藏的生命」摘要
經歷與主同死的聯合
作門徒的榮耀
我怎樣得著說不出的喜樂
生命詩歌 (1) (2) (3)
是誰點燃了中國大地復興之火 (1) (2) (3)
神的能力
如何住在主裡
神如何垂聽慕勒先生的禱告
禱告的海得
屬靈詩歌概要及簡介
實用的禱告

是誰點燃了中國大地復興之火(一)

范老弟兄

   中國大陸信徒,在共黨政府之前大約只有七十幾萬,現在已增加到八千萬左右了,而且目前,正以每年一千萬的人數增長中。這些年來與一些為主受苦的見證人見 面、交通,得到一個非常確定的結論是,若非與世界分別,為主撇下一切,是無法談到為主作見證,更不用講到教會復興。正如主耶穌自己所說的:「一粒麥子若不 落在地埵漱F,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十二24)

   為了主時代的見證,我們引用彼得所說的話:「我們所看見的所聽見的,不能不說。」(徒四20)

   求主憐憫我們!

  復興的前兆

  近六十年前,中國人民政府當權之後,竭力推行無神論運動。各地教堂及一切聚會處所、教會房屋,全部被政府充公,有的作了醫院、倉庫,有的改為住宅、有的成為政府機構的辦公室,托兒所或是工廠、體育場之類,傳道人及信徒被逮捕。

從外表上看,中國大陸沒有傳道人、沒有教會公開聚會、也沒有基督教的任何活動、教會所有的聖經和一切屬靈書籍、千千萬萬的收集去焚燒了。即使信徒們個人所 有的聖經,在被捕或抄家時,也盡行沒收銷毀。打擊基督教的情形,嚴重到這樣一個地步,有人家中被發現藏有一本聖經,就被判勞改十年。

那時候如有人踏上中國大陸,真會覺得踏進了一個「沒有神的國家」,在這種境況下,若有人說:

「中國大陸的教會快要復興了,主要把得救的人數,大大地加添在教會中。」

這樣的話,誰能相信呢?教會,如像一個被打倒的巨人,而且已被斬割得肢離破碎,祂還能復興?怎麼可能?但是:

「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太十九26)

  一、中國南方農村的老姊妹

   就在神的僕人和使女被逮捕入獄,教會所有的聖經被收集燒毀、教會的財產被充公、教會的一切活動被禁止的同時,在中國南方的農村中有一位老姊妹,她並未被 外面惡劣的環境所影響,仍然是每日進到內室,禱告她天上的父。一天,被鄰居發現了,就去檢舉她在搞宗教活動。於是地方幹部就把她抓起來,在街坊上開會,將 她大大地批鬥一番,並禁止她出門。又指定鄰舍嚴格監視,要她好好的在家檢討自己。豈料這位老姊妹,遭到逼迫之後,不但沒有灰心喪膽,反而禱告更加殷勤,並 且被發現是禁食祈禱。按當時環境,本來就是人民要彼此監視。如任何人有不法的言語、行為,鄰居有責任向當地政府報告,如不立刻報告,將來就可能會遭到連 累。

二十一天禁食禱告

  當同住在一個院中的人,看見這位老姊妹不但禱告不停,而且不煮飯,不吃東西,惟恐萬一出了什麼意外自己受到牽連,於是趕快報告領導階層。

起初,地方幹部以為對付一個農村的無知老婦,應該是決無問題的,如今聽說她仍在禱告,並且不吃東西,真是覺得又惱怒,又奇怪。惱怒的是這個老婦竟敢違抗他 們的命令,奇怪的是當時糧食缺乏,有時一家人都要彼此爭飯吃,而這個婦人卻有飯不吃,這真令他們難解。於是幾個幹部親自跑到她家去查看,果然這位姊妹已多 日不吃是事實。幾個幹部商量一陣之後,即刻進入廚房,分工合作,不一會就做出幾樣小菜擺在桌上。

「大娘!你禱告是你的信仰問題,你不守法令,在家媟d宗教活動,是政治問題。現在我們先把信仰問題,政治問題都暫時不談,人民政府是愛人民的,我們認為你 不吃飯有損你的健康,故我們先為你做了這頓飯,請你吃,等你吃飽了,其他問題我們以後再談,好嗎?來,你現在就趁熱吃吧!」

老姊妹端坐在堙A聽了以後,搖搖頭說了聲:

「謝謝!我不餓,我不吃。」

說完之後,仍然安詳地坐在那堙A微閉雙目,但嘴唇卻不斷地在懦動,聲音細小,沒有人能聽見她在說些什麼。

幾個幹部再三勸說,老姊妹仍然是:

「謝謝!我不餓,我不吃。」

折騰了半天,幾個幹部也餓了,於是向她和言悅色地說:

「大娘,我們在這堣H多嘴雜的,這樣吧!我們先去了,你自己用飯吧!吃飽了再談,我們下午來看你。」

說完就一伙兒走了。

老姊妹沒有表示什麼,仍然坐在那堙A但當幹部們一離家門,她立刻又跪下禱告:

「主!我讚美你,洪水泛濫的時候,你仍然坐著為王!

主啊!我讚美你,你不打盹也不睡覺。

我的主!我的神!你知道你每一個兒女所受的苦難,你也知道你的教會何等的荒涼。

讚美你!天地的主!我的阿爸父啊!

