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經
靈命進階
蒙福之路
禱告
屬靈經歷探索 (一)
屬靈經歷探索 (二)
基督身體的建造
「祈禱隱藏的生命」摘要
經歷與主同死的聯合
作門徒的榮耀
我怎樣得著說不出的喜樂
生命詩歌 (1) (2) (3)
是誰點燃了中國大地復興之火 (1) (2) (3)
神的能力
如何住在主裡
神如何垂聽慕勒先生的禱告
禱告的海得
屬靈詩歌概要及簡介
實用的禱告

經歷與主同死的聯合

劉德蘭

  「因為知道我們的舊人和他同釘十字架,使罪身滅絕,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因為已死的人,是脫離了罪。 我們若是與基督同死,就信必與他同活。」(羅六6-7)

   前些日子寫信給一位年長弟兄,交通自己經過倪柝聲弟兄《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中所記載有關認識自己肉體沒有良善,靠著十架的工作及聖靈的恩典脫離敗壞老我 的經歷,為了與正在追求生命長進的信徒交通基督的恩典及救贖大能,僅將自己一點淺膚的經歷寫出來,使我們彼此勉勵,在真道長進,連於元首基督。

  為著分享主的恩典,簡要地把我個人、救贖重生、奉獻、事奉及內在生命光景的歷程簡要地敘述,使弟兄姐妹能明白聖靈在我身上工作的過程。

  得救與重生

   我開始接觸基督教是在初中的時候,每年聖誕節,父母總帶我去教堂,但耶穌到底是誰,我還不十分清楚。我的父母都受過高等教育,從小家境很富裕,家中有佣 人、司機,物質從來沒有缺乏,父母也疼愛我,同學很羨慕我,但是我並不快樂,心裡常常感到莫名的空虛,這個空虛的感覺是不能用物質和父母親的愛來填滿的。 我對人生充滿了疑惑,不知活著的意義和價值,個性變得很憂鬱,又體弱多病,在修學一年後,重回學校。我母親不只一次地對我說,她對我沒有別的要求,只希望 我快樂,我也意識到我需要快樂,不能再憂鬱。因此我就放開自己,投入舞會的宴樂中,以後的日子就在舞會的新鮮刺激中度過,然而我的心仍然不滿足,仍然在尋 求。

  後來,一位伯伯邀我去教堂,在那裡聽到了福音,我感到自己是一隻迷失的羊,需要主耶穌的救恩。但我又想到我還這麼年輕,又喜 歡跳舞,還有一堆從來不上教堂喜歡跳舞的同學,我能一生堅持走這條道路嗎?我猶豫著,直到有一天,牧師講道完,呼召願意接受主耶穌的走到台前,我聽到主耶 穌在我心門外叩門,對我說:「我這麼愛妳,為妳死,妳還不肯接受我,不肯承認我呢?」我無法再有任何的猶豫,流淚走到台前,回應主說:「?那麼愛我,為我 死,我願意一生一世跟隨?。」就像一個浪子回家一樣,我感到那份踏實、那份把握、那赦罪的平安,空虛的心靈,終於被主耶穌給填滿了,我知道這就是我一直尋 求的方向和目標。

  受完洗禮那天夜晚,我獨自一人跪在床前祈禱,忽然從天上來的大喜樂臨到我,那喜樂的浪潮一鼓鼓地從我肚腹中湧流 出來,我就一直哭,一直笑。我從來沒有過這麼喜樂的滋味,好像整個人在天堂一樣,我的嘴都笑痠了,就對主說:「夠了夠了,我受不住了。」那喜樂的浪潮才慢 慢地退去。我知道那是主耶穌要向我印證祂就是喜樂的源頭。只有祂曾能帶給我真正的喜樂與滿足。

  一下子我從舞會走進了教會,從世界分別出來,一夜之間,所有以前一同玩樂的同學朋友都不再理我了,我成了一個最孤單的人,然而我的心卻一點也不孤單,滿足又喜樂,因主耶穌成了我的良朋密友,我常常與祂親近,與祂談話。

