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德生屬靈生命的成長
人被造的目
生命詩歌
基督徒的靈命成長
神與我們同在,我們與神同在
認識聖靈與分辨諸靈
給初信者的建議
敬愛的阿長-華羅普
重生
基督徒的成長綱要
不可忘記祂一切的恩惠
這一生最美的祝福

不可忘記祂一切的恩惠

  2008年12月9日清晨3時30分左右,我剛醒過來,裡面有一個聲音:「詩篇103篇」。我知道這是聖靈對我說的話。我立刻翻起身來,打開電筒,找到聖經詩篇第103篇。「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凡在我裡面的,也要稱頌他的聖名!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他的一切恩惠!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醫治你的一切疾病。他救贖你的命脫離死亡,以仁愛和慈悲為你的冠冕。」我一句一句的讀,每一句都是那樣的扎心,像主親自在對我說話,我一邊讀,一邊感動的流淚。

  我是一個特別蒙恩寵的人,我要述說神在我身上的一切作為,傳揚祂的救恩。1998年3月,因我父親在新疆烏蘇市,我姊姊家去逝,我姊姊信主已有幾年,父母也在97年信主,所以就按著基督教會的禮儀行葬禮。過後有一次家庭聚會,那是我第一次參加聚會。會中我有悔改、認罪、禱告,在口頭上是承認主了,但與主在生命堥S有確實的關係。

  回到昆明以後,一開始在家庭教會聚會中找不到主內的聯繫,也去過三自教會幾次,因不像家庭教會的形式,心也不安,就停止了。我像一個失落的兒子,流離飄盪,找不到溫暖的家,像一隻迷路的羊,找不到歸宿。慢慢的被世界迷惑,被金錢轄制,整天為生意忙碌,不知不覺捲入了迷信的風俗堙C到了一個程度,掃地往鋪子堭翩A相信掛歷上的宜阿,忌啊,並照著去做,整天為生活盤算。到了2002年2月,懷著第二胎帶產期間,我自覺有些糖尿病的症狀。(因我母系家族有糖尿病史)但我不願意面對,也不敢去面對。有一天我母親陪我去市場,因不慎踩著一隻香蕉皮而滑倒在地。過幾天去醫院檢查才知胎死腹中,且糖尿病嚴重而住進醫院。這事像晴天闢靂般,把我的人生夢想破滅了,猶如從天上掉到地上一般。我需要患難時的依靠,我的心在呼喊,同時也埋怨神說:「你為什麼沒有保佑我,讓我落在這般患難堙C」我需要神,但我遠離真神,轉而去依靠假神、拜偶像、算命、看相、測名字等。這些事都是背著我姊姊做的,也明知這是得罪真神的。但在魔鬼的權勢下受奴役,擺脫不了。算命的說兒子的命與我相剋,我的身體會一直有病,我成年累月生活在這種痛苦中。後來糖尿病併發症、視網膜病變、早期白內障、末梢神經炎使手指麻木、腎藏炎等相繼出現。想到最後所產生的雙目失明、腎臟衰竭、截肢等後果,心裡愈發痛苦。我恐懼顫驚,害怕死亡,我的靈魂要往哪裡去?我怕下地獄,我在痛苦中掙扎。

  我們買房子的時候,因考慮截肢後上下樓的需要,買了電梯房,裝修時,丈夫請人擇日子,我心裡暗暗的安慰自己,他做這些事,與我沒責任,神不會怪罪我,而我卻可得益處。他辦這事時需要我的生辰日子,告訴他以後,他卻幾次把日子搞混了而再次問我,這就把我惹火了。罪太可怕了,它隱藏在我心裡,外面卻理直氣狀的說:「與你結婚15年了,你竟把我的生日忘記?」記得那天我們越吵越兇,天快黑了,我丟下手上的工作,賭氣的坐上公車想去到幾公里外透透氣,過些時後,丈夫騎著機車來接我回家。回想這些事,心裡非常傷痛,因我實在是一個詭詐的人。後來搬家時,也去擇日子,在罪中越陷越深,痛苦也越多。因為自己壓力大,對孩子也給壓力,叫他拼命讀書,我所有希望都在他身上,所有勞苦也是為著他。2005年3月初,兒子剛上學兩個禮拜,就出現頭昏、睡眠不好,醫生診斷為憂鬱症。但兒子不配合醫生治療也不吃藥,書也讀不下了,整天說昏頭、睡眠不好,到處不舒服。懷疑他的頸椎有毛病,醫生卻檢查不出來。看廣告買來的物品也沒有解決問題。這幾年家中生活,沒有一點喜樂、平安,好像生活在黑暗中,在人面前也抬不起頭來。自己得病,兒子也生病,身邊沒有人能安慰,實在承受不了。只有在半夜人靜時,與我新疆的姊姊通話,她用神的來安慰我,叫我要依靠上帝,並為我禱告,求神在這堛漁a庭教會接待幫助我。若實在找不到的話,就帶著孩子去找她,能有教會生活及團契。這段時間我尋求神的心越來越迫切,我實在太需要耶穌了。