你的膀臂並非縮短,不能拯救,你的耳朵並非發沉,不能聽見,求你伸出你大能的膀臂來,在這些年間,復興你的作為,復興你榮耀的作為。啊!榮耀的神呀!多少 你忠心的僕人和使女,被打、坐牢、受辱乃至被殺,我相信你都知道,我的主!我的神,求你在這些年間,出來為你自己作見證,伸出你全能的手,使普天下都知道 耶和華是又真又活的神……。」

老姊妹起初是小聲在禱告,後來越禱告越感到主的同在,漸漸的她已忘記一切,大聲哀哭禱告。鄰舍聽到哭喊之聲,都跑來觀看,她門外已經圍集了男女老幼,差不多二、三十個人了,她自己還一點都知道,仍舊跪在那堙A大聲哭泣呼喊:

「我的主!我的神!求你在這些年間,復興你的教會,復興你榮耀的作為!」

這時那幾個幹部又回來了,見許多人聚集,趕快跑上前來,眾人都不出聲,但老姊妹的呼求已被他們聽得清清楚楚。這回可真的惹動了他們的怒氣。大家都知道他們 上午來過了,是來禁止老姊妹禱告的,並且還親自做菜給老姊妹吃,現在菜飯在桌上原封未動,她不但不領他們的情,而且還故意大聲禱告,叫大家都知道他們管不 了她。對共黨幹部而言,這不只失去威信,簡直是丟人丟到了家。

「政府正在廢除迷信,我們叫你不要再搞宗教活動,你卻反而變本加利,公開在這麼些民眾面前大叫什麼主呀,神呀的,你這算什麼?你也不摸摸看你有幾個腦袋?」

一個幹部的話才了,另一個就搶著道:

「咱們先別談公事,就談人情吧,你也太不給面子了,把飯菜給你做好,擺上桌子,你竟連嘗也不嘗兩口,你這算是那一門子的規矩呀?現在我們告訴你,你是活在 人民政府的統治下,什麼都得聽政府的,我們代表政府,命令你立刻把桌上的飯菜吃下去。」這幹部說到此時,轉身對站在門外看熱鬧的人大聲道:

「你們大家看看,我們代表政府,做飯給她吃,總算對她不錯了吧!」於是又回頭對老姊妹叫道:「聽見了沒有?趕快把桌上的飯菜給吃完,然後我們再談正事。」

「我不餓,也不想吃。」

「不想吃也得吃,叫你吃你就得吃。」

老姊妹低頭、閉目、沉默不語。

「你竟敢抗拒命命!」

「再最後警告你一次,自己好好吃,免得要咱們動手。」

老姊妹仍然是安然靜坐。

那個幹部有些不耐煩了,拿起了一碗飯,氣勢凶凶的就朝著老姊妹嘴堭j餵,但她緊閉嘴,咬著牙,雖然弄得一胸口都是飯,但她卻一點也沒有吃下去。這幹部此時覺得又尷尬,又氣憤,一個巴掌,重重地打過去,同時大罵道:

「好些頑固強悍的反革命份子,我都對付過了,今天還怕對付不了你這個臭女人。老姊妹被打得眼前金光亂射、鼻孔流血,但她沒有叫,也沒有哭,仍然低著頭坐在那堙C那幹部於是把整個碗向老姊妹的口湊了上去:

「吃!吃!要吃也得吃,不要吃也得吃。」

老姊妹實在避不開了,只好用手把碗推開,豈料碗竟落在地上打破了。

「啊哈!好心好意做飯給你吃,你不但不領情,還要摔碗!好,你不吃在碗堛滿A那你就得吃地上的。」一邊說,一邊上前一步,抓住老姊妹的頸項,用力將她拉倒,按在地上,將她的臉按在地面的飯上,大叫著:

「吃!吃!現在吃!」

老姊妹仍然緊咬牙關,但鼻血染上沾在滿臉的白飯,使她的一張老臉,變得那麼的恐怖、難看,她蜷伏在地上,仍是默不作聲。就是不吃。

幹部們彼此對望,似乎感到「下不了台」。

「我有辦法」,一個幹部說完轉身離去,當他再回來時,手上拿了兩把螺絲刀,另外一個看見,冷笑一聲道:

「對!咱們今天就要看看誰狠?」說完,上前搶了把螺絲刀在手中,兩人共同上前,將老姊妹推翻,使她仰面躺著。一個按著她的頭,一個半跪在她身上,兩個壯漢 同時一左一右將兩把螺絲刀插入老姊妹口中,一下子就把她緊咬的牙關撬開了。他們隨手抓起地上的飯,就往她嘴媯w塞。此時老姊妹痛得一面哀哼,一樣又被塞進 口堛熄獐O得咳嗽不已,門外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只見老婦人被兩個壯漢按在地上,兩把螺絲刀插在口堙A滿臉是血,地上的飯,被血染成紅色,看來特別鮮明:

「他們在殺人呀!」

「不是,他們在強迫她吃飯。」

「他們會把她整死的。」

「她究竟犯了什麼大罪?」

「她不吃飯!」

「不吃飯能算什麼罪?」

本來外面的人都不敢作聲的,現在七嘴八舌的了。有個年約七、八十歲的老者,擠了進去。看見那種光景,以顫抖的聲音,悲哀的語調道:

「這還成什麼世界呀!你們愛人民是這樣的愛嗎?看看這老婦人,你們仔細看看她,難道你們沒有母親嗎?」

兩個幹部,此時拔出了在她口中的螺絲刀。站了起來,彼此對望了一下,見外面圍了那麼多人,老者的話也似乎喚起深藏在人類心堛漱@點良知,轉身向著老者道:

「大叔!我們並沒有意思要害她呀!看!我們好好的做了飯要她吃,她不但不吃,反而大喊大叫,求什麼主呀、神呀的,要來害我們,你看這豈不是太給我們難堪了。」

另外一個年紀稍大一點的幹部,也趁機插口道:

「咱們今天就到此為止,看在大叔的份上,別再鬧下去了,反正咱們還有別的事等著辦呢!」說完朝著那兩個幹部一揚手,他帶頭走了。

弟兄姊妹受感動

共 黨幹部一走,即時有兩三個婦女和一個中年男子擠了進去,他們把老姊妹扶起來坐在椅子上,馬上替她洗臉、驗傷、打針、敷藥、動作俐落得像醫院急診室堸V練有 素的急救專家。原來那中年男子真是醫生,其中一個婦女也是護士,並且都是主內的弟兄姊妹。當他們一聽到風聲,就不顧一切的跑來了。老姊妹雖不認識他們,但 靈堨艅頝P到相通,這時她的嘴已開始腫了起來,不便說話,她任憑他們服事,只不時用手向上指了指,似乎在說:

「主報答你們。」

「姊妹!沒有什麼重傷,只被他們敲掉了兩個牙齒。」

老姊妹點點頭,苦笑了一下。

「給她預備流質的食品,至少也得要三天,才能吃稀飯。」

醫生在叮嚀護士,這時老姊妹好像精神一振,從喉嚨堸n出幾句話來:

「讚美主!那正好,我還要三天才可吃飯。」

弟兄姊妹彼此對望,都不知道她的話是什麼意思。

老姊妹看懂了他們的迷惑,於是又迸出了幾句:

「主要我為教會復興,禁食禱告二十一天,還有三天才滿期。」老姊妹說話的聲音是那麼微小,但她似乎已忘記了方才所受的那些痛苦,兩眼露出了榮耀的光輝。

「姊妹!你已經十八天未吃飯了?」醫生上去握住她的手在問。

老姊妹點點頭,臉上又露出了淡淡的一絲笑意。

「你還這麼硬朗!十八天不吃了!」

「我每天喝水,主加給我力量。」

醫生搖搖頭,淚如雨下,姊妹們哪媮晪埜o住,都嚶嚶而泣。幾個人哭成一團,但沒有絲毫悲傷的意味,主的同在是那麼強烈。醫生站不住了,即刻雙膝跪下。護士上前一步,把他扶了起來,並輕聲道:

「我們不能停在這堙C」

醫生站起,行動又像個醫生了,他再打開了他的小包,拿出了藥和針筒,很快的又給老姊妹注射了一針。

  主降下禱告的靈,福音傳開

  那夜,老姊妹不覺得很痛苦。

那夜之後,那一帶地方,有七、八個家,重新開始有禱告。

那夜之後,那個醫生和那個護士,每天都出去看望。

那夜之後,那個醫生和那個護士,他們不再是單單照顧人的身體,他們也切切地照顧人的靈魂。

主叫老姊妹禁食二十一天,為教會復興禱告,被敲掉兩個牙齒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並且越傳越遠。禱告、禁食禱告的人,也越來越多。

在距離老姊妹處相當遙遠的一個村莊,起初只有一個家開始有禱告,後來他們隔壁一家人中,有一個被鬼附了,這家的弟兄就去為他們趕鬼,結果鬼就跑到了下一家 鄰舍去了,於是下一家又請他去趕鬼,鬼一出來,卻又跑到再下一家去了。就這樣鬼挨家跑,他就一家一家的趕下去,結果是凡被鬼附過的人家,都信主了。後來風 聲一傳出去,那些未被鬼附的人家,為了怕鬼,也都爭先信主了。過不多久,差不多全村的人都信主了,只有幾個共黨幹部,因為是黨員,不敢相信,但他們的家人 卻都信了。

癸弟兄家的禱告

   也是在南方,有一個癸弟兄,他十三歲信主,十五歲就把自己奉獻給主,十九歲隨著當時教會移民出去傳福音的弟兄姊妹到了江西。在那堜~留了六年,吃盡了苦 頭。一點都沒有看見福音的效果。弄得灰心喪志,跑回家鄉了。一天,他偶然發現有一個信主的家庭,並且在家中還經常有聚會,他覺得很奇怪。

「我以為在追捕打壓殺的逼迫之下,再也沒有人要作基督徒了。豈料仍然有人在信主。」他想想就跑開了,以後再也不朝那個方向去了,免得自身惹上麻煩,那可不是好玩的。過了好久,一個晚上,他十四歲的兒子,突然問他說:

「爸爸!你不是信主的嗎?我們來一起禱告好嗎?」

「不行,現在是什麼環境你知道嗎?大教堂都關門了,我們家堙A哪能有禱告!」癸弟兄不加思考的隨口而出。

孩子沒有說什麼,只是帶著萬分失望的表情走開了。

後來癸弟兄仔細想想,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安的,既然前面年長的弟兄,都曾在教會公開宣布,今後不再有聚會,也不可再提耶穌基督的名,我這個小弟兄還有什麼好 說的。孩子們年紀又那麼輕,萬一被抓去了,吃盡苦頭之外,還有斷送一生的前途,那可不是兒戲,於是這件事也就過去了。豈料過不多久,他突然發現他的大兒子 帶著三個小的在房媄咩i:

「主啊!復興你的教會!」

「主啊!赦免我父親不禱告的罪!」

「主啊!我把我一生都奉獻在你的手中!」

「主啊!……」

「主啊!……」

幾個孩子簡單的禱告,好像尖刀一樣扎在他心中,他亦去跪在孩子身邊,痛哭失聲,悔改認罪。

從那一天開始,他的家成了一個同心禱告的家。後來他才發現,他們附近那些原本消聲匿跡的基督徒,早已開始同心禱告,暗中聚會了。聖靈也實在大大動工,每次 禱告總感到自己有認不完的罪,流不完的淚。起初癸弟兄以為只有他是如此,後來與別的弟兄姊妹交通,才發現許多人都是如此。

神的靈不僅只挑旺了以上所述的這幾處鄉村的聖徒,火熱的心,要起來服事主,神的靈也在上海、溫州、杭州、福州、汕頭、廈門、廣州等沿海各大城市,大大作 工。數不盡的家庭不單只有禱告,並且也開始查經、看望、傳福音等教會活動。當時聖經已極其難得,他們就把一本聖經拆開來,分成許多本,彼此交換,輪流傳 讀。並且把四福音用油印印成單行本,各處分送。那一個時期在中國沿海一帶,聖經有手抄本、油印本、木刻本,青年人背誦聖經的風氣,也很流行,有的能將羅馬 書,以弗所書,希伯來書等,從第一章到末了一章,一口氣,一字不錯地背完。多年互不往來的弟兄姊妹,此時又彼此恢復了親密的交通,過去冷淡退後的,如今又 為主大發熱心。

  成千家庭聚會興起

   現在我們再回頭來,看看那個為了禁食禱告,被共黨幹部敲掉了牙的那個老姊妹。她仍然是一個安詳和善的鄉下老姊妹,但那一帶地方,已經興起了數以千計的家 庭聚會。因為人數太多,地方政府對他們真是抓不勝抓,壓不勝壓。且許多幹部的姑姑、奶奶、大爺、小舅都信了主。沾親帶故的,辦起事情來,也不免拖泥帶水, 除非上面追得太緊,平常對於教會活動,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算了。

  主降下公義焚燒的靈

  至 於弟兄姊妹們在開始時能夠聚在一起,同心禱告,就心滿意足了。後來覺得該查經,故除了禱告聚會,又加上了查經聚會。在各處的弟兄姊妹們,都不斷的查經又禱 告,禱告又查經。之後不久,神就把「公義和焚燒的靈」傾倒在那一帶地區,弟兄姊妹之間,彼此認罪悔改,似乎眾人都有一個心願,要過聖潔的生活。其時凡是基 督徒聚居之處,真可說是「夜不閉戶,路不拾遺」。差不多就在同一段時間內,各處弟兄姊妹的家庭教會中,得救的人數,普遍增加,好些不信以及原先反對的人, 往往自己找來,要信耶穌。

  為主外出傳福音

  為此領頭的人,大受激勵,於是起來大聲呼喊:

「看哪!莊稼已經發白了!趕快求告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割莊稼。」

「弟兄姊妹們!聖靈已經動工了,我們還等什麼呀?」

這些信息一出來,真是一呼百應,只浙江省,肖山縣一個地區,差遣出去傳福音的青年人,就有幾十對,他們走到了人煙稀少的荒山,也走進百萬居民的都市。這些 年紀輕輕的弟兄們,有的連聖經都還沒有讀完一遍,當然更沒有一個曾受過神學教育,他們的目的很單純,就是要把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歸向基督。他們的信息 也很簡單,只是告訴人:耶穌基督是獨一的救主,除祂以外,別無拯救。此外,他們都感到心堣齞騿A熱得似乎堶惘b焚燒。辛苦、艱難在所難免,但令他們勇往直 前的是神實在與他們同工。例如:

  二、到江西傳福音的弟兄

   有兩個弟兄經過江西、翻山越嶺進入湖南。那堨蟑楛j悍,對外來的人,常是不表歡迎,他們走進好幾處村莊,都沒有遇到有一個願意聽他們傳道的人。後來他們 看見一個赤身露體的瘋子,即刻感覺到他是被鬼所附,於是就給他趕鬼,很快他就安靜下來了,並且在聽弟兄們所傳講的福音,也點頭要信。他們就在小河邊上,替 他洗澡,也給他穿上了一件乾淨的襯衫,就在此刻,幾個公安人員,跑得汗流夾背的趕到了,他們本來就知道那個瘋子是個無可救藥的了,現在看見他剛洗了澡,也 穿了襯衫,於是轉身對旁邊的一個青年人罵道:

「你怎麼瞎講,說他們是外地來的壞人呢!你看他們對這個瘋子多好,給他洗澡,又給他衣服穿。像這樣的壞人,你們村子堙A真要多來幾個才好。以後你再這樣謊報,可要小心你的狗腿啦!」說完就走了。