  世界的誘惑

   信主之後,仍有許多同學朋友邀請我去舞會,尤其拜託之聲不絕於耳,雖然許多基督徒也跳舞,但我感覺到這樣主會難過,主會傷心,所以我經常在舞會及教會的 矛盾中「殘忍」的拒絕別人。然而我知道每次都不是「我」在拒絕,而是主在替我拒絕。好幾次我告訴他們我已是基督徒,必須尋問我的主,然後就當真在他們面前 低頭禱告,再抬起頭來對他們說:「我的主說不行。」有一次推不掉,只好答應。這一答應,幾天都很難過,覺得很愧對主,後來竟然哭了,最後還是決定去團契, 我想我應該會很不安,因為我失約了。不知該如何面對朋友,然而我內心卻出奇的平靜,我就這樣從舞會走進了教會,從世界分別出來,在同學中成了一個最孤單的 人,然而我的心卻一點也不孤單,因主耶穌成了我的良朋密友。

  追求與奉獻

   我剛信主,不懂聖經,但急於想知道基督徒對人生各樣事物應有的價值觀與看法,所以常於下課後去教堂問一位女傳道各樣問題,直到有滿意的答覆為止,我也熱 心的參與服事,關懷朋友,參加佈道會,擔任招待,到街頭去散發單張。上大學時熱心帶領室友及同學認識主。那時我參加崇拜及主日學都很認真的記筆記,將神的 話放在心裡,也將經句抄下夾在書頁裡,有機會就向人作見證,傳講聖經故事。

  有一次參加一個特別聚會,講員呼召青年人獻身,與我同去的弟兄姐妹都走上前去,只有我一人未離開座位。因我需要確定我真是願意毫無保留的奉獻給主。一天我正靈修時,主在十字架犧牲的大愛再次觸動我靈的深處。

   我心不斷湧流以撒華茲《我每思念十字寶架」的詩歌,詩歌中的「假若宇宙都歸我有,盡獻於主仍覺不夠,愛既如此奇妙深厚,當得我心、我命、所有。」我一邊 流淚,一邊馬上立下誓寫下說:「我感謝你,你把全部的一切都給了我,只因你愛我,千言萬語無法表達我對你的感謝和對你的愛,我只有把我自己給你,如果你覺 得我是一個還可以被你用,可以把自己的生命給你做為你愛我的代價,願你收留我,使用我……」,就這樣我將自己獻上好似戴上了無形的戒指,終身屬於那位愛我 為我死的主。

  在那年輕的日子裡,覺得單身真是好,有主與我為伴,一點也不寂寞孤單,每天都高高興興的過日子,盡情的享受主愛的甘 甜,從來也沒有結婚的念頭,為此我十分認真的求問主:「我是否有獨身的恩賜?」主很快的讓我知道,我還未到「心如止水」的地步,因此我就換了另一個禱告: 「主啊,若你要我結婚,就為我預備一位合適的伴侶,婚姻的主權是你的,不是我的,若我的婚姻不能榮耀你,再好的對象我也不要。」後來主為我預備一位愛主的 弟兄,照著我所求的賜我美好的婚姻。

  同心事奉主

  我們二人同心事奉主,生活力求簡樸,在經濟情況許可下,我辭去工作全心投入服事。因為所住地區沒有教會,因此,我們請傳道人幫助我們成立教會,傳福音 見證基督。我們二人負起聚會、連絡、探訪、關懷、帶領查經聚會的重責。我在忙碌的服事中,憑著自己的熱心與愛心,面對人的需求,不知不覺地減少了與主的靈 交,讀經是為了帶聚會,禱告是為著被服事者的需要,因此靈裡枯乾,服事無力,似乎走到了瓶頸。我知道有些屬靈資產是我遺漏掉的,但又不知路在那裡。

   一轉眼,十多年過去了,在人眼前我一直是個「很好」的基督徒,按時參加聚會,能帶查經,也能跟人談道,熱心服事。因此到那個教會都很被「看重」。然而在 三十七歲那年,靈裡感到非常枯乾,不禁問主:「難道基督徒的生活就是這樣嗎?」主說祂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可是為什麼我又有生命,卻沒有更 「豐盛」呢?我參加的是傳統福音教會,我相信一定有一些屬靈資產是我遺漏掉的,但又不知路在那裡。

