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經
靈命進階
蒙福之路
禱告
屬靈經歷探索 (一)
屬靈經歷探索 (二)
基督身體的建造
「祈禱隱藏的生命」摘要
經歷與主同死的聯合
作門徒的榮耀
我怎樣得著說不出的喜樂
生命詩歌 (1) (2) (3)
是誰點燃了中國大地復興之火 (1) (2) (3)
神的能力
如何住在主裡
神如何垂聽慕勒先生的禱告
禱告的海得
屬靈詩歌概要及簡介
實用的禱告

是誰點燃了中國大地復興之火(二)

范老弟兄

雖死了仍說話

  當然事情也有另外的一面,就如一位姓姚的弟兄,一得救之後,就全心愛主,也盡力服事弟兄姊妹,很自然的就成為帶領的弟兄,雖然經過多次嚴刑拷打,他仍是然神的一個忠心的僕人。後來他突然失蹤了,過了好一陣子,公安人員來通知他的妻子說:

  「你丈夫一個星期以前就死了,埋在河邊的沙地堙A你如要收屍,我可以帶你去,不然就讓他埋在那埵n啦。」

   姚姊妹帶著幾個弟兄,去到河邊,當他們把死了一個星期的姚弟兄挖出來時,發現他周身並未僵硬,而且面帶笑容,替他換衣 服時,他竟能坐靠在他妻子膝蓋上,好像一個在睡覺的人一樣。跟著來看熱鬧的一群鄰舍,有好幾家人立時信了主。還有一個從前聽過福音,但拒絕接受救恩的青年 人,當場就跪在那堙A舉起雙手向天,不斷地說:
「有神!有神!」

  那個來報「死」訊的公安人員,此時仍站在旁邊,只見他面色蒼白,周身顫抖,兩眼發直,口中不斷地喃喃囈語:
「怎麼沒有傷痕了?怎麼沒有傷痕了?」

  那天晚上,他們有一個公開的喪葬感恩聚會,有好些弟兄姊妹來參加,聚會開始時,姚姊妹一改以往羞怯拙口的舊態,她挺身昂首地站在棺材旁邊,未穿孝服,也未披黑紗,這時棺中的姚弟兄仍是面帶笑容,栩栩若生。只見她用左手指著丈夫,以明朗的聲音,從容莊重地說道:

  「各位弟兄姊妹們!我的丈夫沒有死!你們的姚弟兄沒有死!他現在仍然活著,他將永遠活在主面前!」會眾中一片震耳的「阿門」之後,又是一片雷鳴的掌聲。

這時姚姊妹猛然高舉右手,大聲叫道:
「神的兒女們!來!我們一齊唱:
榮耀,榮耀,哈利路亞!
榮耀,榮耀,哈利路亞!基督已經得勝!
得勝,得勝,哈利路亞!
得勝,得勝,哈利路亞!基督已經得勝!
基督永遠得勝!基督永遠得勝!
基督永遠得勝!基督永遠得勝!」

  姚姊妹一路領先,眾聖徒齊聲唱和,神同在的感覺,令人嚴肅到一個地步,好像置身在白色大寶座前。

  因著姚弟兄的死,那一帶的聖徒,大得造就。原來愛主的人,更愛主了。原來不愛主的人,也愛主了,一些從前不信的人,爭先恐後的要受浸歸主了。後來才聽說領導階層處理姚弟兄一案,本是要「殺一儆百」的,不料反而產生了相反的果效。誰敢說這不是「神的手」。


五、三位老齡老姊妹

   在另外一個縣堙A好些個村子,都是全村信主,連小孩子到學校去,也大講耶穌。於是惹怒了那縣的教育局長,在他責令幾 次,要打擊宗教活動,都未見果效之後,他就決心要親自出馬來加以鎮壓,並且誇下海口說:「若是把這些基督徒鎮壓不下去,我這個教育局長就不幹了。」他來到 一個信徒最多的地區,以為如先抓幾個年老的來開刀,青年人多半是盲從的,那就容易控制了。於是他令公安人員先把三個六、七十歲的老姊妹找來,請她們坐在擺 滿茶點的桌前,非常禮貌的對她們說:

  「我很尊敬你們老年人,但我們都應當愛我們的國家,現在政府正在破除迷信,但在你們這個區域堙A竟然有這麼多人到處傳講耶穌,這實在是政府無法容許的事。我現在給你最後一個機會,你們自己表態。」說著隨即把臉一沉:
「信或是不信,作客人或作罪人,你們自己選擇。」

  三個老姊妹彼此對望了一下,都不作聲。

  「我現在再問你們一次,信不信有上帝?」

  三個老姊妹仍然不出聲,但也毫無懼色。

  那個教育局長,此時真有點火了,於是叫那看來比較年輕一點的姊妹站起,又追問她說:

  「你信不信有上帝?」
「我信有上帝。」
「把她吊起來!」

  兩個公安人員,馬上跑來,用一根粗竹杆,從姊妹的右手袖管穿到左手袖管,然後將她兩隻手臂捆在穿通兩袖的竹杆上,隨即把她在吊在樑上,只見老姊妹低頭閉目,仍是默不作聲。

  「打!」

  一個公安人員立刻用一條細竹杆,在老姊妹身上亂打。打得老人不斷唉哼。  

  「你還信不信?」

  老人搖搖頭。

  「好!把她放下來!你要早說不是就不挨打了嗎?」

  老姊妹的腳剛一觸地,她馬上又哭喊著:

  「我怎麼能不信呢!我怎麼能不信我的主呢!我信!我仍信!」
「再吊上去!」

  局長此時怒氣更大了,抓過竹杆來,親手用力在老姊妹身上抽打,老人痛極的慘叫,並未使他停手,直到他看見屎尿從老人的褲中流出來,流到地上,他似乎手有些軟了。

  「把她放下來!」他同時丟下了手中的竹杆。

  老人腳一著地,就側身倒在自己的屎尿中,她已站不起來了。那兩個姊妹,本來一直低著頭在不斷的禱告,此時都起身向前,要來對地上的同伴伸出援手。

  「不許動!」局長一邊大叫。

  隨即指著另外一個老姊妹說:

  「把她吊起來!」
「打!」

  直到她暈了過去,才放她下來。

  當局長走向最後那個年紀最大的姊妹時,她不等對方開口,就戰戰兢兢地自己走到那公安人員面前,將兩臂伸開道:

  「我們是姊妹,我也要和她們一樣。」

  她雖是老淚縱橫,老態龍鍾,但她卻毫無懼色。

  這時那個年紀輕輕的公安人員,看見這比他祖母還老的老人,伸開雙臂,站在他面前,他長嘆了一聲,又望望躺在地上,被打得半死的兩個老人,他把手中的繩子朝地上一扔說:

  「局長,要吊請你自己吊吧!」

  局長本來以為鄉下老太婆容易對付,不料這三個老婦人卻一個比一個還要難纏,看情形即使把她們都打死了,也不會使她們改變的,於是藉機收場,就順口道:

  「既然你不願再搞下去,那就算了吧!以後再說好啦!」

  這事以後,在那一帶地方,眾聖徒都常常向外來的人提說:

  「你們都知道但以理有三個朋友,你們可知道,我們也有三個高齡的老姊妹,她們在嚴刑拷打之下,守住了所信的道,也沒有棄絕主的名。」

  因著這三位老姊妹,至死都沒有棄絕主的名,主的名就在那一帶地區大大地得著榮耀。聖徒更蒙恩,教會更興旺,主把得救的人數,不斷地加給教會,教會就越來越興旺。聖徒增長的數字,從一倍,兩倍加快到十倍、百倍。

   政府當局終於發現愈打壓,基督徒增長的速度反而愈快,似乎改變了政策,就喊出了「團結」、「改造」等新口號。上次被抓 的人,好多都放出來了,這批聖徒在牢獄中經過了火樣的試煉,對主的認識更深了,信心也更強了。一回到教會中看見人數比他們被捕前更多,全心服事主的同工也 比以前增加了幾倍。於是更蒙激勵,也更加熱心、更殷勤服事主。如此一來,在短短的一段時間中,又給北方各教會,帶來了一次更大的復興,帶進新蒙恩的弟兄姊 妹,真是數以百萬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