  終於,2007年8月我遇著一位劉弟兄,他是參加家庭教會的,我也想去,因他不知道我的遭遇,不敢帶我去。他先提供了一些屬靈書籍,有關生命信仰、雜誌、福音資料等,對我很有幫助。有一首詩歌:「你有多少心裡話,對主訴說」很安慰我。內容說:「你有多少心裡話,對主傾訴;你有多少憂愁和恐懼告訴慈愛的主。你的軟弱和難處,天父最清楚,不要擔心完全相信,向前走就有路,即是主耶穌。」我相信天父不會放棄我,祂必要把我尋回。2008年2月某日,劉弟兄帶我和兒子去教會,我們非常興奮,終於找到屬靈的家,不再流淚。但撒但不甘心,不斷的攻擊我,我的糖尿病加重,醫生叫我住院治療,否則有生命危險。但當時的情況不允許我住院,後來有一位退休醫生給我開了藥,之後我就一直打針、吃藥。7月時,我對神有了更深的認識,被主釘十字架的大愛征服,主被釘十字架的痛刺痛我的心,我被祂捨命流血的大愛吸引,我越發越渴慕神,我請弟弟來幫我照顧門市,自己可以參加週間聚會及特會。

  那年9月一個主日,教會傳道問我說:「姊妹,妳願否到汶川災區在北川的災區救災服事?」我說願意。那時我打胰島素,外出不方便帶著針水,我心裡就有強烈求醫治的願望。10月某主日,一位姊妹拿著甘堅信的「信心的大能」一書,有段記載聖經的話說:「因他受的鞭傷,你們便得了醫治。」(彼前二24)深深引我,又有一段:「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什麼,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這些經文使我有信心得著醫治,我相信神的應許,也相信神必定醫治我,只是不知道是哪一天,怎樣的醫治我。

  2008年11月我準備參加一次三天的特會,到醫院準備好我用的藥品。老師也說我兒子在校經常頭昏,不能專心學習,要我好好照顧。魔鬼在我心裡攔阻我,使我有不能去參加特會的意念。但我去向老師請假,能帶他去幾天,老師竟然同意了。第一天到特會時天已晚了,會堂已開始唱詩禱告,招待姊妹為我們準備了晚餐。胰島素是在飯前打的,當時已來不及,只吃了一顆藥就參加聚會了。第二天早餐前我一直在廚房幫忙,飯前想要打胰島素,但因事務多,人又多,馬上吃飯了,只好把兩顆藥先吃了,沒打針便吃飯。晚餐沒吃藥也沒打針,就這樣幾天過了。一日晚禱告會上,弟兄宣告興起為教會堵住破口,眾弟兄姊妹同心合意禱告。我眼前出現異像,有個五千元,旁邊有個一萬元,我裡面有個感動說:「我願意,我願意!」我大聲的回應。感謝主,這事與我丈夫商量,事就這樣成就了。在回家後的幾天堙A魔鬼一直對我攻擊,常有試探,我得了醫治嗎?這樣不打針、不吃藥能行嗎?萬一……,在些爭戰的日子,我的右眼很難受(一直以來都有的併發症),視物不清,又漲又澀,就想去揉它。心想實在堅持不下去了,就到醫院開藥打針。但轉念又想,神既然醫了我的糖尿病,也必醫治我的併發症。我要站在神話語的得勝中,我便禱告求主幫助,並宣告:「撒但!我抵擋你,我靠耶穌得勝!」我要倚靠耶穌到底,祂能使死人復活,瞎眼看見,在祂沒有難成的事。這樣天天依靠主,加強禱告,雖然眼睛沒有好轉,但與主的關係越來越近了。

  12月9日,詩篇103篇的話臨到我,使我對醫治更有信心,更有把握。哈里路亞,2009年1月20日左右,我的右眼完全好了,我完全釋放。我的心裡充滿了感恩、讚美。主醫治了我的病,也擦乾了我的眼淚,驅散了我心中的苦寒,擔當了我的重擔,脫去麻衣,把平安和喜樂賜給我,我每一天都有平安喜樂伴隨著!我每天唱詩讚美主。一天在廚房做事,口裡唱著「感恩的淚,不住的流……」正唱著,裡面有感動,我已得了主的救恩,但還有許多失喪的靈魂,苦難的同胞,他們也像我一樣需要拯救、醫治。我的淚不住的流,主的愛激勵我去傳福音。又一天讀到馬太八章14至15節:「耶穌到了彼得家裡,見彼得的岳母害熱病躺著。耶穌把她的手一摸,熱就退了;她就起來服事耶穌。」這一句「熱就退了;她就起來服事耶穌。」深深的扎在我心裡,我已得了醫治,得了釋放,應當立刻起來服事恩主耶穌。

  1月30日清晨4時40分剛醒來,有話賜給我:「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我便熱切為全家得救禱告,並向丈夫作見證,傳揚耶穌的救恩。現在,丈夫已信主了,並和我一同讀經禱告,出門都帶著聖經,帶著福音資料。我兒子也釋放了,經常禱告,並請教會的弟兄姊妹為他禱告,我們全家都信主得救了。

  我感謝主,98年時主就呼召了我,當時我沒有真心信靠祂,並多次悖逆祂,祂沒有按我的罪過待我,也沒照著我的罪孽報應我。祂的憐憫沒有斷絕,用愛把我尋回,我的心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祂一切的恩惠。