  感謝主,藉著不同的管道,適時 的讓我讀到許多寶貴的書籍,如「信徒造就」(倪柝聲)講信徒生命各個層面的真理教導。《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倪柝聲)講羅馬書基督徒屬靈的經歷,使我看 見,原來以前查經一直是在字句堙A而且是片段的新舊約沒有連結,不知來龍去脈,每次查經都是在那一段經文中,討論來討論去,其實都是一知半解,並不明白神 永恆的心意,因此讀起來不能進入其中。這些信息,真讓我大開眼界,看見屬靈的領域是這麼豐富,是我可以經歷的。我頓時心生羨慕,起來追求,渴慕得著更豐盛 的生命,因此我又再次與主立約,重新「獻身」。此後我讀經,讀出味道來,不再是字句,乃是讀出神的性情,神的感覺,神的法則,神的心意。

   當我靈裡覺醒,起來追求,渴慕神的話,愛我的神也將祂的感覺,放進我堶情A因此在讀以賽亞、耶利米、以西結、何西阿書時,特別感受到神的心,因著百姓的 悖逆而深深的被刺傷的那種痛苦,常常使我淚流滿面。我的心是那樣的受感動,而神的話也很快的被吸進我的心,教我很容易記得,並且背誦,反復思想。

   之後,我對罪也越來越敏感,即使是「善意的謊言」也不輕易說,因為「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太五37)若我必須要說 「善意的謊言」,我也向主承認,並祈求祂的赦免。有一次主藉著夜間的夢,讓我清楚看見,我在某事上不討祂喜悅,醒來後即刻向主徹底認罪,主又讓我看見祂不 喜歡虛假,不喜歡心口不一,若我有敬虔的外貌,卻沒有屬靈的實質,是祂所厭惡的,因此我求聖靈來充滿我,好使我靈裡更加親近,愛慕祂,並給我能力來遵行主 的話,也求主時時鑒察我,提醒我作一個表埵p一,能說能行的人。

  十架的破碎

   我開始接觸十字架治死舊生命的信息,相信這是唯一能通向「更豐盛生命」的道路。雖知道這不是一條易路,然而幾經掙扎,我又再次與主立約,重新「獻身」, 其實我雖然「知道」也「願意」走這條窄路,但仍不知這條路如何走,然而很稀奇的,此後的服事,經歷失敗又失敗,人事物全脫了軌。我遭受一連串無理的斥責、 排擠、惡意的毀謗攻擊、跌跌撞撞滿身傷痕。雖深知主的愛從沒離開我,我仍是主所愛的“寶貝”,然而我聽不見主的聲音,祂似向我掩面,把我丟棄一旁。我不明 白是怎麼一回事,一面覺得自己很無辜,受委曲與主有爭執,一面又覺得自己愛心不夠,求主將愛賜給我。

  然而每況愈下,最後完全失 控,所有服事的門都向我關閉,我跌落谷底,筋疲力竭,奄奄一息,心慌意亂,開始害怕服事,意識到這是出於主的手,至終我碰見主的聖潔,看見自己一無所有, 一無所能,那出於肉體的服事,一向自以為的「義」,竟如污穢的衣服,破爛骯髒不堪,無法討主喜悅。那一刻就像約伯一樣,真是厭惡自己,在塵土和爐灰中懊 悔。當我絕望至極,像保羅一樣在心中吶喊:「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

  有一天當我對自己陷入絕望的地步,突然 之間在我堶悸漱j石崩裂了,我的靈被釋放出來,一霎時,裡面的大石頭掉下了,隨即進入羅八2:「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 律了。」那時主的靈很強烈的像吸鐵百般的吸引我的靈,進入無法形容浩瀚無比的喜樂與自由中。許多寶貴的真理也向我開啟,那麼真實活潑,好似我活在真理 面,而真理就是「我」的一部份。這經歷印證主耶穌說:「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八32)