弟兄們這才知道,上邊村莊的人,不但不要聽福音,反而去叫公安人員來抓他們,但是神即時作工,瘋子得救了,他們也脫了險。

另一組的兩個弟兄,一到達安徽省界,即被公安局抓來關起。當他們進入看守所時,天色已晚,根本看不見同屋中關的是什麼人,但到半夜以後一個弟兄卻聽見耳邊有人輕輕在問:

「喂!弟兄!你們是那兒來的,我也是弟兄。」

「我們是浙江省來的,你是從那堥茠滿H怎麼會進來?」

「我是安徽人,因為傳福音,被他們抓來了!」

「你們安徽也有傳福音嗎?我們是到安徽來傳福音的,才被他們抓來了。」

「我們安徽現在正大傳福音哩!成千上萬的人都得救了。」

「既然可以大傳,為什麼你又被抓了呢?」

「我是因為對公安人員傳福音,故才被抓的。」

「啊!哪你怎麼知道我們是弟兄?」

「我看見你們低頭禱告!」

「你進來多久了?」

「四天了。」

「會很快出去嗎?」

「會!」

「你怎麼知道?」

「公安局長的母親,也是我們的姊妹。」

果然過兩天那個安徽弟兄就出去了,並且留下地址。

不久這兩個弟兄被釋放後,按地址去尋找交通,這才發現安徽那邊的教會,也在大大復興,弟兄姊妹中,有好多滿有聖靈的能力,到各處放膽傳道。開始時,地方幹 部也極力攔阻,但有一次山洪爆發,把那個帶頭抵擋福音的幹部家中的一切全部沖光。他的獨生兒子,也被沖到十幾里路之外,埋沒在沙土中,只留一個頭在外面。 他刺激過大,變得垂頭喪氣,以後他就不敢再抵擋了。其餘的幹部,也存了戒心,並且有的也偷偷地信主了。最普通的現像就是有病的人,一禱告病就好了,許多例 子是弟兄姊妹並未為他們禱告,只告訴他們要悔改認罪,然後自己求告,他們一求告,神就作事,事情就成了。如此一傳十,十傳百,被擄的得釋放,受壓制的得自 由,福音的火真如野火燎原,得救的人數也如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了。

  神的大能激勵眾人

   當這些消息傳回浙江時,那邊的弟兄姊妹,也大得勉勵,信心大大增強,更加為主上擺上。不到三年的時間中,只肖山一處差遣出去傳福音的青年人,弟兄就有一 百九十六個,姊妹有四個。他們進到了十八個省區,遠如新疆、蒙古、西藏等邊區也去過了。有的一出去,就半年一年才回來,但他們家中的一切,留下的弟兄姊妹 都替他們料理。有一個弟兄,出去六次,就被抓去坐牢四次。他不但不灰心,後來他的幾個兒女,也都成了傳道的精兵。不到十年,他們那邊信主的人,就有了十幾 萬。那一帶本是個貧乏的農業區,後來卻蒙神祝福,成為江南有名的富裕地帶。當他們的福音工作,做得有聲有色的時候,各級政府,從中央到省市都以為他們是過 度「猖狂囂張」。曾有一次派了幾十個代表,要去實地考察、研究對策,進行鎮壓處理。肖山地處錢塘江畔,「錢塘觀潮」乃是江南盛舉,這些集會在肖山附近的官 員們,那肯放過如此大好機會,不去錢塘江畔,一看海潮起落的壯觀美景。豈料正當他們徘徊江邊,談笑風生之際,一陣排山倒海的沖天大浪,以電光火石之速突然 襲來,將這批官員,如風捲殘葉一般,盡行捲去,後來聽說是只找到了十八具屍首,或是有十八人的屍首始終沒有找到,因沒有公報,故不能證實。

  肖山教會的復興

這次事件以後,肖山教會又有好長一段時間,在平安中繼續前去。那些被差派出去的青年人,此時已在許多不同的地方,建立起了好多教會,以人來看,他們好像都 是無知的小民,但在耶和華的眼中,他們都是神的使者。因為神確是與他們同工,用神蹟奇事,證實他們所傳的道。

神是天地的主,誰能抗拒主的旨意呢?主要救人,誰也不能抵擋,差不多在同一段時期中,聖靈在南方沿海一帶也大大作工。解放以後,這一帶地區的基督徒,受迫 害最大,被送進監牢的最多,現在復興的火也就在這一帶大大燃燒。如用「野火燎原」來形容,實在還不夠。因為不只是外面在燒,成千上萬的人,他們的靈的深 處,似乎有火在焚燒,如先知耶利米所說:

「我若說,我不再提耶和華,也不再奉祂的名講論,我便心媊控o,似乎有燒著的火,閉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

許多有名的傳道人,有的逃到海外,有的死在獄中,有的老成凋謝。但現在這些「第二代或第三代」的基督徒,興起來了,他們的數目有千千萬萬,都在述說耶和華榮耀的作為,都在報福音、傳喜信。

至於那些在監牢堙A在勞改營中被折磨十年、二十年之後,尚能重見天日的弟兄姊妹們,出來一看見神在各處榮耀的顯現,聖徒們的數目比他們被捕入獄時,增加了十倍、百倍,莫不低頭敬拜,又不顧一切地投身在耶和華的軍隊中。