  從此我不斷的住在 基督裡,飲於這活水的泉源,又甘甜,又喜樂又滿足。我不必再苦苦地求愛心,因為愛的源頭就在我堶情C我不需也不願再回到那可憐又可恨的舊造模式裡。我為每 一個傷痕感謝主,所有我失去的,主都以祂的生命來代替,成為更美的祝福。每一天都非常地喜樂,經常宣告神的話語,許多聖經的真理更多地向我開放,不斷地與 主相交,注視基督,就是睡覺時也在讚美主,宣告主的話。我是何等的蒙福,以前服事主,受到許許多多的傷害,惡意的中傷和攻擊,原來都是主在建造我的生命。

   聖靈不斷地向我啟示真理,使我認識十字架的道路,屬天與屬地,聖靈與肉體,堶掩P外面道路的分別,主也引導我進入屬靈的爭戰,對靈界更加敏銳,並以神的 話來抵擋仇敵,平日熟讀背誦的經文全部派上用場,我首先宣告神的話安定在天,直到永遠。神的話將我救活,使我比仇敵有智慧,出於神的話,沒有一句不帶能力 的……等經文,然後再宣告基督的救贖,和對教會的應許,使用羅八31-39;腓二6-11;加二20、六14;弗五26-27;西一17-18等經文。

  十字架信息的摘要

  在此,順便提起,在屬靈生命成長的認識上,對我最 大幫助的是倪柝聲所著的《信徒造就》,在破碎老我、與主同死、同活方面,以《信徒的反應》、《釋放》、《我們的生命》、《聖靈的管治》及《神的管教》等信 息。還有《正常的基督徒生活》有更詳細的說明,這些真理的開啟為我立下了生命道路的根基。

  倪柝聲的《正常的基督徒生活》特別講到十字架的主觀經歷:

  「你把自己獻給主之後,祂便開始來破碎所獻給祂的,這時候似乎事事都不如意……」

  「神必須把我們帶到一個地步,藉著痛苦和黑暗的經歷,我們天然的能力被祂摸了一把,以致我們不敢再信靠自己做何事情,會真的怕自己……。」

  「如果我們試著要在肉體裡做什麼,我們實在就是棄絕基督的十字架。」

   「在屬靈方面,我進入完全的黑暗,我好像被祂離棄了,似乎一切都到了盡頭,……你所珍貴的那些東西,都脫離了你的掌握。你面對一堵沒有門的牆,別人好像 都蒙主使用,都有主的祝福,而你卻被漏掉,失去了一切。經過黑夜之後,你會發現,你以為失去的那些,都在榮耀的復活裡,歸還給你,在復活裡所得著的,和那 些舊有的是何等不同。」

  「什麼時候你的背脊骨一被打斷,此後神只要輕輕的一摸,你必定順服。」

  倪柝聲的《黑夜》不是很長,我經過的「黑夜」卻是無數年。我學習的很慢,現在才開始過《正常的基督徒生活》,為主這份永不捨棄的愛,我唯有俯伏敬拜。

  編者通訊

   保羅在以弗所書第四章論到基督身體的建造的原則是身體中的每一個肢體「長進連於元首基督,全身都靠他聯絡得合式,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 助,便叫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弗四15-16)從教會的歷史來看,每一個時代信徒生命的成長都是在彼此相交、相助中成長。

   《肢體交通季刊》過去介紹了歷代屬靈人物信息及見證,多年一直希望有讀者經歷的分享,因此,我們希望有一個項目名為《交通及分享》,簡要地介紹現代信徒 屬靈經歷和看見,盼望讀者們能將自己的交通及分享,傳遞給我們以便整理出來刊登,為了不顯明個人身份及背景,原則上不用原名,所述之背景也以別名代替。我 們的目的是想藉著簡短的分享,一同在認識基督上有所長進,如保羅所說:「與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並知道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便叫 神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你們。」(弗三18-19)

  關於基督徒在主堿菪璊峖X一的行動,十八世紀新芬多夫成立了芥菜種團契時曾 說:「我越來越覺得基督徒需要與主交通,但若沒有因此進一步與其他基督徒有更廣泛的、更敞開的交通,那就失去基督徒這偉大稱號的意義了。」芥菜種團契的屬 靈交通,由地區性逐漸成長,後來遍及歐美祝福了各地差傳工作,影響許多信徒的靈命及事奉。正如保羅所說,身體的成長是需要體內筋、節的聯絡讓各肢體提供供 應,使全身建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