  三、送聖經的「職業」:

   如像一個寅弟兄被抓進監牢,飽受折磨,並親眼見到許多人被壓迫摧殘到自殺身亡,或是精神崩潰而發瘋。也有的不死,未瘋但被打成終身殘廢。還有的弄得妻離 子散,始終孤苦伶仃,他想到人生苦短,轉眼成空。於是一從牢堨X來,立刻決心要將剩下的年日,完全奉獻給主。深知只有在主堛熙珥W才是不徒然的。心意既 定,他就放棄了高薪的職業,選擇了七十二行之外的一行--「送經」,他想到聖經上說:

「信道是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

自己不會傳道,那就只要把神的話--聖經--送到別人手中,也算盡了自己的心願。

感謝讚美主,主沒有辜負他的心願,他赤手空拳,連自己也沒有一本聖經,那兒來的聖經去送人呢?但他信靠主,他禱告、尋求、等候,末了,聖靈說:

「去廣州。」

  到廣州

  他毫不遲疑地立刻動身到了廣州,錢已花完,無處居留,也無親朋故舊可投靠,正在漫步街頭,不知何去何從時,突然聽後面有人在叫:

「寅弟兄!」

他猛回頭,原來是相識多年但也多年不見的余老姊妹。

「聽說你被抓進牢堨h了,什麼時候出來的?」

「我才出來不久,」他喜樂的淚珠止不住了。

「在廣州住在哪堙H」

「我沒有住處。」

「那你來找誰?」

「我也不知道該找誰!」

「那你怎麼會來?」

「聖靈叫我來的。」他已經如走失的幼兒,重見親娘一樣淚如雨下。

「快跟我走!」老姊妹斷然地說。

他被引到華僑新村,一進門老姊妹立刻雙膝跪下,高舉雙手,大聲禱告:

「主啊!我感謝讚美你,你真是聽禱告的神,你不會遲也不會錯,感謝你!感謝你!一切榮耀都歸給你!」

寅弟兄聽了老姊妹的禱告,連連阿門之外也雙膝跪下,又把老姊妹的禱告一字不差地重覆一遍。

兩人起來,老姊妹滿心喜樂地說道:

「弟兄!你來得正是時候,」說時指著兩只大箱子,繼續道:

「堶悼是聖經,是香港的弟兄姊妹托一個旅行團帶進來的。我正求主差人來幫忙去分送,主就從這麼遠把你差來了,真是感謝主。不知你願不願意做這事,危險是 相當危險,若被抓到,恐會終身坐牢的。但靠著主的保守,我已經作了兩年了,從來沒有出過事。你看,主是多可信呀!」

當寅弟兄也敘述了他如何決定要「送經」,又如何被聖靈引導時,他們倆又不免高聲讚美一番,彼此的信心,因此又都大大地增強了許多。

原來余姊妹在「送經」這一行上,已經成為「四通八達」的老手。當她把全國各地的聯絡人和各種不同的聯絡法告訴寅弟兄時,他這才大開眼界,原以為經過這麼些 年來,共黨政府的嚴密搜查逮捕,鏟草除根式的殘酷打擊,中國大陸的基督徒,必是所剩無幾了。誰知神不只保留了「七千人」未曾向巴力屈膝,簡直是保留了「七 萬人」乃至「七十萬人」未向巴力屈膝呀!他從心靈的深處,這才領悟到,他這次決定要獻身「送經」,不是自己由喜好而產生意願,而實在是神的靈在運行指引, 才會有如此的定意。思念及此,他不由得感到恐懼戰兢,於是重新再把自己奉獻給神。

  第一次任務

   寅弟兄的第一次任務是將五十五本新約全書小本聖經送到離廣州不遠處,石牌附近一個梅馬可弟兄的家堙C他騎上自行車,才走不多久,在他算來至少還得半點鐘 才能到達石牌時,感到自行車胎的氣不夠了,就在路邊一個修理小攤前停了下來,準備打氣。那攤上只有一個打氣筒,一位先到的正用著呢!他只好在旁邊等啦,就 在此時,他突然發現那正在打氣的人,他的自行車上所掛的車牌,上面竟有「石牌」兩字,寅弟兄下意識地問道:

「老兄住在石牌?」

對方本來是背著他,彎著腰在打氣的,此時轉過身來,面對面了,目光交接時,彼此似乎都有一種特別的感覺。

「你是去石牌嗎?」那人一面問一面注視著寅弟兄車上的小包。

「是。」

「找馬可?」

寅弟兄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那老人立即刻轉身不再說話,很快就把打氣筒交給寅弟兄同時輕聲道:

「跟我走,我姓梅,馬可是我兒子。」

在不遠處的路邊,寅弟兄追了上去。

「我們接到余姊妹的信,知道這兩天有弟兄要送東西來,但不幸昨夜我們被抄家了。我現在正要趕去廣州報信。」

寅弟兄簡直不能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一時答不出話來。

老人又開口道:

「我兒子被他們抓去了,我年紀大了,他們不太注意我,所以我才跑了出來,現在你可千萬去不得呀!弟兄!」

寅弟兄雖然心堬M清楚楚是怎麼回事,但事情轉變得太突然了,他仍不知說什麼的好。

老人見寅弟兄一下子答不出話來,知道他是個「新手」,於是又接著道:

「快把聖經交給我,你回去好啦!」

寅弟兄把一個布袋交給老人。

「快回去,主與你同在。」老人說完,騎上自行車去了。

寅弟兄留在路邊,他心埵n像一片空白,又似乎充滿迷惑,這可能嗎?他在自問,但半路上將一袋子聖經交給了一個陌生人,這確是主自己親手作成的事實。他搖搖頭,自言自語:

「若不是自己親身經歷了,誰能相信呢?」

寅弟兄回去,將經過詳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余老姊妹,老姊妹只輕輕地說了一聲:

「啊!感謝主!」但她似乎看透了寅弟兄心埵b想什麼,於是又繼續說道:

「寅弟兄,你坐下來,讓我告訴你一件不久以前才發生過的關於送聖經的故事。」

  卯弟兄送聖經去海南島

   一位卯弟兄要去海南島,我們托他帶了兩百本聖經,分裝在兩個大布袋堙C當他上岸時,才發現那天檢查特別嚴格,公安人員和海關人員,在出口處,左右排開, 所有旅客提著自己的行囊,從他們面前經過,逐一細查之後,才可通過。卯弟兄一見如此光景,嚇得一身冷汗!進是難關,退是大海,主啊!怎麼辦?主即時的回答 是:

「把兩包聖經,分扛在左右肩上,直行出去。」

卯弟兄知道主說話了,立時信心百倍,態度安詳地把兩大包扛在肩上,旁若無人似的,從兩行檢查人員中間,直行過去。那些平時眼明手快的官員們,好像根本就不 曾看見卯弟兄經過。寅弟兄!我告訴你,這不是別的,這是「神的手」。你今天第一次出去送聖經,這麼快就回來了,真是感謝主,如不是主的保守,恐怕此時,你 已被公安人員抓去了。弟兄!慢慢你就會看見,我們能把神的話送得出去,全靠「神的手」。

那夜寅弟兄通宵未眠,他在自省、認罪、悔改,又重新再一次將自己分別為聖。他領悟到「送經」的工作,完全不像郵差送信的,他現今所投身的工作,是與神同工,是百分之百的「聖工」。

  送聖經到新疆、西藏、蒙古

  後來寅弟兄到過新疆、西藏,也去過蒙古,送出的聖經,不計其數。以下是寅弟兄自己的話:

有的弟兄姊妹收到聖經時,那種感覺讚美的態度,真是比收到黃金時還要來得熱烈。有的地區,弟兄姊妹們,根本不把聖經叫聖經,他們稱之為「寶書」。有時我這 個送「寶書」的人也被他們當「寶貝」一樣的接待呢。還有一次,一個少年弟兄,跑了八九十里路,才把我追上,為的是要退回一本小小的新約,因為他家堨u有四 個人,他卻拿了五本聖經,怕他多拿了一本,另外一個弟兄或是姊妹,就拿不到聖經了,故才趕來退還給我。我當時被他的行為感動得跪下來在主面前許願說:

「主啊!使我有……為送一本經,願行千里路……的心志。」

至於交通工具,除了沒有坐過飛機之外,其他各式、各樣、各行都使用過。有一次藉著送一個病人去急診室,就把一包聖經放在救護車上帶進了醫院。還有一次,我 騎的馬忽然不肯前行,是在甘肅省的鄉間,人煙稀少,未去之前就曾聽說過,那一帶地區是「窮山惡水,蕩婦刁民」,我已早存戒心,盼望不在路上耽延,盡快趕到 目的地,如今天色不早,馬不肯前行,心堣ㄖK急躁,差點要用鞭打馬了。但忽然想起先知巴蘭的故事,於是趕快下馬,跪在地上自省,求主光照,又認罪悔改。但 是一上馬背,牠就開始兜圈子,怎麼也不肯走。我弄得無技可施,只好下馬來,牽著牠地,等走了四、五十分鐘之後,再騎上去,這傢伙又乖乖前行了,折騰得天快 黑了,方到達要去的弟兄家堙C才知如早到半點鐘,那可麻煩了。原來有幾個公安人員,在這一帶捕捉逃犯,昨天上午就來了,直到今天下午才在野地將犯人抓到, 約半點鐘之前,才離此回縣城堨h了。我聽了趕快找了些白糖……當地的糖是很貴重的食品,去給馬吃,感謝牠救災救難,馬吃完了糖,把頭在我身上擦了幾下,還 不住的用舌頭舔我的臉,好像牠也在感謝我似的。這時我才恍然大悟,信主這麼多年了,為何尚如此愚昧呢!明明是「神的手」在作事,我沒有歸榮耀給神,反在這 媮簞芋A真是豈有此理。

那夜,我把聖經送到弟兄姊妹的手中時,他們不只接到了書,也摸著了看不見的主。我們共同有一個滿了主同在的敬拜聚會。雖然我們只有三個人,但靈埵乎感到有三千人,因為主實實在在的在那堙C

  遇見強盜

   另有一次,是在東北,高梁初熟,天氣炎熱,我騎在馬上睡著了,醒來一看,跟在後面,馱著行李、聖經的一匹驢子不見了,當時四面皆是無涯際的「青紗帳」, 比人頭還高,那堨h找驢子,也不知牠已走失了多久了。先是急得發暈,後來經過禱告,堶惚o有出人意外的平安,但不知道該回頭去找呢抑是繼續前行,正在兩難 之間,突然來了幾個壯漢,一看就非善類,他們見我孤單一人,立刻就叫我下馬,把身上帶的錢、錶都搜了去,連馬也給搶走了,並用尖刀指著我說:

「大爺,您可千萬別聲張呀!」另一個強盜接著說:

「別玩命!懂嗎?」

說實話,當我看到他們那幾張邪惡、狂妄的面孔,和手中的白晃晃的尖刀,我就已經嚇得目瞪口呆。等到他們走遠了,我才想到,為什麼不向他們傳福音呢!但也沒 有那個膽量再追上去,只好垂頭喪氣地往前走了。心堹u不是味,先把驢子丟了,聖經和行李也跟著丟了。唉!怎麼會這麼倒霉?連禱告的心情都沒有了,當然不要 談什麼凡事謝恩啦!心情壞透,腳步也慢了下來,就在這時,突然我聽見驢子的嘶叫聲,在平時,驢子的嘶叫聲真是令人噁心,此時此地,我好似聽到優美的音樂。 喜出望外,尋聲找去,在不出百步的小路上驢子也正向我走來,我跑上去抱住牠的頸項,眼淚長流,充滿心中的是讚美,是感謝,是自卑也是自怨。自己真弄得啼笑 皆非。但是驢子若未先走失的話,我的損失就會更大了。

  火車駕駛員

  令我難忘的,是還有一次在火車上,我帶了一大包聖經,在快到目的地時,火車駕駛員跑來,在我耳邊輕聲說:

「弟兄!前面有個小站,拿著你的東西,趕快下車。」

「還沒有到城呀!」

「你不能到城,那邊在嚴格搜查。」我聽了一驚,反問:

「你怎麼知道我是弟兄?」

「我開了十幾年火車了,麥子和稗子,一望而知。」

越過越看見,我是個無用的僕人,正如余老姊妹早就說過:

「我們幹這一行,全靠『神的手』。」

是神自己在中國大陸的南方,點燃了復興的火,神也照樣在中國大陸的北方,顯露出大能的膀臂,即使是不信的人,看見所發生的事實,也不能不心悅誠服地說:

「有神,耶穌真是救主。」

  神親自動工

   當神要作事時,祂可以發動千頭萬緒,同時來為成全祂的旨意效力。北方教會復興的起因之一,或可說是開始於一個神的僕人(丁弟兄),他在第二次與第三次被 捕入獄之間,到黃河流域一帶工作,得著了一批人,在神的僕人又被抓之後,神就在這些初蒙恩得救的人中,興起了七、八個青年人來。他們都是農村出身,一般教 育水平不高。又是信主不久,聖經知識當然也有限,但他們心堣齞騿A就是把他們如何得救的故事,到處述說,就到處有人得救。他們連自己也從來沒有夢想到,不 知不覺中,竟成了滿有能力的傳道人。遇到有病的,他們一按手禱告,病就好了。遇到有被鬼附的,他們奉主耶穌的名,一趕鬼,鬼就跑了,人就清醒了。如此一 來,消息不脛而走,許多鄉下農民,都成群結隊,不請自來,懇求要信主,他們一天給六、七十個人施浸乃是常事,他們看見所經過的情形,深知這不是他們的能力 所能作的工,於是更加敬畏主,分別為聖,禁食禱告,也帶領初信的弟兄姊妹同樣禁食禱告,過聖潔的生活。如此一來,聖靈更大大的作工,不到兩年功夫,那一帶 的信徒就有好幾萬了。有的村莊幾乎全是基督徒,當共黨幹部要來領導開會時,弟兄姊妹有時竟說:

「你們先等在外面,等我們禱告完了,你們再進來開會。」

所謂人多勢眾,幾個無神論的共黨幹部,也只好忍氣吞聲,沒有什麼話好說。但當這類的事,不只在一個地方發生,也不只發生一兩次時,共黨高級領導階層,就感 到事態嚴重了。在緊鑼密鼓的一連串會議之後,停止了一陣的高壓手段又開始了。首先是各處教會的帶頭份子全部被抓去。有的判重刑,有的送勞改。其次是命令所 有信徒,不准再有聚會,地方幹部,嚴厲監督、徹底執行。

這時公開的大聚會,看不見了,但在信徒家中的小聚會,卻是多得無法計算,因著聖靈大大作工,許多人一信之後,生活大大改變。性情粗鬨的,變得溫後。原來是 醉鬼的,變得一口酒不嘗了。愛賭的不賭了,抽煙的不抽了。原來只是主日才去聚會的,現在家中,一個星期就有了幾次讀經、禱告。正如經上說:

「你們若親近神,神就必親近你們。」

眾聖徒讀經禱告越多,屬靈的長進也越快,生命也越成熟。因著這次政府的嚴厲打壓,那一帶的信徒增加的速度也更出人意料的快上加快。有父母將兒女送去信主, 也有兒女痛哭流涕的禱告,求主拯救他們的父母。更有奉命執行打壓基督徒的共黨幹部,暗中來請求信徒去為他的家人代禱,因為患了絕症。果然禱告之後,病就好 了。後來這位幹部就如約翰福音所記的約瑟一樣,「暗暗地作了主的門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